风雪战狼3

【你以后会见到他的。】

【没事的,别恨他就行。】

【喂,喂,你没事吧?!】

【太,太痛了!】

【快撤!】

“啊?!”古通一声大叫,掩过了敖丽与珏的呼叫。“刚才那是?”古通心想。刚才,古通的记忆,一幕幕出现在眼前,与好友的,与战友的,与敌人的。“简直是噩梦”古通想。

“古通叔,你刚才在干嘛?”敖丽问。虽说敖丽是一个聪明的女孩,但刚才沉浸在珏的故事中她,没能意识到古通的异常。

“啊,没事,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古通说。但那语气,像是刚从噩梦中惊醒一样。

“没事就好,对了,古通叔,珏的故事,你听过吗?”

“珏,的故事?”

“嗯,是讲一个孤儿的故事,好有趣呢。”敖丽像一个小孩一样的说,还手舞足蹈的。

“是吗?呵呵,既然公主推荐了,那不听的话,也是一大罪过。”古通一本正经的说。

“······古通叔好无聊。”敖丽说。

“那,年轻人,讲讲吧。”古通坐在了火堆旁,正对珏。

“那,我开始了······”珏说罢,用手划过火堆的火焰,火焰瞬间舞动起来,慢慢幻化,像人群,像人,像建筑。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个孤儿,不知何时起就被人冠以灾祸之名。凡是在他身边的人,都没好下场。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父亲在不久后上了战场,不出几个月,战死了。于是,那人被寄养在亲戚家里,可是,自打那孩子来后,亲戚家就鸡犬不宁。开始,没人觉得是那孩子的事,但不久后,一场瘟疫,横扫了整个村庄。很多人死了,没死的也都奄奄一息。祸不单行,瘟疫后的旱灾更是让人们苦不堪言。加上地震,几乎所有的灾难全都找上门来。于是,人们找来了法师,一个道义颇深的法师。

法师到后,发现了孩子‘那是个灾祸!’法师惊慌的说。虽说那家亲戚知道那孩子是个灾祸,但那孩子也是自家亲戚的最后血脉。‘把他交给我吧’法师说。出于恐惧和压力那家亲戚交出了孩子。”

珏顿了顿,他看着火焰所描绘的场景,神情有些忧伤。

“然后呢?”敖丽问。

“然后?”珏回过神来,又一次向火焰中注入法力,火焰又一次舞动起来。

“当那孩子醒后,倒不如说是意识清醒后,他看见了:遍地的尸体,鲜红的土地,在周围都是倒下的尸体的环境中,自己,是那么显眼。突然,他听见了一个如同银铃般的声音,那声音,让他无法忘怀。他看见了,一位打着油纸伞的美丽女子站在他面前,那种美丽,即使是像他那样的小毛孩子也会被吸引。

‘哎呀?你就是被我夫君所怜爱的孩子?’那名女子微笑着说。真的,那种笑容,比落霞,彩虹,珠宝,星空还要美丽。‘来,和姐姐去个好地方。’那女子牵起了那孩子的手。然后······嗯?”珏看见了昏昏欲睡的敖丽,她已经倚到了古通身边,酣睡了起来。

“珏阁下,先到这吧。”古通用父亲般慈爱的眼光看着敖丽说。

“也是呢,听者不在的话说得再精彩也没用”珏有些失落地说。

“珏阁下”古通说。

“哎~什么阁下不阁下的,叫珏就行了。”

“那,也请让你叫我古通吧。”

“哦,可以啊。”

“那珏。”古通想问什么。

“怎么了?”

“首先感谢你!”古通深深的低下头说。

“啊,不,不用客气”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首先?那然后呢?”

“首先感谢你一路上保护了敖丽殿下,满足了她任性的要求。其次······”古通突然抬起头来。不过并没有完全抬起,可是,从他的眼睛中,珏感受到了一股杀意。

但珏并没有害怕,而是问了句:“其次?”

“嗯,其次我想看一下您的武器。”古通认真的说。

“啊,没问题。”说罢,珏法力召唤,一把转轮镖出现在古通面前。

“这,这是?”古通被这把转轮镖惊呆了。“不会吧?他,他是,他的养子?!”古通心想。

“哎,珏。”古通叫到。

“嗯?”

“你,和司命是什么关系?!”古通有些惊慌的问。

司命,三界中强大的生灵之一,其种族也是众说纷纭,但传说他是神族的说法比较盛行。究其原因,还是他的神之羽翼。神明,以羽翼来划分等级。即使是神王凯罗门,也只是血羽级的人物,而司命的翅膀却是金翅血羽,比神王还要高阶的存在。

“他是我老爸。······准确的说是养父。”珏回答道。“你认识我老爸吗?你是他的熟人吗?”珏一听是他老爸的话题,立马兴奋了起来。

“额,嗯,我是认识司命,他可以说是我师傅一类的人。我很敬重他,很崇拜他。”古通说。“他现在还好吗?”

珏听后立马失落了起来,垂下头看着地面。过了好一会,他才以很微弱的声音说“死了吧。”

“死,死了?!”古通的语气瞬间变了,像那种高阶的存在,怎么可能轻易地死?可看见转轮后,立马冷静下来,又问:“珏,你知道你这把转轮是什么吗?”

珏抬起头,呆滞的望着转轮,摇摇头。

古通说“这是司命的武器,掌管生灵命运的法器‘命运之轮’据说,剥夺的生命越多,拥有的力量越大,也越难控制。”古通顿住了,擦擦转轮上的血刃。

“血无法被擦去?!那血已经扩大到这种地步了吗?”古通心中不免惊愕。

“就越容易将持有者引入死亡之地。”古通低声说道。

“是吗?就目前而言,我控制它还很顺手。”珏淡淡的说。

“是吗······那太好了。”古通看着快被血液完全侵染的刀刃说。

“这小子到底是杀了多少生灵?才能将转轮的力量攒到这种地步?”古通心想。

“那,大叔。”珏说。

“大,大叔。小子,敖丽殿下还叫我‘古通叔’,你却叫我大叔?!活腻了?”古通生气的说。

“不,既然你和我爸认识,叫你大叔也可以吧?”珏挠着头说。

“嗯······也是。”古通沉思一会说。“那,怎么了?”

“哦,我想散散心,顺便巡一下逻。所以······”

“哦,去就是了。没事,公主由我来保护,再说,本身这也是我的职责。”古通说。

顺着月光,珏来到一片湖水边。虽说周围天寒地冻,但湖面还未完全结冰。珏抬头望望天

“呀·····忘了今天是满月了。”珏有些慌张,想要快速跑回去。

可他看见湖水后,改变了想法。

珏好像看见了:一名少女在水中舞蹈。

“你怎么不来玩啊?没劲!”那少女抱怨道。

“是啊,快来吧,大家都在一起,就你一个在远处看着不好。”在少女旁,一位少年说,“再说了莲田可希望你能来呢!”少年又说。

“啊!哥,你真是的!”莲田向少年泼了水。

“喂,莲田!”少年吼道。

“快,快来玩啊!”莲田急切的向远处的珏泼水。

“呦~~真恩爱啊。”“就是,再说那位,快来玩吧,你女朋友还在等着那!”

周围的其他人也在呼唤着珏“额·····!大家真是的!”莲田生气了。

“我这就来!”珏一边说,一边慢慢靠近湖水。一瞬间,大家,都消失了。“幻觉吗?”珏自言自语道。

突然,珏感受到背后一股寒意。“谁?!”珏警惕的说。

一瞬间,一道寒光紧贴珏的身侧滑下。珏身后的石头被切成了两块,切口光滑无比。

“敌人?!”珏心中暗叫。

又是一道寒光,险些划到珏。不过这下,珏看清了。面前的是一名手持巨斧,身穿漆黑重铠的战士。

“那,开战吧!”珏说。由于失去武器(武器还在古通那)。珏随手从周围的树干上掰下一根树枝。当在胸前。

只见持斧者快步冲来,狠得一斧劈向珏。珏用四两拨千斤之势挡下巨斧。持斧者见状,吓了一跳。用手撑住斧柄,一个回身踢,想要踢珏。珏毫不惊慌。用闲下来的手接住持斧者的腿,那腿虽说纤细,但力道很足,珏险些招架不住。可持斧者刚想收回腿时,他突然发现,珏的手手上冒出寒气,将持斧者的腿牢牢冻住。持斧者用蛮力挣开冰。向前一顶,再向后一拉。与珏又保持了一段距离。

“可以啊。”珏称赞道。

持斧者的腿虽说被冻住,但动作毫不减缓。又是一个箭步冲向珏。珏想要用树枝格挡,谁知,持斧者刚一接近珏,就猛踩大地,大地被着巨大的力量踩开,珏没站稳。持斧者快速绕道珏身后,趁珏身后空虚,猛地一斧,将珏的背后撕开一个口子,珏的鲜血喷涌。斗篷被撕开了。

珏快速恢复站位:“呀呀呀,大意了呢。”

珏用一种轻蔑的语气说。这更是激起了持斧者的战意。

珏与持斧者相距十几米。这十几米,成了一片真空的区域:没有任何东西在两人中间。

两个人相互观察着,寻找着彼此的破绽。

不妙啊。珏心里很不安,并不是因为持斧者这个敌人,而是今夜的月。

持斧者抓住珏走神的短暂的几秒,一瞬间出现在珏面前。那速度如同满弓的箭矢。

珏却一动不动。

是我太快了吗?持斧者想。

也罢,种族的差距嘛。持斧者快要靠近珏了。

一瞬间,情况发生了转变:珏挥动了拿着树枝的手臂。

要是从正常人的眼观来看的话,那速度比一般人要慢一些。但那是以一般人的视角来看。

持斧者,以箭矢般的速度向珏冲去。这也意味着持斧者所看到的,全部是以他自己为参照系所见到的。换句话说,珏的真正的速度,远超箭矢。

“——啪!”一声清脆的击打声传来。珏,用手中的树枝,将挥来的巨斧弹开。

不可能!持斧者在心中怒号,这把斧子,这把斧子是······

在巨斧弹开的瞬间,持斧者的前面,毫无防备的暴露在珏面前。

珏让树枝在手中快速的回旋。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击打声。

持斧者被怼得老远。

持斧者倒在地上。

要输!持斧者的心中出现了这个让他无法接受的词语。

不!我不能输!

珏慢慢的向他走来。

要这招吗?持斧者心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作战计划。

他没有爬起,只是用一只手握紧了斧柄。

珏走近了。

持斧者用空出的拳猛击地面。巨大的力量如同陨石砸向地面一般,大地变了形。很难想象,这是用如此纤细的胳膊打出的。

珏没有站稳,应该说他是没有料想到这一击——它走神了。

珏在空中旋转,他的背部正好朝向刚刚站起的持斧者。

“这下你完了!”持斧者心想。

他将巨斧高举过头顶,然后猛地劈向地面。又一次击中了珏。那切伤与刚才的伤口完全契合——这不是偶然,持斧者故意瞄准这里的。并且,巨大的冲击贯穿了珏,甚至跨过珏前面的整片湖水,将湖对岸的树劈倒。

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持斧者靠近珏想看看珏死透了没。

一瞬间,珏的手狠狠地抓住持斧者的腿。

“什······”持斧者很惊愕。可他看见了,珏的背后上的伤,冒出了黑气。伤口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珏的状态,要是要找一种形容的话,那就和丧尸一样。

虽说三大王种之一的龙族受海洋的祝福,拥有海脉保护,有着极快的愈伤能力,即使四肢被切掉,只要安上,也能恢复如初,但珏的愈伤能力超过了海脉的力量。

珏站起来了,血红的双眼在黑夜中发着可怕的光。

并且,珏的玉佩中,血红的比例,变大了。

“完了,又要······”珏残存的意识告诉珏——自己很危险!

“还能站起来?!”持斧者暗自惊呼。他飞快地远离珏。他的直觉告诉他,面前的那个人,很危险!

珏向持斧者飞奔而去。

“什么?!”

持斧者吓了一跳,因为,珏的速度快的惊人,无法被捕捉。珏狠得向持斧者撞去。持斧者虽说做出了防御姿态,但还是被珏顶在身后的树上。珏掐住持斧者的脖子。

“嗯?!”持斧者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见珏张开口,向持斧者锁骨咬去。

珏得牙齿,如同野兽一般。

“他要,吃了我?!”持斧者心想。然后,一股剧痛从锁骨处传来。持斧者看见,坚硬的铠甲被珏咬穿,自己的锁骨处冒出了黑气。

然后由于剧痛,持斧者昏厥了过去。

“喂,珏,这到底是么?”一大早敖丽用树枝戳着一个黑色的头盔。“话说,珏,你这身是······”敖丽看着珏说。

珏今天不太相同,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袍,和他很搭。

“哦,斗篷坏了。至于这个,昨天捡的”珏一边烤肉一边说。

“但是啊,就算在我们龙族,也只有外交场合才会穿像汉服类的服饰。你是哪门子古代人?”敖丽无情的吐槽珏的穿着。

“唉?·······这种衣服,淘汰了吗?·······也是,嗯。你的衣着更有些新鲜的风格,是这样吗?·······”珏如有所悟的说。

确实,在衣着现代风格的敖丽看来,珏的衣着是有些老套。

“嗯?”头盔中传来了声音。

“啊~~!叫了!”敖丽吓了一跳。

“这是?······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头盔环顾四周,发出惊呼。原来,持斧者整个人,只有头露在外面,脖子以下全部埋在地下。

“你昨天攻击我,这算是惩罚吧。”珏望着头盔说。

“怎么了?一大清早的。”古通过来了。“喂,那是啥?”

“捡的。”敖丽说。

“嗯,捡的。”珏说。

“哦,捡的。”古通重复道。

“喂!你们几个也太无礼了!”头盔说。

“嗯?女孩子?!”敖丽来了兴趣。

“不然呢?!”头盔反击到。

“哎,珏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女孩子?”敖丽批评道。

“嗯,这把斧子?”古通看着一旁的巨斧。“你是‘精钢派’的人?!”

“算你有见识,听好了,我是精钢派掌门嬴·雷比翁·奥尼尔的女儿:嬴·夏洛特·奥尼尔!”头盔说。

“你是夏尼?!”古通惊喜地问。

“你······是古通叔?!”夏尼也惊喜地说。

“你们俩认识?”珏一脸迷惘的问。

推荐阅读:

吃货玩家是隐藏大佬[全息] 彤姐的密私 我本水浒一屠夫 蒸汽时代血族日常 娱乐:开局甩籽杨蜜,热芭你哭啥 刀冠天下 大明:我想摆烂,你让我当皇帝 我吐槽女总裁脚臭,忘了屏蔽好友 清穿之康熙皇帝小青梅[佟佳氏x康熙] 海贼:我能召唤替身 我与十位,美女总裁的故事 热辣闺蜜群穿投身滚烫事业 卡牌在手,异能全有 潜行1936 亡灵法则 大佬还不甩我百亿分手费 复活在死对头怀里,我直接嗨夫君 穿越之系统工具人 九步天刀一出,谁与争锋 拯救炮灰女配后,她被迫穿书 我,杀猪西施! 幸好她是颜狗 我能听到凶案现场的声音[刑侦] 开席!从炼金手册开始 起手磁场转动,我才是一人之下! 守寡第三年我做了皇后 书籍1395161 玄幻,我乃长生伏妖大帝 [火影]我给木叶众直播博人传 苟道:藏点修为怎么了 花瓶公主只想称帝 日本战国:细川之野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