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战狼7

漫长的夜晚过去了,朝霞照到熄灭的篝火上。

“···珏?”夏尼一脸未睡醒的样子。她看见珏一动不动地盘着腿正坐着,双目紧闭,手心里托着一团紫色的火焰。

整整一晚,珏守在两人身边,用法力营造出一片不受暴雪影响的区域,以便于两人安眠。期初夏尼是希望能和珏定期换一下班的,但听到珏的守夜计划后,深深意识到魔法能力几乎为零的自己的碍事。至于敖丽,一开始就倒头就睡。也是,雪中奔袭十几里地,又要时时小心妖邪的袭击,精神在高度紧张后,一下子松下来必定会这样吧。

“醒了?”

“嗯·····你一整晚都没睡?!”

“不,小歇过一会,没事的,明天还要赶路呢,快把那妮子叫醒。”

“明天····已经是明天了。”

“——!”珏如梦初醒一样,望向东方。“······天亮了啊。”

“这是明摆的事吧。”

“额······”

“你没事吧?要真是开了一晚上的法阵,那可是很累的,要不你先休息一会?”

面对夏尼的关心,珏哼笑了一下。那声笑声好似是高阶种对低阶种的笑声,搞得夏尼很不爽。

“没事的,以前我和一个很难对付的家伙一起生活的时候经常熬夜,这点程度算不了什么。”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夏尼尽管心里很不爽,但念及到珏为她们守了一夜的份上,迎合似的说了一句:“是吗?”

“嗯,没事的。”珏眯着眼说。

又在蔑视吗?!夏尼心想。

“嗯·····?天亮了吗?”

“殿下。”

见敖丽醒来,夏尼凑了过去。毕竟,夏尼的父亲是从经为龙族王室服务的,夏尼自己也知道王室的尊贵。所以,无论在何种境地,王室的感受是第一位的。

“不都说了叫我敖丽就行了,怎么又来这套呢?”

“万分抱歉!”夏尼匍匐在地上谢罪。

“你啊·····”敖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喂。”珏敲了敲自己的转轮镖。“快点收拾,该赶路了。”

“我才刚起来。”

“是啊,珏,殿下才刚起来,你也需要休息,不用这么急吧?”

“唉~~你们啊,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变化吗?”

““变化?””

听珏这么一提醒,两人瞬间注意到了周围的异常:天气。在她们睡之前,暴雪漫天,天地之间只有白色,远处的景色什么也看不见;但现在,天朗气清,天空中很大一片区域都没有云朵。

“这是怎么回事?”

听见敖丽的疑问,珏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先前的那一片暴雪是那个天南招出来的,暴雪范围的移动说明着天南也在移动。”

“那,你的意思是在我们休息时天南移动了位置?”

“没错,我想现在天南离龙城更近了。”

“真么会?!”敖丽捂着嘴。她本来是惊讶万分的,但王室的教育告诉她,即使在惊讶,也要保持礼节。

“珏,那,那妖邪到哪里了?我们又在哪里?”敖丽沉不住气了。

珏看看太阳,用手在日出的山上比划了几下,说:“我们现在离龙城应该是百里地有余,按照我的推测,我们扎寨的地方离白天的妖邪有十五里左右,在你们睡后六个小时之内,雪有减缓的迹象,但最后的一个小时,雪停的很突然,我怕它们是加速移动了。很有可能比我们先行了几十里有余!”

夏尼惊讶的看着珏。脸上是一副输了的样子,但一种崇拜感从她心中涌起。

“怎么了?夏洛特?”

“嗯?啊,没什么,我就是很惊讶你为什么会这么多。这些地理知识······我都没学过。”夏尼平日游荡于凡域,多少也会一点野外生存的技巧,可是,珏说的那一套她是不知道的。

“哦,小事,只是以前在外面生活的时候为了生存,被迫学的。”

夏尼和敖丽听后,沉默不语,她们知道:珏很不一般,但很有故事。

珏在收拾着行李,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想起:

【喂,你小子在干什么呀?】

【要你管。】

【我饿了,珏,快帮我找点吃的。】

【我为什么非要伺候你?!】

【因为我只能靠你了。】

【啧,当初真不该救你!】

【呵呵,你就认命吧!】

“哼,这个混蛋!”珏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珏?”敖丽歪着头说。

“嗯?啊啊,没,没什么。”

“那,接下来干什么?去哪?”

珏指指日出的山峰,说:“那就是龙城,百余里地,现在只能步步为营了!”

“为什么这么说?”夏尼抱着胳膊说。

珏指指自己的影子:“这家伙告诉我的。”

听珏这么一说,两人才反应过来,刚才珏脚下没有影子!

“那真的是高阶魔法!”敖丽说。

“嗯?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一些魔法的嘛。”

“我可是神龙,上级神龙!这点事都不知道,那会被嘲笑的!”

“明明连诅咒原理都不会。”

“你!”

“啊,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这么吵下去也不是时候,对吧?”

听了夏尼在旁边的劝阻,两人也停止了争吵。

珏将转轮从地上猛地拔起,一小块土被带起。

““珏!””夏尼和敖丽也察觉到了不对头。

珏没有看两人,却一点头说:“来得真快,不过······”说着,快速转动转轮,砸在地上,一瞬间,珏前方出现了一片殷红。“还好只是杂碎!”

前方,一群妖邪从山上涌来,原本白茫茫的雪山,换了一个样子:一群灰色的物体在快速移动,好似雪山长了一声羽毛,然后,羽毛在风中飘动。

这时,只见夏尼被紫黑色的火焰包裹,换了一身黑紫色的西洋甲胄,手中拿出了那天晚上的巨斧虽说这样完全看不出夏尼的半点相貌,但即使是穿着铠甲,也无法掩盖夏尼完美的身材,就连那残害生命的巨斧,也成了她的饰品。

再说敖丽。敖丽一身轻甲,那轻甲好是丝绸一样披在敖丽身上,完全贴合敖丽纤细的身体。与众不同的是是肩甲下伸出两条长长的绸带,好似信教徒衣服上的。

“妖龙?!”夏尼说。

在龙族中,妖龙是龙族法师的最高称号,获得妖龙的称号的人,无疑是龙族,乃至三界法师中的佼佼者。

“嘻嘻,我说了,我可不弱!”

“我也没说过你弱啊。”珏说。他没有看敖丽,只是死盯着妖邪。

“——!”敖丽的肩膀一震,或许她没想到珏会认可她吧。

“上了!”珏说罢,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明白!””两人,紧紧追随着珏。

“虽然是特殊情况,但我还是希望我来指挥。”珏说。

两人没有说什么,因为经验告诉她们:这时,最好听珏的。

“那,丽,你既然是妖龙的话,由你来守住后方,负责掩护,夏洛特,你我负责冲锋,可以吗?”

““没问题””两人快速回答。

话音刚落,夏尼就感觉一阵强风从身边吹过。她定睛一看才发现决议冲出十步远。“好快!”夏尼心中一惊。如果,珏要是参加百兵阵的话······一丝忧虑划过她的心头。

珏像箭矢一样冲向妖邪。三只妖邪刚一跳起来,想要撕咬。珏头也没抬的穿过妖邪,继续向前。

“故意深入吗?”夏尼心想“那这几只妖邪就交给我吧!”夏尼冲向妖邪,刚要挥动巨斧,斩杀妖邪。一瞬间,妖邪的头迸血爆裂。

“——!?什么?”夏尼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了一跳。“我没有攻击到妖邪!”夏尼做出了肯定。

“难道,在冲过去的瞬间!”夏尼的大脑在拒绝这一猜想,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珏在冲过去的瞬间,打出了她用肉眼看不出的攻击。

何等的可怕。夏尼想。

“夏尼!你停在那里就好!”珏向她发出了命令。

“——!哦。”被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吓到的夏尼,站在那。

“丽,如果你身上的缎带不是装饰的话,帮我把前面的妖邪清除,好吗?”

“装饰!别小瞧了我!”敖丽愤怒的说。她挥动长剑,只见剑身被紫色的光芒覆盖,并且,剑身在不断震动。

“给我把前面的畜生咬干净!”敖丽大喊并高举长剑。霎时,那团紫色的光芒以剑身为中心向外辐射,并向珏前面的妖邪冲过去。那一条条的紫光,好似一条条的蛇。那些光蛇对着妖邪,狠狠的撕咬。

“星移级的······可以啊!连吟唱都不用”珏说。

“我都说了,本小姐可是很强的。”

那我还可以干什么呢?夏尼心想。

【可惜是个女哇啊。】

【又,又是个女的。赢家就要这么完了吗?】一串串回忆在夏尼的脑海中显现。

“不!不可能的!我的存在不是让别人失望的!”夏尼握紧了巨斧。

“什么?”珏连斩几十个妖邪。突然,他感受到了身后的一股压迫感。他回头望去,看见夏尼正紧握巨斧,斧子上也散发着不详的灵气。

“那股气是·······”珏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

【畜生!吃我一斧!】

“原来如此,你是他的女儿吗?”珏心想。

“夏洛特!你到前面去,咱俩换班!”

“正有此意!”说罢,夏尼冲了上去

珏和夏尼的身体刚一擦过。就听夏尼猛地会动了一下斧子,接着,是一片肉被打散的声音。

“好,好强!”敖丽看着说。

“哼,紫金开山斧吗?”珏说。

紫金开山斧,十三件僭越者法器之一,拥有着无视距离,大小,防御的能力。也就是说,仅凭和人一样高的紫金开山斧的一次攻击,就可以将万仞的山岳劈开。

“来啊!”夏尼大喊。她挥动着巨斧,如同挥动一根树枝一样轻快。在以夏尼为中心的两步之内已成为真空地带:凡是靠近的妖邪均被斩成肉酱。巨斧挥出的气将血液吹飞。

有两只较大的妖邪扑向夏尼,夏尼弓腰,使妖邪的下腹暴露在自己面前,紧接着,夏尼以惊人的速度,将妖邪腰斩。第一只妖邪的尸体还没落地,夏尼就将一只手从妖邪的切割处深处,猛地抓在第二只妖邪的头,狠得按在地上。紧接着,夏尼以这只妖邪为中心,挥动巨斧转了一圈,把周围的妖邪统统斩首。这时,夏尼手下的妖邪想要挣脱,只见夏尼将那只手快速抬起,像是高台投石一样又用手向下打了一拳。那只妖邪的头,成了肉酱。妖邪的头骨像子弹一样飞向其他妖邪,将其击毙,很显然,夏尼是挑准了时机,挑准了力道,才发动着一次攻击的。

“相比之下这才是暴力啊”珏说。

夏尼想继续前进,可刚一抬头,又有两只妖邪扑来。“完了!”夏尼想。夏尼刚刚完成了一连串的大动作,可这两只妖邪来得太快了,夏尼还来不及摆好架势。“要被咬了!”

“嗞~~啪!”夏尼下是看见一条紫色的光蛇咬死一只妖邪,又看见一把鲜红的转轮镖从面前滚过。夏尼回过头去——是珏和敖丽。

“你到时注意点啊。”珏说。

夏尼看看周围。完了!忘记周边的妖邪了!

珏揉揉肩,说:“别担心,你放过来过来的我已经解决了。”

夏尼定睛一瞧,确实,珏的周边已多出一层肉泥。可是,相较自己,珏那身雪白的衣袍没有任何血迹。武艺高真是种作弊啊!夏尼想。

她站起射来,抬起斧子,又冲了上去。

夏尼身为“精钢派”掌门的女儿,又是上位的龙,战斗力高的惊人,从她冲上去算起,已斩杀了近百只妖邪。不是妖邪太弱,而是夏尼太强。

夏尼冲到妖邪群中。“尽管来!”夏尼放出了宣言。这时,一股寒风从前面吹来。周边的妖邪都让开了。

“怎么了?”正在休息的珏望到了前方的不对头。

在夏尼面前,一只口冒寒气,双眼全是冰的巨大妖邪站在夏尼身边。“哼,来了个算强的吗?”

“完了!”珏看见了那只妖邪。“丽,你还能用魔法吗?”

“不······不行,太·······太累了”敖丽十分虚弱。确实,作为三人中唯一一个法力输出,在刚才的战斗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妖邪的禁锢,被放跑妖邪的清剿以及大范围的法术伤害。敖丽确实很强,她的法术造诣或许是龙族,乃至三界的佼佼者,但是这样一直用高阶魔法,谁都会撑不住的。

“夏尼!别靠那家伙太近!”珏喊道。

可惜太晚了,夏尼冲了上去,一斧子想要劈死那只妖邪。但斧子刚一击打在妖邪的皮毛上时。斧刃,被冰封了。

“什么?!”夏尼愣住了。

那妖邪挥动自己的头,将夏尼甩开。“哦啊——!”夏尼被摔在地上。夏尼刚一落地,有几只妖邪冲来。“去死!”夏尼挥动着斧子,“怎么会?!”夏尼失算了,她本以为那妖邪会跳起来,但是,那妖邪直向夏尼撞去。夏尼的斧子打空了。

“啊——!”夏尼被撞倒在地。要是平常,夏尼被撞倒后会一个翻身跳起,可是在连杀近百只妖邪后,夏尼的体力在已透支,无力站起。夏尼感受到了,身后的一股砭骨的寒意。是哪只妖邪,它口聚寒光。“是法术吗?”夏尼想,“哼,我果然只是个女的啊。超越男性什么的······”

正当那股寒光射向夏尼,夏尼也打算接受命运时。“锵——”的一声

“嗯?我,还活着?”夏尼睁开眼,她看见了。一位身穿白袍的男子站在自己身后,正用一只手生接这妖邪的一击。寒冷的冰将珏的手臂冻住。

“那是什么?”夏尼感到自己的心脏猛地缩了一下。面前的人像一道坚实的屏障,保护着夏尼。

【妈妈,你是怎么认识父亲的?】夏尼回想起了儿时。

【啊,以前妈妈参加“大清扫”时,有个和我一样大的人做我的队友。】

【那是父亲吗?】

【真聪明!那是,妈妈被坏坏的妖邪逼上了绝路。】

【然后呢?】

【是爸爸来救得我哦。】

【为什么他救了你,你就要和他结婚呢?】

【不是的,那时救我的的爸爸可是很帅的,他就站在我面前,像盾一样,给予我安全感。夏尼,或许有一天,你也会见到一个人,他是如此的强大,能够让你感到安全,让你感觉只要在他身边,什么都可以做到。到那时,你也会和妈妈一样哟。】

“是这样吗?母亲。”

“唔~~好险。”珏挡下了寒光,振振手上的冰。“夏洛特,你没事吧?”

“嗯,哦,没事。”

“那么。”珏看向那妖邪。

那妖邪像是被吓到一样向后退了几步。

“去死吧。”珏伸出手,在空中摆了个捏东西的动作。珏的手像是在空中捏碎了什么似的,紧接着,那只妖邪默默地倒在了地上,起不来了。

“发生了什么?”夏尼惊住了。没有流血,没有战斗,那只妖邪,死了?

周围的妖邪见后四散而逃。

“快追!”夏尼说

“不用!”珏呵住了夏尼。“现在你和丽都很虚弱,而且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将丽安全的带回龙城。”

“······哦”夏尼的视野模糊了。

“喂!”珏抱住快倒地的夏尼。

“好奇怪,心,跳得好快。”夏尼心想,没有过的感觉······而且,肩膀,好痛!

随后,她失去了意识。

推荐阅读:

白月光 郡主大人请收下我的膝盖 游侠之梦想成真 影视从有风的地方开始 亲妈重生后,深陷儿子争宠修罗场 无上剑体 穿越就洞房,天才姐妹花是我老婆 人在斗罗,和千仞雪共用一个身体 特种兵之女主的军旅生涯 我一反派,狂冲男主妈妈很合理吧 崩铁:修仙日记,黑塔哭求更新 死神:冬狮郎,听劝就变强 绿茶女配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长生从画符开始 从婴儿开始家族修仙 我死后,妻子痛不欲生 小阎王四岁半,直播抓鬼当团宠 异界之分解万物 穿越初体验 天地武魂 重生官场后,我先娶了省长爱女 穿越婴儿,带领家族修仙 满朝奸佞,我模拟出了千古王朝 何以归 嚣张嫡女娶进门,残疾世子有福了 红楼:悟性逆天,带金钗们建天朝 从火影开始的成神之路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社恐小侍妾 极道巫师修改器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蔡瑁赵云 直播:让我们相信科学,你却修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