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战狼10

10

金龙将军的幕府会议室里,有八个人坐在会议桌旁,冰千鸟一人坐在会议桌的主座处,会议室内,还有几名高阶军人似的人,站在墙边旁听。

“是这样啊。”一位身穿铜色重铠的男子说。他体格强壮,和珏差不多高,可单凭铠甲衔接处露出的肌肉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比珏还要强壮。那双精神无比的眼睛与他的穿着十分相配。一张东方男子特有的稳重的脸,而且与冰千鸟的长相略有相似。那人便是龙族地龙将军——震庭。掌管龙族移动速度最快的战骑部队。

“所以,震将军,我希望你能快速准备一批龙骑兵。”冰千鸟说。

“是倒是可以,可派谁?而且,我们完全没有接到妖邪出现的情报。”震庭扶着腮说。

“你是不相信我吗?”古通说。

“呵呵,哪敢哪敢。只是,一下子派这么多的兵力去消灭妖邪也太·······”

“冰将军,您让震将军派多少人?”古通问。

“我是希望他能派一支千人的军队。当然了,那五十人的军队排除在外。”

“所以我说,一千人!曲曲三千妖邪派个几百人的军队就行了,何必动用千人?”震庭声音高了几度。

“不是我说,现在外面的妖邪全是擅长冰魔法的妖邪,并不适应于近战军团与其对峙。”古通说。

“对啊,冰将军,你让我的人当炮灰吗?”震庭说。

“唉~~要不是你们龙骑是所有兵种中移动追快的,我才不想动用你们呢。”冰千鸟扶着额头。

要是一般人,看见冰千鸟摆出这个忧愁的样子,一定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但震庭很清楚,这是在进行战术商谈。

“现在才十月,城外就已经暴雪封路了,绝对是妖邪干的。”古通说。

“这我知道,还有,那先遣队是怎么回事?才五十人?干什么去?”震庭问。

“哎呀,我没说吗?”冰千鸟抬起头。“公主殿下还在城外。”

“什么?!!!”震庭从椅子上站起。他的眼睛眨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去,对侍从说:“马上传令辛广,带六十龙骑到城外营救公主。快!”说罢,掏出虎符塞到侍从怀中。

“是!”侍从冲了出去。

“那,冰将军,请说出您的策略。”震庭又坐回椅子上说。

“好的。”冰千鸟一挥手,一个立体的地图出现在会议桌上。她纤细的手指指着地图,说:“根据古将军的报告,现在妖邪大约在龙城西北处几百里处,可是这群妖邪中存在天南。”

天南,这个词一出,周围的人就开始议论起来。

“三千的妖邪聚集在一起。也难怪啊,有天南的领导嘛。”震庭到不以为然。

“所以。”冰千鸟指指一处谷地,说:“我希望龙骑可以将妖邪引入这处谷地,击杀为此要目标,。优先引诱和减少我方伤亡。”

震庭点点头。

“另外,古将军。我希望你的射骑部队能在那里进行埋伏。等到妖邪出现在谷地时,有你的射骑部队负责击杀。但要抓准时机,不要误伤了我们的人。”

“了解了。”

“此外,道龙将军。”冰千鸟对一旁的人说。

那家伙穿着上像一介武僧,但上半身披有镂金的袈裟,肩上垂下绸缎,和敖丽一样。头上带着斗笠,斗笠的边缘垂下一层黑色的纱幕,遮住了他的脸。他暴露的皮肤缠上了富有符咒的绷带,连脸上也用绷带缠的严严实实。即使坐着,也持着一根金质的禅杖。那禅杖如同艺术品一样,上面刻有神龙的雕纹,杖的顶端是一个神龙的头,总体来看与整个禅杖的花纹是一体的。那龙头的眼睛使用蓝宝石代替,去发着红色的光芒。那人是龙族的水龙将军——道龙。是龙族道龙教义的方丈。掌管龙族的护教部队,也充当有暗中行动的职责。

“在。”道龙用一种奇特的声音说。是一种中性的声音,还带有如同瓶中吹水的尖细的声音。

“若是妖邪突破了我们的防线,还请您用法力将其清除。”

“了解了。”道龙说。身为龙族所信仰的道龙教义的方丈,道龙用有龙族最高的法术造诣和最强的法术伤害。擅长操控水的他可以轻松的召唤出吞天没地洪水。但由于威力太大,冰千鸟并不希望随意动用他,毕竟,一下子改变地图的构造是件让人头痛的事。

“天将军。”冰千鸟又说。

“是。”一个身穿铠甲的人,不,怪物说。这个东西虽然穿着铠甲,但铠甲的缝隙散发着蓝色的火焰,漆黑的铠甲为基调,上面贴覆着银白色的纹理。但最能证明他是个怪物的是他的本体——一具龙的骨骼,至龙化的骨骼。

龙,拥有平日的人形,也拥有高大的真身。而至龙,是在人形的基础上展现了太多的龙的特性——头上的角,脸颊的鳞片,龙尾,龙翼(神龙是没有翼的。)手和脚也会发生变化。体型也会比常人大一些。至龙,是龙各项能力最高的状态,也是龙要修连续多年才能到达的境界。

“由于你是无法离开龙城的,还请你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守住龙城的治安。”

“了解。”这怪物,龙族雷龙将军——天音,掌管龙族内部治安的执法军队。

“蛊将军。”冰千鸟又望向一边,在古通的对面,一个有着严重黑眼圈的人坐在那,他这人略微有些恍惚,身体也比较干瘪,总的来说给人一种不太健康的感觉。但总体上看,是个和珏差不多大的人。不过人不可貌相,这人是龙族木龙将军——蛊鸩。掌管龙族水军同时也负责医疗方面。

“在。”蛊鸩发出了虚弱,像是没睡醒的的声音,和他的外貌很相似。

“既然路上出现了妖邪,还请你的海军注意一下海上的妖邪。”

“了解了。”

“温德斯将军”冰千鸟又说。

“嗯?”一位带着眼罩的人将头转向冰千鸟,那人和震庭相比并不强壮,但和蛊鸩相比,要健康得多。从他的脸型和眼以下来看,应该是个型男。这人即使龙族凤龙将军——掠荒·温德斯·斯托木。掌管龙族的空骑军。

“既然海上由蛊鸩监视,那空中由你监视,可以吗?”

“没问题!”温德斯发出了充满活力的声音。

“但要注意,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以攻击。”

“好呦,包在我身上!”

“再然后,婉莹,帮姐姐个忙呗。”冰千鸟用不同于以往的语气说,这语气更加的亲切。

“是是是!”一串娇小的声音说。

寻声而望,是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小女孩,骄傲小可爱的面孔让人怜爱,秀美的面孔让人可以猜出她长大后的美丽。这个小女孩就是龙族雨龙将军——润荒·婉莹·斯托木。掌管龙族工兵部队。

“你帮姐姐加固一下龙城的防御工事,可以吗?”冰千鸟笑着说。

“可以哦,但我要冰姐姐和我一起玩。”婉莹说。

“嗯~~~~那等姐姐回来,可以吗?”

“嗯!”

“那,我呢?”一声冰冷的声音从角落传来。一位身穿火红色汉服的女子,低着头看着桌子,她火红的发色和她翠绿的瞳孔相搭配。那长相丝毫不亚于冰千鸟,身材也是,。可以说是能与冰千鸟相媲美的人。她是龙族火龙将军——煞羽。掌管龙族法术部队。

“哦,你啊,和道龙将军在一起候令吧。”冰千鸟换了个语气,高傲、有些蔑视的语气。

“明白了。”作为回礼,煞羽突然转过头来,狠狠地瞪着冰千鸟。

冰千鸟用扇子遮住眼以下,紫色的眼睛眯了眯,摆出了一种嘲笑的眼神。

会议室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僵硬。

“冰将军,接下来还有设么要做的?”古通问。

“哦,没了。那么,诸位,誓死捍卫龙族的荣耀!”冰千鸟站起来,高举右拳说。

“““““““““是!”””””””””桌子处的八位将军站了起来,和周围的军官一同发出了振奋的声音。

会议结束后。

“煞羽。”一个中性的声音叫住了煞羽。

“啊,师傅。”煞羽回过头去,发现了那个武僧。

“煞羽啊,我希望你不要因为千鸟的事而介怀。”道龙用父亲的口吻说。

“没有。”煞羽的语气和在会议时的语气一样。

“寡言的孩子。”一个低沉的很的声音从一旁响起。是天音。

“天音。”道龙转过头去。

“所以说,你应该多教一下这孩子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多说几个字,别每回都让她和千鸟吵架时占下风。”天音对道龙说。

“我知道,但是······”

“哈,忘了,你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天音摆了摆手。

“喂!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道龙的语气有些生硬。

“你们两个别吵了。”古通说。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知道了现在不是吵的时候。

“震庭呢?”煞羽问。

“急急忙忙的回去了。唉呀,最累的活让他干,有些不好意思。”古通指指城外,笑着说。

目前,虽然说是龙族的利益优先,但每个人都清楚这次任务的首要目的——营救敖丽。至于妖邪什么的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

温德斯面向煞羽,说:“不过确实呢,煞羽很少换过表情,面瘫吗?而且话也没说多少,总觉得煞羽吵不过千鸟是有原因的。”

“好小子,你还真不会说话呢!”道龙用他手中的禅杖打了温德斯的头。

“哎呀,我错了。”温德斯捂着头说。他又转向煞羽,说:“抱歉。”

即使用眼罩蒙住了双眼,也能感知周围事物的存在。只能说不愧是王种。

“没事。”煞羽说。

“嘻嘻,其实我也很喜欢煞羽姐姐呢!”婉莹抱向煞羽。

“谢谢。”煞羽低头看向婉莹,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周围的男性,包括像道龙、天音这样性别不详的个体,都微微地退了几步。因为面前的场景是如此的温馨,煞羽的眼睛中透出些许母爱,两人的动作如同慈爱的母亲与乖巧的孩子在一起似的。

“哦,我还要通知我手下的人。煞羽,你可以照顾一下婉莹吗?”温德斯说。

“那,命令?”煞羽问。

“没事的,婉莹的手下就由我来通知。”温德斯说。

“真的吗?!”婉莹问。

“哦,但是别给煞羽制造麻烦。”温德斯说。

“耶!太好了,谢谢老哥!煞羽姐姐,我们到街上玩吧。”婉莹牵着煞羽的手。

“好,慢点。”煞羽的语气虽然没有变,但可以感受到她的开心。

“助攻,好小子。”道龙说。

“嗯?不敲我的头了?”温德斯开玩笑的说。

“不过,以后的煞羽,也许会是个好母亲呢。”温德斯说。

“怎么?看上人家了?”古通问。

“住嘴,老头!”温德斯挠挠头,气急败坏地的说。

“可怜的孩子呢。”天音望着煞羽的背影说。

“不知道当初收养她是对是错。”道龙叹了口气说。

“你疯了吗?她可是女帝大人要你收养的!”天音说。

“呃,也,也是呢。”道龙有些慌了。

“对了,‘女帝’是谁?”温德斯问。

“女帝”温德斯自打听说煞羽是道龙收养时,就听到了这个名词。而且,龙族中的高层好像都很尊敬或是怕“女帝”。

古通、天音、道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

“孩子,你现在还小,听这个还太早了。”蛊鸩从几人身后的楼梯缓缓走下。

“还小?我都已经是青年了,好吗?再说,你和我不是一样大么?而且······”

“而且是九龙将军?”蛊鸩回复道。

“嗯?”温德斯有些慌。因为九龙将军是龙族军队中最高的军衔,不过要除去金龙将军,那个军衔可是比其他的八个人还要高。但即使这样,那八个人也可以说得上是军队中的高阶的存在,可以说是请报上无权限限制。

“温德斯,这个‘女帝’算不上是龙族的机密的存在,只是她与他们那代人有些故事罢了。”蛊鸩说。

“哦,那·······我去管我手下的人了。”说完,温德斯离开了这。

现在就剩下老年组(蛊鸩一位外表也算了进去。)了。

“去喝一杯?”蛊鸩问。

“我看行。”古通说。

“喂,你们能考虑一下我和道龙吗?”天音发话了。

确实,天音这样也喝不了酒。至于道龙就先不说了。

“再说了,古通,听说你把公主交代给了一位游者?看你一副安心的样子,能解释一下吗?”道龙问。

“可以啊,但是······”古铜看看蛊鸩。蛊鸩迎合似的一点头。

““喝一顿吧!””两人齐声说。

“啊哈,来来来!”在一处小酒馆里,道龙、天音、古通、蛊鸩环绕着一张小桌子坐着。

“哎,客官的酒。”店小二端来一坛子酒。

这人族的酒店是古通和蛊鸩常来的地方。所以对店小二来说,这两位龙中的上位龙只是两位客人。再说,像龙城这种地方,三界的生灵都有来的,说不定那天就在街上遇见个神族或魔族。所以,像对天音这种和不死者一样的物体也没什么害怕的理由。况且,天音是龙城的执法者,经常在龙城中游荡。

“哦,谢谢。”古通咧着嘴笑道。

“所以说,那家伙是谁?”天音问古通。

“别急嘛,先喝口酒!”古通说。

“你······!故意的吧!”天音有些不爽。

“来嘛!”

“嗯!”天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噗!”天音身上的火烧的旺了许多。

““啊呵呵呵呵!””古通和蛊鸩笑得不行。

“这和你刚来龙城的态度有些出入啊。”道龙说。

“嗯,我可听说你来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天音也说。

“哈~~~!”古通端起酒杯,直接干了一杯。“我的传话任务结束了,剩下的交给千鸟就行了,那妮子办事,我放心。”

“确实,军情的传递比任何事都重要。传完之后嘛,就让上司去烦吧!”蛊鸩也喝了一杯。

“就是啊,来一杯。”古通说,然后与蛊鸩干了一杯。

“你也少喝点吧?”天音说。

“哈,这回护送任务让殿下处于危难的地步,搞不好会让冰九重的闺女发配边疆啊!临行前的最后一杯!”说罢,古通又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喂,古通,你有些跑题了吧?”天音说。

“嗷嗷嗷,抱歉抱歉!”古通有些微醉。“我在野外捡的那小子,战斗力可不是一般的高!”

“法术?体术?”道龙问。

“体术。”

“那他是什么流派的?”天音问。

“什么流派······就是冲上去胖揍敌人吧。”

“那和小混混有什么区别?”蛊鸩依着椅子说。

“哎~话虽这么说,但他好像见多识广,像是将很多流派的战法集合了一样。而且,这家伙要是认真打的话,”古通压低了声音:“应该能和‘雷公’打个平手。”

“啥?!这么厉害?!”蛊鸩说。

“时代在变嘛。”天音说。

““我可不希望你这不死者说这句话。””古通和蛊鸩异口同声的说。

“这么说,那家伙应该是个可靠的保镖······等等,那家伙,是个男的吧?”道龙说。

“是,是啊。”古通有些懵的回应。

“然后,你将公主让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保护?”道龙的声音有些扭曲。

“啊,不还有一个同行者。”

“谁呀?”道龙问。

“‘雷公’他闺女。夏尼。”

“吼吼,小夏尼啊!”天音有些开心。

“喂,即使现在那孩子长大了,你在她心中的形象应该也是负面的。别再打什么歪主意了!”古通告诫天音。

在夏尼还小的时候,天音曾见过夏尼一面。但由于天音的长相,小小的夏尼被吓哭了。为此,夏尼的父亲还将天音打了一顿。

“呀~~夏尼小时候可是很可爱的!”天音陷入了回忆。

“嗯~~~~现在的夏尼可是个美女哦!”古通睁着一只眼说。

“哈,我想也是。”天音笑着说。

“不过啊那家伙真的信得过吗?”道龙还是有些担心。他小声说:“敖丽可是流有龙族最强的血脉的·······”

“没事的,不还有夏尼嘛,虎父无犬子嘛。”古通断言。

“也不知道雷公怎么样了。”天音说。

“哈,听说是卷入了派内的麻烦里了。”古通有些担心地说。

“想见见他啊。”道龙说。

“过年的时候看看他吧。”古通建议到。

“喂,那我呢?我可是出不了龙城的!”天音说。

“你不是可以出去的吗?”古通说。

“是啊!那你帮我拿头颅?”天音语气加速的说。

天音由于某种原因是出不了龙城的。但他也不是出不了龙城,只是出了龙城太远的话,就会只剩下头骨。

“额,看看吧。”

“对了,老······道龙。”古通说。

“嗯?!”道龙有些生气的语气回应。

“那个,‘畜生’好像出栏了”古通一本正经的说。

““什么?!””天音和道龙惊讶的说。

接着,是一片寂静,与周围其他的食客的嘈杂不同,静的很。

“此话,当真?”道龙试探性的问。

古通和道龙相处了这么多年,道龙的脾气也了解一些。他的语气有些动摇。现在的道龙,在害怕。

“当年的假设,果然······没有任何征兆,就从内部打破封印了吗?”

“应该是的。”古通说,又补充道:“不过没事的,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但愿吧。”天音说。

“咣当!”

三人正谈着深入时,一声巨响吓了他们一跳。

“额~~~蛊鸩这家伙。”古通无奈的说。

面对烂醉如泥的蛊鸩,古通还能说什么呢?

“回去吧。”古通建议。

“好”

“赞成”

“那,小二,买单!”这单只能古通买了。

推荐阅读:

赵灼沈雯婷 超神之天使往事 穿越1981,从农村分家开始 张若尘池瑶 乡村绝品神医 首辅的夸夸小夫郎 神级古董鉴定师 弑月神 人在西游,开局拜师镇元子 海贼:每天一个超能力 被大师姐偷听心声后,剧情劈叉了 梦境和重来 霍格沃茨:我的选择逐渐变态 全民:你说这是弱小的亡灵领主? 二战活阎王,元首劝我冷静! 作恶多年,归来仍是恶女[快穿] 红楼之神医 四合院之傻柱的小日子 娱乐:从婴儿开始成为全网顶流 你妈求我和你处对象[六零] 在星际靠卖酱香饼暴富 穿越大宁之千年之后 影视:我!老二!请庆帝赴死! 斗罗:开局和史莱克抢人! 综武:奇葩技能受害者名单 东风那惜小眉弯 曹仲景北辰默 权游世界里的骑砍生活 周一凡 开局超度自己,女神带娃堵道门 影视世界:我居然穷疯了 打金主被封杀后我转行当天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