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战狼11

11

“好,终于完成了!”夏尼擦擦额头的汗说。

“我这也完成了!”敖丽回应道。

“哦,这么快就完成了么?”珏躺在吊床上,眼也没睁的说。

“喂,你倒是帮帮忙啊!”敖丽有些不满。

“好了敖丽,这鹿多少是珏打来的,让他休息一下吧。而且我们一路上也没少麻烦人家啊。”夏尼在一边说。

“就是,关怀一下我呗。”珏依旧是懒散的说。

“哼,要不是你打了这么打的一头鹿,我也不至于*它这么长的时间!”敖丽挥动了手伤的刀。

“好了,快把你割下的肉给我吧。”夏尼笑着说。

“好好。”

夏尼拿到了肉,走向了她刚搭的烤肉架处。对肉进行处理。

“不过,现在这状态我并不讨厌。”敖丽抬着头,她的视线穿过竹林上方的竹叶,直达天空。

“怎么说?”珏问、

“我啊,很向往正常人的生活。”

“向往?你对你的生活不满吗?”珏接着问。

敖丽看向珏,点了点头,说:“我呢,一直被所谓的荣耀包裹,被‘您是龙族的尊贵血脉’,‘吾王的继承者’这类的话给困在凌云城。这次远游也是政治需要。”

珏睁开了眼,看向敖丽。

敖丽接着说:“我从小就要学习礼仪、知识、以及一位女王该有的风范。”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女王?敖业陛下不想留下子嗣吗?”夏尼问。

“嗯,叔叔他说我才是龙族龙王的第一顺位。他还说,当他给我创造了一个能让我安全无比的世界时,就会退位,让我来领导龙族。”说着,敖丽的眼中透过一丝忧伤。“而且,叔叔还说,王位只有先王的后代才配拥有,他,还不配。”

“哈,有趣的人。但是,这样的世界,不存在的!”珏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嗖~~!”一块飞石从珏的耳边飞过,那飞石一连将几十根柱子打断。

“你说什么?珏?你在怀疑吾王吗?”夏尼黑着脸笑着说。

“呵呵,怎,怎么可能?只,只是看玩笑罢了。”

“唉~~”敖丽看着夏尼的反应,叹了口气,说:“你看,龙族的人对龙族王室有着非同一般的尊敬,所以,我没法辜负别人对我的期望。”

“真,辛苦呢。”

“是啊,所以我才向往这样的生活,无拘无束,虽然简陋、条件不好,可是可以自食其力。有种自己动手的成就感。”

“好好,既然你这么喜欢这种生活,那这竹屋送给你了。”珏摆着手说。

“咦?”敖丽被珏的回应搞得有些懵。

“这屋子送你了,反正我也没有在这屋常驻的打算。”

“这屋子,对你不重要吗?”敖丽问。

“重要?不,只是个让我回到不快乐回忆的*罢了。要不是你们都昏倒了,我还真不想回到这。”

说着,珏将某样东西仍给敖丽。“这时钥匙,哼,自打老爹成功破门而入后,我就加固了竹屋的防御和耐久性。所以,没有钥匙是进不来的!留好了,我可就这一把。”

“啊,谢,谢谢。”敖丽看着钥匙说。

“喂,珏。就算你给了她钥匙,敖丽是王女的命运也不会改变,何必多此一举?”夏尼说。

“不。”珏认真的看着夏尼说:“在外游荡的生灵都有归宿,即使无法逃过命运,也要有个可以让自己暂时逃避现实的地方。”说罢,珏又看向敖丽:“敖丽,这间屋子是我和老爹闹矛盾时,我留给自己的庇护所,现在我将它转交给你。当你遇到困难时、怀疑现实时、累了时,来到这,重整心态吧!”说完,珏给了敖丽一个笑容。

“嗯!”敖丽紧紧握着钥匙,看向竹屋。对她来说,有一个可以与世无争的避难所是何等的奢侈。

“对了,珏。”夏尼问。

“咋了?”

“你说就一把钥匙,那你以后该怎么办?”

“我吗?”珏从吊床上下来。走向竹林的深处,说:“不要但心我。哦,我再去找点猎物。”

看着珏的背影,敖丽和夏尼都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无家可归了。这个世界,在排斥着我。”珏的心中如此说道。

“对了,敖丽。”

“嗯?”

珏走后,两位少女开始了谈话。

“敖丽你为什么从龙城里出来了呢?”

“哦,下面有报告,说北方发生了罕见的地震所以我去慰问一下,顺便从城里出来。”

“嗯,北方啊,哪里好像很少有地震的。”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月的灾厄还真不少。”

“嗯,我也听说了,中部好像发洪涝了吧?而且,南方也出现了旱情。”

听了夏尼的话,敖丽一点头。

“对了,夏尼姐。”

“嗯?”

“昨天,珏在冲上去的时候叫你夏尼了吧?”敖丽一脸坏笑地说。

“嗯?呃·····那个······”

“我还以为你会马上回嘴说:‘叫我夏洛特!’哪。”敖丽模仿夏尼的声音说。

“呃,这个······我想是因为情况太紧急了吧,毕竟,多了一个字嘛。”夏尼尬笑着说。

“哦吼?真的么?”敖丽有些不太相信。

“真的哦。”

“哈,姑且信你吧。”

“哦,还有一件事。”敖丽又问。

“嗯?”

“我听珏说,夏尼姐的斧子是‘十二件僭越者法器’之一的‘紫金开山斧’好像很强的样子。那是什么?”

“哦,我也是听我父亲说的。好像是太古时代有几个生灵创造了这些法器,但他们触及了造世者的权限。也让造世者大怒,据说也是造世者创造妖邪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一啊·····几万亿年过去了,还是无法查出造世者为什么创造妖邪吗?”敖丽喃喃说道。

珏走在竹林中······古通叔说的,要考虑一下吗?珏想。

······有股······铁,不!是血!

珏顺着风向气味的源头走去。

这是什么?在珏面前,是一片暗红的土地,满地都是妖邪的尸体。

谁干的?珏心中不免发问。

“嗷呜~~~~”一声野兽的叫声引起了珏的注意。

珏拨开面前的竹子。

是一只巨大老虎——白色的皮毛上带有青色的纹理,它的前肢、嘴上全是血,妖邪的血。

白虎······珏望着老虎想。

在那巨大的老虎身边,有一只小老虎,仅仅和猫那么大。

大老虎看见了珏,目光似火,充满敌意。

珏没有理会,正想绕开时,那只小老虎又叫了一声。

珏放缓了脚步。

受伤了么?珏看着小老虎腹部上的伤想。

要放着不管么?珏又看看那充满敌意的大老虎。

真是鸡婆!珏一边走向小老虎,一边想。他无法无视小老虎的哀嚎。

珏走到小老虎身边。

“吼——!”珏刚一蹲下,伸手去动小老虎时,那大老虎猛地转过头,咬向珏。

珏连头也没有抬,他用右手去动小老虎、用左胳膊来挡住大老虎的进攻。

大老虎紧紧咬着珏的左胳膊。珏的表情一点改变都没有。

伤得很重啊······在这样下去的话,会失血过多而死的。珏一边用右手释放法术,一边想。

大老虎看珏在治疗小老虎,就慢慢松开了口。

“你也很通世理啊。”珏对大老虎说。

“要治疗一下你么?”珏问。他拍拍被咬碎的衣袖。由于预先料到大老虎会攻击他,绝使用了强化魔法,是自己的胳膊安然无恙。

大老虎摇摇头。它叼起小老虎将它放到珏的怀里。

“这!”珏先是惊讶,然后,他理清了情况,说:“你,快要······”

大老虎点点头。

珏的表情凝重,他看看小老虎。小老虎先是看着大老虎,然后它又望向珏。发亮的碧眼乞求着珏。

珏的表情僵了一会儿。“好,我会照顾好它的。”

大老虎点点头,放心的趴下,闭上了眼。

珏重重的叹了口气。“走吧。”珏对怀中的小老虎说。

珏之后并没有碰到猎物。但是

这是啥?珏看向雪地——马蹄印。

“以规模来看的话······四十人以上······要是与三千妖邪对战的话也太蠢了······救援?——丽!”珏看着马蹄印,做出了推断。

“所以说,这‘紫金开山斧’是很强力的法器!”夏尼一边吃着肉,一边说。

“哦!不愧是夏尼姐!”敖丽也敬佩无比。

“那也只是排第三罢了。”一个轻蔑的声音响起。

“珏!你回来了!”敖丽说。

“嗯,抱歉,没抓到什么。”

“······珏,你说排第三?什么意思?”夏尼问。

“‘紫金开山斧’,十三件僭越者法器之一······”

“十三件?”夏尼说。

“嗯?怎么了?”

“额,就我所知,僭越者法器,一共是十二件。”

“对啊!我在图书馆里也只听说过十二件。”敖丽应和道。

“十二件······不对吧?”

“那你倒是说说”夏尼说。

“从上向下排序,分别是:暴君、无限护符、紫金开山斧、禁断、黄昏血爪、魂甲、戈戟、八尺映灾镜、操影书、毒牙之咬、十殿转生轮、百兽披风、九歌乐谱。”

夏尼和敖丽彼此看了一眼。

夏尼说:“珏,僭越者法器中······没有禁断。”

“——!没有?!”珏有些惊呀。

被毁掉了么?珏心想。这时,敖丽看着珏得胸部。

“珏······你的胸口放了什么啊?”敖丽眯着眼问。

确实,现在珏的胸部比敖丽的还大。

“哦,这个······”

“哇!!什么嘛!好可爱!”敖丽一把抢过珏手上的小老虎。将其放在自己怀里。

“嗯,是很可爱呢······”夏尼在一旁,咬着手指说。

“对了,珏,这是猫吗?”敖丽问。

珏摇摇头说:“白虎······应该是白虎的眷属吧。”

“应该?”

“嗯,它母亲是白虎的眷属。”

“这样啊······但是好可爱!”敖丽将那老虎勒得更紧了。让那小老虎开始挣扎。

“喂,轻点!它还是个孩子!而且,它母亲让我好好照顾它!”

“好好!”敖丽回应着,但看样子根本没听进去。

“然后,夏洛特,你们就没等我,就吃掉了所有的肉么?”

“额,这个······嘿嘿。”

“额······算了,丽,准备一下,要走了!”

“走?”敖丽和夏尼看向珏。

珏一点头说:“刚才我在外面看到了四十以上的骑兵的痕迹。从他们的蹄印深度来看,还没有被雪埋得太深,应该在这附近。加上这么长的时间,我们都没有碰到妖邪,应该是叫他们消灭了——营救丽的援军。”

敖丽和夏尼呆望着珏。

“怎么了么?”

“珏,你到底是哪的人?”夏尼问。

“哪的人,这有什么问题?”

“极高的战斗力、极为罕见的法术造诣、及稀有的知识、甚至是处理妖邪肉的手段······珏,你的这些知识,从哪学的?”夏尼问。

“这个嘛······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夏洛特,你去砍些竹子;丽,你去找些······算了,你先照顾好素风吧。”珏说。

“素风?啊!这孩子的名字吗?”敖丽抱着素风说。“素风?你喜欢这名字么?”敖丽问。

素风轻轻地叫了一声。看来是很喜欢。

“那,夏洛特,我和你一起去伐些竹子。”

“嗯?哦。”

竹林中,珏和夏尼砍着竹子,敖丽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和素风玩。

“我也想和那小家伙玩啊。”夏尼小声嘀咕着。

也是,夏洛特也是女孩子嘛。珏听见了,但他没有吱声。

“喂,珏,伐竹子干什么?”敖丽问。

“当然是制作法符啦,你的法符快用完了吧?”珏一边砍着竹子,一边说。

“但是啊,法符的原料不应该是高级的黄表纸吗?而且要附魔,很难做的。”敖丽顺着素风的毛说。

小妮子!那是白虎!不是猫!珏心里大喊。

“不,法符这东西用什么都能做。只要附好了魔,什么都能用的。哦,对了,丽,把你的法符拿来张,我看看。”珏说。

“嗯,给。”敖丽从腰间的包里抽出张法符。

珏接过法符,皱了皱眉,说:“这是什么?”

“法符啊。”

“不不不,我说的是,法符上写的是什么?”珏问。

“法咒啊?不然呢?”敖丽有些不解,她不明白珏为什么会这么说。

“法······咒?这······这鬼画符似得东西是是法咒?”绝惊愕的说。

“什么鬼画符?!这明明是法咒啊!”

“什么法术的法咒?”

“御火的······煞羽姐给我的。”

“哦,是吗?”珏说着,启动了法符。

一团烈火从法符中喷涌而出,直上云霄。

“喂!珏!你干什么?!这是我最后一个法符!”敖丽站起来,向珏大吼。

“嗯······是火系的。不过,火力不够啊,他们能看见吗?而且······这火,在哪见过。”珏嘀咕着。

“喂!珏!我说啊我的最·后·一·个法符被你用了!”

“啊,担心什么。夏洛特!”

“好好,竹子给你带来了。还有,我不是你的下人,我是高阶龙族!说话放尊重一些!”夏尼扛着一捆竹子说。

“明白了,那,开始吧。”珏抓着竹子。

敖丽她们看着竹子在珏的手中纤维化,并向内收缩。慢慢的,竹子变成了纸张。

“好了,只是有了······没画的东西啊。”

“······啥?!珏!你用了我的最后一个法符后,和我说这个!?”敖丽爆发了。

“唉,等等,等等。······丽,用你的血吧。”

“我的血?”

“嗯,古通叔不是说了嘛,你是龙族内的高级血脉。用你的血做法术的催化剂,再好不过了。”珏说。

“拒绝。”敖丽一摆头说。

“为什么?”

“我的血可是很珍贵的!”

“是,但你的命更珍贵,做了法符后,至少可以保命。”

“······确实。”

“那,用我的血可以吗?”夏尼在一旁说。

珏摇摇头,说:“夏洛特,你是巨龙,你的血,能催化的法术很少。”

“是吗······那珏,你的血呢?”

珏又摇摇头,说:“我的血嘛······很多原因,不能用的。”

“明明可以用那么稀有的法术。”敖丽嘲讽道。

“住口啊!”

“珏!注意你的语气!”夏尼在一旁提醒。

珏做了个深呼吸:“所以我才讨厌一切生灵呢······”

“你说什么?”由于太小声,夏尼没有听清。

“没什么,丽,干不干?”

“······行。”敖丽妥协了。

失去了法符,敖丽的战斗力并不会削减太多,但有总比没有强。

敖丽割开了自己的手指,一滴滴鲜血,从她的手指上滴下。那鲜血是纯粹的鲜红,没有半点瑕疵,就像高等的血石一样。

“真好。”珏轻声说。他的眼睛紧盯着盛血的碟子。

“你说什么啊?!”敖丽被吓了一跳,但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她吃惊。

珏用手指沾取一点血液,放到嘴里。

“你,你干什么?!”

“嗯······真香!如此纯粹的血液!啊!太完美了!上一次品尝到这种血液是什么时候来着?······忘了,好像是只凤凰来着······”珏像个美食家一样品尝着敖丽的血液,这让敖丽后背发毛。

“珏!你变态啊?!”敖丽大喊。

“珏。”夏尼轻摇珏。

“嗯?哦!抱歉。”

“那,快点干活,”

“行。”

珏用竹叶当笔,蘸上敖丽的鲜血,开始书写。

“嘿嘿嘿,你在写什么呢?!”敖丽掐着腰问。素风在桌子上走来走去,好像对珏所干的事感兴趣。

“画法符啊。”

“法符?这鬼画符是什么?!”

“鬼画符?!这可是法咒啊,法咒!”

“什么嘛?!和我手上的法符的法咒完全不同!”

“啥?!这可是文字啊!不是画!”珏吼道。

“文字?!我那个也是文字!”敖丽反驳道。

“夏尼姐!你来看看,珏这家伙写的是不是文字!”敖丽向在一旁和素风玩的夏尼说。

“好好!”由于终于能和素风玩,夏尼的心情很好。

夏尼走近一看,皱皱眉,苦笑着说:“珏,你在干什么?”

“写法咒啊!”

“写······珏,你写的,是字吗?”

“——!”珏飞快地转过头去,看向夏尼,战战兢兢地问:“这个,不是字吗?”

夏尼尬笑着点点头。

敖丽在一旁用竹子在地上写了几个字,说:“珏,你来看看。你能看出来吗?”

珏看向哪里:“这,是什么?”

珏一脸疑惑的看着敖丽在地上写的东西。

“敖丽,你这么写,也太过分了吧?”夏尼说。

“啥?丽她写了啥?”珏慌张的问。

“是······”夏尼支支吾吾的说:“珏,是文盲。”

“······是这样么?!”珏低下头说。

“喂,文盲,你该不会要将我的血也浪费了吧?”敖丽说。

“这倒不至于。给,你试试。”珏将法符放在敖丽面前。

“哼,反正你是不会超过煞羽姐的!”敖丽接过法符,傲慢的说。

“对着天上放吧。”珏说。

“好好好,试试。”敖丽很没干劲地说。

反正珏是不会超过煞羽姐的!煞羽姐的法术造诣可是龙族中数一数二的!龙族法器研究所的最高负责人!珏是不会超过她的!敖丽想。

她发动了法符。什么反应都没有。

“哈哈!珏,我都说了,你不行!”敖丽挥舞着未发动的法符说。

“不应该啊。”珏也很疑惑的说。

“拿来我试试。”珏说。

敖丽将法符给了珏。

珏发动了一下,法符还是没有反应。

“唉,唯一一个法符就这么没了。珏看我会龙城这么收拾你!”敖丽说。

“等等!”珏叫到。

“怎,怎么了?”敖丽被吓了一跳。

“敖丽,你是有多不信任我的法符?竟然在上面施加了法术保护的魔法。”

“咦?不是应该的吗?要是法力惩罚太大的话,法符会失控的。”

珏叹了口气。他低着头,将拿着法符的手高高举起。

一瞬间,法符发动。一团灼热的旋风从珏手上的法符内喷涌而出。又像是龙卷风一样冲上云霄。将天空染成了火红色;但这还没完,火焰的旋风又收缩在一起,化成一头神龙的样子凌霄而上。

敖丽和夏尼都看傻眼了。

“珏,刚,刚才那个是······”敖丽还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法符的力量。”珏淡淡的说。

“好,好强!比煞羽姐的法术还强!”敖丽说。

“小事,小事。对了,刚才那个用完了,还要再做,丽,你能······”

“没问题!要多少血,都给你!”

“有干劲是好的,但是,敖丽,注意身体啊。”夏尼说。

“好!”

“那,夏洛特,你能在伐些竹子么?”珏说。

“好好好,我去。”夏尼自暴自弃地说。

要一个上位龙去搬竹子,成何体统?!夏尼如此的想。

推荐阅读:

重生八零小故事 七零大院来了个绝色大美人 天生为王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 惊魂怪谈 末世:开局混沌神雷,为所欲为 她在娱乐圈当隐形码农 穿成萌娃去流放?不怕,我把皇宫抄空了! 超级透视神医 在修真界开灵植图鉴 美人鱼的童话 豪门通缉令:老婆,换我追你! 莲花宗里来了个小师弟 音乐教师的自我修养 武侠之超级奴隶主 属于百合的穿越世界 傻女励志记 太平赤剑 一拳打爆你的诡头 南宋第一卧底 撒旦总裁的娇妻 我家的笨蛋渣男 从鬼灭开始诸天无敌 冒名充军,女主她力能扛鼎 攻略三大反派翻车后 来自远方的守护者 洪荒:我,上仙云中子,阐教团宠 木叶,我体内有只千手扉间 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 我睡了兄弟的女人 重生之抗日1937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