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战狼18

18

敖丽召出的暗影还在攻击者着天南。那暗影在撕咬着天南的影子的同时,天南身体上所对应的部位就产生着伤害。

暗影吞噬着天南的影子,同时也扩大着自己的力量。

“该怎么办?!”夏尼问。

“抱歉,我也不知道。”辛广低着头认罪。

虽说现在很想吐槽辛广的反应,但根本没这功夫,当前敖丽的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

从敖丽的剑上所释放出来的暗影在慢慢同化这敖丽,敖丽的眼睛已经空洞无神,像一个人偶一样站在地面上。

珏到底给了敖丽什么法咒啊?!夏尼的心中炸开了锅。不,是我让敖丽使用这个魔法的,要追究责任的话,应该找我······

夏尼攥紧了手中的斧柄。敖丽,抱歉,等我消灭这天南后,我以死谢罪!想到这,夏尼眼含泪水,摆好架势,想要冲向天南,与其拼命。可是,这时夏尼的腿却沉重无比。

果然,我还不想就这么样死去!废物!夏尼的心中有些懊悔,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对天南无所畏惧的她,竟会因为想到为谢罪而死而害怕。

“这种魔法吗?······虽然很不愿意,但是,就算是为了公主殿下吧······破碎吧!”一个富有磁性的男性的声音回响在夏尼的耳边。

“唔哈!······夏尼姐?”夏尼的身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敖丽!!”夏尼一回头,看见敖丽坐在地上。夏尼一下子扑向敖丽。

“咦?夏,夏尼姐?”敖丽被夏尼这突然的举动搞得不知所措。

“喂,敖丽,对不起,对不起啊!”夏尼哭着对敖丽说。

“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夏尼姐,请不要这样好么?”敖丽抚摸着夏尼的背,温柔的说。

“公主殿下,您没事太好了!虽让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我们还要解决一个大家伙呢!”辛广一边抵着天南,一边大喊道。

“嗯!我来了!”夏尼一擦眼角的泪水,然后就持斧冲向天南。

刚才的声音,是谁呢?也不像是珏啊······夏尼回想着刚才的声音。

唉?!夏尼在下一秒就受到了重击,被打飞到一边。

“咳咳,好痛!”夏尼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同时,她感受到自己的腹部有烫又痛,一股炙热的、满是腥味的液体逆流到她的口中。接着,一股鲜红的液体从她的口中喷出。她被天南的角给刺穿了腹部。

好难受!夏尼受到了重伤,她急忙开启海脉来疗伤。

虽然疼痛无比、视野模糊,但她还是抬起头,看看发生了什么。

失去了暗影攻击的天南,变的狂暴无比,像疯了一样的攻击周围的人。与刚才众人压着打的天南不同,这时的天南充满了攻击性。

眼前的视野像是蒙上了一层水膜。好想看清楚······那红色的,又有人受伤了吗?······为什么伤还没好?海脉的治疗速度没这么低才对·······好痛!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有人来了!夏尼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夏尼姐!夏尼姐!”敖丽抱起即将倒地的夏尼的上半身。她不断地呼喊着夏尼的名字,以免她昏过去后再也醒不来了。敖丽伏在夏尼的胸膛上,聆听着夏尼的心跳。

太好了!还有心跳!敖丽松了一口气。

对龙来说,再要心脏还在跳动,就不会终结,就还有生存下去的力量。

“殿下!快走!”辛广撬开天南的嘴,将一名士兵的尸体拉出来。

“你们哪?!”

“我们的任务是将殿下护送出去!但是······我们快没有人了!你们几个!护送殿下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辛广向周围的士兵下达了命令。

“是!”不满十人的士兵小队跑到敖丽身边,这也是最后的几人了。

天南再发狂后,其口气消灭了近三十多名士兵。

“殿下!快走!”

“嬴大人!请将手给我!”士兵们将夏尼扶上马。

敖丽骑上了辛广的马,夏尼则是由于受到重伤,无法驾马,才和一名士兵骑同一匹马。

“来吧!杂碎!”辛广释放了力量——身为龙最原始的力量,真身。

巨大的法阵将辛广的身体笼罩,法阵从天空降下。然后,一头长有暗红色鳞片的巨龙出现在天南的面前。

“哼!杂碎!你挺壮么!”巨龙化的辛广发出了低沉的声音。巨龙化的辛广与天南的体型相当。

敖丽望向远处的巨龙,小声的说了句:“活下去!”

龙,平日以人的形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在以人的形态出现的条件下,龙是有着比常人要强的力量,但不会强的太离谱;可是在当以真身的形态出现后,真正的力量就会爆发出来。以巨龙为例,在人的时候,顶多能只手拿起四十公斤的东西,但当现出真身后,用手拿起几吨重的东西都不成问题。

缺点是当现出真身后,不足的方面就会暴露出来,而且恢复成人的时间也相当长,并且太招摇了。一般情况下,没有龙会随便显出真身。

“去死!”辛广说着,就双手抱拳,一个叩击,将天南的头打入地下。天南也不甘示弱,从地上跳起,辛广用爪子死死地抓住天南的两只前爪。

“真是冷啊!”辛广那锋利的指甲将天南的前爪刺破,第一次用肉体接触这天南的血的辛广被冻的手指发麻。

血也是如此的冷吗?

然后,辛广用膝盖重击天南的腹部。天南被这如此强烈的攻击打的口中吐血。

哦?看来内伤是能伤到它的!

天南快速反转自己的身体,挣脱了辛广的束缚。

还要来吗?辛广摆好了架势,准备再次迎击天南的进攻。

只见天南的双眼发出了淡淡的蓝光。它的皮毛上开始结冰,坚硬的冰开始凝结很快就附着在天南的全身,包括胸前的金属。

什么玩意?辛广死盯着天南。他知道,这家伙狡猾的很,有好几次就是因为它的狡猾,才让士兵丧命的。

天南一声咆哮,接着冲向辛广。

直接冲过来吗?辛广向后退了几步。

在天南冲向辛广的瞬间,辛广抓住天南的两只角,像是伸展床单一样让天南四脚离地,接着将其砸到地上,这样重复了好几次。

好了,你的冰渣子就快甩干净了!辛广看着天南想。

不对啊,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辛广觉得不对,将天南扔出。一脱离辛广的手后,天南就跳到远处,和没事一样。

被耍了!辛广懊悔无比。

他张开双翼一飞冲天,接着他从高空俯冲。

去死吧!辛广像流星一样重重的砸向地面。一时间,雪和尘埃在空中弥漫。

天南却灵巧的躲开了。

正当天南认为自己躲过一劫时,一根锋利的物体从烟雾中刺向天南。

是龙角。神龙和巨龙的区别除了在形体上意外,还有角上:神龙是长在头顶上的两只鹿角似的东西;巨龙则是像犀牛一样的单只的角犀。相较于神龙,巨龙的角更具有杀伤性。

那天南快速后退,跳到远处。接着,它释放魔法,用一股寒流,将烟雾吹开。

很聪明!辛广发现烟雾被吹散后想。

接着,天南向辛广的侧翼跳去。

要是我是神龙就好了!辛广想。由于是巨龙,辛广的脚趾不像神龙的鹰爪那样拥有极强的抓地的能力。被冰所冻住的地面滑的要命,辛广根本不敢做太大的动作。而相较于辛广,这天南的脚掌有着厚实的肉,运动起来也比辛广快。

“——咳啊!”辛广被天南给撞倒了一边。

天南的角也锐利的很,直接将辛广的鳞片给刺穿。

“混蛋杂碎!”辛广咒骂着这天南。

他想要站起来。

等等,这发光的东西是什么?辛广的眼前,出现了以前发光的东西。

······那冰渣子?!辛广的心脏一缩。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在他的心头。

下一秒。

无数的冰晶向春笋一般快速的向外长出,无数的冰锥出现在这片冰冻的土地上。

辛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给打中了。

“杂碎!······故意将我撞到这的吗?!”辛广一边大口的吐着鲜血,一边想。

他无法看到这天南在哪里,因为他的双眼已经被冰锥给贯穿。辛广的身上全是冰锥。

心脏,被贯穿了哪!辛广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死亡。

接着,正当辛广听见天南要靠近他时。一串悲号取代了天南的脚步声。

什么?······好像那杂碎在殿下释放那个法术时,那杂碎也是这反映······辛广的意识开始模糊,自己的记忆开始一幕幕的出现在已被冰锥贯穿的大脑中。

“接下来,交给我吧。”一道冰冷的声音说。

啊,我记得这声音!·······不管是不是幻觉······

“珏······阁下,殿下,······就拜托你了······”辛广用自己的最后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啊,安息吧······”那声音做出了回复。

推荐阅读:

反派缺大德,飞龙骑脸,怎么输? 拯救咒术界后陷入修罗场 你说的对,但我是圣武士 情深似海 断绝关系,我真的不在乎你们! 换季期 女主还是路人甲? 重生英伦,从黑帮到财阀 终极一班之异破时空 [源氏物语]源氏是个女公子 从约战开始的愉悦人生 东北:出马纪事 四合院:整我破产,我偏逆天翻盘 洪荒:我食铁兽,被东皇太一认亲 怪谈求生:我能预知正确的规则 诸天从扶持郭靖当皇帝开始 重生九零,带着空间逆袭暴富 我在大唐当闲王李慎李世民 我是真的有病又“弱”[无限] 我给迷人老祖放直播视频 待故人倾(双重生) 都市:我能吞噬万物 开局长生,然后挖矿 美漫哥谭没有蝙蝠侠 穿成虐文小白花,癫飞所有人 最后的穿越 一碗茶的岁月 诸天俱乐部 赤焱三生 奥特:双对比,这个迪迦太超标! 系统之后宫指南 河阳仙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