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战狼20

20

“嗯······好无聊啊~~~”一个懒散的女性声音说。

“喂,千鸟,别这么样,遇到少的敌人是好事!”在冰千鸟抱怨的时候,旁边的一个男性的声音回复了她。

“喂,震庭,你是不是有些不太注意你的用词?现在我多少是这里最大的官,你应该放尊重一些吧?”

“你多少有些自觉啊······”震庭彻底无语了。

为什么这女的会是金龙将军啊?!

“震庭。”冰千鸟看着震庭的脸,用冰冷的声音说。

“是!”

“你想的什么都显现在脸上了······”

“是!属下错了!”震庭被冰千鸟的气势所压倒了。

“嗯,这才对嘛!对你的长官就应该放尊重!”冰千鸟用她的折扇抵着震庭的下巴说。

这家伙!!!震庭相当紧张的看着冰千鸟。

他的脸和冰千鸟的脸离得相当近,几乎都能感受到她的呼吸。震庭本想要将视线给移开的,但冰千鸟那迷人的面孔和勾魂的紫瞳让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

“哦?~~~心动了?”冰千鸟用相当轻浮的语气说。

“喂!千鸟,别,别再开这种低俗的玩笑了!”震庭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理智。

可谁知,冰千鸟就像是在等着一句话似的,慢慢的靠近震庭,贴近他的耳边。

“你要是为刚才的事道歉的话,我可以让你亲我一下哦~~~”

——!饶了我吧!震庭被冰千鸟那细细的、妖娆的声音所打动。

“这时候调情可不好。”从两人的身后传来了一道中年人的声音。

“古通?”冰千鸟快速的转过头去,看向声音的来源。

“古通叔?!太好了!得救了!”见冰千鸟的注意力分散后,震庭快速调转了马头,并松了一口气。

“千鸟,你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也是女儿身······注意点,不行吗?”古通有些无奈的说,就像是教育女儿一样。

“嗯······古通叔!你怎么也和那老头一样?!”冰千鸟做出了每一个被说教的叛逆期孩子所应有的反应。

“说你的父亲是老头可不好······好歹他也是我以前的上司,放尊重一些。而且,他对你这个样子应该也不会赞成吧?”

“不,那老头到时很不关心。”冰千鸟摆出一副不关己事的态度。

古通叹了口气,说:“还在为他的的决定所生气吗?”

“当然。”冰千鸟的表情一下子沉了下来,调转马身走开了。

“唔,谢谢你,古通叔!”震庭松了口气向古通道谢。

“嗯,不用谢。不过话说,都不止一次她调戏你了!你能不能有些免疫的能力啊?!”训完了冰千鸟,古通又将矛头对准震庭。

“话虽如此了!但是,一位龙族颜值第一的美女在你面前说出那样的话,不可能不心动啊!我又不是道龙和天音。”

“额······话虽如此。但是啊,你也应该让她注意些······毕竟,女孩子有这种性格很容易吃亏的!”古通压低了声音。

“我也知道啊······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说了,泱泱三界,有谁能让她吃亏?有谁敢让她吃亏?”震庭也压低了声音。

“你们两,在干嘛呢?快来啊!”冰千鸟在前面叫两人。

“是!”

“明白了!”听见冰千鸟的传唤后,两人匆匆停止了话题。

“报!”一名传令兵跑来了。

“讲。”冰千鸟用与刚才不同的的语气说。

“发现公主了!另外,还有一名女性!”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马上驾马到了队部的前端。

已经围了一圈人了。

“敖丽!”

“殿下!”冰千鸟和震庭看见了敖丽后,马上冲了过去。

看来敖丽是昏迷了。但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

“派人立刻将公主殿下送往龙城!”冰千鸟立刻下达了命令。

周围的及名士兵一点头,扶起敖丽离开了。

“另外的那名女性呢?”冰千鸟问。

“在这里!”旁边的士兵回应了冰千鸟的话。

这是!冰千鸟见到面前的女性后愣住了。

“我们发现她时,她正在殿下身边,像是要保护殿下一样,但她的伤也······”士兵在旁边诉说着发现敖丽的过程。

这时,冰千鸟眼前的女子睁开了眼。

“安全了吗?”那女子环视周围的士兵,虚弱地说。

“夏尼姐?!你是夏尼姐吧?!”冰千鸟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

“千鸟?啊,几年不见都这么漂亮了······”夏尼不同与冰千鸟的兴奋,而是依旧虚弱地说。

“夏尼姐,发生什么了?”冰千鸟焦急地问。现在对她来说情报的收集是十分重要的,夏尼的伤一定是妖邪所致,如果她有妖邪的实时情报的话,就太好了。

“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们几人开始突围,不,是开始逃亡······”

看来记忆有些混乱。冰千鸟皱了皱眉。同时,她也招招手,让治疗人员过来治疗她。

“请说清楚点。”冰千鸟用纱布盖住夏尼的的伤口。

不太正常,为什么这种程度的伤,海脉没有将其治疗好?冰千鸟一边擦拭着夏尼伤口处的血,一边发出疑问。

“然后,我们又遇到了妖邪······”

“又遇到了妖邪吗?”

夏尼一点头,说出了另一个情报:“不一样的妖邪······”

“不一样?!”冰千鸟和周围的人一惊。另一种妖邪吗?

“什么样?”

“······不是狼,像,像蜥蜴······准确的说,像龙······”

“什么?!”冰千鸟发出了惊慌地声音。见到周围的人都在看她,就收敛了一下。

“那,然后呢?”

“一个男的······”

“男的?那个男的怎么了?”

“他救了我们······一开始,我们没人了,就我和敖丽······就快死的时候,一个男的,把,把妖邪全杀了······仅仅挥了一下手而已。”

“是珏吗?”古通在一旁问。

夏尼摇摇头,说:“不,不是珏······男的,说什么公主······接回来······”

不是珏?那会是谁?而且,珏呢?古通的心中不免要产生疑问。

“好吧······夏尼姐,辛苦你了。来人,护送夏尼回城。”冰千鸟说。

可话音刚落,夏尼就抓住了冰千鸟的衣袖。

“夏尼姐,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带我去······”

“可你现在很虚弱。”冰千鸟用关心她的语气说。

“还有一个人······”

“谁?”

“珏······他一个人去迎战还剩下的近两千妖邪了······”

“““什么?!”””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惊呼。

与珏分离前······

珏看见了空中的阴云后。

“珏?”敖丽见珏有些不太对。

“哦,你们先走吧······”

“你呢?”敖丽接着问了下去。

“要是叫它们找到你们的话就麻烦了,我去吸引它们。”

“可是,珏······”敖丽想要挽留一下珏。

可珏挥挥手,并用他那血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敖丽,说:“敖丽,现在你我的雇佣关系正式取消!所以,我接下来要干什么都不是你该关心的!”

“——!什么?!”

“各位,请带敖丽和夏洛特离开!”

“““是!”””

士兵们带上夏尼和发呆的敖丽。临行前,想珏一点头。

请活下去!珏从每一个士兵的眼睛中读到了这句话。

望着远去的众人,珏慢慢的拿起了转轮镖。

转轮镖那锋利的刀刃散发着寒光,暗红色浸染的镖身透露着杀气,神圣的铭文也隐藏着不祥的气息。

“那,接下来的近两千妖邪要怎么处理?······哦~~~一千用法术将其虐杀,另外的一千就用近战将其打残,在一刀一刀地杀死吧······至于天南嘛······哦,先用法术将其打残,在慢慢的解剖玩死······一定很有意思!”珏,用他那散发着病态的寒光的血红的双眼看向远方,嘴角上挂着奸邪的笑容。

推荐阅读:

蝴蝶效应 维度之间 我一搞军工的,侯亮平你也要查? 封神:截教焰中仙,神火炼洪荒 海贼之白骨王座 穿越之猎户农家女 我的朋友都是主角[综英美] 灵气复苏,我成了开山祖师 嫁给柔弱宦夫后(美食) 诸天:每个世界随机一个关键词 满级奶包穿八零:种田宠爆全家 逃妾 黄尘清山 总裁他说不爱我 综漫:从咒术日常开始 三国:毒奶谋士,曹老板人麻了! 娱乐:我演渣男还行 大梁暴君:权臣造反?赏九族消消乐! 全球神祇:从鼠人开始争霸万界 我家老婆初养成 月缺光不改 斗罗:穿越古月娜,抽唐舞麟血脉 四合院:我还没出手你们就倒下了 你重生,我穿越,联手杀进养心殿 恶魔的传说 最狂邪医 我都要成神印了,你让我去猎魔团 神医:刚转世就被扫黄抓了? 人在汉东成首富,钟小艾腿麻了 清醒沉溺 影视:大庆军神,娶妻范若若 长公主重生后开始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