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休整

暂时休整

“好,走吧!”珏指了指前面说。

“哦!终于在天黑前进来了!”珏走进一个小城镇后,舒了口气。

“那边有一家旅店,可以住宿的,就是这饭前有些贵······好了,再次感谢你救了我,我们就此分别吧。”阿克西亚说罢就向另一边走去。

“唉唉唉唉。别走啊!”珏一把抓住阿克西亚的胳膊。

“饶了我吧!你进城的关税都是我帮你垫的,你还要怎样啊?我可是很穷的!”阿克西亚用几乎快哭出来的声音说。

“你带我去旅店吧!”

“为什么?!”

“周围全是人了呢!”珏小声说。

“哈?人类又怎么了?你和我也是啊。”

“起码你是神明的眷属,可以算是个亚神。”

“你这么说我是很高兴,但这和亚神又有什么关系呢?况且,我是很少见到我的主人的。”

“他要是把你放到心上的话就不会让你这么穷了······”珏用很小的、无奈的声音说。

“嗯?你说什么?”

“不不不!没什么。”珏否定到。他知道,阿克西亚对她的主人有着很高的崇拜的心理。

“那,我看完了你的‘表演’。我可以走了吗?”

“别呀!求求你!当我的向导吧!”珏说。

阿克西亚想了一会,问:“你和主人真的是认识吗?”

“你现在还在怀疑我的背景吗?”珏笑着说。

“可以啊,不过我要你当我的老师。”

“嗯?老师?”

“是的,你很强吧。”

“要是那种程度的野兽的话对付起来到不是很难。”

“野兽?那不是妖邪吗?”

“啊,看上去像是妖邪,但实质不是,很早之前就在三界中出现了。以前是被当做坐骑的。”

“但你就是干掉它了吧?”

珏一点头,说:“要想让我教你也行,但我还有个条件。”

“什么?”

“你以后要叫我前辈。”

“什么?”阿克西亚的表情因为一时的无法接受而扭曲。

“这对你来说没什么害处吧?就是换了个叫我罢了。”

阿克西亚看着珏,和他四目相对。

“咦?怎么了?”阿克西亚被珏看得有些发毛。

“你还是少有的几个敢与我对视的人呢。”珏有些难以置信的说。

“你的眼睛是很可怕啦。”阿克西亚回避了珏的眼光。

“答应了?”珏笑着问。

阿克西亚很不情愿地点点头。

“好,跟紧了。”阿克西亚向前走去。

敢直视我的眼睛吗······原来如此,这就是你选她的理由吗?有趣。珏看着阿克西亚的背影想。

“对了,你有钱吗?”阿克西亚问。“从进城的架势来看,你是没钱的吧?”阿克西亚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

“啊,钱是当然有的。只是都是大数目的钱,拿来给门卫,有大材小用。”

“是吗?那你都带了些什么钱?”阿克西亚好奇地问。

“金币。”珏平淡的回应道。

“金币吗?!我可以看看吗?”一听是金币,阿克西亚的眼睛里就放光。

“好。”珏说着将金币从怀中掏出。

啊,那小妮子的眼睛在放光。和人物的长相完全不同啊······你这混蛋到底是多不关心自己的眷属?珏看到阿克西亚是这反应后想。

“呃?这是什么?”阿克西亚拿着金币,满是疑问地问。

“如你所见,金币啊。”珏说。

“金币?”阿克西亚仔细看了看这金币。过了好一会,才说:“这不是货币啊······虽说是纯金的。”

“不是金币?!”珏惊讶地问。

“嗯,要是拿来当工艺品的话倒是可以买不少钱······”

“······”珏没有做声。

“喂,你要怎么办?”

“这有什么旅行者,就是那种从外面来的旅者所住的地方吗?”珏问。

“啊,你是说像是探险的人所住的地方啊。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店。”

“带我去。”

“咦?”

“我说了,带我去!”珏拖着阿克西亚,将其带走了。

等等,都是人?珏反应回来了。

“喂,阿克西亚。”珏叫住了她。

“干嘛?”

“我的眼睛,在你的眼里是什么样的?”

“除了你的瞳孔有些瘆人外,其他的都还好,和常人一样。”

“哦,是吗。”珏说。

奇怪,真么变成人的眼睛了?是因为之前的眼睛被破坏,再生成这样的吗?

到了旅店。

“哦。客人啊!欢饮欢迎。”旅店的店主很是热情。

完了!这二傻要是把那古怪的金币给拿出来的话。阿克西亚在疯狂脑补着接下来店主翻脸的样子。

“这个,可以当钱用吗?”珏将他的金币从袋子中放到柜台上问。

“嗯······是遗迹里的东西吗?”老板问。

珏点点头,说:“将这些东西带出来可费劲了!墓主的墓室全是机关,差点挂了!可惜,身上的钱全丢了,也算是拿来给墓主作为交换了吧······”珏洋洋洒洒地说。

“是纯金的。从品质上来说也是极品,而且这上面的花纹也是很罕见的。”店主细细地看着这金币。

“怎样?”珏贴近了问。

“嗯,可以住下了。请问几人?”店主爽快地说。

“两件单人房。”珏说。

“好的,行李呢?”

“我不是说了吗。全丢了。”

“真是遗憾呢!”店主头也没抬得记着账。

“那,我们的房间呢?”珏问。

“上面。”

“谢了。”珏从店主的手中结果钥匙。

“唉?为什么他会接受你的东西?”阿克西亚小声地问。

“第一:这金币是真货,所以它的价值还在。第二:这里是探险的人所常来的地方,所以这样的东西他也是明白其中的价值的。第三······”珏停住了。他凑近了阿克西亚的耳朵说:“当然是用了些小手段了。”

“你用了魔法了吗?!”阿克西亚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以免自己的声音因太过惊讶而过大。

珏倒是轻微点了下头。

第二天。

“喂!起来了!”阿克西亚粗暴地敲着门。

“嗯?”珏睡眼惺忪。他慢慢地抬起手“嘭!”一股强大的气流将门吹开。

“唔!”阿克西亚勉强顶住了冲击。

“至于吗?!这么破门!话说,你睡觉都不脱衣服的吗?”

“·····太困了,没时间。有什么事?”珏闭着眼问。

“你不是要当我的老师吗?”

“哦。是有这么回事来着······”

“别接着睡啊!”阿克西亚急忙将又快睡着的珏踢醒。

“多少对你的前辈放尊重点啊。”珏用很是没劲的语调说。

“抱歉!不能!”

“好好好,说吧,去哪?”珏问。

“当然是踏云了!”

“行,走吧。”珏慢慢地站起身。

推荐阅读:

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 随身携带一个修炼游戏 凤凰于飞 重生之宠夫无度 投篮是一门艺术 入赘蛊夫太高冷 [综英美]我哥哥叫汉尼拔 韩娱之梦幻巨星 两界:从尸体上搜刮宝物开始 浮云凤梨不好养 在顾神心上狙一枪 在下掌门 前妻的秘密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 她对豪门说不 我在古武世界种田养花 影视世界边缘同盟 给爷爷烧纸,地府被我玩坏了 穿越魔皇武尊 桃运仙尊在都市 位面流浪商人 诸天莽就完事了 武炼星空 这个反派能读心 为了女儿我甚至可以变身 我真的不想当大反派 神豪整顿内娱: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人在死神,喝酒就变强 四合院:我何雨柱要把今生献祖国 万亿继承人 星际之真千金在种田 不如共余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