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阱或是试炼?

陷阱或是试炼?

就在珏说完这把弑杀神王的剑的名字的瞬间,神殿开始了晃动。

“怎么了?”阿克西亚很是慌张。

“看来是触发什么陷阱了。”珏淡定的望向四周。

“嗯,触发了某种条件了吗?要是刚才向石像攻击的话,应该是被当成对修罗神的不敬了。十有八九是致死的陷阱啊。”珏分析到。

“谢谢你的完美解说!但是前辈!我们,没时间欣赏风景啊!还有啊,你为什么这么淡定啊!?”阿克西亚抱着旁边的一根石柱说。

“对修罗的无礼,既是对神王的无礼!”一个声音从神殿的四面八方传来。

“啊,守卫吗?”珏看着石像。

“前辈!”阿克西亚用放弃似得语气说:“地板,裂了。”

“哦,是哦······”伴随着珏的尾音和阿克西亚的尖叫,珏和阿克西亚掉入了地底。

过了好久。

“咦?我没死?”阿克西亚用尽身上的力气,将压在背上的石堆顶开。

“当然了,我在你下面嘛。”一道男性的声音传来。

“哦!是前辈!”阿克西亚看向自己的正下方。

“我知道你因为这次的大难不死而开心,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压得我喘不过气了。”珏用手指轻轻戳了下阿尔西亚的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呜!抱歉!”经珏这么一说,阿克西亚才意识到这件事,像是个受到惊吓的小猫一样,从珏的身上离开。

“那,现在该怎么办?上面已经被封死了。”阿克西亚说。

珏看了看上方,原本掉下来的空洞已经自动复原。也就是说,珏和阿克西亚被困在了这里。

珏又看看四周,说:“这里的墙壁像是有人为凿开缺口的迹象,而且周围还有某些不知名的诡异雕像。不像是陷阱,应该是故意让人掉下来的。”

“是哦!”阿克西亚也开始环顾四周。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像是一个祭坛的中央,祭坛的另一边是一条走廊。

“要走吗?”阿克西亚问。

珏调查完刚才的石碓后说:“没办法了,只能试试看了,走吧。”

两人顺走廊走。

“死路?”阿克西亚看着前面说。

“嗯,不像。”珏走上前去,开始触摸面前的墙壁。

“在这!”珏敲了敲墙壁,发现了个洞。然后就将手伸了进去。

“小心啊,前辈。”

“要是你担心我的话,你可以开代替我啊。”珏说。

“要是陷阱呢?”

“你个亚神害怕这个?你可是神族的眷属啊!”

阿克西亚盯着珏的手好一会,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说:“好,我来!”

珏和阿克西亚交换后,阿克西亚就有些后悔了。

“这是什么啊?里面又粘又滑,像是鼻涕·······好恶心!”

“你应该可以摸到一个环装的物体,拉动它。”

“是陷阱吗?”

“十有八九。”

“呜呜,我,我怕啊!前辈!”阿克西亚用快哭的脸说。

“不是你要和我来换的吗?别怕,你有天脉的爱怜没事不会有事的,顶多是被弄死后在恢复回来罢了。”珏像是在开玩笑。

“嗯嗯嗯呃!哈!”伴随着阿克西亚的一声像是背水一战的呐喊后。洞中的链子被拉开了。

两人面前的是墙缓缓升起,一个宽阔的大厅出现在他们面前。

“前辈?”阿克西亚小声叫到。

“走吧。”珏的语气就像是放弃人生的人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随着两人走进大厅的脚步声,原先升起的墙缓缓的落下。

“有些困住了呢。”阿克西亚观望着大厅说。

“解密吗?”珏看着前方的墙壁说。

“前辈!这有个石碑。”

“我看看。”珏走近了石碑。

污蔑神明之一的修罗的无礼之人。

当死。

神王仁慈,给予机会。

通过者存活、失败者死亡。

以你内心对修罗的认知,来证明你是否可以存活吧!

“这是啥啊?”珏挑了挑眉毛说。

“是让我们通过什么关卡吗?”

珏听后看向墙壁。

是一面奇特的墙壁:巨大的墙壁上有四个圆形的洞,从上方的彩色玻璃中映射过来的阳光照在石壁上。石壁的四角是有着四个有着不同动物徽标的石板,。而石壁本身也被分为了上、下、左、右的四个不同的色块。

大厅的中央,是一个如同船的舵盘的东西。大厅的中央,也悬浮着四块不同颜色的水晶石。

“这是什么呀?!上面的徽标·······有鸟、神龙、老虎······那个是什么?。不认识!完了!”阿克西亚慌张地说。

“这······”珏也一时说不出话来。

“啊!!!!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了吗?前辈!都怪你!不该来这的!”

“这也太明显了吧?”珏倒是给出了不同于阿克西亚的态度。

“——?前辈?你的脑子没坏掉吗?”

珏的嘴角稍微上扬,说:“你不知道这四个徽标吗?”

阿克西亚满眼是泪地点点头。

“听说过四大主神吗?”

看着点了点头的阿克西亚,珏又问:“那知道不败神族吗?”

阿克西亚摇摇头。

“四大主神是先前与神王并肩战斗的人,也是辅佐现任神王的四名强大的神明。当然,也是破败的神族之一······”珏边说,便走向大厅中央的转盘。

“曾经,这四大主神都是王族。但只是曾经。”珏转动了转盘。

“四大主神在帮依靠弑杀亲哥而获得神王名号的现任神王巩固政权后,获得了四处的监管权,同时也拥有着四方的神兽的代表权。”珏慢慢的转动转盘。上方的水晶开始移动。同时,珏开始向转盘中注入法力,是石壁上的徽标开始移动。

“西风白虎,是主神之一的天狼:英卡洛斯的代表徽标,掌管战争、掠夺、军队、天空。”但随着珏的解说,上空白色的水晶开始移动。画着老虎的石板也移动到石壁的左边,和那光芒响应和。

“东电青龙,是主神之一的再塑长者:奢比尸的代表徽标。掌管灾难、哀鸿、孤独。”接着,青色的光芒与刻画着神龙的石板在石壁的右端融为一体。

“南阳朱雀,是主神之一的光影帝王:烛阴的代表徽标。掌管光明、黑暗、希望、绝望。”仿佛是有吸引力一样,橙黄色的光芒与刻着朱雀的石板精准的在石壁的下方回合。

“北冥玄武,是主神之一的霜语者:凛灼的代表徽标。掌管极寒、寂静、冷酷。”说到这,紫黑色的光芒与石壁上方的深黑色石壁相融合,而刻画着玄武的石板也与之契合了起来。

四块石板与其相对应的光芒融合后,珏面前的石壁缓缓打开。

“看吧?所谓的‘以你内心对修罗的认知’就是指从前和修罗的并肩作战的神明们的背景知识。”珏看看像阿克西亚。

“好厉害!前辈竟然知道这么多!”

石壁打开了,从石壁后的走廊中缓缓地伸出一把横放的剑。剑下的支撑物则是一个挂在木条上的托盘。木条中央的下面是一个光点,木条的另一端则挂着一个盛有许多金币的天平。整体上组成一个像天平似的东西。

无礼的人啊!这是神王的奖励!愿你可以将修罗的精神铭记在心。像修罗一样获得你拥有的奖励吧!大厅中央传来了在珏他们掉下来之前的一样的声音。

“哇!前辈!你成功了!快快快!拿上东西离开这鬼地方吧!”阿克西亚很是兴奋。

“别动!”珏呵住了正将手伸向天平的阿克西亚。

“额?为什么?”

“就我所知,神王的一名眷属是在神王的极力挽留下离开了神王。”

“一名眷属?可神王只有修罗这一名眷属啊。”

“也就是说,神王的意思是······”

“通过试炼的人无法从这天平上拿走东西?”阿克西亚反应过来。

“恐怕是这样的。寡欲的修罗没有接受成为神王的情求,而是默默地离开。‘像修罗一样获得你拥有的奖励吧!’的意思应该是空手离开。”

“那······走吧。”阿克西亚有些不舍地望着天平上的东西,但还是向着石壁的后面走去。

“别急啊。”珏抓住了阿克西亚的肩。

“嗯?”

珏笑着从口袋中掏出几块石子。

“这时刚掉下来时的碎石吗?”

珏点点头,说:“按理来说,这种自动的陷阱应该是陷阱复原时将原本坏掉的的部位回收复原,可是这陷阱却不将原来的石子回收,也就是说,这石子应该是有用的。”

阿克西亚看着珏走到天平前。

“这金币是无法轻易地拿走,但剑可以。”说着,珏慢慢地将石子放到剑的托盘上,并用另一只手按着放有金币的托盘上。

“好的,好的·······拿出来了!”珏高举着剑说。在剑离开托盘的瞬间,天平晃了晃,但最终平衡住了。

“哇!前辈!好厉害!”

“嗯,我就猜嘛!以神王的性格,就应该是这样!”珏很是神气。

两人顺着石壁后的走廊走着。

“嗯······耽误了好对时间呢。”珏说。

“前辈在赶时间吗?”

“嗯,有些。我要去参加百兵阵。”

“百兵阵?!”

“嗯。你也知道?”

“听说过,是王种间组织发起的,面向全三界的比武大会。一是为了进行种族交流,二是为了增强友谊。”

其实也有查看其他种族战斗力的目的······珏想。

“知道很多呢。”

“呵呵。对了,前辈。要说赶时间的话你还真应该快点。”

“嗯?”

“因为就快了。百兵阵。”

“啥?”珏和阿克西亚站在陷阱的出口处。下落的太阳并没有让珏感到美丽,相反,珏感受到的是一股如同憋尿似的急迫感。

推荐阅读:

全家穿越后爹娘只想种田养猪 深山修道的我被女主播曝光 浮世逍遥 最强剑修系统 绝武天帝 王牌悍妃,腹黑邪王的绝宠 无限散财系统 阁下 前妻太撩人,禁欲薄总又上钩了 领主:十金矿开局,兵种无限召唤 天灾末世,她囤满物资后杀疯了 天后女儿养成计划 无限动漫游 玄幻三国:开局桃园四结义 邪武神皇 狱锁狂龙2 网游之大神求罩 来到罗小黑的世界,我是风息 悠闲小仙农 全民修行:超神时代 上门医王 灵魂借记所 我只是个侦探 心动盛宴 宇宙第一奸商 大明新命记 为了女儿我甚至可以变身 从雄兵连开始行走诸天 我要当那全球巨星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我能看见匹配率 徐岁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