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

归去

“前辈真的不急吗?”阿克西亚又问。

“嗯,是要回去了······”

巨额看看身后的剑。

“真是把好剑呢······还有很大的成长值······给,阿克西亚,这是你的了。”珏将剑放在阿克西亚的面前。

“可,这,这是······”

“没事,就当做是前辈给后辈的礼物。”珏笑着说。

“这把剑。”阿克西亚慢慢地接过这剑。

“你主人不让你有你的那把剑吧?这把来代替你常用的那把剑,怎么样?”

“谢,谢谢前辈!”阿克西亚抱着剑,深深地鞠了一躬。

“剑鞘就自己处理吧!我还有事,有缘再见吧!”说着,珏开始向远处跑去。

“前辈!”

“干嘛?”

“我好像忘了你的名字,可以再问一次吗?”

“珏!”说着,珏消失在了夕阳之中。

“珏,吗?嗯,前辈,早晚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的!”说着,阿克西亚将剑的剑柄握得更紧了。

不知过了多久,珏放慢了脚步。

“阿克西亚·提亚斯吗?这是个有趣的孩子······”珏碎碎念着这个名字。露出了些感兴趣的笑容,但是与和阿克西亚在一起时的笑容完全不一样,更加的阴森。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怎么了?我一直都想问,为什么要和那孩子关系那么好?我想你是讨厌他们的,不是吗?)暗影再次袭来。

(嗯,只是为了昔日的有友人,照顾她罢了。)

(昔日的友人?我认为那人可不这么想。)

(管他呢。)珏哼笑了下。

(刚才你也体验到了,他······哦!“他”又向我攻击了,我走了。)

(我也没让你来啊。)

暗影慢慢消散,珏开始注视眼前的景象。

破碎的墙垣、烧尽的并腐烂的木头,倒塌的房屋。

“我回来了。”珏伤感的说。

这片废墟,曾是珏少年时代的故乡。他在这里学习到了如何写字、算数。他在这里明白了接待客人的礼仪、言行。他在这里理解了法术的巧妙、高深。

但是,从前终归是从前。

珏慢慢地在废墟上走着。他不由得回忆起和父亲的分别,如此的仓促,如此的可惜。

他的家,就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几个他不在的时间内,就变成了这样破败的景象。

“为什么会这样?”珏对着四周的残砖破瓦问。

每一次,每一次当珏走过这里的时候,他都会不由自主地问。曾经,珏拥有着一切,拥有者和童话故事中的王子般的幸福的生活。

但是,一瞬间,一切都没了。

走着走着,珏走到了一处满是焦炭的地方。

这里曾是珏的父亲的屋子。也是被破坏最严重的地方。

他还会活着吗?珏心想。

那时,当他急急忙忙地回来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包括觉得父亲。

曾那天到现在。无数个夜晚里,珏都在询问自己这个问题:父亲,还活着吗?

他没有答案,他也不敢去验证答案。

父亲那么忙,做那么大的生意,一定是出去谈生意了!年幼的珏是这么想的。

稍微长大后的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的珏也是这么想的。

父亲一定还活着!珏坚信着。他夜以继日地寻找着。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结果呢?

珏想要逃避,却又像认清现实;珏想要告诉自己实话,却又不断地骗着自己。

【也许,他已经死了呢!】暗影曾这么告诉他。

【不然为什么他还没有现身?】暗影这么反驳他。

珏开始认清现实与幻想。但是,一切都是如此的模糊。

“父亲!抱歉!武器,我给弄坏了······”珏将盛有武器的背包慢慢地放下。

“愿你能继续指引我!”珏双膝跪地。

“我走了。”珏深深地叹了口气说。

漆黑的传送门再次打开,珏的身影消失在了门中。

到了龙城。

“这就是龙城吗?”珏望向四周。

“那个,请问一下,百兵阵的报名之类的地方要往哪里走?”珏问了个卫兵。

“唔?你是······”卫兵仔细的打量着珏。

“我是珏······”

“你是珏?!”卫兵大喊。

“快!带走!”周围的卫兵聚了过来。

“咦?怎么了?”

推荐阅读:

反派缺大德,飞龙骑脸,怎么输? 无敌纨绔,归来祸乱天下! 一世巅峰 一人之下:三一门老祖归来 玄幻:万千身份,原来我还是天帝 假死后夫君后悔了 笼中鸟 这是平民玩家,忽悠鬼呢? 南小姐要起诉离婚,向爷他不淡定了 抗战:真理只在我大炮射程之内 [足球]歪芮古德 原崩铁短视频:开局知更鸟三神曲 娱乐:开局取代温子任成恐怖教父 胜天半子,从截胡钟小艾开始! 天灾末世:我有海岛空间悠闲度日 重生错嫁前晚我找上前夫他爹 别人谋权我种田,手握空间度灾年 穿越亮剑卖武器 机甲少女 玄幻之我在未来捡属性 婆家嫌弃?我在年代大院成富婆 渝欢 我养的鹦鹉竟然是陛下 凡人:重生张铁,以杀证长生 困雾 人在综武练武功,霹雳武学震天下 我沙瑞金之子,一路狂飙! 阴阳帝仙 娇哄 那朵攀登夏天的花 我的兽夫柔弱不能自理 乱世小郎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