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又是冰千鸟

0又是冰千鸟

意识还是混乱的,但是可以隐约听见铁链的声音。

“嗯······”少芸睁开了眼。

嗯?什么情况?!少芸发现自己被铁链给绑在椅子上后有些疑惑。

我明明是在幕府中处理公务的······

“呦,终于醒了?”

少芸抬头看去,是冰千鸟。

“冰将军?······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了吗?”

冰千鸟轻轻地点头,说:“当然是你为了那些判别官们而努力的奖励啦。”

说着,冰千鸟贴近了少芸。

少芸在冰千鸟靠近后才发现冰千鸟穿得很是单薄,薄如蝉翼的丝衣如同玻璃纸一样。

“冰将军,您的穿着······”少芸移开了眼。

“奖励?······这不算是奖励吧?”

“你帮了所有的判别官,难道不应该给点奖励吗?”

“可是······这对我来说是很尴尬的处境啊。”

“嗯,随你怎么说。我说是奖励就是奖励。”说着,冰千鸟从少芸的身上离开了。

“那,冰将军还有什么吩咐吗?”

“让我想想······几乎所有的活都被你给解决了。挺闲的······这样吧,你陪我出去逛逛,怎样?”

“出去逛逛?可以啊,但是您要让我这样上街上去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是不行······而且你的衣服也太简陋了。什么嘛?你难道一直都在没有人的环境下生存吗?这衣服好破啊!而且,我见过这么多的人,除了你,也就那个叫钰的敢穿得这么怪了!”冰千鸟的眼有些弯的打量着少芸的装扮。

“是很怪吗?”

“你好像并不慌张啊。”

“为什么要慌张?”

“一般男性被女性给说是穿着上没品位的话,应该会很尴尬吧?”

“是这样了······也许是有人从和我说过这事,所以我才免疫了吧。”少芸尬笑着说。

“有人?女的吗?”

“大部分。”

“······是,这样吗?”

冰将军这是怎么了?别这样,像是玩具坏掉的表情可是很吓人的!

“算了,快走吧。”说着,冰千鸟对少芸挥了下手,铁链就解开了。

“多谢。”

“不用谢,反正也是我给你套上的。再说了,这只是普通的铁链,你若真是猎龙者的话,挣脱这个应该很简单吧?”

“话虽是这样没错了,但是要是私自挣脱开的话,会被认为是要攻击您的。”

“······你是打不过我的。”冰千鸟略带嘲讽地说。

“也许吧。”

“是吧?”冰千鸟挑了下眉毛。

“冰将军,我有个问题。”

“说。”

“您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你问了一次了哦。”冰千鸟毫不羞涩地站在少芸面前。

“那不是回答吧?”

“······算你聪明。没错,这是我的睡衣。”

能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你也是个人才啊!

“你要说什么?”冰千鸟看少芸欲言又止。

“······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您要穿睡衣?”

“我倒想问你,你怎么这么能睡?从上午把你搬过来,一直到晚上,你都不带醒的。”冰千鸟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少芸。

“是吗?······我这人本身就有些嗜睡。”

“奇怪的人啊,但是······”冰千鸟又一次瞬移到了少芸的身边:“我喜欢奇怪的人。”

龙城的街道上——

“啊!新鲜的空气!”少芸伸了个懒腰。

“你是说我的住所的空气不新鲜是的啦?”冰千鸟有些不满。

“不不不,冰将军府上的空气中总是有一股名贵香水的气息。有些闷呢。”

“······算你会说话。”冰千鸟向着人群中走去。

龙城,凡域的经济、科技、法术、军事、教育以及政治的中心。即使是在深夜,有些地方也是灯火通明,车水马龙。

冰千鸟走在前面,少芸则跟在后面,。但是对少芸来说,他正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由于冰千鸟的缘故,街上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将目光聚焦在了她的身上,以至于少芸不知道是该跟进她好呢还是该离她远一些好。

“怎么了?快跟上啊。”冰千鸟催促着少芸。

“是!”

少芸走进冰千鸟后,街上的人就开始议论了。主要的内容是关于冰千鸟的美丽——大到冰千鸟的容貌,小到冰千鸟那形状完美近乎透明的手指;次由内容则是冰千鸟的跟班。

“冰将军,您不觉得您有些太引人注目了吗?”少芸贴在冰千鸟的耳边小声说。

“这还引人注目吗?我这次明明是低调出门的······比以前盛装出门的眼光数少多了。而且,那边的小姑娘们都在因为你刚才的行为而窃窃私语,你不注意些吗?”冰千鸟妖娆地瞥了少芸一眼。

少芸马上就注意到了自己离冰千鸟太近了,于是拉开了距离。

“话虽如此,但是我并不讨厌。”冰千鸟笑得更开心了。

少芸倒像以一个看着一个正在恶作剧的孙儿的爷爷的眼观看着冰千鸟。

“不过你这正表情我倒是不喜欢啊!”冰千鸟眯了眯眼睛,好像很不开心。

“怎么了吗?我的表情有什么不对吗?”

“我其实一直都想说了,你的表情。你是人族吧?”

“您不是之前就这么说了吗?”

“而我是龙族,虽然看上去我和你差不多大,但是我可是比你要大得多,知道吗?”

“这我知道啊,王种的寿命甚至是可以说是永恒的。”

“所以啊,在幕府也好,在这里也好,你为什么一直都用长辈看待晚辈的眼光看我们呢?”冰千鸟的心情有些坏。

“是这样吗?那真是失礼了。”少芸低下了头。

冰千鸟叹了口气,说:“你也是,别一直都这么正经,好吗?这样让你更像是一个老人了。”说着,冰千鸟继续向前走。

少芸倒是愣住了。

“怎么了?”冰千鸟回头看着愣住的少芸。

“不,我只是想。冰将军也许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人呢。”

“哦?那种人呢?”冰千鸟好奇地问。

“我现在觉得冰将军是个很关心周围人的,很有安全感的人。”

“现在?那之前呢?”冰千鸟又眯了眯眼。

“之前我认为您是一个过于放荡,不注意小节,没有礼数的女性。”少芸直接说出了他所想的。

冰千鸟愣住了,接着,她的嘴角微微勾起。

“您是在笑吗?”少芸看着冰千鸟。

原本周围嘈杂的环境瞬间就沉寂了下来。所有的人,包括少芸都在欣赏着冰千鸟的笑容,那是一种纯粹的,原初的美丽。

“是的,能直接向我说出内心中的真话的人可是很少的,尤其是同龄中的人。”冰千鸟说的十分祥和。

“那真是荣幸······虽说您刚才才和我讨论过年龄的问题······”

“你真是不会聊天啊。······这家店了!”冰千鸟将少芸拉进了一家店中。

“欢迎观临,能为您做些什么?”店员十分热情。

“给他换身衣服。”冰千鸟指指少芸。

“明白了。”店员引导者少芸走向服装区。

“可,可我不懂搭配啊!”少芸有些慌。

“这位先生真是有趣,不过向您这样不拘小节的人不懂衣服的搭配也是正常的······要不要让您的女朋友来帮您呢?”

““女朋友?!””冰千鸟和少芸都对这个词做出了反应。

“咦?两位不是吗?明明一起来的。”店员有些尴尬。

“不,她是我上司······”

“是,,我是他女朋友。”冰千鸟赶在少芸开口前说。

“那真是太好了!那么,这位先生的参谋工作就交给您了!”店员笑着说。

“好的!没问题!”冰千鸟笑得更是灿烂。

“嗯······这身黑色的夹克不错。”

“小姐果然好眼光!”

“少芸,你很适合黑*调唉!”

“就是啊!这位先生如果穿黑色的衣服的话会很配小姐的!”

“是吗?”

“嗯,虽说小姐是适合传任何一种款式的美人胚,但是我个人认为您还是适合穿白*调的衣服。”

“我也这么觉得唉!”

这家店······店员也是够会打辅助的啊·······少芸的心中充满了无奈。

“对了,少芸。”

“嗯?”

“明天的钰的战斗你要去看吗?”

“······应该吧,毕竟我也想看一看,这个钰,是何许人也。”

推荐阅读:

半岛,从和光北做队友开始 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 史前第一祭司[基建] 残剑封魔 完美星辰 重启家园 一护"妹妹"的综漫之旅 女王跳槽:拒宠前夫 宠少爷,绝对的 我老婆是绝色女总裁 小师妹很强,不想飞升却只想种田 张玉河 绝世呆瓜 弃受翻身逆袭记 傲气狂神 摸金传人 妖狐劫 我本倾城:邪王戏丑妃 止戈魔剑 王妃太狠辣 王爷,傻妃出墙了 火辣女上司 洪荒剑君 傲天战神 师娘在上:我真不想下山啊! 电影大冒险 护花之无限暧昧 进击的大内密探 妇女乐园 南方有嘉木 农门巧手寡妇种田忙 心理罪之教化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