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芸对空

0芸对空

周围的判别官们很是嘈杂——

“喂,你觉得谁能赢?”

“空吧,别看他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实际上也是有不小的实力的。”

“那少芸呢?”又有人掺和了进来。

“少芸?······不行吧,人类之躯,不堪试炼啊。”

“也是。”

“可是,少芸多少也是有古将军给引荐过来的啊。”

“古将军?!······这小子吗?”

“是啊。”

“······那谁输谁赢就不好说了······”

娜贝特一边听着周围判别官们的交谈,一边坏笑起来。

哼!死少芸!害得我在树林里站了一下午,还让好几个人误认为我是亡灵什么的······今天就让我见证你的丑态!

“······以上,既是比赛的规则。”海海莲华宣读完比赛规则后,转向冰千鸟。

“千鸟,这样可以吧?”

“嗯······你们俩听好了!这次是为了给那个没有对手的白光找对手,都给我认真打!”

“是!”

“明白。”

听到少芸和空都做出了明白的样子后。

“那么,比赛开始!”

话音刚落,空就发动了进攻——

“嘿!抱歉了,少芸!”

空手上快速凝聚出一个光球,让后光球开始飞速的旋转,并进一步的压缩,最终变成了一个类似铁饼的东西。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而空也像是扔铁饼一样将光饼给扔了出去。

少芸见这光饼来的气势汹汹,立马就躲开了。

光饼飞出了场内,向外缘的判别官们飞去。

“——嘭!”一声巨大的响声从光饼的落点处传来。

“空!你小子要杀人啊!”判别官那里传来的怒吼。

“啊?你们没开防护罩吗?······活该!反正我实在决斗领域里,往死里打也没事吧?”

“你小子!比完后你完了!”

这边争吵得起劲,空的视野的边缘处闪过三个小光点。

空迅速地向后翻滚,躲过了光点。

“玉矢?······莫非?!”空在见到立在地上的玉矢后,背后一凉。

他望向少芸。

“真是那把武器啊。”空笑得有些勉强。

少芸手里正握着一把通体是翠绿色的弓箭。

如同水晶般的躬身反射的阳光,圆滑弯曲的翡翠让人一看就可以看出那是把弓,虽然总体上给人一种只要是一拉就会碎裂的感觉,但是知道它的人都明白,那是杞人忧天。而且,在翡翠的两端,连接的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弓弦——如同一根发丝一样。

“射日晶弓?!”

“古将军真把弓给别人了?!”

“这小子什么来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一上来就攻击,空,你也太给我面子了。”

“哪里哪里,你更是让我无话可说啊。”空用和以往不同的语气说。

与此同时,空也在集聚着力量。

当然,以少芸的水平是不可能察觉不到的。

少芸摆出了一副要逃离的架势,说:“有件事可以问你吗?”

“说。”

明明察觉到我在蓄力,为什么还要询问我问题?有诈吗?······不,还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能得到古通认可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你,有孩子吗?”

“······啥——?!”

不仅是空,周围的判别官也都很惊愕。在赛场之上竟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题。

当然,除了冰千鸟——她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捧腹大笑。

“呃······嗯,有,有的,有个儿子。”

“······噗!”少芸笑了。

“什么啊?你笑什么?”

“不,不是,你平日的样子也太不像是当父亲的人了。”

“啥?······这和比赛有关系吗?”

“没有。”

“那你问什么?”空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啊,是这样的······你的法术也准备好了吧?”少芸突然板正了脸。

“是!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空也一脸严肃的问他。

“很简单啊,要是在这么宽广的场地上,我这个弓兵是很没有优势的,不是吗?”

“那倒是,但你应该可以在我的法术蓄力完之前就向我进攻,以此来打断法术,不是吗?”

“嗯,很有诱惑力。”少芸就像是回应做对题的学生一样。

“但是,问什么?”说着,空慢慢举起了手。

冰将军说的没错,空的天赋很好,就手上集聚的力量来看,应该是个高阶的法术······一上来就要放大招吗?

法术是通过影响时间线来完成的。所以在法术释放或是释放完毕的情况下,拥有一定能力的人可以看见被法术所扭曲的空间——就像是哈哈镜一样。

而此时,在少芸的眼中,空的手的周围地景象已经严重扭曲了。

“喂,空。”

“干嘛?!”

“你能看见法术的残留吗?”

“可以啊。”

“那你看看。”少芸向空提出了要求。

空启动了“精灵眼”——可以看见法术残留的技能。

——!什么?!空被眼前的景象个吓到了。

一切都在扭曲,一切都是那么的缥缈。扭曲的空间让空看得头昏眼花,甚至有些想吐。

什么情况?我明明只在手上集聚了发力才对!为什么整个赛场上都有法术的力量?!······莫非!

空看向了少芸。

“察觉了吗?”

“是的,但是我对你的目的更感兴趣。”空借这次谈话的时间进一步集聚法力。

“我说过,这种情况下我很不利啊。”

“那你就趁你和我的对话的时候在整个赛场布下了法阵?!”

此话一出,全场愕然。说实话,截止刚才为止,除了冰千鸟,还没有任何一名判别官看出了少芸所布下的法阵。

“让我来回答你刚才为什么我不打断你的原因吧。”少芸歪了下头。

“因为,我要是打断你的话,你依旧可以再次聚力,这样的话我还是要打断你。也就是说,整个比赛的主导权就落在了你手里······我啊,最讨厌主导权在别人手里了!”说罢,隐藏在整个赛场里的法阵开始运作。

空急忙向天空上飞去。

在空中,空清楚的看见了——

一根根像树一样的冰锥从法阵里冒出。一瞬间,整个赛场就变成了一片寒冰丛林。

“这,这是什么?!”

“没见过啊。”

“少芸这小子干的?”每个判别官都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呆了。

“这,是少芸干的?······”娜贝特的视野更是被这寒冰从里给充满了。

“千鸟,这······”

“不是什么强大的魔法,也就是惊海级的······不过就一个人类的躯体来说,能够以这么短的时间完成吟唱,真是难得啊!”

“你一直在上面的话我也打不到你啊。”少芸望向空,接着,他对空挥动了手指。

一股强大的风从天空上压了下来。

“唉?”空感受到身上有一个力在将他快速地压向地面。

“轰——!”空与地面直接接触了。

“痛啊!!”空从自己的落点处爬起。

此时,少芸早已不见了踪影。

人呢?空警惕地看向周围。

光点,从四面八方飞向空。

“什么?!”空释放积聚已久的法力,一个光墙从空的身边升起,将光点消灭。

怎么办到的?空看着碎掉的玉矢,身上直冒冷汗。

“干得很好嘛。”一道声音从冰树上传来。

“少芸吗?”空急忙望去。

确实,少芸正站在一棵树上,悠哉的看着空。

“切,我现在才发现一件事。”

“什么?”少芸慢悠悠地问。

“你很阴险啊······”

“是吗?那真是夸我了!”少芸的话中带有嘲笑的意思。

接着,少芸向另一边的冰树扔去一个如同绳子一样的光条,然后抓着那光绳荡向另一棵树,但是到了少芸到达最高处时,他松开了手,任凭自身在空中做自由落体。

也是在这时候,少芸拉开了弓弦,一根玉矢从少芸拉弦的指尖处出现。

“好,好棒的动作······”外围的娜贝特看见在空中悬停的少芸后,发自内心地赞叹。

哼哼,知道没有空地优势就选择自我改造地形吗?空这时才明白少芸之前所做的一切的目的。

“嗖嗖——”如同鸟鸣般的风声从上空划过,空释放法术,面前的光墙犹如同闸刀般将箭矢击碎。

空抬头看了看天空,精灵眼的视觉告诉空:抑制空飞行的魔法还在持续。

不妙啊,要是再这样的话,主导权就要被少芸······不,也许已经被少芸给抢走了。空见少芸又用光绳荡向了另一处后,有些着急。

“但是,我可不想就这么下场!”空做出了宣言。

躲在一处的少芸看见一股从未见过的力量在空的身边汇集。

“哈哈哈!少芸!不是我有意贬低你,只是你应该意识到的——你是人族,而我是龙族,天生的种族差异啊!你明白吗?”

一个法阵从空的脚下向外扩散。

“莲华姐,和我开一下防护用的法术。”冰千鸟对海莲华说。

“怎么了吗?”

“那是星移级的法术。”

“星移级?!至于吗?少芸好歹也是空的朋友啊,空至于这么认真吗?”不同于冰千鸟的淡定,海莲华有些激动。

“真是因为是朋友才不想让少芸与白光的人作战吧。毕竟,这不是什么好差事。”

空的法阵扩大到了场地的边缘。

依照力量的程度来说,应该是星移级的······从法阵的文案来看······光系的范围性法术——冲云之光。好啊,对我放这种等级的法术吗?树上的少芸窥探着地面。

不过啊,这就算是结束比赛的礼物吧。

少芸从天而降,直击空。

偷袭我?!没门!空向后跳开,正好躲过了少芸的致命一击。接着少芸又用腿横扫空,试图将他扫倒,但空一个跟斗,躲开了。

像是挑衅一样,空跳到了少芸的腿上。

“想扫倒我啊?”

“嗯,有这想法。”少芸依旧保持着一条腿高抬的动作,并且对着蹲在腿上的空交谈。

“抱歉啊,我走了!”说着,空跳向了远处的树上。

接着,法阵发动,一股强大的光柱从地面冲出,直击天空。

“这也是送给你的!”少芸在法术发动前的一瞬间想站在树上的空射了一箭。

可是,由于光柱的缘故,箭矢划过了空的脸颊。

光柱,消失了,冰树,不见了。场地上留下的只有一个单膝跪地的人和一个站着的人。

“结束了吗?”单膝跪在地上的少芸问。

“是啊,结束了呢。”空慢慢地走向他。

“啊,还是空赢了呢!”

“就是啊,不过想来空也应该赢啊!”

“不过少芸也很厉害了,竟能和空对战这么多回合。”周围的判别官开始议论了。

少芸输了?呵呵,也是,人族怎么能跟龙族相比呢?真是的!就这样还要来叫我?真是可笑!这下我看见了他的糗样,够笑话他一段时间的了!娜贝特也开始幸灾乐祸。

“少芸输了呢。”海莲华说。

“嗯,也是呢。”冰千鸟倒是没多大的反应,只是用折扇遮着眼以下。

少芸慢慢站了起来。空向他走了过来。

当走到一半时,少芸开口了——

“你真的以为结束了吗?”

空停住了,他有些乏力地笑着说:“喂喂喂,你不会还想打吧?”

周围的判别官们也开始劝少芸不要再战了。

但是,少芸说:“结界还没有消失哦。”

“你真的要再打吗?!”空摆出了再次作战的姿态。

说实话,刚才那支箭着实把他下了一跳。

要是在偏一点的话,我可就中箭了啊!

虽说龙被爆头后不会死亡,但是其回复时间也要不少。要是以现在少芸还能站起来的情况来看,要是那一箭中了的话,少芸有足够的时间去将空的心中击碎。

“不,比赛也该结束了。”少芸用放弃了似的声音说。

“呼,你终于想通了啊。”空舒了口气。

“所以说,麻烦你退=下场吧!”少芸用冰冷的语气说。

——!?熟悉!太熟悉了!这好像在哪听过!此话一出,空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麻。

对了!在钰和烟氏兄妹的战斗中,钰曾这么说过!

空的耳朵感受到了鸟鸣般的风声。

上面?空抬头望去。

那是什么?在空的脸上,以一个翠绿的物体。

木棍······不!是箭杆!

一支玉矢紧贴着空的额头。

下一刻——

玉矢就像是瞬移了一样出现在了空的身下。

接着,空的额头和下半身就开始喷血。

然后,空到下了。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空被击败了?!”所有的判别官都无法发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有两人看清了——

“是箭!”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众人望去,是一个留有紫色短发的人。

“什么?”有人问向这人。

“是箭!少芸在之前没有击中的箭!”

“划过脸的那支吗?”有人回忆起了那支箭。

“对!那支箭在向上飞到上空的空气法阵时,被调转了箭头,并进行了加速······”

“然后就在少芸计算好的位置处由上到下击中了空?”一人接过了话。

“是的!”娜贝特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可是!着能做到吗?!”

“是啊,不可能吧?”判别官们对这个解释还是抱有怀疑。

“不愧是娜贝特,动态视力真是好啊。看来有训练的新目标了。”从场上传来了肯定的声音。

“咦?”娜贝特看向场上,少芸正看着娜贝特。

“你是计算好位置,才在空走到一半时与他对话的,是吗?”冰千鸟也走向了少芸。

“是的。”少芸收起了弓。

“真,是阴暗啊!”空从地上爬起。

“呦,没事吧?”少芸笑着问。

“啊,当然了!你以为我是谁?!不过,确实,我的心脏被打穿了呢。”空吐着舌头说。

“喂,你真的是为人父母的人吗?”少芸有些无奈。

“我想问一下······”

“是的,打我封锁了你的制空能力的时候,你就输了。”

“连我要问什么都知道了吗?······真是可怕啊。”空挠着头。

“那么,冰将军,请。”空看着冰千鸟,向少芸一伸手。

“是啊······我宣布!接下来的白光战就由少芸初战!有异议的可以站出来!”冰千鸟用少芸从未听过的认真的语气说。

没有人提出异议,只有经久不衰的掌声。

好厉害!我,我也想成为他这样的人!娜贝特此时想。

推荐阅读:

攻略异时空老公 人在庆国,召唤雪中,君临天下 迷情燃陷 [恶女x疯狗] 开局被献祭,我反杀神灵转修诡道 女主还是路人甲? 重生之人渣清除计划 岱海 岁末未初 综漫:开局成为弑神者的无限之旅 我在星铁开发手游,众人全上头! 我穿博士、你穿流浪者。那么这位倾奇者是……? 大梁暴君:权臣造反?赏九族消消乐! 别打电竞 八零:被渣至死后我重生了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        转职成为女大枪的我姓斯塔克? 小少爷是恋爱脑怎么了 重生09,恋爱狗都不谈 错过的星月青春 和反派灵魂互换后,糊咖打脸全网 警部补副业是跑腿[柯南] 综穿:从甄嬛传开始大杀四方 修仙界禁止吃我瓜 F1车手:一支新车队一个传奇 魔法学院日常 清穿小宫女 甩手大掌柜 四合院:九岁天才,撑起一片天 武将召唤,谁说我大夏无猛将? 四合院:开局48,只做三件事! 读心术:炮灰女配她失心疯又犯了 龙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