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雨阵(先安个封面)

箭雨阵

中午——

“喂,空,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少芸稍微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嗯?什么?”空还在大口嚼着食物,用很不耐烦的声音说。

空是有吃饭时不说话的习惯,所以对在他吃饭时烦他的人很是厌恶。但是鉴于他和少芸的关系很好,所以他才会尽可能地回答少芸。

“那个娜贝特——查理·娜贝特·米歇尔,是个女的啊。”

““噗!””空和崩都喷出了口中的饭。

“喂!很脏的!”少芸站起身,抖动着身上的饭粒。

“你,你不知道?!”空大声问。

“不知道啊!要不然怎么会跟你说这个?”少芸还在抖动着身体。

“我的天哪,你不知道她是个女的就接了她的训练任务了吗?”

“是啊,我当时是从桌上随便拿的一张纸。”少芸坐了下来。

“也就是说你没有注意纸上的性别栏呗。”崩说。

“是这样。”少芸若无其事地说。

“真是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大条?明明对文书上的工作是很严谨的。”空扶着额头说。

“那你知道米歇尔家的家底吗?”崩问少芸。

少芸摇摇头。

“好吧,当我没问······冰将军!”崩突然就将视线锁在了屋外。

“冰,冰将军?”空僵直了身子,没有回头。

接着,一把折扇打在了空的头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怎么了?见到我就这么慌吗?”轻浮而又不慢的语调响起。

“没,没有!再说了,我哪敢呢?”

“哼?~~~~算了,不说这个了。”冰千鸟转向少芸,问:“你呢?准备好了吗?下午的比赛?”

“是的,为了不给我们丢脸,我已经将状态调整到了最佳!”

“哦?~~~~~那就好,下午的比赛,我,很期待。”说完,冰千鸟一扭头,走掉了。

“少芸。”空没有看少芸地问。

“嗯?”

“加油吧。”

“明白了。”

将时间转至下午,角斗场的备战区——

“喂喂喂,你真的要穿着身去吗?”空看着一身诡异装束的少芸问。

“当然。”

站在空面前的少芸,穿了与以往宽松的汉服不同的偏现代化的衣服:紧致的上衣将少芸那健壮的躯体给显现出来,贴紧的裤子让平日无法显现出的腿的轮廓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出少云那完全符合黄金分割的躯体的完美。黑色基调的衣服将少芸的气质带到了一个透有邪气但不失帅气的境地。

“真是想在这里问一下你,你真的是人族吗?”空稍微咧了下嘴。

“什么意思?”

“你的身材不像是人族的啊······像是这种黄金比例的身材,也就在王种中才有了。”

相较于三界生灵,王种的各个方面都是优异的,这也包括了相貌和体型。对此三界中最有说服力的说法是创生之血的学说:王种由于由最纯的创生之血所创造出来,所以是接近于造世者的存在,也就是接近完美。

“······相较于这些无聊的话题,倒不如说一下接下来的战斗。”冰千鸟从后面说。

“唉?!······是!是的!”空一边说着,一边向角落处移动。

“······嗯,不错······”冰千鸟用肉食动物般的眼神舔舐着少芸。

“呃·····冰将军?”少芸也被看得发毛。

“嗯?哦,抱歉······好好表现。”说完,冰千鸟离开了。

“不太正常啊······”空低声说。

“嗯?”

“啊,不,没什么,我也该走了。好好表现!”将少芸含糊过去后,空也离开了。

那么。少芸活动了下四肢,走向了赛场。

该我了。

少芸来到场地的中央,周围的观众都在沸腾。

哈,虽说听说过白光的比赛的观众热的不是一般的高,但是亲眼见识后还是不免要被吓到啊。

在少芸的面前,是一位高挑的男子。

“您就是我这场比赛的对手吗?”那男子彬彬有礼的说。

“是啊,抱歉啊,让你和一个人族打。”少芸挠着头,有些懒散地说。

“不,我倒是要感谢您,您能做我的对手真是辛苦您了。而且,您能与我作对手正是我所敬佩的。”说着,那名男子鞠了一躬。

“真是有礼节啊,在下少芸。”少芸也回了礼。

“幸会!在下魑宗戾,还请指教。”

“魑?”少芸抬起身子,仔细打量着魑宗戾。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友人。”

“那真是荣幸。”

“呵呵,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让你赢的。”少芸将手伸到了背后的包裹——包着弓的包裹。

“我也是,为了表达我对每一位对手的敬意,我会竭尽全力的!”魑宗戾握紧了手中的剑。

少芸紧盯着那把剑——寒光从剑上映来。为了加强伤害,剑的剑刃像是锯子的锯齿一样。剑本身的厚度也比一般的剑要厚许多,目的应该是在刺中敌人后让其失更多的血。

看完剑后,少芸将眼珠转向魑宗戾的脸——那布有严肃和认真的表情的脸,以及闪着刚毅的目光的眼球。

不错。少芸在心中赞叹。

““请赐教!””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这句话后,真正的战斗就开始了。

少芸手快,先将弓拿出来。

但是,那弓不是射日晶弓,而是一把有些像是复合弓的木质的弓。

“少芸在干什么?”冰千鸟用折扇遮住眼一下,但是从她那皱起的眉毛不难看出她的愤怒。

空。崩、海莲华以及周围在观战的判别官也是对少芸的举动充满了不解。

由于王种有着脉络的保护,所以伤口会很快的回复。也就是说,低阶种和中阶种的攻击对王种来说是微弱的——伤口会已难以置信的速度回复。所以,低阶种要是想要杀死高阶种的话,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一击致命;要么让其伤口没那么快的恢复速度。而想要选择后者的话,就需要用特殊的材料才能做到。

对魔族来,碧玉是可以让其伤口无法快速复原。因此,要是少芸用射日晶弓的话,对付身为魔族的魑宗戾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少芸并没有。

是对自己的能力太自信呢还是另有所图呢?空在心中揣度这少芸的意图。

正在这时,少芸已经拈弓搭箭,准备将箭矢放出去了。

但是少芸眼中的视野已被一块金属所充满——魑宗戾的剑。

太快了!少芸下意识地向后跳去。

魑宗戾的剑没有攻击到少芸。但是其强大的力量所掀起的剑气将少芸击中。

少芸被直接怼到了角斗场的边缘,将角斗场的墙打出一个洞,并掀起一片尘埃。

“真是痛啊!”尘埃散去,少芸从里面爬了出来。

“哎呀,您真是厉害呢,竟然躲过了这一击!”魑宗戾用怀着敬意的语气说。

“呵,我这儿也够呛啊。”少芸指了指脸上那条像是小溪一样的血流。

“不,身为人族,您的力量已经是不可小觑的了。”

“哎呀!你这孩子可真是会说话啊!那我也送你个东西吧!”说着,少芸将手上的箭矢射向天空。

“这是······”魑宗戾看向直冲云霄的箭矢,直到箭矢所反射的光芒消失。

“礼物嘛。”

魑宗戾还在看着天空。

突然,他看见明亮的天空中出现了许多的亮点,就像是星星一样。

箭矢?!魑宗戾的脑海中闪过了这一词。

不出所料,成千上万的箭如同雨点般坠落到地上。

魑宗戾急忙用剑格挡。

偌大的角斗场上,只有金属碰撞和箭矢划过空气的风声。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没人见过这种攻击方式。

有一个人也是惊讶的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那个留有紫色短发并且刚被少芸鉴定为女生的人——娜贝特。

虽然只是好奇才来看的,但是少芸的这招真是罕见和壮观呢。

雨,终于停了。

寂静填满了角斗场,直到一人的掌声打破这这股宁静。

如此突兀,孤独的掌声正是少芸所拍出的。

“哎呀,真是漂亮呢。没想到能再这种情况下将箭矢悉数弹开,不愧是白光啊。”

对此,身处箭矢丛林中心的魑宗戾看向声音的出处。

他振振手,说:“哪里哪里,我的手也被这箭给震麻了呢。”

“是吗?哎呀,真是抱歉呢······可以继续了吗?”

“嗯,当然。”魑宗戾再次举起了剑。

第二回合,开始了。

“······花里胡哨的攻击。”冰千鸟用带有明显怒意的语气说。

“不清楚少芸在干什么,但是要是他这个老奸巨猾的人的话,应该是另有打算的。”崩试图为少芸开脱。

“哦!冰姐姐真的在这啊!”众人身后传来了声音。

冰千鸟立马回过头去,因为整个龙城里,敢这么叫她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婉莹,另一个则是······

“参见公主殿下!不知公主殿下幸驾于此,有失远迎,请赎罪!”先是空的声音从有些贴近的地面的地方传来,接着就能听见一批人伏下身子时的衣服摩擦的声音。

“哦?~~~~~敖丽吗?——呀!”

正当冰千鸟回头时,她突然尖叫了一声。

那声音和冰千鸟平日的形象完全不符,十分尖锐,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姑娘一样。

伏在地上的每个人都想抬头,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是冰千鸟发出这样的声音。

“这这这,这是什么?!离,离我远些!”冰千鸟向后退去,直到身体撞上栏杆。

“这是什么?······哈,你说这个啊!”敖丽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拍了下手。

“你是说素风啊!”敖丽将视线转向一边。

“呜呜,这,这个东西叫,叫素风?”冰千鸟的声音还是很颤抖。

素风?那是什么?每个人都这么想。

就像是知道人们心中的疑惑一样,从敖丽的身边传来了一声哼鼻子的声音。

“哇哇哇哇!好可怕!快让它离开!”冰千鸟的声音都有些哭腔了。

“哎呀,冰姐姐真是的······对了,你们可以起来了。”敖丽说。

“““谢殿下。”””行完礼节后,众人起身。

在他们的面前,除了敖丽外,还有一只是有着马一样体形的老虎。

而与这两者相对的,正是正在将栏杆拼命向后倚的冰千鸟,恐惧的神色从冰千鸟的脸上流露出来。

“呃······怎么回事?”空有些不解。当然,他的疑问也是所有人的心声。

“呵呵,说来冰姐姐从小就怕动物呢,尤其是体型大的。”敖丽无邪地笑着说。

——?!在场的人都震了下身子。

啥?冰将军害怕动物?

每个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向冰千鸟——那个像是个小女孩一样发抖的人。

“哎呀!没想到千鸟还有这种属性呢!”海莲华将手放在脸上说。

“喔!冰将军的秘密!”

“对啊,不过,这么看来,冰将军还有些可爱呢。”

“反差萌吧?”周围的判别官也议论纷纷。

“对哦!当初九重叔为了让冰姐姐去学会骑马,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呢。”敖丽揭着冰千鸟的短。

“呜呜,别这样!······快让它离开啊!”冰千鸟则是含着泪向敖丽哀求着。

“嗯!真是的!素风!过来,别和冰姐姐玩了。”敖丽有些闹别扭。

自己珍视的宠物被自己要好的人给讨厌,对谁来说都是打击。

不过敖丽也是因为另一件事急忙过来找冰千鸟的,所以才忘了素风跟着她。

“唔!总算是走远了。”冰千鸟长舒了一口气。

“对了,冰姐姐,你怎么会来这里啊?我在会场里感受到了你的气息,所以过来看看。”

“啊,这不我这有人负责这场比赛嘛。”冰千鸟将头转向赛场里。

“喔!刚才的箭雨是判别官打出来的吗?好厉害!”敖丽跑到了栏杆边。

“呐,就是他。”冰千鸟用下巴指了一下。

“这是······他叫什么啊?”敖丽有些急切地问。

“少芸。怎么?感兴趣?”

“太像了!”

“什么?”

“这个少芸和珏!两人长得太像了!”敖丽瞪大了眼。

“像?我不记得珏长这样······他之前就长这样吗?”

“是啊,两人长得太像了······气息上也是,好像的!会不会是同一人?”敖丽转向冰千鸟。

“公主殿下,恕我多嘴,少芸和您说的珏并不是同一人。”空开口了。

“唔?”冰千鸟和敖丽都看向空。

“之前听人说过,这个珏就是一位叫做钰的选手,而有一次比赛——钰的比赛,是我和少芸一同观看的,所以而这应该是不同的两人。”

“这样吗?······”

再说场内——

少芸和魑宗戾的战斗再次打响。

魑宗戾决定先下手为强,快步冲向少芸。

少芸由于处于弓兵的位置,近身战斗是劣势,所以也开始与魑宗戾拉开距离。

但是,魑宗戾太快了。

利剑离砍到少芸只有一步之遥。

到手了!魑宗戾在心中想。

但是,就像是错过了许多情节一样,魑宗戾被一下子打飞了老远。

“发生了什么?!”敖丽瞪大了眼问。

“是踢术。”冰千鸟低声说。

“那个叫少芸的,以很快的速度踢出了一脚,就像是鞭子一样,将魑宗戾给踢飞了。”娜贝特向别人解释着少芸的一击。

“你能看见那个人的攻击?!”旁人问娜贝特。

娜贝特一点头,但又有些惭愧地说:“也就是看见罢了,要是让我操作的话······”

“唉?!冰姐姐也踢不出那一脚?!”敖丽有些不相信。

“是的,速度应该是可以达到的,但是力度上是绝对达不到这种水平的。”

“哎呀,真是的,有时候真不知道是不是该吧少芸定义成人族。”空无奈地抓抓头。

再说场上——

魑宗戾从地上爬起时,少芸在已不见了踪影。

“嗖嗖——!”箭矢的声音从魑宗戾的一侧响起。

魑宗戾下意识地将箭矢弹开。

“干得不错!”少芸的声音从一侧响起。

魑宗戾转头看去,发现一个人影从他的视野角落闪过。

“您要和我玩游击吗?”魑宗戾警惕地望向四周。

明明是空旷的角斗场,游击什么的明明是不太可能的,但是魑宗戾的心中却充满了不安。

“答对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在魑宗戾的耳畔响起。

魑宗戾不禁打了个冷战。

人影再次消失,像风一样掠过角斗场,同时卷走了几枝箭矢。

“‘霜矢’!”伴随着少芸声音的响起,魑宗戾发现有好几发箭矢向他袭来。

“您的技术令我折服!但是······”魑宗戾挥动剑,打下了箭矢

“您的攻击令我失望。”

少芸没有理会魑宗戾,而是继续从地上捡起箭矢,向魑宗戾打去。

“‘雷矢’!”

又是一发箭矢飞向魑宗戾。魑宗戾果断格挡,可接着,一道足以震破耳膜的雷声从箭矢上发出。

魑宗戾一时间头脑发昏。

“‘电矢’!”少芸再次从地上拔起箭矢,搭在弓上。箭矢也回应着少芸的语言,变成相应的箭矢。

带有极强闪电的箭矢射向魑宗戾,由于刚才的雷声,魑宗戾的反应慢了许多,但是当他发现箭矢的时候,他离箭的距离也不是很近,应该是可以挡住的。

可是,他的手没有那么快的反应。

魑宗戾被强电给击中了。

为什么手的动作慢了?魑宗戾很不解。但当他看向地面的冰块时,他明白了——先用冰块减缓他的动作,再用雷矢影响他的思维······

您真是不该以人族的身份生出来啊······魑宗戾用模糊的眼寻找着少芸。

“‘暗矢’、‘影矢’、‘钢矢’!”少芸再次释放箭矢。

魑宗戾的视野变成了黑暗,不知道哪里来的箭矢攻击着他,在这些结束后,又有几根钢针似的箭贯穿他的身体。

尽管这么形容有些不太体面,但是魑宗戾确实被扎得如同刺猬一样。

魑宗戾没有再动——满地的血液证明着他的死亡。

如果说心脏的停止是龙的末日,那么血液的流尽就是魔族的终结。

“麻烦你退场吧。”少芸从地上拿起一只箭矢,对准魑宗戾的头。

“‘玉矢’!”

翠绿的玉矢击中了魑宗戾的头,箭矢的箭头将魑宗戾体内的最后一滴血带出来。

结界,消失了。

“胜者——少芸!”当负责本次比赛的判别官宣布胜者时,全场都沸腾了。

“您果然厉害!”魑宗戾回复后,走向少芸。

“你也不可小觑,身为魔族的新秀,加油。”

“虽然很想告诉您我的年纪要比您大得多,但是我还是要感谢您——感谢您的指点。”说着,魑宗戾向少芸鞠了一躬。

后生可畏啊······时代真是在进步呢。少芸看着魑宗戾。

然后,少芸被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走向了上方的看台——判别官们所在的地方······

当晚——

“大人,我们的老板说钱已经赚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收手了。”来拿东西的护卫如此告知珏。

“别啊,我这还有一批货呢,你这样做会让我很头痛的。”珏的语气有些慌。

但是这并非发自真心。

“毕竟我们的目的只是要救家乡的人,既然基金已经得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离开了。······毕竟这不算是合法的。”

“是吗?······你再问那高礼帽一下,问他还要不要再来一次拍卖会。毕竟以后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是!”

推荐阅读:

我能升级女丧尸 声色 万道长途 原始社会生存记 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 霸道首席俏萌妻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禅天九定 斗爱成欢 我的女神总裁 大牧场主 蜜爱有毒:邪少专宠请勿动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逆妃,算你狠 惑国 千行泪 寻幽探异实录 大明:自曝穿越后,老朱心态崩了 后武侠时代 你是我不可触及的伤 重生女配菇凉 首席女法医 抗日之暗杀之王 红楼未央 穿越之魔女倾城 恋爱对对碰:校园no.1 一路飙升 豪门之我的王子老公 回到成为植物人前,我修仙无敌了 寒门状元 大清话事人 重生那些年 遥远的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