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交谈

0交谈

不知过了多久,冰千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身体好痛······冰千鸟一边想着,一边用海脉的力量恢复着伤口。

全是内伤啊,不过从这么高的山上掉下来没有摔死也是奇迹了。冰千鸟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

好像是从山上掉下来来了。冰千鸟慢慢睁开眼睛。

“哦,好黑啊。”冰千鸟环顾四周,发现周围是黑暗的环境。

冰千鸟坐起来,仔细观望着四周。

王种的眼睛比一般生物的眼睛要好用得多,即使是在黑暗的环境也能获得一定的视野。

“周围是······石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少芸呢?!”冰千鸟寻找着。

“哈,在这?”冰千鸟看到自己的腿上有一个有着手臂轮廓的物体。

趁乱吃豆腐吗?少芸啊,你可以啊······虽说······黑暗为冰千鸟那带有红晕的脸打上了层面纱。

冰千鸟站起身来,这小小的石洞勉强能满足冰千鸟的身高。

“太暗了,先来点光吧。”冰千鸟释放法术,让一个光球悬浮在石洞的上空。

“好了,少芸,该起来······少芸?!!”冰千鸟借助清晰的光看向少芸时,她被眼前的给吓到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少芸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胸廓严重变形,整个胸膛都凹了下去,还有几根折断的肋骨从身体的两边刺出。少芸的嘴张着,像是湖一样盛这满满的血液,当然,从嘴里溢出的血也是浸润着少芸的头部。

但是,最令冰千鸟说不出话的还是从少芸嘴里出来的东西两根带状物。那两根带状物从少芸的嘴里伸出,向彼此的方向延伸,最终汇集成一个囊状物。

是少芸的肠子和胃。

“少芸?”冰千鸟用惊悚的眼神看着一动不动的少芸。虽说冰千鸟身为龙族将军,像是死去之物这类东西见得不算事少,比这更惨的景象也并非没见过。但是,每次见到自己的手下变成这样时都不免要伤感。

“少芸······我是不是不该来?”冰千鸟慢慢跪坐在少芸身边。

要是我不来的话,会怎样?像是雪豹群的话应该会被少芸给解决掉吧?少芸掉下山的话也应该有办法保全自己吧?或许没有我的话,少芸也不会掉下山。要是没有我的话,少芸也许不会碰到雪豹群。

或许,少芸在没有我来的时间线里根本就不会死?······是我随意跟来而改变了时间吗?······我的任性的行动构成了法术了吗?冰千鸟呆望着少芸,心中充满了后悔,脑中充满了假设。

突然,少芸的身体猛地抽动了一下。

少芸?!······是我的错觉吗?冰千鸟心中闪过一丝喜悦和怀疑。

但是,冰千鸟很快就因少芸的全身抽动而认清了事实——少芸是在动。

怎么可能?!对人族来说这足以是致命的伤啊?!为什么还能活着?

正当冰千鸟的心中充满疑惑的时候,少芸一下子反转身体,将口中和鼻腔内的血液给倾倒出来。

“少芸?!”冰千鸟因见到少芸真的还活着而高兴。

可是,她很快就看见了异常——

少芸的眼神就如同一个死尸一样,暗淡、无光。

“呃······真是痛啊!!!!”少芸用像是没有气一样从口中挤出了这几个字。不过也是,对现在胸部严重挤压变形的少芸来说,能挤出这几个字就已经不错了。

“少,少芸?你还好吗?”冰千鸟想要扶少芸,但是少芸却摇摇头。

冰千鸟先是一愣,但是凭借昏暗的光线,冰千鸟看见少芸正紧紧咬着自己的牙。

“你要干什么?!你的肠子还在外面呢!”冰千鸟想要制止少芸的自残行为,但是却被少芸用手推开了。

“唉?”冰千鸟被少芸的行为给惊到了。

为什么?冰千鸟在心中问。现在的少芸就像是不认识她一样的在自己处理自己的问题。

但是,少芸在把自己的肠子给咬得满是血的情况下也依旧没有罢休。他从腰间掏出了刀。

“少芸!你要干什么?!快停下!你只是人族!失去器官的话是长不回来的!”冰千鸟又被少芸的举动给吓到了。

王种即使是失去了器官也可以通过脉络的力量给寻回,但是低阶种则不同。

少芸的动作太快了。冰千鸟只能这么想。

因为少芸以很快的速度将伸在外面的肠子割断,像是扔垃圾一样,连同胃给一同扔了出去。

“少芸?”

少芸没有理会冰千鸟的呼唤,而是用手紧抓胸口的肉,然后猛地向外拉起,将原本突出的骨骼用肉给包裹了起来。

“你一直叫我的名字,不累吗?”少芸终于用人类该有的声音说话了。

接着,少芸感受到了厚重的冲击感。

“太好了!你没事了!你,终于······”冰千鸟抱着少芸说。

“喂喂喂,别把衣服给弄脏了,我现在的身上可全是血啊。”少芸以以往一贯的平常的语调说。

“你真的是少芸吧?是吧?”冰千鸟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这娇滴滴的风格不符合平日的你啊。”少芸疲惫地一笑。

太好了。冰千鸟慢慢从少芸身上移开。

“我,不想再失去部下了。”冰千鸟一擦眼角的泪水。

“好好好,虽说我不是你的部下,但也么差,对吧?”少芸慢慢移动身子,在石壁的一角靠了下来。

冰千鸟也移动到少芸的对面,跪坐了下来。

看样子虽然是没事了,但是还是很疲惫啊。冰千鸟看着少芸。

但是她还是不由地看向地上少芸的内脏。

“怎么?想吃吗?”少芸问。

“才不要!还有,你是人族吗?这都死不了!?”

“······姑且是吧?”

“为什么是反问句?”

“······我的身体可以说是死人的吧?”

“——!”冰千鸟的身子一震,她的大脑在快速旋转,想要能明白少芸的话。

少芸也好像是看出冰千鸟的疑问,将刚才割肠子的到给拿了出来,向着他的手臂就是一刀。

“你干什么?!”

“你看。”少芸将手臂向前一伸。

冰千鸟看到少芸的手上的伤开始复原。

“你······刚才没用法术吧?”

少芸静静地点头。

“可以说,我在很久以前就死了呢。”少芸平淡地说。

冰千鸟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大大地瞪着眼睛看着少芸。

“我在死前使用了死灵术······对自己用。”

“死灵术?可是那只有经历过生死轮回或是有着阴阳眼的人才会的法术啊。你有阴阳眼吗?”

“算是吧,毕竟你所说的前者是不太现实的。谁能死后去学死灵术呢?”少芸一笑。

“······是谁杀的你?”冰千鸟问。

可是,少芸没有回应。

“······是珏吧?”冰千鸟的语调中带有杀气。

“······可以说是他吧。”少芸斜看了眼他的内脏。

“这个在这里也是碍事。”说着少芸挥动手指,地面快速升起,将地上的内脏给掩埋了起来。

“有是珏吗······真是令人厌恶啊!”冰千鸟一脸厌恶的嘴脸说。

“其实我早就想问冰将军了,您好像对珏很有敌意啊。”

“······呐,少芸,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冰千鸟稍微蜷了下身子。

“请讲。”

“其实,我是个男的。”

“啥?”少芸被冰千鸟的话给惊到了。他仔细审视着面前的人,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是名女性。

“嘿嘿,被吓到了吧?我没严谨地说······咳咳,其实,我本应该是名男性的。”

“嗯,第二次的完善度更高了呢。不过,本来应该是男性?此话怎讲?”

“我是金龙将军,你知道吧?”

少芸一点头。

“其实,自太古时代以来,龙族的金龙将军都是男性。”

“偶然吧?”

冰千鸟摇摇头否定了少芸的推断。她说:“金龙将军是神龙族的大将,其职位和现在的金龙将军一样,总览军权。也真是因为这个,神龙族的龙王才对金龙将军下了一道永世诅咒。”

“对重臣下诅咒?有趣。”

“是吧?”冰千鸟哼笑了下,继续说:“这诅咒的增益效果是让被诅咒者拥有龙族至上的武艺,以及极高的兵法。”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负面效果呢?”

“被诅咒者必须向王献上独一的忠诚,如果有背叛之心,心脏就会被捏碎······而且,只能产下男丁,一生只能产下一子。”

“好诡异的负面效果。”少芸皱皱眉。

“对吧?我也这么觉得。”冰千鸟苦笑了一下。

然后,冰千鸟换了一副表情,一副有些伤感的表情,说:“一开始我不知道金龙将军的事,只知道家里人看我的眼光有些怪,态度也很诡异······是那种对待琉璃的情感。”

“琉璃?什么这么说?”

“有种想要将其打碎的冲动,但是由不得不很小心地将其保护好。”

“真是复杂呢。”少芸挠挠头。

“是啊,当时的我只是单纯地以为我不够优秀,只要更强,更好就行了。所以我在儿时不断的磨练自己,强化自己。想不到吧?我可是龙族魔导学院毕业的人。”冰千鸟像是卖弄一样调皮地笑了一下。

“直到后来,我在学院里得知了金龙将军的事情。”

“之后呢?您逃避了吗?”少芸敲了敲地。

“我决定接受,这是我的宿命。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生作是女孩,但是我想要接受!于是,我更加努力的磨练自己······”冰千鸟伸出手,说:“我甚至是用这只手杀死过天南!”

干瘪的掌声在石洞里响起,是少芸在拍手,他说:“很棒嘛!自己干掉的?”

“对!凭我一己之力消灭的!也正是如此,我才获得了能够匹配金龙将军称号的战绩!”

“所以呢?那您为什么讨厌珏?”

“我认为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将天南杀死!是真正经历过千锤百炼的强者!可惜,我在珏的身上没有看见那种钢韧!所以,我不服气!我花了那么多年所达成的目标,竟然让一个和痞子一样的人给轻松超越!我不服气!凭一己之力面对两千妖邪以及一只天南,在震中情况下都能获胜,我不服!”

“您还真是好强呢。”

“也许吧······”

“但是,我不认为您这样做的理由是充分的。”少芸板正了脸说。

“唉?”

“既然他们因为您是女儿身就不认可您的地位,而您也凭努力获得了相应的低位,那么为什么还要对珏充满敌意呢?”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认可这种没有经过锤炼就······”

“那只是表象!”少芸的声音高了几度。

“表象?什么表象?!”

“也许,珏在您不知道的地方经过了连您都无法忍受的试炼!或许,他的痛苦是您都无法忍受的!您不也是如此吗?在浮华轻松的背后,不也是在暗中努力吗?!”

冰千鸟呆看着少芸,她从没想过会被少芸说成这样······因为她讨厌珏是另有原因的。只可惜,她现在无法对少芸说出。

“不过,没有什么比凭自己实力获得尊重更有荣耀感的了!说实话,无论别人怎么看待您,只要这金龙将军之位是您以实力获得的尊重,就请允许我为您捍卫!”

“······你,你是说你认可我?”

“当然!你不必因为自己是女性而介怀,若我是您的属下的话,我一定会向您竭忠尽智!因为,凡是凭实力获得尊重的人,都值得追随!”

冰千鸟看着少芸,过了好一会才说:“谢谢,我明白了。”然后,给了少芸一个发自真心的微笑。

对话结束了,两人都被寂静所包围着。

“对了,少芸,是你召的这个石洞吧?”

“是啊。”

“那可以将它解除吗?”冰千鸟环顾了下四周。

“不建议你真么做,因为我见到的最后一个光景是漫天的碎石。要是你随便解除的话,是会被石头给压倒的。”

“······那我们被困在这了吗?”

“是呢······”少芸眼神散漫地环顾了下四周。

唉?这么说,现在我和少芸是出于两人独处的情况中?那么现在我该怎么办?是一以往的态度说话还是······啊!我刚才是怎么和少芸说话的?忘了!冰千鸟的内心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单从心境来说,现在的冰千鸟和平日的冰千鸟完全不同。

“冰将军。”少芸突然贴近了冰千鸟。

“唉?!”冰千鸟和少芸四目相对。

少芸是想要干什么?冰千鸟发觉自己的心跳加快,当然,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已是通红。

“虽然不抱有希望,但是还是想要问一下,冰将军是纯洁之身吗?”

“啪——!”清脆而又响亮的声音在石洞中回响,接着,寂静接管了时间。

“唉?你刚才说什么?”冰千鸟呆望着自己伸出的手掌和少芸那带有无根指痕的脸。

“我问冰将军是否是纯洁之身?”少芸有重复了一遍。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您干什么?!”少芸在连挨两个耳光后大声问。

“你问一名女性这种问题?你是变态吗?”冰千鸟的眼中充满了鄙夷。

“那也不能打两下吧?!”

“抱歉,第一下是反射,我没有听清,第二下才是对你的惩罚。”

“呵呵。”

“那,为什么······问什么问我这个问题?”冰千鸟红着脸将视线移到一边。

“哦,是这样的,我刚才用炼金术将一部分土给炼化成了法符,所以需要一些东西来催动法符。”

“炼化土壤?······你之前敲地是为了炼化吗?”

“被看出来了吗?······但是,炼金术制作的东西在一定条件下质量不是很好,所以需要一些东西来做催化剂。而纯洁之人的血是目前最有可能找到,也是最有用的催化剂了。嘛,虽然我不抱有希望罢了。”

“什么?!不抱希望?!你什么意思?!”冰千鸟有些生气。

“因为冰将军平日里都很放荡,不······自由,所以我想······对吧?”少芸被冰千鸟吓了一跳,向后倾着身子,尴尬地笑着说。

“哼?我在你眼中是很随意的女子吗?”

少芸用力地点点头。

冰千鸟叹了口气,说:“就,就算我是这样,但,但是我也是很检点的······”

“唉嘿?检点?让空洗内衣的事我可是听说了哦。”少芸摆出一副贱贱的样子。

“呜呜呜呜!你!你欺负人!”冰千鸟就像个小姑娘一样。

“算了,您真的是纯洁之身,是吧?”少芸半信半疑地问。

“是啦!”冰千鸟几乎用全身的力气回应他。

“好好好。那你就在这里画上特定的图案,用你的血哦。”少芸将法符递给她,同时,在地面上画出相应的图案。

冰千鸟看着手中的法符,又看看正在认真画图案的少芸。

哼!画就画!我要用事实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不就是点血嘛!我又不怕痛!这么想着,冰千鸟用牙咬开了自己的手指。让自己的血在手心中成了个水洼。

“好,就是这个,你照着画吧。”少芸指了指地上的图案。

哼哼,法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是龙族魔导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冰千鸟停住了。

为什么少芸要找我来画?他自己不行吗?······纯洁之身?莫非······冰千鸟突然觉得自己的内脏一紧,然后快速转头看向少芸。

“唔?干嘛?要吃了我?”少芸从冰千鸟的视线中感受到了杀意。

“······少芸,你不是······纯洁之身吗?”

“啊,有些不可抗的因素。”少芸回避了视线。

冰千鸟没再说什么,而是继续用心画法符。

“好了。”冰千鸟不带感情地说。

“好的,现在······”少芸将法符贴在了石洞的上方。

“少芸。”冰千鸟轻唤他的名字。

“干什么?”

“你现在,有牵挂的人吗?”

“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要就此判断一下是否要接纳你。”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接纳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有,但是她已不在人世了。”

“······真是抱歉啊。”冰千鸟将视线给回避了过去。

“那好吧!开始了!”少芸催动法符。

石洞的石壁开始软化,变得有些柔软。

“冰将军!”少芸突然扬起带血的衣服一下子盖在冰千鸟的身上。

“唉?什么?”正在冰千鸟还在发呆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一股泥浆倾泻而下。

“唔!好在,我猜到了。”少芸甩甩自己身上的泥浆。

“啊,见到太阳了。”冰千鸟望向天空。

“好了,冰将军,走吧。”少芸将盖在冰千鸟头上的衣服给拿走。

“少芸······”冰千鸟念到。

“嗯?”

正在少芸要回头时,冰千鸟一下子抱住了少芸。并在少芸的侧脸上蹭了几下。

“耳鬓厮磨·····是这个感觉啊。”冰千鸟小声说。

“喂喂喂!我可是为了您才把衣服给您的!您要是抱上来的话那我这身泥不是白淋了?”少芸慌慌张张地说。

“呵呵,这是因为你救了我才给你的奖励。”

“唉?奖励?”

“对啊!”冰千鸟放开了少芸。

“自豪吧!你可是我,金龙将军——冰千鸟第一个给予拥抱的人哦!”冰千鸟调皮地说。

推荐阅读:

新妻不乖,我的先生太傲娇 神龙战神 我,外交官!让龙国领先万年! 女霸总捡的辟邪男友 天道榜:苟成剑神的我被曝光了 清穿之康熙皇帝小青梅[佟佳氏x康熙] 重生凡人齐云霄,竟然当上财阀? 斗罗:女主们都成了我的前女友! 小可怜重生后全员火葬场 都重生了谁当军火商啊 我的猫来自未来 机武时代 给好兄弟发链接,怎么是校花学姐 说好的魔修,结果你走正道? 十三分时界 末世:攻略美女就变强 逆师:师尊别装了,你就是病娇 为了口粮只能保护人类了 我十八线糊咖,没偶像包袱怎么了 从三十岁开始自律变强 嗯?师尊与我皆是魔教卧底? 逆世重修,从妻女跳楼前开始 穿书师尊是个大反派 我真没想当艺人 命剩两年,妹妹们哭唧唧跪求原谅 探案?不急,来一口(美食) 影视剧:从截胡雪月城李寒衣开始 少年特工王 喜欢的女主播竟然是我好兄弟 反派:开局逼女主给我降火 原来我才是那年兽 开局黄巢模版,请天下皇朝赴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