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怎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0怎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所以说,冰将军偷偷跟你出去了,对吗?”空阴着脸对跪在地上的少芸说。

“是。”

“然后,千鸟你也是在自己知道自己出去就可能发生什么的前提下偷溜出龙城的?对吧?”海莲华在幕府的另一边审问着冰千鸟。

“对。”

““之后,你们还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才回来的,对吗?””

““是。””

海莲华和崩都走到了幕府的中央。

“嘚,多少没出什么大事。”空舒了口气。

“没出大事?那他们这一身泥和血是怎么回事?”海莲华指指两人。

“我说啊,你们俩出去干什么了?”空问。

“呀,其实就是上山上去取了一块玄雷木罢了。”少芸说。

“嗯,说来还真是惊险呢,没想到哪里那么多的落雷。”冰千鸟也笑着回忆着取木头的事。

“就是啊,还真多亏了冰将军,能随手制造出铁质的长矛,让我免了被雷劈的可能啊。”

“哪里哪里,你也是够英勇的啊,一个人冲进雷阵中;而且还想出了用铁矛来吸引落雷的办法。真是的,风卷长衣、落雷烘衬的景象还真是帅呢,就像是儿时画本丽英雄的画像一样。”

“嘿嘿,过奖过奖······啊?大家都怎么了?”少芸突然意识到在场所有的判别官的眼神都有些不太对。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少芸······”空看看海莲华,海莲华也明白了空想说的话。

“你是不是跟千鸟在出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唉?”

“唉!”

经海莲华这么一说,少芸和冰千鸟都给出了不一样的反应。

“哦!有故事哦!”空眯了下眼睛。

周围的判别官们也开始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

“千鸟回来了吗?!回来了吧!”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幕府外响起。

接着,一位长得很壮的男子冲了进来。

“这,这是······”空见到这男子后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判别官们见到这男子后也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男子用眼睛一扫幕府内部,然后一下子锁定了一名女子的位置。

“千鸟!”男子一下子抱住了冰千鸟。

“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唉?震,震庭?不至于吧?我没事啊,你不至于这样吧?”冰千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抱住冰千鸟并流下男儿泪的正是龙族地龙将军——震庭。

“你的身上怎么这么脏啊?去哪了啊?”震庭仔细打量着冰千鸟。

“······也没什么啦。”冰千鸟回避了一下震庭的视线。

“对了!你为什么要出去?你不知道你要是出去的话我们是会有多担心的吗?!当初我听到你失踪的时候可是吓掉魂了啊!”

现在才想起来怪冰将军吗?少芸在心里吐槽。

这时,震庭瞥了眼少芸。

“你,是你带千鸟出去的吧?”震庭气势汹汹地问。

“额······与其说是我带出去的······倒不如说是冰将军自己跟来的。”少芸有些脱力。

“是这样啊······确实,千鸟是有些任性。”震庭一正态度,一只手搭到少芸的肩上。

好重!好强的握力!少芸从肩上感受到了厚实的重量和极大的挤压感。

这个人,但从手臂的重量上看即可以推断出其肌肉密度之高,而且握力上也可以感受到一股千锤百炼的气息!少芸努力保持着自己的表情。

“前些日子我家千鸟真是受你照顾了,多谢了。”

什么多谢?你分明是要把我给手刃了吧?!少芸在内心狂吼。

“呦,少芸啊。”另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

“是崩啊!你还好吗?”少芸喜出望外,把震庭一下子给无视了。

“唔,你现在别逞强啊。”空一脸难为地看着崩。

“没事,海脉的力量多少帮了我。”

“什么海脉的力量?那弓能暂时阻断脉络,你现在的脉络力量很微弱吧?”空说。

“没有啦,已经恢复了不少了······而且······”

“崩大人!”从崩的身后传来了女性的声音。

“哦,姬芸小姐啊,你还好吗?”崩笑着对姬芸说。

“嗯!托崩大人的福,弓的力量没有完全把我给吞噬,现在多少是个人了······”姬芸说着,稍微掩盖了下还是墨色的手。

“有精神是好事。”少芸笑着对崩说。

“是啊,有精神就好。”

“崩大人,我们去那边吧!”

“唉?哦。那我先走了。”

“嘻嘻,走吧。”空笑着说。

见崩走远后,少芸对空说:“喂,空。那姬芸是不是对崩······”

“对哦,毕竟是崩救的她嘛。”

“真是的,太有意思了。”话虽这么说,但少芸的脸上还是蒙有一丝阴霾。

“现在在判别官的话题圈里也是很火的话题。”空说。

“真是啊······”少芸目送着崩。

“对了,千鸟,我先回去了。你要是忙完的话也快点回来吧。”说着,震庭离开了。

在走之前,震庭还不忘带有怒意地斜看少芸一眼。

唉?我惹到他了吗?······对了!该不会是他误会了吧?少芸在心中揣测。

“少芸。”这时,冰千鸟走了过来,和少芸一样看向远方的崩和姬芸。

“请讲。”

“你说高阶种和低阶种间······会有结果吗?”

少芸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默默的走开了。

“少芸?”冰千鸟有些不安。

“就我所知,高阶种和低阶种之间······只会结出悲剧的苦果。美好的故事只是人们编出的梦而已。”

看着少芸远去的背影,冰千鸟如此想到: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而此时,少芸则是:哇哇哇!冰将军和震将军是夫妻?藏得够深的啊!

正在少芸走着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空的哀嚎:“唉唉唉唉?!我?要我去和嬴宁打?!为什么?!”

“因为你是判别官中最强的······除了今年。”海莲华稍微看了眼少芸。

“那个,要是还要与选手打的话可以找我。”少芸走了过来。

“啊,这次就算了,毕竟少芸打过一次了。”海莲华说。

“就是,而且这次的对手是龙族,无须担心输不输的问题。”空也自信满满地说。

““好,那就是你了。””少芸和海莲华异口同声地说。

“唉?”空一愣。

“唉唉唉唉唉?!我,我被你们俩算计了?!”空看着正在击掌的空和海莲华说。

“说话算数哦。”

“我去帮你安排赛程。”海莲华和少芸无视了空。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啊?空如此想。

隔天——

“呐,你准备好了吗?”珏在战备区问赢宁。

“妥妥的。”嬴宁笑得相当的自信。

“嗯!嬴宁哥可是很强的!一定会拿下这一局的!”夏尼也在旁边。

“和判别官打吗?真是令人期待呢。”嬴宁望向了赛场。

“那我走啦。”嬴宁走向赛场。

“······真的没问题吗?”珏挠挠头。

“没事的,嬴宁哥可是相当强的,他可是身为中位龙而获得白光称号的人!是做有实力的选手!”

“中位就获得白光了吗?真是前途无量啊,想必以后升格为上位龙也是计日而待的事吧?······好了,我去观众区了。”珏想战备区外走去。

“那个,珏。”夏尼抓住了珏的衣袖。

“嗯?有什么事?”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去贵宾区看比赛吧。”

“贵宾区?那不是贵族的专区吗?”

“······没,没事的!那是我的专区!要是我邀请的人的话是不会有问题的!”夏尼有些扭捏地说。

“行吧,反正也没差了。”珏毫不在意地说。

到了贵宾区——

“呵呵,真是大呢,装修也很是华丽,由龙族特有的奢侈之风。”珏环顾着四周说。

“是啊······坐吧。”夏尼坐在沙发的一边,然后用手拍拍沙发,以示珏坐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坐下后,场内的比赛也开始了。

“哎呀呀,没想到我是会与对付白光选手的比赛啊。”空说。

“我也因为能与判别官而战而兴奋啊!”嬴宁说着,拿出了他的武器——一把偃月刀。

“呵呵,真是高抬我了······啊,虽然听说过精钢派是个主修重兵器的门派,但是亲眼见到后还是有些害怕啊······”空盯着偃月刀说。

“请允许我对您献上至高的敬意!”鲜红的熔岩包裹着嬴宁,当岩石碎落后,嬴宁已换上了一身暗红的重铠。

“啊。来吧。”空的眼神也变了,变得更加犀利。

霎时,嬴宁已经到了空的面前。

“什么?!”空的嘴长得大大的。

太快了,这不是身着重铠的人能有的动作!空盯着将偃月刀砍下的嬴宁。

可空也不是吃素的,就在偃月刀的刀刃离他的头只有击寸时,空急忙开启了法术防御。一道光壁阻隔了嬴宁的利刃。

“这下可以了吧?”空想,但是很快,他就认识到了一点——这嬴宁不是一般人。

就像是暴雨一样,嬴宁挥动着偃月刀快速地击打着光壁。

这!这还是一般的习武者吗?!空的内心几近崩溃。

之前的判别官调查过,嬴宁的偃月刀少说也有八十斤,找刚才的攻击方式来看,至少是一秒内击打了四下!这是经历了怎样的历练才练就得这样的战斗力?!空想着反击的对策。

可是,很快空就发现,这个嬴宁是没有破绽的。只见嬴宁一击蓄力斩,直接将空的光壁给击碎了。

用蛮力将我的法术给击破了?!这不可能!空瞪大了眼睛。

但是······你终归不会法术啊。空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催动法术。

正当嬴宁冲向空时,两根光鞭从空的两侧伸出,并向嬴宁抽打。

你现在出于跳砍的状态有些怪,无法在空中移动位置,只要你被这光鞭击中的话,你就只能站在地上挨打!

空本来是这么想的。

就在光鞭向嬴宁击去时,嬴宁快速将偃月刀向地面上砍去。巨大的冲击将地面给击碎,由于冲击所击起的碎石成为了嬴宁的屏障,为嬴宁挡住了攻击。

可是现在的空要面临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嬴宁的攻击还打出了一道气刃,直击空。

这也太开挂了吧?!我的光鞭竟然被以这样的方式给挡下来了?!而且,还顺带送了我个气刃大礼?!

空急忙开启光壁。真是可以说是电光火石的光壁——就在光壁打开的瞬间,光壁就因气刃的强大的力量而破碎。

“不行嘛,空简直是被追着打啊。”看台上的判别官们说。

“真是可怕,以物理的方法将法术给打碎了?”

“毕竟他是这届百兵阵中唯一的身为中位却获得白光称号的人啊。”

“真是可怕!”判别官们议论纷纷。

空再勉强躲过了嬴宁的致命一击后,依旧没有脱离险境。

嬴宁很快就追了过来。

不会吧?你速度也太快了吧?你身上的铠甲是纸糊的吗?有那么轻吗?空被嬴宁那快如闪电的速度去给惊到了。

嬴宁快速挥舞偃月刀,以一个十字切型的攻击打向空。

那,试试这一招吧!空再次开启光壁,只是这次是连召了两面光壁。

光壁成一定的角度。在成功挡住了嬴宁的攻击后,光壁像门一样地合上了。

嬴宁被直接夹在了里面。

太好了!终于抓住你了!空在心中雀跃。

那么,送你两杆大光枪!

空催动法力,从光壁的两侧召出了两杆巨大的光枪。

“再见!”随着空的一声令下,光枪刺入了光壁内。

挂了吗?!空就像是个等待考试成绩的孩子一样。

结界没有散去,也就是说嬴宁还活着?!空心中一沉。

果然,尖锐的金属从光壁的一端刺出,然后直接将光壁打碎。

啥?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身穿暗红色铠甲的人身上插着两杆光枪,鲜艳的血液从身上流出,与铠甲融为了一体。但是,即便是身体被光枪贯穿,嬴宁也依旧傲立在赛场上,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和傲视群雄的威猛从嬴宁的身上迸发出来。

就像是战神一样······每个人都这么想。

“呵呵?还来吗?”空尴尬地笑着。

嬴宁动了,他用偃月刀向空再次发起进攻。

我也只能跑了吧?!空且战且退。但是嬴宁完全没有放过空。

差不多了。空原本严肃的表情换成了自信的笑容。

突然,空停下了。

嬴宁的偃月刀砍向了空。

“你终归是巨龙啊。”空说。

说罢,赛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少芸,你教了我不少呢。空笑了。

就在利刃向下挥舞的时候,法阵催动了。巨大的光柱带着冲碎苍穹之势穿云贯日。

强光消散后,人们能看到全身冒烟的嬴宁和毫发无伤的空站在场上。

“就是这样······吗?”空正要认为自己获胜时,他看见了嬴宁的动作。

偃月刀只是稍微停住了一小会后,就快速的向空砍去。

呵呵,怎么每回这档子破事都要找我?

空快速向后撤去,尽量与嬴宁拉开距离。

嬴宁摆正了下偃月刀的位置,将其像投枪一样投向了空。

快速地偃月刀如同猛虎一样冲向空。

这玩意真的有八十斤吗?!空见飞来的偃月刀不禁这么想。

偃月刀将空的腹部贯穿,将其钉在地上。

这时,嬴宁也像是被偃月刀吸引一样,奔向偃月刀,握住了刀柄。

然后,嬴宁残暴地将偃月刀向上扬起,一道寒光半月从空的身上划出。

空被切成了两半。

战场之上,嬴宁高举偃月刀,如同凯旋的名将一样。王者之气不断地迸发出来。

结界消散,胜者不言可知——嬴宁!

莫名的躁动在每个人的心中涌动。每个人都站起身来——为胜者欢呼!

观众席上观众欢呼成片,即使是在贵宾区的夏尼也用充满敬佩的眼神看着嬴宁。

这时,嬴宁举起了偃月刀,对准了某个方位,用充满自信的笑容看着那里。

没人明白嬴宁的目的——除了夏尼和珏。

“嬴宁哥是在······珏?”夏尼看着珏,她发现珏的手背上有了些汗珠。

要知道,在腊月天里是不会随意出汗的。

“真是够强啊!”珏发出了感慨。

“还是第一次听你夸人呢。”夏尼笑着说。

珏没说什么,真是静静地站起。

“嬴宁要向我挑战?好啊。我,很期待,我,很兴奋······”珏如此说。

推荐阅读:

我成了渣男怎么破? 新时代光明女神的养崽日常 这水浒不一般,潘金莲竟是我丫鬟 弦思 完蛋,我堂堂土匪成了赘婿 诸天从承欢记开始 大秦:这个秦始皇很听劝 约战:光是纽带 八零肥妻觉醒了 同时穿越:我无敌了,你们随意 勇者大人,信仰圣光吧 三国:大都督 斯内普爱上的第二个人 原界代行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        妖魔乱世:开局龙象般若功 驾鹤乘鸾 我的异能盲盒商店 重生的我选择了死遁 反派女配和男主互穿后,人设错乱了 救命!小毒后又灭了谁全家? 雨中人的红尘路 穿越兽世:绑定生子系统后赢麻了 人在港岛,缔造传奇 女明星的冒牌相师 重生51年:隐居深山建立超级家 从邪道散修开始种田长生 孤剑夜冥萧 九零年代选美冠军 菩提武道 K76特训,邂逅英桀,吊打崩坏 侯亮平你老婆出轨,关我屁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