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夏尼对娜贝特

0夏尼对娜贝特

“喂,起来了!”少芸没好气地对躺在地上的娜贝特说。

“······好没意思啊。”娜贝特倒是以一种对什么都很无聊的语气说。

“······对了,这个给你。”少芸说着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包裹。

“这是······”娜贝特打开了包裹。然后就被包裹里的东西给惊呆了——

是一把弓。弓通体是以黑色为基调的,上面带有尖锐的金黄色的尖刺,如同闪电一般。弓的弯曲程度十分圆润,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以一根自然生长而成的木头为原材料制成的。

触感上也是出奇的怪异——看上去像是木头,但是摸起来却有一种金属般的感觉。手指只要稍微触碰弓身,就能感受到一股电流从指尖涌向全身。那不亚于射日晶弓的极细的弓弦透着一股莫名的力量,仿佛那不是一根细弦,而是由电流直接凝成的弓弦。

“这把弓是······”娜贝特呆望着手中的弓。

“你不是拿下了上一局了吗?这是我之前和你的约定。”

“你为我准备的?”娜贝特看向少芸。

“是啊,当初为了做这弓可下了不少的功夫呢。试试吧。”

在少芸的建议下,娜贝特站起来,可她没有拉弓,而是一脸嫌弃地说:“你是不是傻?我没有箭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没事,尽管拉就是了。”少芸仿佛在就知道了娜贝特的想法一样。

“切,试试就试试。”说着,娜贝特拉动了弓弦。

天呐!娜贝特看见一道闪电从她拉动弓弦的指尖处凝结,慢慢汇聚成了一支箭矢。

明明是闪电,但为什么我完全没有灼伤感?娜贝特回想着以前和法师战斗时的情景,她清楚地记得自己被闪电击中时是什么感觉。

娜贝特松开了手指。

电矢从娜贝特那几近透明的玉指上飞出。

没有雷电般的轰鸣,但却有着雷电般的力量。

“好,好强!”娜贝特惊呼。

“哼哼,可以吧?这把弓在三界内也找不出能与其第二把抗衡的弓了!即使是射日晶弓,也不能望其项背吧?呵呵!来吧!娜贝特,收下这把弓吧!其名曰——电闪流光弓!”少芸相当开心地说。

“额······好奇怪的名字。”娜贝特又是一脸的嫌弃。

“啰嗦啊!我可是很用心的!”

“······但我不能收下这把弓。”说着,娜贝特把弓给还了回去。

“唉?为什么?”少芸的头上出现了问号。

“如果不是判别官的介入,我或许,不,我就已经输了吧?”

“······确实,那样的姬芸即使是与她交过手的判别官都十分后怕,要是你的与她打话······”

“对吧?”

“唉?那岂不是我白做这把弓了?”少芸有些慌。

“不,我不是现在不要。”

“唉?”

“我想要赢下下一场比赛后再要。”

“应先下一场比赛吗?······可现在百兵阵剩下的选手也是就嬴宁、夏洛特、珏、还有你了。要是赢下下一场的话,那最多这弓也只有两次使用机会了啊······而且要是遇到嬴宁或是珏为对手的话,没有胜算啊。”少芸抵着下巴说。

“喂,至于吗?!你至于这么贬低我吗?!”娜贝特相当的不满。

“不是不是,只是一种猜测罢了······明天的比赛祝你获胜。”少芸说。

“嗯!你就把这弓擦得亮亮的等着给我吧!”娜贝特相当的自信。

晚上,在珏所在的旅店内——

“哈~~~要和娜贝特打啊?”夏尼坐在椅子上,脸上写满了“麻烦”二字。

“大小姐不用担心,这娜贝特是一介弓兵,只要您能接近她,就可以将她战胜!”嬴宁站在旁边安慰着夏尼。

“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珏从工作台上转过身来。

“嗯?”夏尼看向珏。

“为什么你们讨论明天比赛的事要到我房间里来啊?!”

“问什么?因为珏的房间很整洁啊。”夏尼将视线从工作台的一角移开。

珏瞥了眼工作台——出奇的乱。

“这不是有个很厉害的人在吗?所以一起讨论讨论。”嬴宁说。

“喂,别惯那妮子。”珏说。

“而且,嬴宁,你应该对夏尼说实话吧?”珏突然一正脸,看向嬴宁。

“······是说娜贝特的真正实力吗?”

“对啊,你是知道的吧?以娜贝特那样的速度型选手,你们精钢派的攻击方式是处于被克制的境地吧?”珏眯了下眼。

“······确实。”嬴宁小声回应了珏。

“精钢派的战斗风格是属于用绝对的蛮力来将敌人击破的那种战斗理念的。所以对你们精钢派来说,如果对上灵活性的对手,会很头痛吧?”珏分析着。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嬴宁说。

“······一击必胜,对吧?”珏说出了嬴宁想说的。

“哦!对啊!”说着,嬴宁和珏击了个掌。

“······”夏尼在一旁用很生气的眼神看这嬴宁。

好好好,大小姐,我错了,错了。

知道就好!

唉?总感觉你们在进行交流啊?为什么?是我的错觉吗?珏看着正在用眼神交流的夏尼和嬴宁想。

“咳咳,总之,夏尼。你明天的比赛我只能说你尽力吧,进入百兵阵的前四强也是很强的啊。”珏懒散地说。

夏尼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站起,离开了。

“珏。”嬴宁抽搐地笑着。

“唔!你的表情很吓人的。”

“你知道大小姐是龙皇的千金吧?”

“是······”

“那你也知道大小姐是精钢派掌门的女儿吧?”

“是······”

“那你也知道精钢派即使是在三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吧?!”

“是······”

我对明白啊!所以你不要一边说话,一边贴近了,好不好?!

“明白就好呢。”说着,嬴宁也离开了珏的房间。

······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待呢······

(真的吗?)暗影如此问道······

第二天——

“少芸,你觉得你的徒弟会赢吗?”空问。

“谁知道呢?要是她智商够的话,应该会赢的。”

“不过那个夏洛特也绝非等闲之辈。”

“嗯?问什么这么说?”

“她啊,可是从百兵阵开始到现在一直用极强的蛮力突破对手的攻击和防御。听说在选手圈还有关‘绝不能和夏尼对战’的话题呢。而且,就力量上来讲······夏洛特的战斗力要在嬴宁之上。”空说。

“啊啦,那你去和夏洛特打吧?”少芸邪笑着。

“滚!”

赛场上——

“你就是赢家的女儿?”娜贝特高傲地问。

“是啊,你是米歇尔家的吧?真是幸会。”夏尼倒是优雅地笑着。

“哼!我在家里的时候总是听我家那老头说赢家的女儿有多么多么的懂事、聪明,还什么小小年纪就帮忙处理领内的事情!”

“哎呀,真是抱歉啊······让你不舒服了吧?真是的,没想到我的名气这么高吗?”夏尼捂着脸颊说。

“你啊!各方面比我强也就算了,最让人不爽的是······”娜贝特说着将视线向下移了移。

“你到底是真么样才养了那两个健壮的孩子啊?”娜贝特瘪着嘴说。

“健壮的孩子?······我没有当母亲哦······”夏尼先是充满了疑惑,但很快她就发现了娜贝特视线的焦点。然后急忙护住胸,羞涩地说:“不,不是的!那个,就是,自然生长的······嗯!自然生长的!”

“额······你的意思是说我长不成那样的水准吗?是我的体质问题吗?”娜贝特黑着脸说。

“不不不,那个是······”夏尼已经相当的慌了。

“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吗?”空尴尬的笑着,看着赛场上的两人。

“······看来是嬴不了了吧?抱歉啊,我徒弟这么笨······”少芸捂着脸无奈地说。

赛场上,夏尼已进入全副武装的状态。娜贝特也拿起了弓。

夏尼长舒一口气,猛地抬起巨斧,一斧劈向了地面。

“什么?!一上来就放大招吗?!”娜贝特见到一道冲击波夹杂着碎石向她袭来。

娜贝特向一旁跳去。

“唉?”当娜贝特抬起头时,她看见一块黑色的物体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是······正当娜贝特特脑子还在犯迷糊的时候,娜贝特的第六感正大声地告诉她——快躲开!

随着身体在大脑判断前做出了行动的下一秒,娜贝特看见了一个闪着寒光的物体劈向地面。碎石被快速弹开,击打着娜贝特的脸颊。

这夏洛特的动作也太快了吧?娜贝特心中一惊。

娜贝特快速翻滚后稳定身体,向夏洛特射去几箭。

夏尼则直接挥动巨斧,将向她飞来的箭矢悉数击落。

太可怕了······娜贝特看着夏尼的斧子——

夏尼刚才并没有将斧子从地中拔出,而是连同地面一起削开来挡住这一击的。

“怪物啊······”空皱着眉说。

“你觉得你能赢吗?”少芸问。

“不,要是和她打的话,我是赢不了的,说不定比和嬴宁打时输得更快。”

“确实,要是单以战斗力来看的话夏尼的危险性应该是很高的······比嬴宁要高许多个档次,但是······”

但是有些笨重呢。娜贝特看出了夏尼的攻击套路。

你一直在用强攻击来压制别人,但是每次攻击后都会有僵直!

娜贝特快速向夏尼射去箭矢。

夏尼又是一次漂亮的格挡。

果然······娜贝特见到了夏尼动作的僵硬。

你为了让我产生你动作很流畅的错觉而故意使用大规模攻击。娜贝特这么想着,又向夏尼打去箭矢。

什么?还来?夏尼那里又有些沉不住气了。

她挡下箭矢后张望四周。

人呢?!赛场上只剩下夏尼一人。

在哪!夏尼敏锐的感知感知到了娜贝特的气息。她一斧子劈向那里。

一个紫色的身影在地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后就消失了。

什么啊?!她是泥鳅吗?夏尼见又没将娜贝特打中而懊恼。

可是下一刻,针扎的疼痛就从夏尼的背后传来。

我,中箭了?!夏尼猜到了自己背后的疼痛的源头是什么。

暗处,娜贝特正在窃喜。

果然,一瞬间的僵直是无法避免的······

可是,夏尼并没有就此慌张:她想起了曾与多巴尔的战斗。

既然无法找到你······那就悉数破坏吧!

夏尼挥动了紫金开山斧,并向地面上砍去。

就如同天空降下了一颗无形的流星一样,大地瞬间就呈现出了受到重击而瓦解的样子。

“呜啊——!”隐藏在暗处的娜贝特被击打了出来。

找到了!夏尼死盯着娜贝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哇哇哇!好可怕!娜贝特见那漆黑的头盔中仿佛燃烧着火红的火焰,莫名的压力从夏尼身上如同雪崩般冲向娜贝特,娜贝特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

可是,心中的一道电流让娜贝特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操控权。

我果然还是想要那把弓的!娜贝特快速跳起,躲开了来自夏尼的致命一击。

可夏尼仿佛知道了她的动作一样,又接着横向挥斧。

什么?!假动作!娜贝特被夏尼的攻击给吓了一跳。

但是娜贝特还是快速调整姿势,对着夏尼的头就是一箭。

但箭矢打歪了。夏尼挥动巨斧时所产生的强大的风扰乱了娜贝特的箭矢,让娜贝特的箭矢发生了偏移。

呵呵,玩我呢······娜贝特心中充满了某种负面感情。

【要是被近身了。】

踢她啊!娜贝特单手撑地,回旋身体,一脚踢向夏尼。

“笨蛋啊!”

“你徒弟完了呢······”少芸和空都发出了悲观的看法。

正如上面的两人的所料,夏尼用空出的手一把抓住了娜贝特纤细的腿,像是扔铁饼一样将娜贝特扔了出去。

“呵呵呵。她是哪来的自信啊?”少芸捂着脸,苦笑道。

被残暴扔出的娜贝特躺在碎石堆中——本应该是这样。

人呢?!在尘埃散去后,夏尼发现娜贝特不见了。

夏尼警惕地看着四周。

一发箭矢飞速向夏尼袭来。

夏尼果断挡下。可是紧接着就又是一发箭矢从另一侧袭来。

夏尼中箭了。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判断不出她在哪?!

面对从四面八方来的箭矢,夏尼毫无头绪。

“你徒弟在打猎这一方面很在行嘛。”

“是吧,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想知道夏洛特知道自己被娜贝特当做猎物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少芸苦笑道。

“她是龙皇的千金,而却还是最强龙皇——武龙皇的女儿。应该是很高傲的人吧?”

“天知道······”

夏尼再次挥动巨斧,打出气刃。将所有的箭矢以及周围的尘埃全部打散。

看见了呢。夏尼望见了远处的那贝特。

我也看得很清楚呢。娜贝特可以清楚地看见夏尼。

夏尼一下子冲向娜贝特。

好快!但是,我只有这一次机会!娜贝特没有躲闪,而是站在那里,拉开了弓弦。

放弃了吗?也好!夏尼迫近了娜贝特。巨斧斩开空气,向娜贝特的头部砍去。

“咝——!”鲜血的声音响彻了全场。

娜贝特的巨斧悬停在了娜贝特的头上,切开了几根发丝,稍微点在了娜贝特的头皮上。

全场一片寂静。

每个人都能看见一根箭矢贯穿着夏尼的身体,传碎了她的心脏。

慢慢地,夏尼倒下了。

“胜者——查理·娜贝特·米歇尔!”判别官如此宣布。

场上一片欢呼。

“看来你的徒弟很有胆识呢。”空说。

“胆识?只是运气和愚蠢罢了······”少芸笑着走了。

娜贝特是很有潜力的人,看来那把弓给她是正确的做法。接下来嘛······就要好好培养她了。还有就是夏尼,她的实力依旧是我所见过的人里最高的,她也是个不可或缺的力量啊······少芸想到这,勾了下嘴角。

凌云城的某处——

黑暗的屋室加上磷火的照耀给人一种背后发凉的感觉。屋子内有好多根铁链交错纵横,每根铁链上都挂着编钟样的东西。

“查到了······”天音坐在屋室中央的祭坛。

“有人在开地下的拍卖会,哪里有违禁的法器······和虚境之弓一样的法器。告知所有执法者,我们要去直捣黄龙了。”天音的眼骨里冒出了更旺的火焰。

周围一群身着黑色服饰,脸戴面具的人向天音行礼。

推荐阅读:

锦鲤弃妇:随身空间养萌娃 神龙战神 快穿之神级捕快系统 斗罗:转生超兽龙戬,截胡朱竹清 大莫帝姬 开局被献祭,我反杀神灵转修诡道 我,人品低劣的万人迷女a 求求你了设计师,让我再氪一个亿 收废品收到史前仿生少女 [综漫]鬼知道我是怎么追到的5t5 官道青云梯 漫渡 我高启强有亿点钱,关你安欣屁事 七零:微胖尤物被年下兵哥缠上了 薄荷新绿 家父赵蒙生,抽你侯亮平怎么了! 被渣后,贺先生掐腰强宠 我手握长刀只会一招程让夜舞夜笙夜倾城 超乖的媳妇儿怎么会是魔头? 穿越七零,被老爸上交国家 王妃强势回归,被休摄政王追妻忙 穿书炮灰和首富联姻后 谍战风云,我的技能有属性! 柳莺传 全民穿越只有我可以使用指令 失业后,我能穿越万界 大庆:没落皇子,大雪龙骑下京都 娱乐:被开除后,过上向往的生活 倾心,没有剧本,我的男主在哪里 救命,我拿了大女主剧本 九叔,大帅的儿子也得修道 都重生了,谁还恋爱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