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暗局落幕之时

0暗局落幕之时

“大人,您是来看最后一场拍卖的吗?”护卫对珏说。

“······嗯,算是吧。虽然在得知了你们要离开龙城的消息后有些吃惊。”珏没有看护卫,而是摆弄着自己的杯子。

“啊,我们已经赚到了做够的钱,可以离开了。毕竟家乡的孩子还等着我们。”

“和你的老板以及你的同事一起回去?”

“是的。”

······笑得真是开心呢。珏稍微瞥了下护卫。

这时,楼下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那么,进行最后的玩闹吧······

此时,在拍卖会的外面——

“咦?!什么人?!”负责看门的人觉得外面有些不太对劲。

一瞬间,从他身后伸出的手捂住了他的鼻子和嘴,接着一股快速而又强劲的力量将它的脖子拧断。

那人倒后,一名身穿黑色夜行服,脸戴面具的人出现了。

在他的周围,还有许多有着同样衣着的人,他们也将负责戒备的人给漂亮地处理掉了。

“大人,可以进入了。”那人对面前的一个身穿铠甲的人说。

不,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堆骸骨。

“进吧。”骸骨——天音开口了。

一行人向天音一行礼后就消失在了门口。

“已经来了啊······比想象的还要快呢。”珏突然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唉?来了?大人您在说什么?”护卫一懵。

此时的护卫全然不知,在拍卖会的内部,龙族的执法者已经潜入了。

“谁?!”负责巡逻的人向走廊的角落那喊。

一名执法者慢慢的走出来。

“执,执法者!”巡逻的人见到执法者后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转身向后跑去。

当他回头时,他看见自己的面前又出现了一名执法者。

“唉?”没有等那巡逻的人出更大的动静,他就身首异处了。

“你倒是别这么张扬啊。”杀死巡逻的执法者对走廊的那位说。

“我也不想啊,我见到他时也吓了一跳呢。”

“算了,找到仓库了吗?”

“没有。但是我觉得有些诡异。”

“诡异?哪里诡异了?”

“从之前这些人的能发现我们来看,他们应该不是随便找来的人,但是为什么非要等我们靠近了才会反应过来呢?”

“······天知道。”

这时,又有一名执法者从墙的一侧出现。

“找到会场了,该走了。”

““明白了!””

会场内——

“唉!对对对!就是这个价!这才是识货的嘛!”珏像个孩子一样地说着。

“大人今天很是高兴呢。”护卫看出了珏的兴奋。

“对啊,今天是个好日子哦,令人大快人心!”珏伸了个懒腰。

突然,珏停住了动作。

“大人?怎么了?”

“······来了吗?”珏的绷带下的嘴角微微勾起。

仿佛魔咒一般,就在珏说完这就话后,会场的门被人粗暴地打开。

“所有人,不许动!”一名执法者直接冲了进来。在他身后也冲进了好几名执法者。

“哇哇哇!是执法者!”

“他们怎么来的?!”

“快,快走!”在场的所有人都乱作一团。

“拦下!快拦下!凡是想要离开的人都给我拦下!”领头的执法者下达了命令。

周围的执法者从腰间掏出一本书,然后吟唱咒文。书本开始自己打开翻页,然后几十本书同时停在了某一页。

““““面壁墙!””””执法者们异口同声的喊。

之后,书本的纸张就自己飞了出去,在才加拍卖会的人的周围形成了一面有纸张组成的墙壁。

虽说是纸张,但是其强度高的惊人。好多人都想要打碎墙壁,但是都失败了。

然后,那个领头的看向了台子上的高礼帽。

高礼帽见到他后掉头就跑。

“快!抓住他!要活的!”说罢,几名执法者冲了上去。

“大人!快走吧!趁现在他们还没有上来!我来为您吸引注意力!”护卫说。

“唉?要是你去吸引注意力的话,你就逃不了了吧?”珏倒是相当淡定地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没事的······就是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帮我们照顾一下家乡的孩子吗?您比我们更有经济能力,照顾一下他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而且,那些孩子都相当的懂事,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大一点的人每个都会做些家务······”

“你,是在哭吗?”珏闭着一只眼说。

“······一想到可能就见不到他们了······”

谁叫你们做了违法的事呢?而且,你也跟错人了啊······

“不管怎么说,大人,请多保重!我的老板还需要我!”护卫这么说着,塞给珏一张纸,然后就冲出去了。

“······真会麻烦人啊。而且,我有这个义务吗?”珏打开了纸,看到里面写着一处神域的地址,里面还有一张有着许多小孩的合照。

纸的背面还有一串字——

大人,我真的很感谢您。您为我们的梦想提供了更快捷的平台,感谢您。虽然有些恬不知耻,但是我还是希望您能在我们无法照顾那些孩子时帮忙照顾一下他们。我认为那些孩子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是这个世界受害者。

受伤的,只有我们就行了。

“······我该说什么呢?”珏轻蔑地一笑。

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受害者吗?珏碎碎念着。

就在这时,一群执法者破门而入,找到了珏。

“不许动!站起来!”执法者向珏喊到。

珏没有从沙发上起来,而是愤怒地瞥了那执法者一眼。

“噫——!”那执法者就像是被吓倒了一样,全身开始颤抖。

“哈啊~~~~~不是龙啊。”珏用带有扫兴的语气说,然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珏慢慢站了起来。

“那就没有可以介怀的必要了呢······”珏在绷带下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天音大人,现场已被我们给控制住了。”执法者的头领对进入会行的天音说。

“很好,接下来就是寻找法器。”

周围人见到天音后都不免全身战栗。

“这是这次的罪魁祸首吗?”天音看向一名被制服的带着高礼帽的人。

“来审问一下吧。”天音走向高礼帽。

突然,一名执法者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天音大人!”

“嗯?怎么了?如此慌张?”

“您应该去看看······”那名执法者指向二楼。

当天音和其他执法者走上二楼时,他们都被震惊了——

满地的鲜血和肉酱,碎裂的衣布零落在地,破碎并带有血肉的面具记录着刚才的惨像。好几本被撕碎的书散落在地上。

“这,这是谁干的?!”天音看着周围问。

“有一个人逃走了!”从贵宾区外面传来了其他执法者的声音。

“算了!逃走一个无妨,日后再处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有关法器的事!”天音掉头走到了高礼帽前。

“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当然,要是你不说的话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这样的话你的罪行会被加重!是从轻发落还是重罪处理,你自己判断。现在,我想要知道你的商品都放在哪里?”

高礼帽问:“如果我老实些的话,不会太惨吧?”

“视情况而定。”

片刻后,高礼帽抬头看了看天音,说:“好吧。”

到了仓库后,高礼帽被惊呆了——

没有?!大部分的商品都消失了,除了几件珏所拿来的法器和几个便宜货外,其他的东西就像是蒸发了一样,完全不见了。

天音走进仓库,拿起了一件珏给的法器。紧接着天音就像是被什么扎到一样地将法器给扔掉。

“何等的不详!”天音说。

然后,天音冲向高礼帽,大声问:“谁?是谁给你们的法器?!”

“唉?是个叫······”正在高礼帽要说出嬴宁的名字的时候,他哑语了。

“是,是谁来着?”高礼帽皱了皱眉。

“你不要包庇犯人!”一名判别官说。

“不!是有药物在这里!”天音看向四周。

虽然其他人看不见,但是天音可以感知到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些诡异的气体。

在哪?楼上!

“快!快去刚才的贵宾室!”天音说。

当众人来到贵宾室后,天音环视了四周。然后他将桌上的杯子一下子拿起并喝了些。

天音身上的火焰将杯中的液体烧尽。

“这里面的不是茶水,是可以让人的记忆力下降的挥发性药物,而且长时间处在这种环境的话还会使感知下降!······绝对是个极强的炼金术师干的!······应该还没走远,快追!”

“唉?不审问了吗?”

“那家伙的危险性是最大的!必须要抓住他!要是他超出极度危险的范围的话,就解决他!”

“““是!”””

昏暗的走廊外,一名褐发的男子正在快步走着。

“站住!”从这名男子身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男子回顾四周,发现周围都是执法者。

“是你给他们的法器吧?”天音问。

“哦吼?怀疑我吗?”男子慢慢转过身来。

“使用障眼法了吗?真是聪明啊,隐藏了自己的真面目。”天音对那男子说。

“呵呵,怎么,用了障眼法你就查不出来我是谁了吗?真是个有用的情报啊。”

“你这法外狂徒!少猖狂!”

“大人,请让我来解决这重罪之人!”

“净化他!”周围的执法者义愤填膺。

“你们······配吗?”那男子高傲地说。

“太狂妄了!大人!”

就在周围的执法者要出手时,天音制止了他们。

“你们都退下,他,由我来收拾。”

“大人?!”

执法者们为之一颤。天音要出手?在龙城里的最强者竟然要亲自出击?!这也就是说天音大人认为那男的很危险?!

“好啊。”男子一摊手。

天音则是从身后拿出了一把漆黑无比,散发着强大压迫力的战锤。

那战锤棱角分明,上面镶嵌着血红色的宝石,周围还悬浮着七块彩石。

“是震天雷霆锤!”

“天音大人至于用法器来对付那人吗?!”

“何等的可怕······”一旁的执法官们都因为这战锤而畏惧。

“我要出手了”天音摆好架势,

“好啊,来啊。”

话音刚落,众人就能听见一声雷霆般的巨响——是天音用锤砸向了那男子。

“哦?可以啊,没想到在听到这声巨响后能依旧屹立不倒?”天音看了眼周围那些因为强音而昏倒的执法者。

“呵呵,就这点水平吗?”男子轻松地笑着。

这时,天音轻咳了一声。

周围还清醒的执法者明白——那是天音在吃惊时的表现。

也难怪,天音的一锤竟被面前的人用一只手给挡下。

“这家伙是有多强?!”执法者们惊叹。

然后,男子快速弓腰,用空出来的手,一掌推到了天音的腹部。然后将手掌快速旋转,一股强大的冲击打到天音的身上。

接着,天音就像是弹弓中的飞石一样被打了出去。

“天,天音大人被打出去了?!”每名执法者都很吃惊。

要是连龙城最强的存在都无法将打败的话,还有谁可以与其抗衡?就没有人可以对他实施制裁了吗?!

这时,另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天音那里传来。

只见九根三尺竹简一根根地悬浮在空中。

“是,是天音大人的《无名法书·手抄卷》!”周围的执法官们都像是见到至上之人一样地跪在了天音面前。

《无名法书》,此名为造世者之一的规则——“律”的法器名称。其中概述了三界的规则,规范。例如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为什么向前扔出一个球的话球不会向后飞。凡是《无名法书》记载的规则,都是世界的规则,也就是说,凡是记载到《无名法书》中的事情,即使是错的,也会被当成真理。

而执法者,则是信奉并守护《无名法书》的人。对他们来说,《无名法书》就如同宗教的教典一样神圣。由于这是造世者所用的法器,所以三界的人是无法使用的。因此,执法者们创造了《无名法书——仿卷》和《无名法书——手抄卷》。前者是向一般的执法者手中的书本的样式;后者则是天音的竹简式。相比之下,手抄卷的力量要比仿卷强许多个档次。

“狂徒,去接受净化吧!”天音推动了竹简。

一根根竹简飞向男子。

虽说这法书的力量并没有战锤的强,但是其内部的“规则”的力量是强大的。

你就被困在这里吧!天音想。

哼哼,就这样吗?男子嗤之以鼻。

想用法书将我困住?确实,这比与我进行肉搏战有优势多了······但是,这法书的强度很低啊。

男子伸手去击打法书。

可当男子用手击挡竹简时,一股莫名的剧痛从男子的手上传来。

“啊啊啊!”男子发出了哀嚎。

“哦!攻击奏效了!”

“太好了!”

疼痛!久违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讨厌这种感觉?男子捂着自己的手。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啊······

想着,男子从地上拿起一根木棍,将向他袭来的竹简给一一弹开。

奇怪,就力量上讲应该不是我的对手才对,为什么我会感受到刚才的那般剧痛?男子心中充满了疑问。

此时,天音的心中也充满了疑问:能将我战锤给只手挡住的人,为什么会因为刚才那种程度的攻击而哀嚎?

“哼,没空陪你玩,我先走了!”男子在弹开一根竹简后,一下子就将木棍给投了出去。

木棍击中天音身后的墙壁,掀起一片尘埃。

片刻后,尘埃散去,男子早已逃之夭夭。

“切!让他跑了!大人,快追吧!”一名执法官说。

“追?你觉得你能干掉这样的敌人吗?”天音从墙上走下来,指指身后的墙——

刚才的木棍已经像钢筋一样地嵌在了墙内。

“唔,唔!终于跑了······”男子在一处巷口出停了下来。

为什么我会被区区的《无名法书——手抄卷》给搞得如此狼狈?!

那名男子露出了他的真正面目,那个绑有绷带的脸。

“小伙子,你没事吧?”

珏向后望去,是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中年男性。

那男性长有一张规整的脸,玉树临风的气质透露着高贵的绅士风。成熟和稳重的完美融合给予人一种特别强的安全感。

可是,珏没有就此放松警惕,因为珏感受到了——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庞大的力量从那男性的身上迸出。即使是珏,也在如此强大的威严之中感到一丝卑微。

这家伙,比我这几天来见到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悍!即使是夏尼、嬴宁甚至是敖丽,都没有这人的力量强!

珏警惕地盯着看着眼前的人。

“没事······”珏张口回答了。

“你······是龙吗?”那男性问。

珏微微地点了下头。

“是吗?······说谎可不好哦。”男子的眼神变得犀利。

面对如同尖刀一样的眼神,珏并没有就此畏惧。

“为何这么说?”

“猜测而已,你身上的龙气很是不纯啊······混血儿吗?”

“随你怎么说,我不想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讲我的身世。”珏以同样的眼神回敬他。

那人稍微退后了一点。

“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说着,珏离开了。

男子稍微擦了下鬓角的冷汗。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没想到龙城里竟会有这样的存在······”男子如此说。

推荐阅读:

小鬼的新娘 斗罗:云养女友比比东被养成魅魔 娇妻甜蜜蜜:老公,宠上瘾 属性修仙,我疯狂加点 明日之后 血色电梯 陈宇夜伴钟声 穿书后,病弱嫡女又崩人设了 斗罗:开局魅魔,比比东被玩坏! 史上最强县尉 与你情同陌路 凡人之剑意凌霄 综视:正妻钟小艾,打造郭氏王朝 我只想种田修仙 冷医丑妃 全能少女被大佬宠坏了 妻子的秘密 这个训练家有亿点强江景 夜九幽帝胤 DNF之狂神 源族崛起 雏雀 重生之巨星复仇系统 少女死神有点狠 我的标签有属性加成 独家密爱:误惹薄情老公 漂亮反派[快穿] app修仙 他是一个屠夫 我能看见匹配率 剑侠朋克 我本该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