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决战

0决战

这天,角斗场的观众席上已早早的挤满了人,即使是贵宾区,也没有一间是空下来的。

“终于到这一天了。”空在判别官的看台上说。

“嗯,终于到决战了嘛。”崩也十分兴奋地说。

环顾四周,所有的判别官们都来了。即使是有着比贵宾区的单间面积还大的判别官的看台,也显得有些拥挤。

“不过说回来,为什么要让珏占这样的便宜?”崩问空。

“什么?”

“这四人中,只有钰是直接进入决战的,为什么?”

“······冰将军一开始是想让钰和娜贝特或是夏洛特打的,但是我听说冰九重大人介入了这件事,所以让钰和嬴宁打的。”

“冰九重大人?为什么?”

“别管这么多了······但是好像是于之前的妖邪事件有关。”空环顾四周,并用带有推测的语气小声说。

“妖邪事件?!”

“是的,听说啊,那个钰,也就是珏。他是一人就将近两千妖邪和天南斩杀的人,所以冰九重大人对他很感兴趣。”

“什么?!还有这事?!”崩相当惊讶。

“嘘!小声点!这事被凌云的人给压下来了。听说上头也在为钰的来历头痛。”

“感到头痛?”

“是啊,听公主殿下说,钰是龙族,但是在龙族的户籍中完全找不到这个人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怪,一个不明来历的龙将这么多妖邪和天南消灭,确实需要警戒啊。”

一只妖邪差不多有着一个高阶种中位的水平,就算是再小的妖邪也是十分可怕的对手。天南的力量更是强的惊人,相当于上位的水平。要是有这么一个一骑当千的人突然出现的话,没人会不警戒。

“但是这么强的人,为什么只是蓝光?”崩皱皱眉。

“不清楚······”

与此同时——

“到决战了呢。”夏尼对嬴宁说。

“是的······能与珏打上一把吗?”

“战意十足呢。”夏尼笑着说。

“······抱歉,大小姐。我没能将娜贝特打到。”嬴宁突然说。

夏尼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没事的,反正你也进决赛了,不是吗?”

“可是大小姐,这样的话,您的梦想就······”

夏尼伸手打住了嬴宁的话。

“我在这次百兵阵的活动中很开心。”

“是吗······”嬴宁见夏尼不打算在进行这个话题了,只好作罢。

“您不去看一下珏吗?”

由于这次是珏和嬴宁对战,所以嬴宁和珏的备战区是相对的。

夏尼犹豫了下,然后稍微摇了下头,说:“先不了,这次他是你的敌人。”

这是假话吧?嬴宁心想。

他明白夏尼不去找珏的原因:在夏尼战败后,珏并没有安慰夏尼,甚至是去看都没有看她,整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虽说夏尼和嬴宁都知道珏平日行踪诡异,但是嬴宁还是因为珏的态度而生气。

看不出大小姐的心意吗?和夏尼从小长到大的嬴宁明白夏尼的心意,也正是如此,现在的嬴宁特别想揍珏一顿。

而与此同时,在珏的备战区——

“唉?!!夏尼姐没来吗?!”敖丽一进来见夏尼没在而感到惊讶。

“来?为什么?”珏倒毫不在意地问。

“······那就有我来为你打气吧!加油哦!珏!素风,来,为珏打气!”敖丽没有回答珏得问题。

接到了敖丽的命令后,素风一下子扑到珏的身上。

“喂喂喂,你这样压得我喘不上气啊。”珏倒在地上说。

“嘻嘻,素风,干得好。”

“真是的,没想到你和它的关系还是这么好呢。”珏从地上爬起来。

“嗯,当然了!好了,打气完毕!我走啦!”说着,敖丽一下子跳到素风的背上,像风一样的离开了。

“真是的,连点王女的样子都没有。”珏无奈地说。

双方开始入场。

珏和嬴宁相向而行。

“没想到真的可以与你对战。”嬴宁说。

“是啊,没想到这天真的来了。”珏懒散地说。

“自打见到大小姐后,我就一直在祈祷着能与你对战的那一天的到来!”

“唉?为什么?”

“能与可以与天南抗衡的人对战!这是何等的荣幸啊!”

“夏尼和你说了吗?······”

“是的!而且,我也想看看你到底配不配!”

珏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天空。

阴暗的天空中,云在缓慢的移动。

珏伸出手,从空中接下了一粒白色的,缓慢飘落的冰晶。

“下雪了呢······”珏看着手中的雪花,那是如此的洁白,无瑕。

“确实呢。”嬴宁也看向天空,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了一身重铠。

“很美丽,但也很伤感······真是快乐但又哀伤的回忆啊。”珏说着不明所以的话。

“那么,比赛开始!”判别官喊。

但是,两人没有立刻行动。

珏慢慢地从腰间抽出那两把利刃——火蛇牙。

天空的飘雪慢慢的密了,但是总有一粒雪是最先落到地上的。

而在这粒雪落到地上的时候,火花,在角斗场上迸溅出来。

珏和嬴宁都向对方挥动了武器,响亮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在角斗场内回响。

“强力的一击!”珏说。

“呵呵,能接下着一击的人也是少数啊······”

珏没有再搭话,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对嬴宁展开攻击。

珏的刀刃快速挥动,无数道寒光在嬴宁的身上闪过,而嬴宁的偃月刀也随着寒光的出现而移动。

一声声轻快而又干脆的击打声如同一曲动感十足的音乐一样,使人亢奋、使人变的热血。

利刃击打,电光石火。

场上的人都无法看清珏和嬴宁的动作,知道下一刻的到来——

只见一道寒光过后,珏接着打出一道金黄的光芒,然后一团火焰从两人那不到半米的间隙中迸出。

嬴宁被这剧烈的爆炸给推开,他的脚与地面发生摩擦,使得他的面前多了道划痕。

嬴宁看着珏那双燃得发白的利刃。

“瞬间释放的火焰吗?大胆的战术。”嬴宁笑着说。

但是,他那铠甲下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珏的位置没有动!

什么?!珏没有动?!要是他比我重上好几十倍的话倒还能理解,但是比珏还重的我都被这冲击给推到一边了,他是怎么做到的?!嬴宁瞪大了眼看着珏。

珏将双刃在手中转动了一下,调了下刀刃的位置。

“不错的试探啊。”嬴宁对珏喊道。

“呵呵,看出来了吗?”珏发出了“失败了”一般的声音。

“说来,刚才你的刀刃都是反过来的·····而且你也在攻击我的铠甲,软肋处完全不理。”说着,嬴宁抚摸了下胸甲。

“但是······单单以刀背就能将我的铠甲划出伤痕,你是有多强?!”嬴宁的手从胸甲的划痕上移开。

“呵呵。那还真是多谢夸奖了。”说着,珏开始挥动双刃。

“来正式的较量的吧!”嬴宁也挥动着偃月刀。

雪,下的大了。

““请赐教!””

伴随着两人的宣言,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嬴宁挥动着偃月刀,像是一个转轮一样冲向珏。

快速转动的刀刃掀起一阵狂风,飞舞的雪花伴随着狂风起舞。乍一看,那快速一定的雪花如同一条神龙一样附在了嬴宁的偃月刀上。

珏也挥舞着双刃,向嬴宁冲去。双刃也带起了风,珏身边的雪花也伴随着珏的双刃飞舞,两把双刃,两处雪花。流雪花畅的流动,看似杂乱无章,但又毫不干涉。那两股雪花如同两条大蟒一样缠绕在珏的身边。

龙与蛇都蜿蜒着奔向对手。

嬴宁先是以及横斩,扫向珏。珏高抬双刃,重重地打向嬴宁的刀刃上。

在旁人眼中,这就如同一头神龙打出一记猛龙甩尾,而两条巨蟒却以尖牙给予回击。

由于受到了双刃的击打,嬴宁的刀刃向下偏移,没能给予珏一定的伤害。

珏看准时机,用一把刀刃向嬴宁刺出。

而然,嬴宁以手甲将刀刃弹开。

不过,仿佛猜到了嬴宁的动作一样,珏快速回旋身体,凭借强大的离心力,对嬴宁的头打上了沉重的一击。

极强的冲击从头盔传到嬴宁头部,一阵眩晕感翻搅着嬴宁的大脑,接着,钝器的打击所造成的痛感钻入了嬴宁的骨骼。

嬴宁的脖子几乎弯成了直角。

但是这并没有让嬴宁忘记他的使命。嬴宁也趁势转动身体,像珏那样抡起偃月刀,向着珏打出了沉重的一击。

偃月刀带着雪花砍向珏。那雪花如同摆脱了大蟒束缚而复活的神龙那样。神龙张开嘴,将龙牙完全暴露在敌人的面前,如同要将敌人活吞一样。

而此时,珏的身体并没有回旋过来,他的软肋完全暴露在嬴宁的刀前。

不过,珏毫不慌张——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自己只转一圈。

只见珏就像是一个飞速旋转的陀螺一样,在空中飞速的旋转。他先是将嬴宁回来的刀给弹开,然后又对嬴宁造成了连续的击打。

被连续打了好几下的嬴宁自然不服。他稳住身子,像是雕像一样保持的站立的姿态,然后伴着珏的击打高台偃月刀,之后猛地砍向地面。雪花的神龙如同飞湍悬瀑一般的冲向地面。

就像是偃月刀被加长了一般,一道巨大的冲击横扫地面。

珏被直接打飞。

嬴宁趁此间隙将歪了的脖子给正回来。

“很强的技术,珏。”嬴宁的声音中透着发自内心的敬意。

“那又怎样?还是被打飞了嘛。”珏稍微晃动了下手腕说。

“但即使是刚才那一击,也不能让你一倒地的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吗?”嬴宁有些失望。刚才珏在被打飞的瞬间,就成功地找到了平衡点,完美地将落到了地上。

嬴宁正了下步子。

要我来开始第二回合吗?可以啊。珏向嬴宁走去。

慢慢地,珏的步子越来越快。当他接近嬴宁时,已变成了飞奔。

神龙与大蟒的战斗还在继续。

不同的是,这次的大蟒换了攻击方式。

积雪仅仅有小拇指头那么厚,而这也正是珏的优势。

你全身重铠,又用极重的偃月刀作为武器,所以,你是无法自由移动的!珏向嬴宁挥去一刀。

嬴宁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威胁,他用刀格挡。

可是,珏却消失了。

就像是泥鳅一样,珏快速移动到了另一边,并对着嬴宁的背后来上一刀。

仗着地上的积雪而快速移动吗?!嬴宁想。

几乎每一刻,嬴宁都会受到来自珏的攻击。每当他想要格挡或是反击的时候,珏都会突然消失。

虽然每次攻击都打到了铠甲上,没有给嬴宁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珏的攻击并没有间断过。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嬴宁不免有些疑惑,他知道珏不傻,但是为什么还要做攻击铠甲的无用功?他不明白。

金色的光芒在嬴宁的身上循环出现,现在的神龙已被大蟒所缠绕禁锢。大蟒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嬴宁的铠甲,一些雪花消散了,另一些雪花又补了回来。

真是麻烦!······像大小姐那样吧。嬴宁回想起了夏尼的战术——不顾一切的毁坏即可。

他挥动偃月刀,并向地面劈去。

巨大的冲击使地面碎裂——本该是这样。

当嬴宁发现自己的偃月刀无法再向下劈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影。

珏?他应该不会因为没看见我的攻击而撞到刀刃上的······为什么?

就在嬴宁还在疑惑的时候,珏开始进攻了。

珏用刀尖快速地刺着,嬴宁只得用手甲将如同暴雨般袭来的攻击给挡下来。

嬴宁现在才发现,面前的并非大蟒,而是长有尖锐獠牙的毒蛇。

米粒一般大小的刀尖使嬴宁对付起来相当的累。

原先被大蟒所禁锢的神龙又不得不面对狂暴的毒蛇。疲惫,支配了嬴宁的手。激烈运动的酸痛,刀尖击打的疼痛,嬴宁的疲惫感在不断的叠加。

我不能一直被压制下去!嬴宁对手部发力,用手甲将刀刃顶了回去。

我记得,你的脸上好像有伤······

就在珏的刀刃还没有回旋过来的时候,嬴宁一拳打在了珏的脸上。

殷红的液体从纱布的内部渗出。

“嚯!这一下可不轻啊!”空在上面看着,脸也跟着抽动了一下。

“虽然有些损,但是个好办法。”崩做着客观的评价。

珏这时将手中的刀刃上空中抛出,空出手来对这嬴宁的脸上也是一拳。

“被打傻了吗?对手可是带着头盔啊。”空皱了皱眉。

周围的判别官,甚至是观众们都对珏的举动做着不认可甚至是嘲笑的议论。

“珏。”贵宾区的夏尼将手稍微攥了一下。

“哈哈,夏尼姐真的在这里呢。”从夏尼的一旁传来的敖丽的声音。

“唉?敖丽?”

“方便我坐在这里吗?”没有等夏尼的回答,敖丽就坐到了夏尼的身边。

“敖丽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你不觉得一个人看比赛太无聊了吗?”敖丽无邪地笑着说。

“呵呵,确实呢。”夏尼稍微松了下紧皱的眉头。

“对了,机会难得,我们来聊聊吧······”

场内——

嬴宁的大脑被耳鸣声所占据。珏的拳头打到了嬴宁的头盔上——众人看只是这样。

但是只有珏和嬴宁知道——头盔在以极高的频率震颤。

嬴宁被这机高频率的震颤所搞得太阳穴痛,他想要将手收回来,再给珏一击。

可珏一把将嬴宁的手给死死抓住。

为什么?!嬴宁被珏的举动给搞得不知所措。

但下一秒他就明白了——

他透过头盔的缝隙看到了一到寒光从天而降,直接命中了他的胳膊肘。

鲜血,如同喷泉般从嬴宁的肘中喷出。

珏将刚刚插到嬴宁肘中的刀刃抽出,并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没想到竟然是我先飙血啊。”嬴宁捂着手肘说。

“但是是我先出血的。”珏指指自己的脸。

“呵呵,没什么好开心的啊。”嬴宁苦笑着说。

然后,嬴宁又一次摆好了架势。

“······有时候,不得不敬佩脉络的力量啊,即使是这样的伤,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回复。”珏说。

“嗯,造世者给予的恩惠是强大的······你不攻击吗?”嬴宁见珏半天没有动静,有些疑惑。

“喂,嬴宁,你不觉得冷吗?”珏突然来了一句。

“冷?”嬴宁一时间不知道到该说什么。

他看到珏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冰晶色的液体。珏没多说什么,将瓶子一下子扔到了嬴宁的脚下。

瓶子碎裂,里面的液体一下子流出,并冒着白雾。

“什么?!毒气吗?!”嬴宁稍微抬了下头,然自己头盔上的缝隙别那么快的到铠甲内部。

“我不会用毒气的。”珏说。

“那么我就要······什么?!”嬴宁正想要攻击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嬴宁感受不到自己的皮肤传来了千刀万剐般的痛。他用余光看向自己的身体——

冰!嬴宁的铠甲上附了一层冰。僵硬的冰将嬴宁的身体给冻住。

为什么?!这冰是哪来的?!······莫非!

嬴宁注意到了自己铠甲上附带的水珠。他明白了——

珏之前的攻击并非毫无目的:珏希望用带有温度的刀刃将飞雪给融化,在其水滴还未蒸发前,利用风将水滴涂在自己的铠甲上,带有水的铠甲会将接下来的雪给融化,形成新的水层,以此循环,自己的身上就沾满了水。

由于自己是穿着铠甲,所以铠甲上的水是感知不到的。

最后,在由着小瓶中的液体将铠甲上的水快速固化。

被摆了一道啊······嬴宁在心中自嘲道。

他知道珏是个可以称得上是“狡诈”的人,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阴险”。

我应该早点提防你的······嬴宁,被冰给封住了。

“抱歉啦,我是又必须拿下百兵阵首位的任务的。”珏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走向嬴宁。

“胜负已分了吗?”崩问。

“······不。”空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珏走到了嬴宁的身边。

“你该······”正当珏要发出结束宣言时,珏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危险的气息。

然后,不出所料的,珏被一个碎冰的钢拳给打飞了。

“噗啊!”珏再勉强落地后从口中吐出了鲜血。

正当他抬头时,他看见了——

嬴宁所站的位置上全是蒸汽。隐约中,珏看见了一个全身冒这岩浆般光芒的人。

“你大意了呢,珏。”嬴宁的声音从中传来。

珏看清了——

此时嬴宁的身体比之前大了些,原本近两米的身体伸长了近一个头的距离。嬴宁的手、脸暴露在外面,如同岩浆般的鳞片生长在他的手背和脸颊上;一根极长的龙角从他的额头中央长出,如同犀牛一般。嬴宁的背后伸出了蝙蝠般的飞翼。

“哎呀呀,钰完了呢。”空说。

“至龙吗?······有的看了。”崩倒是很有兴趣。

面对从身上迸发出远超娜贝特血龙化的压迫力,珏没有后退。

“呵呵,看来我这百兵阵没白来啊······”绷带下的笑容,愈发的兴奋。

推荐阅读:

神罚(无限流) 我的爱,顾先生 时爷的小祖宗又甜又野 顶级大佬从痛风直播开始 药仙小妹拐师弟 斗罗:妹妹死后,我成了杀神!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 猫系如何在稻荷崎生存 末日被卖后,我被大佬娇养躺赢 叶舟 [综英美]我哥哥叫汉尼拔 地藏十三 火影战记 龙魂虚空 开局被始皇坑杀怎么办?在线等! 悠然神农 大明海事 娱乐之随意人生 黑领结 掠爱缠情:首席的替罪情人 空间之神厨王妃 大洋上空的鹰 腹黑王爷 总裁,错情蚀骨 末世之治愈系女配 大明小文人 霍格沃茨:重振布莱克家族荣光 重生之文娱界超神 联盟系统:无限成长的虚空恐惧 海贼之掀翻大时代 天道为苟 某提线木偶的流浪传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