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尾声

0尾声

当天晚上——

“说以我说,你当时要是在快些的话······”

“再快?!再快的话我都能和师傅并肩了!”

珏的房间中,珏和嬴宁在谈论白天的比赛。

嬴宁虽然很想问珏为什么他会在比赛的下半场变成那样,但一直都没有机会问。

这时,外面传来了声音。

“客人,这就是了,您是要找一个个头很高的人吧?”是店员的声音。

“是,他在这个房间里吗?”

“啊,和一个白头发的在一起。”

“白头发?······那是银色吧?”声音小声说。

就在声音传出的同时,门响了。

“······我猜是夏尼。”

“确实,声音很像大小姐。可是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

“总之,先开门吧。”说着,珏走向了门口。

见到开门的是珏,夏尼像是被吓了一跳般的倒吸了口气。

“真是夏尼啊,进吧。”珏对夏尼说。

“谢,谢谢。”夏尼说着走了进去。

珏无意间瞥了店员一眼,发现他的表情有些不太对。

啊啊,确实,小姑娘大晚上的去男人的房间确实有些不太对,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啊······珏有些累地看着店员,然后关上了门。

“呐,夏尼你来的目的是什么?”珏问。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当然是为嬴宁哥的百兵阵排名而高兴啊。特来祝贺······顺便也祝贺珏的冠军。”夏尼不冷不热地说。

“多谢大小姐。”

“我是顺便的啊······”

夏尼看着两人一个喜笑颜开,一个无奈苦笑,差点笑出声来。

“什么嘛,看来精神上还是正常的嘛。”珏挠着头说。

““唉?””夏尼和嬴宁都愣了一下。

“打你输了的时候起,你就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而且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都好几天了。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输了而伤心呢。吓得我都以为你抑郁了。不过你还会笑,应该不是很糟。”珏说。

啊,毕竟要是你出问题的话,计划上就会少了个中坚力量。我会很头痛的。珏看着夏尼想。

“你······有观察过我吗?”夏尼问。

“啊,别用‘观察’啊,多少还会是会注意一下你的。”

夏尼没说什么,但是她的脸上能透出微微的喜悦。

“再说了”珏走向夏尼,将手放在她的头上,如同父亲般地说:“以我看来,你表现的很好了······第四强很好了······”

屋内一片寂静。

“对了,大,大小姐,您来这里的原因不单单是为了祝贺吧?”嬴宁为了缓解这种令他尴尬的氛围,换了个话题。

“咦?啊!对了!还有一件事!”夏尼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说。

“你要一直待在龙城吗?快过年了,我想回去。而且,千鸟也要和我一起回去。”

“对啊!我还真忘了!确实,我们也该回去了······”嬴宁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说。

“珏呢?过年有什么安排?”夏尼问。

“我没什么可以去的地方,计划上是要待在这的,毕竟过年后还有百兵阵的加封仪式,只不过······我的预算快用完了。”珏有些尴尬。

“什么?!我之前不是给你了不少紫金吗?”夏尼有些吃惊。

像紫金这种最高级的货币,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花到见底的情景,珏到底干了什么啊?夏尼这么想。

“啊,是有些超预算了······”珏心如死灰地说。

虽说自己不缺钱,但是手中的货币是无法正常地使用的。而且为了制造法器,珏花了不少钱。

材料本身不是很花钱,但是量的需求要很多。就拿珏想法器中灌输的青液来说,一小瓶的青液就需要几吨的原料进行精炼粹化,对粹化的人的炼金术水平的要求也是出奇的高。

“额······珏,你应该学会掌控预算啊。”嬴宁无奈地说。

“哈!要不然珏来我们那过年吧!”夏尼半开玩笑地说。

本以为珏会拒绝,但没想到他却陷入了沉思。这让夏尼心中变慌,让嬴宁有些坏的笑了起来。

“夏尼的家是精钢派吧?”珏问。

“嗯。”

“那里面也有很多人吧?习武的。”

“当然的吧?而且,里面也不单单是龙族,其他种族的人也有。”

珏又一次进入了沉思。

“好的,请一定让我与你们一起。”珏这么说。

第二天——

“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少芸独自在幕府里收拾着。

桌子上的文件将少芸掩埋。

“嗯?~~~~你在干嘛呢?”冰千鸟用扇子敲了一下他的头问。

“哦?啊,冰将军啊。我在收拾一下之前的资料······虽然没什么我想要的。”少芸有些失落。

“啊,那真是遗憾······对了,你昨天怎么没去看决赛?”

“让我猜猜,要是珏的话,应该会是冠军吧。”

“你对他很了解啊。”

“是的!”少芸的语气有些变化,让冰千鸟背后一凉。

“······对了,你的年关安排是什么?”冰千鸟转移了话题。

“······怎么说呢?游荡?”少芸有些迷惘地说。

“好好的过年,游荡可不行哦!”从外面传来了另外的声音。

“啊,空啊。”少芸拨开文书,看向空。

“要是没什么可以去的地方的话来我家吧。”空建议到。

“呵呵,说实话,我还真想见一下你的儿子呢。看看有这样的父亲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少芸调侃道。

“喂!很过分的!”空倒是很在意。

“不过我是很赞成呢!”海莲华从一旁过来。

“唉?你们怎么都来了?照这么说的话,崩也好来了吧?”少芸向外面看去。

“崩没来哦······不过听说有人看见他和姬芸在一块。”空笑着说。

“呵呵!还是承认了嘛······对了,这个给道龙和崩。”少芸说着,将两张字条交给冰千鸟和空。

“什么啊?”空挑着眉说。

“这是我根据虚境之弓的构造分析和法术布局所推出来的,应该可以让姬芸的手恢复正常。”

“哇!这样的话可真是帮大忙了!”空表现得很开心。

“嗯,这样的话道龙也就不用因为这事加班了。看来今年煞羽是可以和道龙一起过年啦。”冰千鸟也很开心。

这时,少芸回想起什么似得,问:“海莲华,你说你也赞成我去空那里过年?为什么?”

海莲华和空相互看了一眼。

“嘚,不用说了,你们俩是夫妻?对吧?”少芸问。

“真是的!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啊!”空挠挠头,无奈地说。

“藏得够深的啊。”

面对少芸的目光,海莲华笑着说:“因为我们约定过,不会在工作时将家长里短给表现出来。”

少芸点点头。

要是有海莲华这样的女性的话,空的孩子也应该不会像他父亲那样吧?

“呦!少芸!我来了!”

又来一个?少芸从外面听到了娜贝特的声音。

“哦!第三!很有活力嘛!来这干嘛?”

“怎么?不欢迎?!”娜贝特在听了少芸的话后有些生气。

“不是,理说你没有来的理由啊。”

“有啊!百兵阵结束了,我以后就应该见不到你了,所以过来和你告别的。”

这时,冰千鸟的表情有突然些低落。

对啊,以后就有可能见不到少芸了。冰千鸟的心像是失去了什么似的。

“少芸······你以后的安排是什么?”冰千鸟问。

“以后的安排啊······我想去找一下道龙,我想要进入学院。”

“你还有待在龙城的计划啊!”冰千鸟的眼睛一亮。

“嗯,我渴望更多的知识。”

“唉~~~真像是少芸说出的话呢。”空敲了敲自己的下巴。

“······我以后也会待在龙城呐!看来还能见面啊!”娜贝特说。

百兵阵,在对于优秀的选手都会给予一定的官职,不过大多是武官罢了。

“别那么开心啊,要是入仕的话可有你忙的。”冰千鸟眯着眼提醒到。

“唉~~~~~~?”娜贝特也用眯眼给予冰千鸟一个回击。

少芸他们虽然知道娜贝特的叛逆性格不是一般的强,但是和龙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冰千鸟对着干的行为还是让少芸他们慌得很。

“少芸!”娜贝特一下子从后面抱住少芸。

“唉?!”少芸一时间不知所措。

“不是要过年了嘛,给我个新年礼物呗!”

“······行行行!你快下来就行!我还有事要忙呢!”少芸妥协般地说。

只见娜贝特眯着眼,如同挑衅一般地看着冰千鸟,卖弄似得说:“那么?要什么呢?······”

好了!我的姑奶奶!你就别再点那个金发*了,好吗?少芸在心中无奈地想。

“哈!对了!以后就叫我‘娜尔’吧!”

“叫娜尔就行了吗?······也好,好了一个字。”少芸尽可能的答应着。

“是啊!这样更·亲·近一些呢!”娜尔对着冰千鸟又是一次卖弄。

完了!冰千鸟的太阳穴好像有青筋啊!一定是生气了!少芸无意间看到了冰千鸟的异常。

“啊!对了,娜贝特······”

“不!是娜·尔·哦。”

“行行行,娜尔。你新年有什么计划吗?”少芸无视冰千鸟那锐利的视线和空与海莲华那看热闹般的眼光问。

还没等娜尔回答,冰千鸟就说:“她是离家出走的!以她的脾气,应该是没地方去吧?”

“冰将军的打算呢?”

“我?我是要和夏尼姐一起去精钢派的。”

“唉?冰将军和精钢派还有关系?”

“是啊,我的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从小在哪里习武嘛,而且······我今年不太想和父亲一起过年。”说着,冰千鸟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和失望。

“额······冰将军,拜托你个事呗。”

“嗯?少芸还会拜托人啊?行!既然是你提出的请求的话,我就答应了,当做是新年礼物了,说吧!”冰千鸟将胳膊抱在胸前一边高傲地看着娜尔,一边回答者少芸的话。

“啊,那麻烦您带娜尔去精钢派。”

““唉?””冰千鸟和娜尔都楞了一下。

“是这样的,我希望娜尔能够从精钢派中多学些东西,所以······”

“我才不要和这个紫毛在一块呢!”

“金毛什么的我不喜欢啊!”

冰千鸟和娜尔相互排斥着对方。

她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差了?少芸无奈的看着两人。

见到少芸的表情有些犯难,冰千鸟叹了口气,说:“行吧,就当做是你欠我的人情好了。”

“那我也就当做是给你新年的礼物好了,我会和冰将军好好相处的。”娜尔也妥协了。

“那真是多谢了!”

凌云城内——

凌云,龙城的中央机构,也是龙族的核心般的建筑。对整个凡域九洲的管理的大多数条例全部处于这里,而这里也是龙族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的住所,那个存在便是让所有龙都敬畏的个体——龙王,敖业。

凌云城,像一座山一样拥有明显竖直落差感的建筑。而在其中上部的一个简朴但不失整洁的房间里,有两人正在交谈。

“正如报告所说,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隐患不是一般的少。”道龙如此说道。

“也就是说,目前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关于银白之灾苏醒的事,对吗?”回答道龙的,是一名穿着黑色基调衣服的男子。他那成熟而又稳重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而这也让道龙心中一颤。

一切都以王的角度为先。这是每只龙都有的意识。

“是的,而且······”道龙在脑中考虑着是否要将接下来的是告诉龙王。

“不必隐瞒,直接说出即可。”

“是!而且,我在《无名法书》中找到了关于银白之灾的又一记叙。”

在龙族,道龙教义的方丈的地位仅次于龙王,所以道龙在敖业面前也敢用一些常语。

“《无名法书》?我记得之前在银白之灾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你们翻阅过法书,但是没有找到关于银白之灾的传说啊。”

“是这样么错。”

从前,在三界第一次接触银白之灾的时候,人们曾查阅过《无名法书》并渴求从中寻找到关于银白之灾的记述。但是法书中没有关于它的任何信息。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说说,你,查到了什么?”

“《无名法书》记载:灾存在于世上,将一直与痛苦、诽谤、哀鸣、孤独常伴。说它痛苦,是因为他受世人诽谤;说它被诽谤,是因为世人只知道它的哀鸣会带来灾难;说它哀鸣,是因为它渴求着认可,但是只能受困于孤独;说它孤独,是因为他需终身与灾厄常伴。灾,其所及之处必将灾厄横生,哀鸿遍野······就是这样。”

“所以呢?你要表达什么意思?”敖业问。

“我之前去仲日洲调查银白之灾的封印。但是,仲日洲还处于秋天的节气。”

一听到道龙的话,敖业抖了一下身子。

“也就是说,起驾洲的暴雪并非是早冬的迹象,而是······银白之灾招来的?!”

“是的,怕是银白之灾招来的灾厄——暴雪。而且前几个月的妖邪事件······”

“我记得妖邪会不断地向银白之灾挑战,对吧?”

道龙微微点了下头,说:“以目前的情报来说,银白之灾,就在起驾洲!而且,因该离龙城相当近!”

敖业转过头去,透过窗口看向远方。鲜红的朝阳从云海中升起。黑暗被这一缕光芒给划破。

“神族和魔族那里怎么样了?”敖业问。

“他们已经知道银白之灾的事了。”

“是吗?那反应呢?”

“不亚于我们。神族的圣神教义和魔族的魁魔教典已经联手研究关于银白之灾的二代封印法术了,但是预测其发动的条件要比一代的要高。”

“无妨!只要能让那个畜牲消停就好!还有,安排一下,我要在百兵阵的加封仪式上和神王与魔王谈谈关于银白之灾的话题。”

“是!”

敖业见道龙还没有离开,就问:“还有什么事吗?”

“还是银白之灾的事,我希望能从现有的人中抽出一部分用于对抗银白之灾!”

“要从百兵阵里找吗?确实!这届的百兵阵的前几位龙族居多啊!”敖业相当高兴地说。

“是!今年的龙族相当的优秀······但是我想要一名人族。”

由于王种的人口相较于三界来说过于稀少,所以即使是在龙城里,使用人族等其他种族作为人手使用是常有的事。

“是谁能让道龙感兴趣呢?”敖业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啊,是一个叫做少芸的人族······”

凌云的某处——

早晨的清风慢慢拂过整个龙城,同时也抚动着一头银色的长发。

“你在这里不冷吗?”一男的问。

“不啊,这里的风景很美好呢。没想到我竟会被这里的风景所打动。”回答男子的,是长有一头银色长发和血色双眸的女性——造世者,萍。

萍端庄地坐在一面高墙上。风轻轻拂过她的衣襟,红色的油纸伞如同莲华般地打开,而萍本人则像是莲间的精灵一样。一种说不出的神圣的美从萍的身上透出。

“啊!没想到!那孩子竟然真的赢了!”萍那湿润的眼看向远方,让人不知道她是在想说美景还是在回忆着珏的战斗。

“是啊,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不拿出实力!”男子有些不爽。

“不!他的玉佩,那四分之一的血红。他的美丽正在展现!”萍伸出手,仿佛要抓住风一样。

“听说了吗?王种又打算要将灾给封印了。”

“那不正是你希望的吗?”萍稍微回了下头,看向男子。

男子细细审视着萍的长相。说是话,萍的长相真是像极了某人,或者是说某人像极了萍,将他们俩说是母子都不会有人怀疑。

“你为什么要一直用幻术掩盖自己的脸呢?你明明不是长这样的······自做的美丽是虚伪的。”萍眯了下眼。

男子敲敲自己拿相当标致的,影星级的脸说:“这会让我忘记些事情——不好的回忆。而且,我实在是不希望被你看见。”

“是吗?······回到话题上吧,你说他们要封印灾吗?不可能的!至少,我会出手的。不过《无名法书·灾典》被打开了呢,这下子,灾的故事就会被放到历史的舞台上了呢。······我不希望人如此美丽的事物变得沉寂······”

推荐阅读:

神祗:亿万倍强化的我加入聊天群 命定甜宠:快穿的心动瞬间 全科医生多会亿点很合理吧霸下该隐 怪物乐园 搞穿越严禁社恐 我靠股市发家致富 大庆:扮演徐凤年,大雪龙骑入京 这个中医好年轻 我的女仆是灵尸 老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序列调停 洪荒大舞台,有梦你就来 岁末未初 综漫:人在基金会开局收容灰太狼 我学外语关你侯亮平屁事 兔兔假孕280天 一眼着迷 徒儿十八岁终于可以下山了韩小龙唐语嫣 星际首席预备学员 解霜雨 被渣后,贺先生掐腰强宠 伺位而上 玄幻:系统刚绑定,我却想解绑 合租兵王 我养的小白脸竟是大佬 半生游 糊咖女明星,葬爱女神经 诱捕直男只需要小裙子 末世天灾,囤满亿万物资苟住 HP之改造魔法世界 娱乐:参加恋综,咋都是阴间技能 神兵小将之北冥守护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