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启程

?

0启程

“喂!珏!起来了!”大清早,嬴宁就在喊珏起床。

但是珏还是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

“唉?珏的睡姿变了。”嬴宁有些惊讶。

“哦!真的呢。”夏尼也发觉了珏的变化。

现在的珏不再是团成一团的状态,而是像正常人一样弯成弓形。

“唉?大小姐知道珏平日的睡姿吗?”嬴宁听了夏尼的话后立刻问道。

夏尼点了下头,说:“在妖邪事件的时候曾在一起嘛。当然了,每次在屋外发现他的时候他都是团成一个球的。”

“在屋外吗?······”嬴宁有些放心地说。

“那么,要怎么样才能叫他起来呢?”夏尼有些犯难。

她知道,珏在熟睡时是有对周围人进行无差别攻击的习惯。

“啊啊,关于这个,我有一个想法。”嬴宁说着,从身旁拿出一个铁桶。

“唉?这是······”

“啊,早就猜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找店员要的。”说着,嬴宁举起了满是水的铁桶。

嬴宁鼓足了力气将铁桶向珏扔了过去。

如同感受到了一样,珏一下子从床上直起身来,一个手刃就将铁桶切成两半。铁桶的外壳掉在地上,里面的水直接洒了出来,溅到了珏的身上。

珏那空洞的眼睛挣开,无神的双眸慢慢地恢复光彩。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唉?什么?怎么了?”珏发现自己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立在地上,身上还满是水后有些懵地问。

“哦!本来想要用凉水泼你起来,没想到你连桶也给报销了啊!好可怕!看来以后要想一个比较妥善的叫醒你的方法······”嬴宁看着变成两半的桶说。

“哈?用这种损招叫我起来?”

“珏,你没事吧?”这时,夏尼有些担心地问。

寒冬腊月,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天气里被泼了一身水,一定会出问题的。

但是珏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地说:“啊,没事的,就是身上的衣服湿了······绷带也进水了。干掉就好了。”

“没有备用的衣服吗?”嬴宁问。

“没有啊。纱布倒是有。”珏开始解开自己脸上的纱布。

“都怪你!嬴宁哥!就不会想个别的办法吗?!”夏尼开始对嬴宁进行训话。

“可是,珏以前曾说过:‘要是想要叫我起来的话,不如用冷水来泼吧。’这样的话。”

“谁会信啊?!”

“啊。是,我是说过这样的话。”正在夏尼还要对嬴宁进行思想教育时,珏打断了夏尼的话。

夏尼又转向珏,说:“真的吗?”

珏点点头,然后背过身去,将绷带拿下来。

“那,作为赔礼,我帮你选件衣服吧。”夏尼说。

“不用了。”珏一打响指一团火焰从珏的身边燃起。火焰缠绕着珏的身体。

“珏······呀!嬴宁哥!你干嘛?!”夏尼的眼睛被嬴宁给捂住了。

这是不得已的办法,因为这团火焰不是为了蒸发珏身上的水儿招来的,而是为了将珏身上的衣服给燃尽而招来的。

珏的衣服被着火焰所吞噬,使珏的肌肤直接暴露在火焰中。由于火焰的遮挡,嬴宁也没有看清珏的肌肤是什么样的。但从珏的反应来看,珏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时,珏蹲下身,将手伸到地上的水里,然后像是提起什么一样,将手快速抬起。只见地上的水就像是被珏的手给吸引住了一样,顺着珏手部的移动轨迹一同运动起来。

接着,珏就像是披衣服一般将水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水汽一瞬间掩盖了一切。

“嗯······虽然有些损耗,但是还说得过去。”珏在水汽中说。

水汽散去,嬴宁看清了珏的状态。

原本被烧毁的衣服又一次出现在了珏的身上,但是其款式与之前的不一样:是一款冬装。相较于之前的汉服,现在的珏穿着一身更加符合现代着装风格的衣服。水蓝色的底布与金黄色的装饰性布条相搭配,突显出一种年轻的活力;规整的缝合线条将着装者的身材给完美诠释;细致的刺绣在衣服的边缘出现,为衣服本身的档次加分。

“这身也太完美了吧?”嬴宁说。

“什么啊?!让我看看!”夏尼将嬴宁的手甩开。

“哦哦哦!很棒哦!珏!没想到你穿现代的服饰也是很合身的嘛······是不是说你没有多余的衣服了吗?”

“哦,这个啊,用炼金术粹练出来的。”珏也审视着自己的衣着,检查一下是否有问题。虽说珏对自己的炼金术的水平是很有自信的。

“款式是之前和夏尼区服装店的时候观察了不少衣服才推演出来的······话说当时为了找男装区可让我费了不少力呢。喂,怎么样?”珏看向两人。

“嗯,怎么说呢?”

“都让人不知道是该夸赞你的衣服还是你的人了······”

面对着如同模特般的珏,嬴宁和夏尼都一时间语塞。

“应该不是太差吧?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说着,珏向楼下走去。

“珏的脸还没好吗?”嬴宁在路上问。

珏无声地点了下头。

“真是的,当初做法器的时候要小心些啊。”嬴宁说。

“唉?法器?珏会做法器吗?”夏尼听后有些诧异。

即使是在龙族,也没有那么多人愿意将大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制造法器这种又累又没什么实际效果的活上。法器的制造知识是浩如烟海的。但是,就算是全部习得其法器制造的全部真谛,也无法制造出五级以上的法器,所以制造法器这种麻烦的活是没有人愿意参与的。

“嗯,当初就是珏在做法器时出了问题引发了爆炸,所以我才有机会认识珏。”

“这样啊······”

“当时我到的时候,珏就用绷带缠住了自己的脸。被法器的爆炸伤的不轻吧?”

“法器爆炸?真的假的?!珏没事吧?!”夏尼的反应相当的大。

“我不好好的和你走在一块吗?”珏说。

“哦。也对哦。但是,嬴宁哥,珏的脸不是让法器给伤的。”

“唉?不是吗?”

“嗯。”夏尼一点头,说:“是在杀天南的时候被天南的血给溅到脸上才变成这样的。真是可惜了,当时珏的脸都没法看了。”

“现在也是啊。”珏在一旁用平静的语气说。并摆出一副不关己事的样子。

“是吗?可是我没有听说过天南的血还有毁容的效果啊。”

“是这样没错,但是在特定的条件下,妖邪是会进化的。”

““唉?””夏尼和嬴宁都看向珏。

“比如说极度的愤怒、痛苦、绝望或是恐惧。总之,都是些负面情绪罢了。”

“负面情绪?它们也有情绪啊······不过,妖邪会感受到恐惧吗?”嬴宁问。

“会啊,尤其是遇到什么不该见到的东西。”珏说。

夏尼和嬴宁都感觉珏那绷带下的脸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额······呵呵,那个。为什么千鸟还没来呢?”夏尼环顾四周,转移话题。

之前那次妖邪事件,让夏尼差点死过去。所以现在夏尼心中对妖邪的反感不是一般的高。因此,夏尼现在不想再提妖邪的事。

“是在正门口集合吧?”嬴宁问。

“嗯,千鸟是这么说的,她还说像是马匹之类的东西她会帮我们解决的······”

“嬴宁?你怎么了?”

珏见嬴宁有些心神不宁。

“喂!珏!那可是冰千鸟,冰将军啊!龙族最漂亮的女性啊!号称倾国啊!”嬴宁小声说。

“啊,见过,是挺漂亮的。”珏平淡地回答。

“你这反应也太平淡了吧?!你真的见过冰将军吗?!听说凡是落入她那说紫色双眸的生灵,无论男女都会被她所深深吸引啊!”

“是啊,这我也知道。‘魅惑之瞳’嘛。”

嬴宁见珏一直都是一副平常的样子,就问:“喂,有个问题。”

“讲。”

“你,该不会是对女性没兴趣吧?”

是不是声音有些大呢?夏尼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到这里。

“哈~~~是是是,我对女性没兴趣。”珏摆着手说。

“喂?!真的假的?!珏!你莫非是······”嬴宁向后退了几步。

再看夏尼的脸。她的脸上有种落入深渊的感觉。

“别误会了,我对男的不感兴趣。”珏瞪了嬴宁一眼说。

“对男的也不感兴趣?你是哪门子修行的的人啊?”嬴宁看出了珏的玩笑。

夏尼也安心地舒了口气。

这时,远处传来的喧闹的声音——

“滚开!滚开!”

“都快让开!要是被马撞伤的话就去金龙幕府里要回复药剂就行了!”

远处,一个紫发和一个金发在引领着一片尘土向夏尼他们这里前进。

“哪个是······千鸟?!”夏尼看出了金发的身份。

尘土快速逼近,然后在夏尼的面前停了下来。

“夏尼姐!快上马!”冰千鸟说。

夏尼面前有两个骑马的人,每个人都握着两个缰绳,各自又牵着一匹马。

“那边的那个就是嬴宁吧?百兵阵位列第二的······喂!娜贝特!你快把马给他!”

“知道了知道了!少命令我!金毛的!”

见冰千鸟和娜尔都急匆匆的,夏尼和嬴宁也没多问什么,就马上上了马。

“好了!全员到齐!走了!”冰千鸟就像是急行军一般地说。然后她快马加鞭地走了。

“不要走正门!从东门出城!”冰千鸟撂下一句话。

“唉?!等,等一下,还有一个······”

“别磨叽了!走了!”娜尔从夏尼和嬴宁的中间经过,并同时拍了一下两人的马的屁股。

两人的马也立刻飞奔了出去。

就在四人走后不久,又一批骑行的人从城内冲了出来,是龙族的战骑部队。

“冰将军!请留步!”

“冰将军!您不能没有护卫就出城!”一大群骑兵追了出去。

“啊?珏阁下!”一名骑兵停在了珏的面前。

他打开头盔。

“你是谁来着?······额······震······震庭,对吧?”珏说。

“呵呵,您还能想起我啊!”

“单从你能记得我这一点,就应该让我惊讶好不好?”珏回复到。

“哈哈,您的脸可是让我很难忘记的啊!怎么样?恢复了吗?”震庭爽朗地说。

珏摇摇头。

“是吗?”震庭皱着眉说:“没事!不过还是要恭喜你获得了百兵阵的第一位!虽说在新年后的加封仪式上对外宣称的百兵阵冠军叫‘钰’是啦,不过你就是你,没差啦!”说罢,震庭又是爽朗地笑了起来。

“不过······话说你们这么兴师动众试图个啥啊?”珏望向远方的尘土,又看看周围傻眼的民众。

“切!都怪那个叫少芸的啊!”震庭一脸不爽地说。

“少芸?”

“是的!本来的计划是让一部分人护送千鸟的!结果千鸟却说:‘之前和少芸出去那次不也一点事都没有吗?而且我个人也很享受靠自己力量冒险露营的感觉’于是就拒绝了所有的护送提议!”震庭紧紧握着缰绳。

喂喂喂,你脸上的黑线很可怕啊······珏看着震庭那张愤怒的脸。

“看来,那个叫少芸的给你么添了不少麻烦啊?”珏说。

虽然我认为这和少芸没多大关系。珏暗衬到。

“就是啊!珏阁下有所不知!以前千鸟可是很听话的!虽然平日是有些调皮,但是到了该守规矩的时候可是很守规矩的!······”

珏不由地想到了一开始进龙城时与冰千鸟的见面。

“可是!自打少芸来了后,教坏我家的千鸟!让她真边得跟个小女孩一样!真是的!身为金龙建军却没有大局意识!”震庭越说也生气。

“更可恶的是!我怀疑少芸那竖子在勾引我家千鸟!哼!身为人族就想要和龙在一起吗?!异想天开!千鸟也真是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窥探着这金龙建军的位子吗?”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千鸟是女儿身啊,要是以她为妻的话,多少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一辈子了······”

“那您还真是珍视冰将军啊。”

“当然!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是重要的!”

就在震庭和珏对话的时候,刚才的骑兵们回来了。

“抱,抱歉!震庭大人!我,我们没能追上冰将军······”看似长官的骑兵说。

震庭叹了口气,说:“罢了,就算是追上了,也会被她打回来吧?”

见震庭有些灰心,珏说:“没事的,冰将军和娜贝特、嬴宁以及夏洛特一起,应该不会有为题吧?”

“······全是百兵阵的前四强啊······唉?珏阁下是怎么知道的?”震庭问。

“我是要和夏尼她门同行的······”珏挠着头尴尬地说。

“那你还在这里与我一起愉快的聊天吗?以现在的情况,就算是骑马去,也追不上啊。”震庭说。

“那倒不用担心,我倒有些办法。”珏自信地说。

“哦?珏阁下有办法吗?”震庭眯了下眼。

龙城外——

“唔!甩掉了吗?”冰千鸟回头望了望。

“应该吧!真是的!这种破规矩到哪都有呢······不过······规则就是拿来无视和打破用的!去他的规则!”娜尔更是兴奋。

“千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是这样的,我······”

“这个金毛推掉了护送的安排,所以就被追杀了!”娜尔代替冰千鸟说。

“喂,紫毛!你说话注意些!要不是少芸让我看着你,我早就把你扔到一边去了。”

“哎嘿?少芸?嚯嚯嚯,金毛好像很听少芸的话呢······”娜尔在马上摆出夸张的动作。

那个娜尔的马术真好啊······夏尼想。

突然,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件事。

“坏了!忘记珏了!”夏尼大喊。

“珏?啊,那个绷带怪啊,什么叫忘记他了?”冰千鸟问。

“啊,其实珏也是想和我们一起去精钢派的······”

“哈?!”冰千鸟的反应出奇的大。

“夏尼姐和那个绷带怪是什么关系?!过年要带他吗?!”冰千鸟质问着夏尼。

“这,这个······”

“只是可怜他没地方去罢了。而且是我们这边的提议,珏也是基于一定的考虑才来的。”嬴宁为夏尼解围。

“真是的,那个绷带怪也太得寸进尺了吧?不就是救了夏尼姐吗?还去别人家过年?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说着,冰千鸟瞥了娜尔一眼。

“喂!金毛!有意见啊?!要不是少芸的命令,我才不听你的呢!”娜尔向冰千鸟吼道。

“哦吼~~你连你父亲的话都不听,却听一个人族的话?”冰千鸟坏笑着说。

“闭嘴!金毛!”

“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不就是金龙将军嘛,神气什么!?”

冰千鸟见施威压不过娜贝特,就不在和她谈了。

“啊啊啊!这下子该怎么办啊?!珏被抛下了!”夏尼十分苦恼。

“没事的,反正那个绷带怪也没什么好的,丢下就丢下吧,以免在年会上影响食欲。”冰千鸟安慰着夏尼。

“呵呵,还真是把人给贬得一文不值啊。”从几人的中间传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

““““唉?!””””四人都被吓到了。

一个黑影正在紧跟四人,并且和马匹的速度保持一致。

四人立马将马给停了下来。

黑影在离几人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接着,从黑影中伸出几根触手般的东西,并且慢慢编制成了人形。

“呃!真是符合绷带怪的出场方式啊·····”冰千鸟一脸厌恶地说。

珏站在四人面前。

“珏!你追上来了?!”夏尼喜出望外。

“啊,毕竟你们走的不是很远。”珏轻松地说。

“不是很远?明明连龙族速度最快的战骑都追不上我们。”冰千鸟一脸不爽地说。

“唉?那也就是说······”娜尔看向珏。

冰千鸟也反应过来了,和夏尼他们一样都看向珏。

“你的速度······比战骑都快?!”冰千鸟瞪大了眼。

“啊,我不是说了嘛,这点距离,小意思······”

推荐阅读:

重生2006之传奇人生 网王不打网球有罪吗? 极道:我用加点横推一切 垂耳兔幼崽和大佬监护人 合欢宗模范女修 亿万萌宝爹地快还债 书籍1416369 综武世界,开局随机扮演 你能不能别讨厌 探案?不急,来一口(美食) 华夏先祖屹巅峰 嫡女重生归来,假白莲彻底慌了 长生: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 火影:辉夜是我妈 赤帝传奇 海军:赤旗飘扬 洪荒:悟性逆天,在云霄胸口摆烂 工具人的恋爱指南[快穿] 这就是正经修仙! 陛下重生后亲自教娘娘虐渣 那不勒斯之鸦 无限末世,我嘎嘎卖货日赚百亿 穿成寡妇带俩娃,在种田文里稳定发疯 他每天都在演戏 神降葬礼:我在地狱卖艺为生 官场:重生问鼎,红颜为伴 嫁太子 黑莲花大佬非我不可[穿越] 三国:化身孙策,从占荆州开始 我捧女友做天后,有什么问题? 亦如浅 我心如死灰后,你后悔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