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又加一个人

?

0又加一个人

“哎呀,比马匹的速度还快,珏你还真是不断刷新着我的认知啊。”嬴宁对珏说。

“哦?是吗?那可真是太荣幸了。”珏在地上画着些什么。

由于考虑到珏是用肉体追上来的,所以一行人就先休息一下。

大家团坐在一起,只有珏一人在一旁。

“呐,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只有四匹马,五个人,不够啊。”娜尔说。

“五个人?你确定?!”珏站起身来,看向冰千鸟和娜尔。

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冰千鸟的马上的行李。

虽然被绷带所掩盖了珏眼睛的一小部分,但是周围人还是能感受到珏那眼睛所散发出的压迫感。

“唔,怎么了?”冰千鸟也后头看向自己的马。

这匹雪白的马是冰千鸟的爱马,也是冰千鸟第一次骑上去的马。之前说过,冰千鸟是怕动物的,而这匹马则是冰千鸟第一个接受的动物。

珏慢慢地走向那匹马。

仿佛是感受到了危险的到来一般,冰千鸟的马开始躁动起来。

“喂!绷带怪!你要干什么?!”冰千鸟立马起身。

不管他要干什么,先把他拦下来再说!

“你要干什么?!”冰千鸟抓住珏的肩。

“我想要检查一下你的行李。”

“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可是隐私啊!”冰千鸟相当的不满。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么,由你去检查。”珏立马妥协的态度让周围人都警惕了起来。

珏不打算喋喋不休地争吵?也就是说冰千鸟的行李中真的有应该让人警惕的东西?!珏,是认真的?

“好吧。”冰千鸟咽了口口水,向自己的行李哪里走去。

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摆出了一副随时要攻击的架势。

确实,现在虽然是王种统治着三界,但是王种的统治是建立在从前统治过三界的人族政权——上都之上的。也正是如此,上都的残党才会一直想要复兴上都的辉煌。

冰千鸟身为金龙将军,而且还是没有后代的女儿身,要是能想办法将她除掉的话,那么龙族的军事支柱必将受到打击。到那时,上都的复兴也不是痴人说梦。

可是,珏却向所有人摆了个放松的手势。

然后珏一把推开冰千鸟,说:“你要是那么怕的话,交给我不就行了。”

“唉?”冰千鸟一愣。

只见珏走向行李。

“果然啊。”珏将手伸进了行李的深处。

“就是这个!······这是什么?”珏从冰千鸟的行李中抽出一个东西——一块布。

还没等珏看清这布的本质前,冰千鸟就一拳打在了珏的脸上,并一把抢过珏手中的布,红着脸,将布护在胸前。

“你!以后离我远些!”冰千鸟用冰冷而又不失愤怒的语气说。

“唉?”珏用指头稍微点了下自己的绷带。

又出血了吗?······

这时,从冰千鸟的胸前滑出一条白带。

“唉?这是······”冰千鸟伏下身子,仔细看着白带。

是条像是蛇一样的东西。

珏从地上拿起了一块小石子扔向了小蛇。

“起床了,敖丽。”

被石子击中的小蛇抽动了一下,接着就冒出白光。

光芒向上升起,但是并非直上云霄,而是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后就停了下来。

光芒散尽,一名白发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是敖丽。

“呦!我来了!”敖丽一上来就和个没事人一样地说。

周围一片寂静。

接着。

““““唉??????!””””

不出所料的,除了珏以外的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

“啊啦?怎么了?”敖丽看着周围的人。

珏用手轻轻地砍向敖丽的头,说:“身为王女擅自出城,你真是没有王女的自觉啊。”

“唉?我也是希望能多出几次龙城才跟过来的啊!我也想看看夏尼姐的老家是什么地方啊!那可是武龙皇的领地哦!听说很富饶的。”

“你就是猜那里有好玩的才去的吧?”

“被发现了吗?”敖丽对珏摆出一个可爱的表情。

“话说······现在龙城里应该乱作一团了吧?”珏望向东方。

“没事没事,我再走的时候留下过纸条了。”敖丽挥着手说。

“难怪追我的人这么少,是都去找敖丽了吗······”冰千鸟说。

“那么,现在就五个人了啊。”娜尔说。

“嗯,五个人吗?要是精打细算的话,所带的补给勉强够啊······”冰千鸟陷入了沉思。

“五人?我什么时候说过五人?”珏这时候又来了一句。

“还有吗?!”冰千鸟看向珏。虽然知道这不关珏的事,但是她还是有些生气——主要是因为冰千鸟本人对珏的印象不是很好。

珏指指敖丽的胸,说:“敖丽,我记得······没这么大啊?”

敖丽立马护住了胸口,说:“珏你变态啊!”

珏叹了口气,对着敖丽喊:“素风!出来!”

只见敖丽的胸部开始躁动,接着,一个老虎头从敖丽的衣襟处出来。

“看吧,我就说嘛。”珏摆出了一副赢家的表情。

“咿——!”从敖丽的身后发出这个怪声的是冰千鸟。

“啊?哈哈,忘记了。”敖丽挠着头说。

只见冰千鸟像是弹簧般向上高高跳起,并落到了夏尼的身后。冰千鸟像是躲着什么一样地将头从夏尼的身后探出,如同老鼠警惕猫一般的看着素风。

“哈哈,千鸟。你哪怕动物的弱点还没有克服啊?”夏尼转过身,一边摸着冰千鸟的头,一边说。

“骑,骑马就已经是极限了······”

“唉?那吃肉呢?我记得冰将军也是会吃肉的。”珏想起了之前的见面会。

那时候的主菜主要是肉食。

“食物和动物不一样!”冰千鸟大声反驳道。

“好好好。”珏摊了下手。

“说来,我记得素风没这么小啊。”夏尼回忆着。

确实,在进入龙城后见到的素风已经有着比一般老虎还要大,都快接近于马匹的体型了,可为什么现在的素风如同家猫一般大呢?

“是这样的,我当时正计划着怎样才能跟你们离开龙城。我借鉴之前千鸟姐出城时的法术效果推演出了相应的法术。”

“哦!能单凭对法术效果的描述而推出相应的法术!有前途啊!”珏赞叹道。

“嘿嘿!然后,我虽然推演出了法术,但是没有办法将这么大的素风给带走,于是我就对素风说了句‘要是你会变小就好了。’没想到还真的变小了!”敖丽摸着素风的头说。

“当然了,白虎可是有灵性和智慧的生灵,他们可是能听得懂人话,甚至是会用法术的。”

一听珏这么说,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做个实验吧。素风,你认识她吗?”珏指着娜尔问。

素风摇摇头。

“哇!!!没想到啊!素风是有智慧的!我还以为它只是个有灵性的动物啊······抱歉啊素风,以前都把你当猫养······”敖丽看着素风。

素风蹭蹭敖丽的脖颈。

“看来没有生气啊。”珏说。

“敖,敖丽,你能把它拿远些吗?”冰千鸟说。

“哦~~~?金毛怕动物啊?有用的情报哦。”娜尔坏笑着看着冰千鸟。

“你,你想干什么?!”冰千鸟虽然语气上带有怒意,但是声音上还是颤抖的。

珏无暇顾及这两人,他对敖丽说:“你不打算把素风拿出来吗?它的话应该有着可以碾压马匹的速度吧?”

“唉?不要啊!放在里面很温暖的!”敖丽抱着胸前的素风说。

“呵呵,随便你。虽然这么丰满的你实在是与平日的你不合适。”

“喂!珏!”敖丽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环顾同位女性的几人。

她看了看冰千鸟和夏尼,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和沮丧打击着她的心。

“不过确实呢······敖丽,要注意养分的摄取哦。”冰千鸟说。

“呵呵,敖丽还小,还是有发展空间的。”夏尼也安慰着敖丽。

这时,敖丽有看向了娜尔。

“唔,安心了。”敖丽捂着胸口说。

“喂!即使是王女!你也应该注意下礼节啊!”娜尔诉说着自己的不满。

这时,嬴宁轻轻点了下珏的肩膀。

“喂,珏,什么时候话题变成这样子了啊?”

呵呵。你问我,我问谁?没想到我的一个小开头竟然让她们一直谈下去。现代的女生都是怎么回事啊?

珏拍了下手,说:“好了好了,那么,现在安排一下马匹的事情吧。”

“唔,五个人,四匹马吗?”夏尼犯了难。

“敖丽和谁一起骑同一匹马吧。”珏这么建议到。

“唉?好的,那珏呢?”

“我,我是不能和嬴宁骑同一匹了。”

“唉?为什么?”

“看不出来吗?嬴宁那大个,再加上珏马会吃不消的。”娜尔说。

“那么,敖丽和谁一起?冰将军?娜贝特?还是夏尼?”珏问。

这时,珏瞥了眼躲在夏尼身后的冰千鸟。

“敖,敖丽要是想要和我骑同一匹马的话,就,就把素风拿走吧······”冰千鸟说。

“唉?!好过分啊!”

“娜尔呢?”珏看向娜尔。

“我?嗯······要是公主想要和我骑同一匹马的话······同样!把那只老虎给拿走!同类就该和同类在一起!”

“夏尼呢?”

“额······这个······好像不行啊。”夏尼尴尬地笑着说。

“唉?为什么?”珏一头雾水。

“其实······那个······”夏尼扭扭捏捏地说。

“我,我的体重······不是一般的重。”

“哈?”珏愣了一下。

“我,我好像和嬴,嬴宁哥是一个重量级别的······”

珏看看夏尼,又看看嬴宁。

一个是武壮三粗的彪形大汉,一个是美如雕塑的绝世美女。

你要说你们两人的体重一样重我还真是不信啊······

仿佛是看出了珏的困惑,嬴宁说:“大小姐虽然身材是极好的,但是由于自幼习武,所以其骨骼和肌肉的密度比常人高上好几倍。”

“难怪她会再穿了那种重铠的前提下还能移动自如。算了,敖丽,把素风给我吧。”珏说。

“唉?不要啊!我不想和素风分开啊。”

“那要么你跑着去,要么你就和我骑同一匹马,如何?”珏挑衅似地说。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看向珏。

“珏,你有马骑?”夏尼问。

“你以为我刚才在哪里干什么啊?!”珏看向自己刚才画的法阵。

珏走了过去,从怀中拿出一瓶盛有紫得发黑的液体,顺着法阵的纹理倒了上去。暗紫色的光芒从法阵上显现出来。

一声马的嘶鸣从法阵中传来。

接着,是和之前一样的紫色火焰顺着法阵的纹理燃烧起来。

火舌喷涌,让人不禁担心这火势是否有着失控的危险。

火焰开始聚集,慢慢地形成了一定的形状。

最后,一匹附有黑色钢铁打造的铠甲,长着一双发着红光的战马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紧致的四肢透发出强劲的力量,匀称的体型在马中是绝无仅有的,但是那燃烧着火焰的鬃毛让人能轻易地推断出这匹马的不一般。

“珏,这,这是······”夏尼瞪大了眼看向这匹战马。

“我的坐骑,虽说是召出来的罢了。不过,就算是嬴宁和夏尼一起骑这匹马,这马也不或有任何的异样!只是驾马的人只能是我罢了。”说着,珏一下子跨到马上。并向敖丽伸出了手,说:“来不来?”

敖丽先是眼睛一亮,并将手向前伸了一点距离,但是她很快得回头看了眼,又把手缩了回去,并将素风从怀中抱出,说:“我就先不了,照顾好素风啊!千鸟姐,现在我可以和你乘一匹马了吧?”

“咦?啊,可以啊。”冰千鸟从夏尼的身后走出,向自己的马那里走去。

这时,夏尼和敖丽对上了眼。两人用眼神交流着。

刚才敖丽的举动夏尼看的清清楚楚。

不知道为什么,夏尼回想起了百兵阵决赛时的对话。

是我的错觉吗?敖丽的眼神中,有种愧疚感······夏尼看着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敖丽想。

一瞬间,一种莫大的危机感、绝望和不安充斥着夏尼的心灵。

她紧紧地攥紧了手。

矛盾。一种矛盾感折磨着夏尼的心。

“喂!夏尼,走了!”珏在马上呼唤着夏尼。

“咦?!啊!来了!”夏尼立刻跨上马,跟上了众人。

推荐阅读:

再见叶之安 女霸总捡的辟邪男友 权变 凡人阵法师 综武世界,开局随机扮演 战神归来,我被美女包围了 巫师改造法则 笼中鸟 四合院:海阔天空开局支边阿勒泰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蔡瑁赵云 疯批他强撩老婆,冷欲宿主顶不住 K76特训,邂逅英桀,吊打崩坏 四合院从废了傻柱开始做大佬 诸天:每个世界都能刷新天赋! 深夜暗恋[血族] 修仙悍匪 降临崩坏世界,只有我知晓剧情 让你收徒弟,你收女魔头成瘾 重逢骤雪 真的有个永生世界哎 霸道女皇的侍从 跟死对头重生成男主的双胞胎姐姐 港片:让你巡街,你爆头大毒枭? 僵尸:拜师毛小方,我获得了系统 直播打假:云港鬼秤,上演大逃亡 横滨星露谷物语 偏执太子对我图谋已久 横推武圣 综武大庆:李莲花,力挺范若若! 洪荒:我巫族帝江,开局身融万道 订婚宴,被前任小叔亲到腿软 欺负犬子祁同伟,问过他爹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