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遭遇战

?

0遭遇战

“这是什么妖邪啊?!”

“不行!武器跟本就不管用!”

“怎么在这个时候摊上这档子事?!”

雪地的荒野上,一群士兵正在与一只像狼一样的妖邪对抗。

这妖邪的双眼被坚冰所冰封,极寒的气息从它的身上迸发出来。

士兵们将长矛刺向妖邪,但是锋利的矛头根本就刺不穿这妖邪的皮毛,反倒是枪头被妖邪身上的寒气所冰封。

远方的弓兵向妖邪发去了如同暴雨般的箭矢,但是对着妖邪来说没有“暴”字,只能算是小小的雨。

妖邪开始了反击——

它的口中开始聚集一股比它身上还要寒冷的气息。周围的空气开始凝结,寒冷的气息急剧攀升,一股如同细针一样穿破皮肉,直击骨骼的寒冷折磨着每一位士兵。

这妖邪将口中的寒气喷向地面,凡是接触到寒气的士兵全都变成了雪雕。

“不要怕!想想我们的家乡!要是我们没能将它消灭的话,家乡的人就会受苦!前进!”看似指挥官的人向士兵们下达着命令。

对方只是一只像象一般大的妖邪,而士兵的人数却有它的千倍以上。不需要任何的战术,只需要进行力量的比拼。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可这只是这名指挥官的认知。由于先前的指挥官变成了冰雕,所以就按军衔的大小向下排,而这名指挥官是所有士兵中唯一的一个有官职的了。而他的判断,也只是匹夫之勇而已。

拥有着与高阶种比肩的力量的妖邪并不是凡人所能对付的。高阶种可以凭借完全的暴力与其对抗,中阶种可以依靠微弱的优势以及智慧来与其抗争,但是低阶种有什么?除了智慧什么都没有,失去智慧的低阶种只是妖邪的盘中餐。

无数的士兵在一瞬间丧失了生命。

这妖邪如同碾死虫子一般简单地将士兵送入黄泉。

妖邪又进行蓄力,从周围打出无数的冰锥,将士兵们扎成筛子。

这时,军队中的法师开始释放法术。

由于低阶种,所以他们的法术需要吟唱。但是吟唱越是多一秒,就有越多的士兵死于这妖邪的脚下。而这吟唱的时间,也正是低阶种与中高阶种间的差距,天生的生理弱势使低阶种无法承受法术给他们带来的反噬的效果,可是比肩于高阶种的妖邪不一样,它们可以随意地释放法术。

恐惧支配着身处前线的士兵;无力与自责感折磨着后方的法师。

终于,漫长的吟唱结束了,无数的火球飞向这妖邪,接着是一阵阵剧烈的爆炸。

但这都是无用功。硝烟散去,落到地上的只是点点冰晶。这妖邪用坚冰护住了自己。

同时,这妖邪也被彻底惹怒了。

它一个飞扑跳向后方。

没有那个士兵可以将其拦下——因为这妖邪的一跃已经突破了他们所能触及的范围。

是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妖邪的离开使前线的战士们远离了危险,但是这也让后方的法师和弓兵们处于危险。

现在,军队中的心态开始反转了。

纵使听见后方那直击耳膜的惨叫和哀鸣,但是能够作战的战士们没有敢前去支援的。

这是无用功。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伴丧失生命,然后静待着这种命运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就在每个人都丧失希望的时候——

一根铁质的长矛仿佛从天边飞来,轻松地刺破了妖邪的皮毛,将它的皮肤刺破。

这是第一次让这妖邪受伤,每个人都看向了矛的来源。

一名长有及腰金发的女子正驾马奔来。

是她扔来的长矛吗?但是区区女子,没有可以扭转乾坤的力量吧?每个人都这么想。

这时,这妖邪向那女子跳了过去。

只见金发女子——冰千鸟张开手掌,一团类似熔岩般的东西在她的手上出现。

东西是液态的铁水。铁水开始变形,很快就变成了一杆长矛。

煅铸。冰千鸟的本源之力,可以肆意操控金属物品的力量,能够根据意愿将其变成任何的形状或是控制其移动到任何的地方。

冰千鸟在长矛成型的瞬间就将长矛给扔了出去,直击妖邪的咽喉。

妖邪被击中后没有放缓脚步,反而更加疯狂地向冰千鸟冲去。

冰千鸟已经能感受到微微的寒气如同针扎般刺痛着她的皮肤。

那妖邪紧贴冰千鸟的脸颊飞过。带有寒气的皮毛擦过冰千鸟的皮肤,一下子就让冰千鸟的脸上结了层霜。

这妖邪,不一般!冰千鸟心中一紧。一般来说,妖邪虽有比肩于高阶种上位的力量,但是由于其智商上的不足,所以杀起来也比较容易。但是要是碰到一些进化的妖邪的话就有些头痛了。

突然,一道闪光在冰千鸟的视野的角落闪过,一道惊雷击中了妖邪的右眼。

哼,紫毛还是会干一些正经事的么。冰千鸟稍微勾了下嘴,她知道这是来自娜尔的支援。

不过能打这么远······那紫毛的不是有也不小啊。冰千鸟根据电矢的轨迹推断出了娜尔的大体位置。

妖邪一个踉跄,一头撞到旁边的小土丘上。

好机会!冰千鸟猛地拉紧缰绳,快速调转马头,向着妖邪冲去。

铁水在她的手中快速汇聚、变形,一杆长枪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冰千鸟想要给这妖邪来上一枪,但是刚才看似昏厥的妖邪一个机灵跳了起来。它的尾巴快速扫过冰千鸟所在的地方。

冰千鸟见后大惊失色,现在的她完全就是冲着那妖邪的尾巴去的。

调转马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要是跳离马的话倒还有不受伤的可能,但是冰千鸟舍不得自己的爱骑。

那就只能让自己受伤了啊。冰千鸟微调马头,让马向另一个方向跑,而她自己则是从马上跳出,直冲那妖邪的尾巴。

冰千鸟被妖邪的尾巴给扫中了,冲击所带来的痛觉在一瞬就消失了——因为冰千鸟被击中的部位被瞬间冻了起来。

冰千鸟趁自己还没有被甩远,一把将长枪给投了出去。

长枪如同俯冲的猎鹰般飞向妖邪,一下子打穿了它的皮肤,钻进肉里。

冰千鸟向下坠落,这时,她的坐骑已经躲过了妖邪的攻击,向她奔来。

冰千鸟一下子落到她的坐骑上,快速回转马身。她知道,这妖邪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果不其然,这妖邪丝毫不在乎自己的伤,向冰千鸟扑了过去。

就在妖邪要攻击到冰千鸟的时候,冰千鸟又一次调转马头,与妖邪岔开了一点点的距离。但是这距离不足以完全躲避妖邪的进攻。

正当妖邪要咬到冰千鸟时,冰千鸟快速伸出手,一根铁柱从地面上冲出,将妖邪打到一边。

受到重创的妖邪被打飞到一边。妖邪还没落地,冰千鸟又伸出手,又有几根钢针从地上冲出,将妖邪的身体来回穿透。钢针把妖邪架在空中。

冰千鸟看了这妖邪一眼,抽动的身体证明它还活着。

“算了,送你个这个来结束你的生命吧······”冰千鸟打了个响指。

只见从妖邪的头部开始出现另一个铁水团,水团开始变形,一根金质的钢针出现在其上方。钢针在冰千鸟的控制下穿透了妖邪的头颅,让它去了与牺牲士兵去的一样的地方。

“你们没事吧?”在军队的后面传来的夏尼的声音。

“啊······活着的有受伤的,至于死了的······”看似长官的人说。

“您是龙吗?”一名士兵问。

或许是看见了夏尼的眼睛了吧。变成人形的龙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的眼睛。

夏尼点了下头,说:“我是嬴·雷比翁·奥尼尔之女——嬴·夏洛特·奥尼尔。”

“是武龙皇的女儿?!”那长官一听,立马就跪在了地上,周围的人在听到这长官的惊呼后也都跪了下来。

“不必这样!你们应该休息,而且很抱歉!我们来晚了!”说着,夏尼低下了头。

对领主及其相关的人来说,保护领民不受到妖邪的伤害是自身的义务。因为低阶种太弱了,他们需要高阶种的保护。

“哪里!您能在这个时候来对我们来说真是万幸!”那长官说。

冰千鸟也在这时骑着马慢慢地来了。

“感谢您的出手相救。”那长官毕恭毕敬地对冰千鸟说。

身为女性,却可以与这种妖邪对抗,应该也是龙,而冰千鸟的靠近更是证明了这名长官的猜想。

冰千鸟微微点了下头,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这长官也只是瞥了眼。可这不是因为她高傲或是瞧不起低阶种,而是她腹部的冻伤还未解除,每次呼吸都有着千根细针刺痛的感觉从她的腹部传来,所以就懒得说话,至于为什么不看着长官,是因为她在找敖丽,她想要让敖丽来帮她解冻。

“不用找啦,给!”一个声音从冰千鸟的身边响起,接着是有什么东西按在了冰千鸟的腹部。

是敖丽,她已经将解冻的法符和疗伤的法符贴到了冰千鸟的腹部。

“真是的,千鸟姐,你没穿任何的防具就敢和这种级别的妖邪打,真是有胆量呢!要知道,当时夏尼姐可是差点就死在了这妖邪的手中!”

“夏尼姐被这妖邪攻击过吗?!”冰千鸟有些吃惊,虽然在武艺上冰千鸟完全在夏尼之上,但是冰千鸟不认为夏尼会打不过这种妖邪。

“不是啦”敖丽摇摇头“这只不是,但是攻击夏尼姐的妖邪被珏给干掉了。”

“又是那绷带怪吗?······不过多少他救了夏尼姐啊。”冰千鸟有些较真地说。

这时,娜尔、夏尼以及嬴宁都参与到了救助伤员的活动中。

“敖丽,你能救助一下这里的重伤员吗?他们需要法术上的救助。”夏尼说。

“诶?!”敖丽有些被吓到了“你开玩笑的吧夏尼姐?我手上的法符可治不了这么多的伤员啊!我自己还要用呢。”

“你不是神龙吗?”娜尔问。

“她是神龙,但是她是咒术师啊。”这时,一个懒散的声音和随意的马蹄声闯入了众人的对话。

一个脸上缠着绷带,头上顶着一只小老虎的人正慢悠悠地向这里走来。

是珏。

推荐阅读:

我在仙道世界香火成神 养娇娥 宠兽:我有一个私人副本 吞噬星空:本来想享受的 微臣 拥兵百万让交权?朕这生如履薄冰 凡人修仙,夺天一道 皇后她没有心 人在北美,我用道法驱魔 穿成假千金后,我在恋综爆火 被魔王伺候的日子[西幻] 钓系向总轻点宠 苟道:藏点修为怎么了 重生88狂野年代 隐世魔尊女帝带娃上门求负责宁夜辰洛如缨 六零大力军嫂虐渣,被兵哥宠爆了 直男宿主被反派强制爱了 强扭的瓜特甜 爆笑修仙:我在都市横着走 饥渴症装gay失败后 剧本组他绝不掉马 白月光捂紧了小马甲 夫君他别有风趣 那年文娱 带着网文界书库一起重生 我侯亮平找女人关你钟小艾屁事 全球进入洞穴纪元 宠外室吞嫁妆?重生后我换婚嫁权臣 高武:我独自加点进化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咱们村铁柱猛起来像头驴! 洪荒:金乌大帝,开局打劫三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