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精钢派

?

0精钢派

在众人面前的建筑群就是精钢派的驻地。

不同于高耸入云,融合了西洋与东夷的建筑风格的凌云,精钢派的建筑风格是平地形的纯东夷的风格。

红墙青瓦,规整的围墙为精钢派圈出了一块方正而又广阔的土地。单从外观来看的话就是一个缩小版的龙城。

夏尼他们走到门口。巨大的青铜门完全敞开着,这是代表着精钢派的好客与热情,但是门上刻着的十八个浮雕面目狰狞、怒目逼人,这是代表着精钢派的威严与力量。

门洞内的出口处有两头神龙的雕像立在两侧,一头头朝下,如同千丈飞瀑般向下俯冲,宛若怒海狂鲨要吞噬身边的鱼一样的张大了嘴;一头头朝上,如同万丈喷泉般向上腾飞,宛若吞天饕餮要蚕食头顶的天空一样的张大了嘴。

进入围墙内,大小的屋舍规整的排布在一个巨大的广场的两侧。广场上有近百名精钢派的弟子在训练,他们动作统一而又标准,时而飞跃,时而横扫。飞跃时的蹬地声,横扫时的斩风声规整好听,进攻时的呐喊声更是撼天动地。虽然这些声音没能把珏叫起来罢了。

“是姐姐啊!哥哥也在!”

“哈!真的!”

一群年纪比较小的弟子看见了夏尼和嬴宁并向这里跑来。

“哈,几个月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夏尼看着周围的孩子。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有好好训练吗?让我看看你们的长进吧。”嬴宁说。

一些年长一些的弟子也被这里的骚动给吸引过来了。

“大师兄!您回来了!”

“大小姐也都平安的回来了呢!”

这时,那帮孩子又看到了敖丽她们。

“哇哦!好漂亮的姐姐!”

“这个姐姐也是诶!”

女孩们围着敖丽和冰千鸟,男生们则在外围。

“这个哥哥是嬴宁哥哥的朋友吗?”

“我是女的!小屁孩!”娜尔生气地说。被少芸误认为是男的已经够火大的了,现在又被这帮子小屁孩给认为是男的,真够火大的。

“不许吓他们哦,娜尔姐。”

“呜呜呜,敖丽!抱抱。”娜尔说着就去找敖丽求安慰。

“你不要过来啊!”敖丽被娜尔吓了一跳。

还有几名女孩远远地望着那匹黑马上的东西。很现然,她们是被珏的行头给吓到了。一个脸上被绷带缠的严严实实的东西,还一动不动,怎么看都像是个木乃伊。但是珏头上顶着的素风却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毕竟像小猫这样的动物很招小女孩的喜欢。

有几个小女孩甚至向珏哪里跨了几步。

“不行哦!”敖丽拖着抱着她的娜尔走了过来。“那个可是个怪物!专门抓漂亮的小女孩哦!很危险的!只要你们一靠近,他就会‘哇!’的······再‘咝!’的······”

看着敖丽那声情并茂但又夸张到假的表演,那帮小女孩害怕了。

“喂!敖丽!不要吓她们啊。”夏尼略带责怪地说。

“刚才大小姐叫那女孩‘敖丽’?”

“不会是龙王的后裔吧?”

“不会吧!王室会来这?!”

听了夏尼的话后,那群比较大的弟子开始议论。

“不训练了吗?!都在这里摸什么鱼?!”一道有力而又刚正的声音扫过整个广场。

“副掌门?!”所有的弟子在判断出声音的来源后都马上回到了各自的训练上。

人群散去,广场上只留下了夏尼以行人和一名中年男子。

那男子虽是中年,但是精力充沛。虽然脸上已被岁月刻出了微微的皱纹,但是可以从他的皱纹中看出岁月打磨后的稳重与成熟。在他的衣服下是隆起的肌肉,雄壮的身躯是那种和嬴宁一个级别的。如果嬴宁是一只尚在青年的猛虎,那么这人就是一头壮年的雄狮。

“副掌门。”嬴宁见到那人后马上就收敛了刚才的笑容。

“嬴宪叔。”夏尼一时间有些生硬地说。

“回来了?”嬴宪满脸笑容。

“回副掌门的话,是的。”嬴宁倒是有些太过守规矩了。

“什么副掌门不副掌门的?叫叔就行!嬴宁啊,你小子去了趟龙城连怎么叫我都忘了吗?”嬴宪苦笑着说。

“这·····还不是嬴宪叔的那声命令太过威严,把我给吓到了。”嬴宁笑着抬起头。

“就是啊,每次嬴宪叔用那种语气说话的时候都是在生气啊。”夏尼说。

“吓到你们真是抱歉啊。”嬴宪摆摆手,他看向夏尼,说:“夏尼,一路上都没事吧?”

“唔?啊,是,是的。”

“真是的,你那缺根筋的老爹在知道你一个人离开领后竟一点也不慌张!要是你在外面出了事该怎么办?!嬴宁就算了,他会有照顾好自己的办法的,但是你不一样,你是她的女儿,你可不能出事啊!要是你出事了的,哪怕一点,我也无法原谅自己,更没脸见你的母亲!”嬴宪相当关心夏尼的安危。

“啊,是,谢谢嬴宪叔的关心······”

“你真是越来越像你母亲了。”

然后他看向敖丽,说:“您就是公主殿下吧?”说着,嬴宪向敖丽跪了下去。

“诶?!呀!不,不用的!”敖丽被嬴宪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不过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对龙族来说,王室的存在是至高无上,尤其是对神龙来说。

统一龙族的第一任龙王是神龙族的女王敖烛,所以龙族的龙王对神龙来说不单单是龙王,他也是神龙的龙王。更巧的是精钢派正是神龙族的嬴氏所创,嬴宪也是神龙。

“快起来啊!”敖丽有些凌乱了。

“是!”嬴宪毕恭毕敬地起来。

“我这次只是以夏尼姐和千鸟姐的朋友的身份来的,所以这些礼节不需要的。可以的话叫我敖丽就行了”敖丽说。

“那真是荣幸!”嬴宪又看向敖丽身边的金发女子,说:“是千鸟吗?真是的,上次见面应该是在八百年前吧?现在都这么大了,而且也变得这么漂亮了,真是羡慕冰九重大人啊。”

“哪里哪里,能看到嬴宪叔这么精神真是太好了。”

“那么,那边的就是米歇尔家的千金了吧?”嬴宪看向娜尔。

“诶?为什么你知道?”娜尔有些惊讶,她不记得自己见过嬴宪,也不认为嬴宪见过她。况且,她在离开家时对自己做过一些外貌上的处理,应该不会被随便看出来的才对。

“扎瓦哈伊大人已经将您离家出走的消息告知了整个凡域。并且出示了您的可能的外貌······您换发型了?”嬴宪问。

“是有怎样?怎么,他悬赏我回去?”

“不,大人只说‘要是遇到她的话给个面子,照顾一下。’”

“真是敷衍的混蛋呢!”娜尔有些不爽,她和她父亲的关系有些微妙,与其说是父女,不如说是兄妹。

“那么······那边那个是什么?”嬴宪看向珏,王种的感知让他判断出那是个活物,但是一层层的绷带让嬴宪无法判断其本质。

“是我们的同伴啦。只是睡着了。”夏尼有些脱力,确实,哪有人一边睡着一边进别人家的?

“真是个有趣的人,但是也不能让他这么样继续睡下去啊,要搬到屋里去啊。”说着,嬴宪向珏走去。

还没等夏尼她们制止,嬴宪就已经碰到了珏的身体。

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着嬴宪的手臂——珏的下意识反击。

嬴宪一个踉跄,但很快就站稳了脚。珏还保持着刚才的攻击动作,但是他的眼睛好像还闭着。

还在睡吗?!夏尼她们都无语了。

“是挑战我吗?你们的同伴还真是有意思!”嬴宪的目光瞬间就变得犀利了。

“不是的嬴宪叔······”还没等夏尼解释,嬴宪就宛若迅雷般地冲了上去。

嬴宪用未出剑鞘的剑身向珏横扫过去。

珏的身上有龙的气息,虽然不纯但是也能勉强看作是龙,就算不是龙,也是拥有者能与龙比肩的猎龙者。所以对身为龙的嬴宪来说,虽然没有用全力的必要,但是也不至于放太多的水。

就在嬴宪的剑身快要打到珏的时候,珏突然一手按住马头,一手托住素风,用一只手让自己倒立起来,躲过了嬴宪的攻击。

然后珏旋转双腿,调转身体。珏的双腿在空中舞动,画出一个标准的圆。接着,珏将身体向下甩去,珏的腿就像是砍刀一样从上面看向嬴宪的头。

嬴宪见势不妙立刻格挡。珏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调整而是直直地打在了剑身上。

好重的力道!嬴宪被珏的这一下给吓到了。珏快速向后跳去,然后落地转身,将素风像婴儿一样抱在胸前。

嬴宪再次摆正了姿势,珏也将身体稍微前倾。

过了许久,珏也没有动静。

要我去吗?嬴宪想。

“嬴宪叔”夏尼见准机会叫住了将要冲上去的嬴宪:“其实他是在睡觉啦。”

“啥?”

“那个,他是在睡觉而已,刚才的攻击算是他的一种条件反射吧······”

正在这时,珏醒了。“诶?这,这哪?”

“哈,这就是精钢派啊!”珏有些兴奋地环望着四周。

“你在龙城见到凌云的时候都没这么兴奋。”夏尼说。

“我其实早就想来精钢派看一看了。”珏这么说着,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诡异的东西,那是什么?不好说,总之是一种不好的情感。

“年轻人有前途,要不要加入精钢派啊?”嬴宪问。

刚才的打斗中,嬴宪感觉珏这孩子不一般,是个可塑之才。而且种感觉这个叫珏的孩子体内藏龙卧虎的,仿佛有着一个相当可怕的东西寄宿在里面。

“好啊,要什么要求吗?”珏说。

“诶?”嬴宪没想到珏会这么干脆地答应,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嬴宪叔,珏如果想加入的话大可让他加入哦,他可是百兵阵的第一人。”夏尼说。

百兵阵第一人?!那可真是个人才!嬴宪满意地点点头。

“所以呢?我加入了吗?加入了,对吧?”珏问,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些迫不及待似的。

“别急啊,珏。你还要去见我的父亲。”夏尼说。

“见父亲?”

“见奥尼尔?!”

珏和嬴宪的反应都有些大。敖丽她们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

“你幸灾乐祸什么啊?”冰千鸟小声对敖丽说。因为敖丽的表情有些发亮。

“喂!你小子!是怎么回事?!你和我家夏尼什么关系?!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嬴宁呢!?嬴宁你觉得呢?这小子怎么样?!”嬴宪相当的激动,一套连珠炮打得珏晕头转向的。

夏尼红着脸忙说:“嬴宪叔!你误会什么呢?!”

“可不是你说要带她见奥尼尔吗?”

“不是啦!每个新的弟子都要见掌门啊。”

“啊,好像是这样啊······”嬴宪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

“唔,我还以为要怎样啊。”珏也松了口气。

“对了,你叫珏是吧?你的脸怎么了?”嬴宪问。

“不是什么大事,叫妖邪弄的。”

“妖邪?”

然后珏就把从与敖丽相见开始到遇到三千妖邪的这段故事讲给了嬴宪。不得不说,珏除了在料理方面很有能力外,在讲故事上也很有潜力。他能把故事讲得绘声绘色,让大家忘记了广场上寒风的凛冽,忘记了久站的疲惫。

只是到了关于珏、敖丽和夏尼三人阻击妖邪东移的时候嬴宪相当的激动。

“什么?!夏尼差点死过去?!我的天哪!哦!天哪!”嬴宪整个人就像是要昏厥过去一样。

虽然外表坚韧,性格爽朗,但夏尼完全是嬴宪的软肋。珏看出了嬴宪的人格。

正在嬴宪像个猥琐大叔对着夏尼的左看右看,又是问问没有伤,又是担心夏尼有没有因此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时,一个和嬴宪一样严肃的声音从派内的主殿内传来。

“夏尼,你回来了吗?”

声音刚一传来,珏就发觉嬴宪的表情有些变化,那是一闪而过的愤怒。

“父亲!”夏尼对着声音的来源喊。

珏看了过去——

面前的男子是个目测和嬴宪一样大的中年人,和嬴宪一样随时中年但依旧神采奕奕;坚实的躯干透发出千锤百炼的强劲。他那双蓝色的眼睛如同大海般深邃,但是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其中的惊涛扑岸。不同于嬴宪那样的雄狮,面前的男子更像是一只犀牛,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掩盖着绝对会让来犯者后悔的暴力。这人便是精钢派的掌门、武龙皇同时也是夏尼的父亲——嬴·雷比翁·奥尼尔!

“嬴宪,你检查的也差不多了吧?夏尼平平安安的站在你的面前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不要再看了,他多少是我女儿。”

“切!你还真是有当父亲的自觉啊?”嬴宪相当的不爽“对待家人你还真是毫不上心啊?当年你要是对夏尼关心的话,笑靥就不会被妖邪给咬伤了!也就不会中毒而亡了!”

“对笑靥的事我感到抱歉,但是你都这么说了,应该会给我和我女儿一点时间吧?”

“随便你!”说着,嬴宪掉头就走,可他走到珏身边的时候停住了:“珏,你的故事还有后续吗?”

“有的。”

“那么有空来找我吧,我想听听它的后续。”

“一定。”

送走了嬴宪后,夏尼一路小跑地到了那男子的身边:“父亲!”

“哈!我的乖女儿!你可算是回来了!”这男子用手摸了摸夏尼的头。

这时,敖丽看清了一件事——夏尼的父亲是个独臂!

“原来殿下真的来了。”雷比翁看着敖丽说:“前几天我接到了凌云的加急信件,说是公主殿下要幸驾此地,没想倒真的来了。”

“不用殿下不殿下的啦,叫敖丽就行。”

“明白了。”雷比翁又看向冰千鸟说:“千鸟也来了啊,虽然早已听说你现在的美丽号称‘倾国魔女’,但是亲眼见过后还是要感慨一下你的美丽啊!虽然我认为我家夏尼和你比差不到哪去罢了。”

“雷公叔也好久不见啦。”冰千鸟也和雷比翁打了招呼。

“‘雷公’?!看来九重也把你教坏了啊。”雷比翁苦笑着说。

“那边的就是扎瓦哈伊的女儿吧?你父亲说了,要见到你的人好好照顾你,所以我会把你当贵客对待,可以吗?”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以我个人的名义感谢您!”娜尔好像相当不喜欢她父亲为她做的事情。

“至于这位······”雷比翁看向了珏。

他从珏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但不是什么好的气息。仿佛噩梦后的余悸感震撼着雷比翁的心。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雷比翁问珏。

珏细细端详了一下雷比翁,他从他的记忆中捕获着信息。

被血月所映红的大地,注满水的盆地,四面八方的敌人······吼叫?对,吼叫!敌人的吼叫穿透着躯体,直击那脆弱的心灵!······有啦!一把斧子!一把映着血月的还有寒光的斧子!······一个男的,仿佛犀牛般的男的!他冲过来了!······他击中了!然后呢?疼痛?快感?······忘了?不!还有······一个戴着铁爪的男的站在拿斧子的男人的身后!他比拿斧子的男人还要可怕!······戾气!漫天的戾气!压制着!压制着一切!·····最后?红色的······对啦!是血!嘴边的鲜血,口中的残臂!······吃掉了它······

“好像是啊!您是武龙皇雷公吧?我是珏······新的弟子!”珏回复到,并向雷比翁伸出了手。

“小子,一上来就叫别人的外号可不礼貌啊。”雷比翁有些生气。

“啊?可是古通也这么叫的啊?”

“古通?你认识古通?!”

“是啊,是他让我参加百兵阵的。”

“原来如此吗?······那怪!是这样啊!”雷比翁好像明白了什么,说:“好啊!欢迎你加入精钢派!”

说着,雷比翁将手伸到了珏的手边,要与他握手。

一瞬间,一系列可怕的景象从雷比翁记忆的深处涌出,填满了雷比翁的脑海——混沌的天地,腥红的双眼,令人发狂的吼叫,令人胆寒的躯体!愤怒、仇恨、戾气、痛苦、绝望以及无穷无尽的迷惘。一个怪物的样子开始在雷比翁的脑海中构建。

雷比翁像是被触电了一般弹开了手,短短几秒的握手就让雷比翁全身冷汗,这位最强的龙皇感受到了不愿回忆起的危机感,他下意识地将手放到剑柄上。

“父亲?!”夏尼被雷逼问的举动给吓到了。

雷比翁这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剑已经抽出一半了。

“这算什么?!入门的见面礼吗?还是考验?!我,我可不怕!”珏像个小孩一样地说。

“不是啦,珏。可能是父亲这几天太累了,毕竟让不会管理的他自己一个人处理政务,当然有些累啦,所以有些神经紧张啦。”夏尼赶忙说。

“是,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珏松了口气。不过珏其实是不害怕雷比翁的攻击的,他只不过是有些头痛要是雷比翁攻过来自己将他撂倒的话会很麻烦,因此在攻击和吃招中徘徊。

“算了,真是抱歉,珏。大家快进屋内吧,这里挺冷的。”说着,雷比翁走进了屋内。

那孩子是,那孩子是······雷比翁想要否定着那个噩梦。

推荐阅读:

无限吞噬进化从一只猫开始 为你摘下满天星 风流狂医叶孤尘 重生后她A爆娱乐圈 四合院:从晋升工程师开始 带着系统回大唐 直播逃生游戏,丧尸王和我卿卿我我 重启人生 巨星 [洪荒]我和我那不可言说的师伯 一颗两颗星 牧北天 造梦法则 巨鳄潜行 我来自玛法大陆 同学会 全球自走棋 逆流2000创业时代 诡异复苏:吾身所立,即是禁区 泰拉瑞亚之大反派 我在农村修个仙 末日前夕,我自曝重生者 爱住不放:十年情妇契约 我的标签有属性加成 变身颓废女神萝莉 救了小狗就要负责哦 我在地球当影帝 天魂斗帝 原始新纪元 王者之超级钟馗系统 魂穿全人类 手套与球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