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欢迎会

?

0欢迎会

周围的气氛有些欢腾。

巨大的厅堂内,精钢派的弟子们在享受着食物。大厅被周围的灯火照得通明。大声的欢笑与酒香交叠,欢快的气氛和饭菜的香气融合。

大厅正门的位置是最上位的座位——雷比翁坐在那里,他的身边是一个空位子,应该是嬴宪的,隔得稍远的地方是夏尼和冰千鸟她们。

“诶······这种气氛正常吗?”珏问身边的嬴宪。

的确,与周围的闹腾的气氛相比,主座哪里的气氛显得过于的*。

“啊,正常,不要在意。”嬴宪笑着对珏说,但是他还是有些厌恶地看向主座。

“走吧。”嬴宪拍了拍珏的后背,示意他向前去。

珏踏出了第一步。就在这一瞬间,大厅内的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所有人都看向正在向主座处行走的珏——包括坐在主座处的人。

珏慢慢地走着,他所经过的地方都能听见小声地议论,像是百兵阵第一人或是未经测试就新加入的弟子之类的话。而珏也没有理会,反倒是淡定地向前走去,不卑不亢,英姿飒爽。

珏走到了主座的台阶下,他像是一只雄鸡一样的昂首挺胸的看着雷比翁。嬴宪从他的身后走过,坐到了雷比翁旁边的座位上。

时间,像是被定格了一样,没有人动,没有人说话。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喂!珏!下跪啊!下跪!”嬴宁在远处小声说。虽然以人的听力来说这种距离是听不见的,但是嬴宁考虑到珏也是龙,所以应该是听得见的。

但是珏没有动,他依旧站在那。

雷比翁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一样,叹了口气说:“罢了。珏,你志愿加入精钢派吗?”

“是。”没有犹豫,珏直接答应了。

嬴宪有些开心,他没想到这名百兵阵位列第一的人才竟会真的如此急于加入精钢派。但是雷比翁倒是眯了下眼。

“珏,我有个问题。”雷比翁问。

“请讲。”

“你的目的。”

“我渴望学到更多的东西。”

“学到更多的东西?”雷比翁用他那独臂摸了摸下巴。

“是的!作为三界有名的门派,精钢派有着我还没有掌握的知识,我渴望得到它们。”

“······很好,很好的意识!”雷比翁有些夸赞地说,可是他下一刻就板起了脸,“不过抱歉,我们不能教给你太多。”

过了一小会后,大厅内就多了不少的议论。大家都不解掌门的意思。教不了珏太多东西?也就是说珏不能从精钢派中学到流派的精髓吗?

“喂!奥尼尔!你这是什么意思?!”嬴宪一拳打在桌子上,他不明白为什么雷比翁要跟珏说这样的话。“珏又什么碍着你的地方吗?!”

雷比翁没有理嬴宪,而是用他那蓝色的眼睛盯着珏,问:“说出你的真正的目的。”

像是被看穿后放弃了一样,珏耸了耸肩,说:“真正的目的吗?······好吧,我认为这里有很多人才。”

“人才?”雷比翁有些感兴趣地说。嬴宪也将注意力转到了珏的身上。

“是的,这里有很多人才!而这些人才都是未来希望的种子!”珏不顾场合地张开双手,像是一名激情四射的演讲家一样兴奋地说:“这里的人!或许是可以影响未来的人!”

雷比翁注意到珏的目光与之前的死人般的眼光有了些变化,变得有些闪亮,而且,他正将目光投向夏尼她们所坐的位置。

雷比翁的心中有些紧,好像能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嬴宁也注意到了珏的变化,这让他回想起了百兵阵决战上的珏——那个狂人。他当时也是如此的兴奋和诡异,让嬴宁的背后有些发凉。

“影响未来?”雷比翁玩味这珏所陈述的字眼。

“是的!未来!”珏的声音在大厅回荡,有人甚至认为珏因为得到掌门的回答而疯掉了。

珏高亢地说:“未来!或许会有变故!”

“变故吗?······”雷比翁大致明白了珏所说的话的意思。

“比如说······”珏突然收起了他的兴奋,用一场阴沉的声音说,“灾厄的降临。”

在场的人里只有雷比翁和嬴宁的反应有些大。嬴宁的反应大是因为珏的声音的突变,那声音的音质和语调的突变,就好像是另一个人替珏说出来的一样。雷比翁的反应大是因为珏话中的一个词——灾厄!

“我是百兵阵的第一人,虽然我不是这个流派的人,也有些自夸,但是为了将来,我想加入精钢派,然后将我所掌握的知识分给别人······这样的回答可以吗?”

珏的演讲结束了,周围又是一片寂静。

“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从主座上传来——雷比翁正一边拍着自己的腿一边狂笑,“有趣有趣!你加入精钢派的目的竟是为了这个?!真是矛盾啊!矛盾啊!”

“父亲?!”夏尼因为雷比翁突然地失态而惊讶。

雷比翁看着珏,笑着说:“你要加入精钢派?!好啊!欢迎啊!不过,你还是真是矛盾啊!”雷比翁又一次强调了珏的矛盾。

“我本来就很矛盾。”珏说。

“来!准备酒菜!我精钢派又有一名新弟子加入了!”雷比翁说。

珏被安排到了上座,这让大厅中的弟子们很是惊讶——自精钢派成立以来,还没有哪次将新加入的弟子引入上位席的。大家都好奇珏刚才说话中是有什么深层的含义,才会让掌门将他引入上席。

珏坐在雷比翁和嬴宪的中间。

“是吗?你最后使用的那个类似是分身的技能,其实是由于快速移动的残影?虽然嬴宁的速度和反应力很快,但是要是快到那种地步的话还真是难以应对呢······难怪他会输。”

“真的假的?!夏尼昏过去好几次?!还都是你在照顾她?!······你没对她做什么吧?!要是有些什么坏心思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珏一会被雷比翁问关于百兵阵的事情,一会被嬴宪问关于夏尼在妖邪事件时的事情。

两人的侧重点完全不同啊······珏有些心累,他必须要对付两个大人物的跳跃性的话题。

但是,珏也发现了些许的问题——谈话过程中,虽然雷比翁离嬴宪很近,但是两人间的互动根本就是零。更令珏在意的是嬴宪对雷比翁的态度。

好像有些不服气,或是正在生雷比翁的气一样。

但是出于礼节,珏又不好意思问两人间发生了什么,所以就继续对付这俩大佬。

大厅中,嬴宁正和弟子们谈天说地,时不时地举起酒杯,又或是挥动一下空出的手,像是在演示着什么一样,偶尔还会听到嬴宁那爽朗的笑声。男性的弟子们相当佩服和认真地看着嬴宁的演示,女性弟子们则是有些着迷的看着。

原来嬴宁在门派内是这么一个人啊?珏想。在他的印象中,嬴宁有些木讷或是死板,他很少在珏的面前表现什么。

另一边,敖丽正和夏尼一起和精钢派的小孩子们玩。这两名女孩坐在中间,周围围了一圈小孩,他们不时地在夏尼她们身边奔跑嬉戏,有几个特别小的孩子还会爬到两人的腿上。但是这两人却并不在意,而是一边劝着孩子们吃饭一边和他们玩闹。怎么说呢,像是两名刚刚参加工作的幼儿园老师?

娜尔呢?她倒是和精钢派中的女弟子们相处得很好,可不知道为什么,和娜尔谈话的女性们全都是一看就知道很会打扮的那一类。而且从娜尔的表情上看,她像是在问什么东西一样,不时地还会若有所思地惊叹几句。

总感觉她在制定着一份关于未来的宏伟蓝图啊······珏想想娜尔在他心中的形象,不免有些想笑。

至于冰千鸟······她有些······怎么说呢?善于交际?总之,有一群人围在她的身边,不是给她倒饮品就是替她揉肩捶腿的,当然了,男性居多。每个人都像是着了魔一样地帮冰千鸟干这干那的,有几位还负责给冰千鸟喂食。而冰千鸟则是享受其中,完全不将她身边的人当做异性来看。

珏苦笑两声,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冰千鸟这个人了。虽说冰千鸟的眼瞳透着微微的紫光,但是珏可以判断出有些人是出于对冰千鸟美丽的主观的驱使才就过去的。

不过,珏在观察着几人的过程中还是被身边的两人用问题连珠炮进行拷问。有趣的是虽然两人的话题完全不搭,但是每当珏回答其中一个人的问题时,两个人都会很认真地听。并且在珏说完后,有另一个人问问题,进行回合制。

珏感觉这俩大佬完全就是在来之前就讨论好了问卷一样,两者问珏不同的问题,但是两者的问题都是彼此所共同关心的问题。

珏好像看到了在一间小屋中,这俩大佬正在一根发着微弱的光亮的蜡烛旁密谈对珏的提问内容,什么“大哥,这个问题怎么样”,或是“老弟,你觉得珏那小子会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之类的话。

近乎是拷问的对话终于结束了,这场欢迎宴也结束了。珏感觉自己就像是连续放了几十个震空级的法术一样,内脏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不过,珏在过道中打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穿戴。

多少是加入精钢派了,目的已经达成了,这就行了。

珏走着,他突然又意识到了一件事——自己好像又迷路了。

真是的,这是怎么回事?!我竟然征服不了这小小的精钢派的构造?!

(没办法啊,我们本来就是这样。)

(你怎么又来了?)珏有些无语,他觉得这暗影来找他的频率有些高。

(呐,你发觉了吗?那个叫雷比翁的。)

(啊,应该是知道我是谁了。)珏稍微咬了下自己的手指。

(你要怎么办?)

(怎么办?)珏继续向前走着,(至少他对我不是敌意吧?我想,既然他让我加入了精钢派,那么他应该是认为我和他是一帮的。)

(嚯嚯,真的吗?我不觉得那个独臂男会这么想。)

(我说啊,)珏有些不耐烦了,他不太喜欢和暗影一起聊太长的天,(破铜烂铁真的在看着你吗?你来找我的频率有些高啊!)

没有回答,珏感受到了暗影的离去。

有些失落。珏继续走着。他不是讨厌暗影,而是害怕。他和暗影是如此的相似,暗影所想即使他所想。在珏最孤独时,暗影总会找珏聊天,两人就像是知根知底的好友一样。但是,珏深知,他和暗影无非是谁吞噬谁的关系——早晚有一天,要么珏,要么暗影会接管这幅身体。越是聊得久,珏就越能感受到一股寒意。

我还能坚持多久呢?······

“哎呀!怎么每回都能捡到你?”一道声音从珏的身后响起。

珏会头望了过去,是嬴宪。

“副掌门啊。”

“又迷路了吗?”嬴宪挠着头,有些无语地说。

“呵呵,对呢。”

“正好,到我那里去吧,和我讲讲之后的故事。”说着,嬴宪又拍了拍珏的背。

在这之前,嬴宪先是去了另一个房间,他本来想找夏尼说些事请的。但是当他打开房间门的一小点缝时,从里面传来了相当怪异的笑声和有些类似于哭的声音——都是珏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嬴宪一下子就把门给关上了,对珏说了句:“别看!”

珏记得在宴会结束后夏尼她们说什么要再聊会儿天,然后敖丽就笑着说要是没有什么伴品的话就聊起来没什么意思,于是她们就向珏要了那天被嬴宁连连夸赞的酒。

“是谁给她们的酒?”嬴宪小声说。

她们喝酒有那么严重吗?珏哑然地笑着想。

珏被带到了嬴宪的房间。

那是个十分简朴的房间,完全不像是身为副掌门的房间——既狭小又混乱。衣服扔得满地都是,床上的被褥没有整理过的样子,甚至有一半都垂到了地上;靠近窗边的桌子上全是垃圾和灰尘,仅有的一个与文书工作有关的几张纸也严重泛黄,积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灰。

“有些乱,别在意。”嬴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简直就是个大叔。珏扫了眼房间。

珏稍微在房间中转了一圈。这里简直就是个杂物仓库。

不过,有一样东西吸引了珏的视线——是一张相片,在这屋子中唯一一个被认真对待没有灰尘的东西。

上面有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从这两个男人的样子来看应该是年轻时的嬴宪和雷比翁。那是的雷比翁还是双臂,挂着张看什么都没什么精神的脸,另一侧的嬴宪倒是和现在一样,一脸的灿烂笑容。

而中间的女的——留有黑色长发的女性。她端庄秀丽,微笑中透露着女性特有的柔和与美丽,一种大家闺秀的气息从这女性的身上透露出来。

“夏尼?”珏小声说了一句。但是他又稍微摇了摇头。

虽然长得很像,但是有些区别。

“她叫嬴笑靥,是夏尼的母亲。”嬴宪从珏的身后走了过来。

“抱歉,是不是动了不该动的东西?”珏发现自己正不自觉地拿着相片看。

嬴宪摆摆手,说:“没什么。”

珏稍微瞥了眼嬴宪,他正看着这相片,眼神中回荡着回忆。

“副掌门。”珏像个正在谈生意的商人一样地说:“作为我所说的故事的后半部分的交换,可否请您跟我讲一下这里面的故事呢?”

珏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对一个刚见面还不到一天的人,嬴宪又有什么理由对他掏心掏肺呢?不过情报的单方面交换不是珏所喜欢的。不过,就算嬴宪拒绝的话,珏也会给他讲嬴宪所想知道的事情的。

“呵呵,听众吗?已经很久没有了呢。上次谈论这事是多少年前来着?五百年前?”嬴宪并没有对珏的话产生反感,“好吧,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不介意给你讲。我对你这人的感觉还挺好的。”

就这样,嬴宪对珏讲述了关于相片中三人的故事。

推荐阅读:

位面超级大咖 半魔神 梦想为王 从此远方无归期 南淮纪 木叶:学不会忍术,只好自己研发 星际美食大亨 萌娘精灵宝可梦 觉醒成濒危物种后 综武:开局替代嬴政入赘徐谓熊 掌中娇,偏执太子夜夜哄 从吞噬开始掠夺诸天 进入神秘世界后,真千金全能了 无冕剑士英雄王 海贼之海楼果实 天渊大道 卡牌世界之无限装备 王爷宠妻日常 神奇废物在哪里 商路笔记 从流量到天王巨星 开局爆出熟练度面板 必须有一位巫妖王 七重原罪 娇妻羞羞:男神老公好污 大明:兵谏逼宫,你说老朱是假死 航海:我有氪金三国杀,嘎嘎乱杀 人在综漫,是个反派 木叶,我体内有只千手扉间 我真能看见回报率 为了妹妹即使当萝莉又怎样 酒馆的妖怪老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