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主城

?

0主城

“诶,这就是武龙皇的主城吗?”

“唔!别吓我啊!你什么时候下来的?”嬴宁看着突然在他身边的珏说。

“要是被人看见的话也不好吧?”珏小声回应嬴宁。

嬴宁一想,确实,珏要是从马车中下来的话会被人说闲话的。

“那么,你要和我们走吗?”嬴宁看向站在地上的珏,他没有代步工具,要是在下面走的话有些太可怜了。

“没事,我的脚力没有你想得那么弱。”珏说:“而且,到了主城的话你们的速度应该不会快的不可收拾吧?”

“确实。”

“而且啊······”珏突然快速摆动身体,将身体侧到一边,大喊:“驹!”

嬴宁看见珏的影子并没有动,而是像沼泽一样冒着什么东西。

接着,一匹身披黑色铁甲的战马从珏的影子中跃出。珏直接跨到了马背上。

“什么啊,你这不有代步工具吗?”嬴宁有些不满,他觉得他有必要重新定义一下珏的人品。

“不啊。这召唤是有时间间隔的。”珏说。

“是,是吗?”

珏没有回答,而是跟着周围的人走了进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武龙皇的主城可以说是个巨大的商业城——大街的两侧全是店铺,叫卖声与顾客的砍价声交叠,依山而建的建筑布局让人可以顺着山的坡度直接望到大街上的每一家店铺。虽然有摆地摊的人,但是大理石砖铺设的地面上没有一丝的垃圾。虽是白天,但是酒馆中却是闹腾得很,虽然从里面传出的声音上判断像是在吵架,但是街边的卫兵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的在一边谈笑风生。主城的气氛与其说是混乱不如说是将它的活力给完美地展现在了人们面前。

“怎么样?武龙皇的主城?”夏尼从窗外探出头来问。

“真是,繁华呢······”珏发出了感慨。虽是这么感慨,但是从珏的语气中听不出惊讶或是赞叹的心情。

“这可是在妈妈和我的管理下才如此繁荣哦。”

“真的哎,好棒好棒。”珏敷衍道。

“真是的!到底什么东西才能让这绷带怪发出‘哇!好棒!’的感慨啊?”冰千鸟抱着胳膊,一脸不爽地说。

“珏不是游历过很多地方吗?应该该见过不少的东西吧?看来一般的东西他是不会在意的······”敖丽说着说着就被街边商店的东西所吸引。

“诶······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这里真的发展的不错啊。”娜尔也被外面的事物所吸引。

没过多久,一行人到了目的地。

一栋巨大的官邸前的道路边站这两派排人——是负责官邸事务的人员。

“嗨!我回来了!”夏尼从马车上下来,向周围的人打招呼。

所有人都微微鞠躬向夏尼行礼。

“大小姐!您回来了!”在官邸的门口,有人正在向这里招手,从声音上听应该是个女的。

“哈!维蕾缇雅!”夏尼向那女孩跑去。

那个叫维蕾缇雅的女孩也向夏尼那里跑去,然后两人抱在一起。

“呜呜呜!大小姐!您可算回来了!”维蕾缇雅哭地稀里哗啦的。

“好了好了,这不回来了吗?怎么啦?又有你对付不了的问题了吗?”夏尼温柔地摸着维蕾缇雅的头,像个母亲一样地安慰这她。

“那谁啊?”珏问一旁的嬴宁。

“啊,是大小姐的辅政官,可以说是大小姐的秘书吧。大小姐不在主城的时候,就由这孩子来处理政务。”嬴宁一边说着,脸上多了些苦笑,“虽然她的办事能力很强,但是这孩子有些自卑,对于重大的工作总是认为自己不行。虽然大小姐对维蕾缇雅的办事很放心,但是这孩子每次都会向大小姐抱怨着这个不好做,那个太难之类的话。”

“哇!好可爱的孩子!”娜尔看着维蕾缇雅说。

“呐呐呐!什么时候可以到外面去玩?!”敖丽像个孩子一样,闪亮着眼睛看着珏说。

你就算问我我也不知道啊,这还要看我们嬴大小姐的工作状况了。珏只能笑笑。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好吗?”夏尼稍微放开了维蕾缇雅。

“是······”维蕾缇雅一边抽泣着,一边从夏尼身上离开,她看向马车边的人:“嬴宁大人也来了······还有几位不认识······”

“她们是······”正当夏尼要对维蕾缇雅介绍敖丽她们时,敖丽直接冲到了前面。

“我是丽哦!很高兴认识你!你叫维蕾缇雅对吧?可以叫你维蕾缇雅吗?”敖丽握着维蕾缇雅的手。

“诶,哦,可,可以······”

“我是千鸟,嘛,怎么叫我随你的便了,反正除了这个你也没什么可选的。”冰千鸟走到夏尼身边。

“没什么可以选的?你不还可以叫金毛嘛!”

“喂!”冰千鸟看向娜尔。

“哈!可以叫我叫娜尔哦!小妹妹!”娜尔一下子抱住维蕾缇雅。

被娜尔抱住的维蕾缇雅一边拍着娜尔那勒在她脖子上的手,一边点头。

“我是珏······我可以进去吗?”珏这是瞥了维蕾缇雅一眼,就看向了官邸。

“哦······大小姐,请带上您的朋友进去吧。”维蕾缇雅说:“您有带行李吗?”

“不,我只是过来处理一下政事的,没打算常驻。”

“是吗?······也对呢,快过年了。”

“那么,现代我去看看要做的工作吧。”

“啊!如果您这么要求的话,是!”

一行人进入了官邸内。

官邸的装修比较朴素,没有太多的装饰物,唯一有的就是几株植物。但是布局和细节上很严谨。楼梯上的把手有雕刻的花纹,而且纹理的缝隙中没有灰尘。挂在墙上的幕布是由像橘色这样的暖色调为主,应该是为了让来的人放松心情或是调整心情而特意选的。除了部分地方挂有粉色的幕布让珏有些想笑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整体上是给人一种规整的对称美——即便连幕布上的褶皱都是严格对称的。

这是有多大的强迫症?珏在屋内扫了几眼,想要找找不同,但是失败了。

“这个······屋内的布局还是妈妈在时的样子,她对布局上······”夏尼看到了珏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啊,没事,我也认识一个有点强迫症的家伙。”珏身伸手表示理解。

“那个······大小姐,过会儿会有领国的人来。”维蕾缇雅贴着夏尼的耳边小声说。

“是吗?我知道了······抱歉,我过会儿要处理事务了,所以不能陪大家了,你们有什么安排吗?若果没有的话可以向维蕾缇雅询问的,虽然有些自大,但是我认为主城的设施是可以派遣大家的无聊的。”夏尼看向周围的人。

“夏尼姐,我来帮你吧。虽然我是武官,但是我对真武的处理还是有自信的。”

“要是夏尼姐没法完成工作的话我也会困扰的,所以请让我也来帮你!”

“唔!看别人家的孩子工作吗?正好想办法堵上我家那老头的嘴!”

夏尼笑着看了下这三人,然后又转向嬴宁他们,问:“就是这样,那你们呢?”

嬴宁看了下珏,说:“托某人得福,我今早上还没吃东西呢······维蕾缇雅,伙房还能起火吗?”

“诶?!嗯!只要嬴宁大人发话,随时都可以!”

“还叫我‘大人’啊?算啦,走啦珏,你也没吃什么东西吧?”说着,嬴宁就将珏拖走了。

如果珏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被现在的气氛所搞得一脸懵逼的。

这是夏尼她们正在办公时的情景——

宽阔的办公室内十分严肃,奋笔疾书的声音成为这里的背景音乐。每个人的行动都是如此的干净利落,和当初料理的珏有的一拼。维蕾缇雅在三人间,一会儿递上文件,一会儿与外面办公厅的其他办公人员进行交流。

“千鸟,今年的税务单是你负责么?”

“是的夏尼姐,我这边已经完成了关于税务的统计······要给你吗?”

“不了,丽呢?”

“我这边负责几个大国递上来的工程项目的报告。他们好像在地址的选取上出现了分歧,而且我个人认为在这项目的背后可能存在贪污或是政派的党争。”

“这个交给我处理······待会儿的会谈顺序是什么?”

“我这有。”娜尔说着将一份文书交给维蕾缇雅,让她交给夏尼。

“你不是负责其他事务吗?完成了吗?感谢。”

整合所有人而且发号施令处理最麻烦工作的夏尼好像一家大集团的总裁一样;工作不拖泥带水又行动迅速的冰千鸟透发着女强人的气息;处事冷静并能从密密麻麻的文字中找出细节的敖丽就如同一位可靠的女王一样;而娜尔的灵活机动做事条理更是一扫她平日的不良少女的气息。

“大小姐!有访客!”维蕾缇雅推门而入。

“是领国的吗?”

“是的!因为大雪封道,导致他们与邻国的物资线断了,希望我们能给予他们物资上的支援,不过他们的要求有些······”

“我知道了,待会让他们进来吧。”

“是!”

“大雪封道?”冰千鸟听出了些令人在意的东西。

“就是百兵阵决战那天的比赛啊。”敖丽提醒着冰千鸟。

冰千鸟想起来了,那天的雪确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连场上比赛的人的脸都看不太清,只能看清楚躯干和动作。而且怒号的狂风让场上传来的声音只有金属碰撞的声音,选手间的对话根本听不清,不过从人物的动作的改变上看,应该是有一次很重要的对话发生了。

“确实呢,很大的雪,那个国家的人真是可怜呢,快过年了却碰上这种事······”

“不对啊,千鸟姐。”敖丽微微摆摆手,说:“这场大雪不是自然现象。”

“不是自然现象?!”不仅是冰千鸟,夏尼和娜尔也看向了敖丽。

“这场雪是有人召来的,而且······”敖丽看了下门那边,确定没人后小声说:“是震空级的法术‘气象操控’,有人使用法术了,而且是覆盖了大半个起驾洲的强大的法术。道龙正在查这件事呢。”

“有那么严重吗?只不过是下了场大雪而已。”娜尔说。

“不!”敖丽干脆地否定说:“这个法术要看怎么使用了。由于可以操控气象,所以要是遇到旱灾的话可以用这个法术来解决可能出现的歉收;但是要是用于其他的事情的话,就会变得很糟糕,甚至是毁灭性的灾害。”

每个人都陷入了沉思。的确,要是单纯的下雪的话还没多大的问题。但是这次是把重要的物资通道给封住了,要是下一次,下一次是洪涝、雷暴、或是台风,那该怎么办?在灾难面前,即便是王种也手足无措,无法应对。

没有人可以战胜灾厄。

什么嘛,到头来,道龙还是在忙别的!少芸的法术解析的东西完全没用上!真是的!火鸡又没法和道龙一起过年了!正在夏尼与来者谈话时,冰千鸟有些生气的想。

“好的,这样的援助程度的话我们是可以接受的,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可以吗?”夏尼对来访的人说。

“是的!真是感谢您了!”

访客走后——

“维蕾缇雅,还有什么要做的吗?”夏尼问。

“嗯,没有了呢,剩下的都是小工作,交给我们就行了。”维蕾缇雅抱着文书说。

“那么!我们可以出去玩了吗!?”敖丽有些兴奋,和办公时的敖丽完全不一样。

“好的,不过先和嬴宁哥说一声吧。”夏尼说。

“嘿嘿,大小姐和嬴宁大人的关系还是这么好啊。”

“你说什么了吗?维蕾缇雅?”由于维蕾缇雅的声音很小,几乎可以认为是用唇语,所以夏尼没有听清。

“哈!没什么啊!大小姐,我想嬴宁大人应该是在食堂吧?和哪位一起。”由于维蕾缇雅只知道珏是叫珏,再加上珏的绷带脸,所以珏留给维蕾缇雅的印象不是很好。

“是吗?珏和嬴宁哥在一起啊,谢啦。”说着,夏尼她们走出了办公室。

“要叫珏一起出去玩吗?”

“看看吧,毕竟他吃完饭后应该也没什么安排吧?”

“嗯?叫绷带怪一起吗?”

“吼吼,金毛害怕绷带怪吗?”

一行人吵吵闹闹地离开了。

“对了,那个叫维蕾缇雅的。”珏一边吃饭一边和嬴宁聊天,“她不是龙吧?也不是低阶种。”

“嗯,是个妖族的,好像还是那个子爵的孩子,说是来学习的,处理政务这一方面。”嬴宁也一边吃饭一边回应着珏。

“妖族吗?······”珏用拿筷子的手稍微在自己的嘴边放了放,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接着,他哼笑了一声,用嬴宁听不太清的声音说:“这个没什么潜力,算了吧。”

“嗨!珏在吗?!”食堂的门被一个元气满满的女孩推开了。

“嗯?在啊。”珏抬眼看了眼敖丽。

“呐呐!珏!我们出去玩吧?!”敖丽一下子跑到珏的身边。

“出去?”珏有些不知所措,他其实再来的路上没有发现什么能吸引他的东西,就算是出去的话,也应该会沦为这群女孩的购物车吧。

“我们要出去,要一起吗?”夏尼问。在她身后,是抱着胳膊一脸不屑的冰千鸟和倚着门框的娜尔。

“我就算了吧。”珏又从盘中夹起一块食物放入嘴里。

“是吗?真是可惜呢!那我们就走啦!”敖丽蹦蹦哒哒地走向夏尼。

“那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先走啦。”夏尼也转向门口,“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官邸内的人。”

嬴宁这时候拍了拍珏的肩,说:“喂,珏,我建议你和大小姐她们去。”

“为什么?”珏问。夏尼和敖丽也停住了脚步。

嬴宁用手来一拉珏的衣服,说:“你没有冬装吗?这么薄的衣服,你是要避暑啊?”

的确,珏的衣服太过单薄了,完全不能抵御冬季的寒风。要不是嬴宁之前触碰过珏的衣服,他还真的不想信珏的衣服会是这么的轻飘,让他有些怀疑珏是靠什么一路挺过来的。

“是啊!珏!跟我们去补件衣服吧!”敖丽顺这嬴宁的话说。

珏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敖丽,尴尬地笑着说:“抱歉,我没钱。”

没钱的话你们可以放过我了吧?让我吃顿饭呗?

“没事的!精钢派可不会承担不起弟子的开销的!”嬴宁果断地把珏的台给拆了个一干二净。

大哥!你可以啊!没人知道绷带下珏的脸是什么表情,但是可以感受到从珏身上散发出的无语的感觉。

“而且,身为弟子,你是不会让门·主·的·千·金一个人到外面去吧?”嬴宁几乎是贴着珏说。“当然了,我们不会强迫弟子这么做的,一切出于自愿。”

“······呀,太好了,请一定让我去。”珏过了好久才挤出这么一句话来,这语调是如此的干瘪与平稳,不带任何感情,就像是心死了一样。

是不是玩大了?嬴宁看着珏想。总觉得现在的珏所透露出的气氛就像是老师先是说我的作业可以不用写,然后第二天把没写作业的人全罚了一遍后,又说我的作业可以不用写一样。你,敢不写吗?

“珏,你没事吧?”嬴宁问。

“我?啊,没事没事。”珏回过神来,对嬴宁说,这让嬴宁有些放心。“但是同样身为精钢派弟子的你应该也会去吧?!”珏突然黑着脸对他说。

“诶?!这个······当然了!哈哈,当然啦。”

把珏带出官邸后,一行人看见了一群官邸的工作人员正围着一匹黑色的战马议论。

“发生什么事了吗?”夏尼问。

“啊,是大小姐啊。是这样的,这匹马一直站在这,动都不动,害的来访者都要把车停到远处。更要命的是,这马根本就拉不动,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一名工作人员说。

大家看向珏。

“还好把他拖出来了呢。”冰千鸟说。

“喂!绷带怪,快去吧你的锅给处理掉啊!”

珏走向自己的战马,周围的人都为他让开了道路。

“回来。”珏刚一说完,战马就一下子跳进了珏的影子中,就和刚才不存在这么一匹战马一样。

“嗯?怎么了?走啦!”珏看向呆滞地看着他的众人。

夏尼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冰千鸟她们和嬴宁也都回过神来,向着珏走去。没有太多的惊讶和疑惑,对他们来说,珏本就是这样的。

精钢派内——

依旧是那个巨大的历史画廊。有一个人正挑着烛灯看着面前的壁画。

烛灯被那人仅有的手臂给提起。微弱的烛火照向四周,照亮了面前的壁画,映射着那人沧桑而又不安的脸。

他死盯着面前那幅画有银白色怪兽的壁画,蓝色的眼睛中波涛汹涌,仿佛一场巨大的海啸正在他的心中爆发。

“呐,百兵破,你知道吗?畜生又回来了·······”雷比翁对着壁画上的铁爪战士说。

宴会上,冰千鸟曾给过雷比翁一封信,是道龙给雷比翁的。信上的内容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要是被告知的话还是有些震惊——银白之灾的封印已经破除,银白之灾已经自由了!

太快了!雷比翁看到信时想,他本以为银白之灾会在他死后,再不济也是一万年后才会打破封印。但是,短短的一千年!太快了!

我被这畜生伤害过一次!我决不允许我的孩子也遭受与我一样地痛苦!此刻,雷比翁像极了一头被激怒的犀牛。

推荐阅读:

反派缺大德,飞龙骑脸,怎么输? 综漫:从圣斗士星矢开始 契神灵!驭万妖!绝世御灵师又凶又美 系统让我当驸马(gl) 春归四时(重生) 良辰美景奈何天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鸣潮崩铁对比:这才是真正的将军 假千金是白莲花,心声吐槽撕烂她 报告霍少:苏小姐不想转正 良辰美璟,宜赏月 绝世:蛊师改造斗罗 现代世界的武道人仙 人在LCK,从电竞综艺开始成神 兽世顶级娇娇雌性,雄性们爱疯了 炮灰如何跟主角攻顺遂离婚? 暮色晚黎[追妻火葬场] 落魄假少爷和死对头闪婚 八婚嫁给小郎君 黑莲花男配救赎指南 仙路妖娆 杀了系统后,又和崽的爹绑定了千小界 渣男灭我满门,我重生嫁反派太子 火红年代:四合院里的吃瓜群众 斗罗之虎啸乾坤 我哥不可能是恶堕魔法少女 苍山有言 斗破之我真是魂殿中人 中古战锤:我真不是混沌走狗! 权霸天下 封神帝辛,开局打落准提圣位 开局发布星露谷物语,火爆全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