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另一批人

?

0另一批人

魂界·伏羲星界·y182h3星域·银河系·太阳系·海王星

空间时代·1431年11月23日10:31(地球本初子午线标准时)

“什么人!?呃!······”

一个人被直接按在墙上,一把尖刀从他的后颈插入其脑干。

过了一会,刀缓慢地从那人的后颈处拔出。

“呼!”刀的主人舒了口气。

(怎么?被发现了?)一道声音从那人的耳朵出传来。

“啊,真是的,我还以为我的伪装蛮好的。”那人按了下耳朵上的蓝牙说。

(算了,开始吧,别让长官等急了。)

“好~~”那人懒散地说。

这是一名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他长相俊俏秀气,有点娃娃脸。一头漆黑的头发被认真打理过。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西服的边角处又用金丝绣出的精细的图案。他打着一个蓝色的领结,与他的纯白色的衬衫很是契合。脚上则穿着擦得可以当镜子使的皮鞋。他带着一副白色的手套,手套的手背处有用纤维化的红宝石点缀出的剑盾纹章;西服的胸口上则别着一个有四块马蹄拼接而成的类似四叶草的胸针。

这青年眯着眼睛,但是从他的闭上的眼皮下可以感受到鹰一般的目光——尖锐,扎人的目光。

青年在一道钢铁的走廊中走着。

(雾!有人来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青年——雾停住了脚步。他将身子贴在走廊的一侧。一只手已经伸向了腰间的军刺。

(三、二、一)

伴随着蓝牙中的倒计时,雾一下子将刀拔出,对着面前的黑影就是一刀。

(他们身后!)

雾听到了蓝牙的指示从腰间抽出枪,同时用手挽住黑影的咽喉,对着黑影身后的东西就是一顿狂射。

带有高能粒子束的子弹飞向前方,将几名敌人打穿。

接着,雾想起了自己胳膊中的敌人,一用力,只听“咔嚓”的一声,那黑影的颈骨错位,死掉了。

(用时28秒。雾,不行啊。勉强合格啊。)

“开什么玩笑?元将军?!我可是尽力了啊。”雾踢了脚死去的黑影,对着蓝牙另一处的人说。

蓝牙的另一端是相隔43.5亿公里的地球。

雾瞥了眼黑影。这些人是联合国的人,全是地球人。

“往哪走?”雾问。

(发过去了,我们现在就黑了你所在的位置。)说完,雾左侧的金属门就打开了。

“谢了。”雾从刚才用枪打死的敌人手中捡起了把枪。

他看了看枪。

“哼,实弹型半穿甲步枪吗?”雾的语调中带有轻蔑的情感,“老古董了。”

(对地球人来说应该是最先进的技术了吧?)

“地球人吗?”雾一拉枪栓,向着门内走去。“我们也是······地球人啊。”

又是一阵枪响,又有几名士兵倒下了。

“元将军,你说‘新曰战纪’里的重甲兵配什么武器好?”雾一边换着子弹,一边对蓝牙的另一边聊起了游戏。

(重甲兵?你不都玩侦察兵的吗?)

“不不不,我是为了对付其他玩家,我不太会对付重甲兵。”雾说着又打死了几名士兵。雾的枪法虽然看上去十分混乱,但是每发子弹都是被用到了极致。

密集的单雨打在雾身边的掩体上,打出了一个个极深的洞。

(有的,一般来说他们都是拿重武器的,虽然火力大,但是其机动性不是很高,所以你和他们打游击就行了。)

“我靠?!这么简单?”雾收起了枪——敌人已经都被干掉了。

(啊,要不然呢?)

雾向前走着,他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大厅。

“有种不好的预感······”雾缓缓地说。

突然,雾听见了“咣叽”一声巨响,接着是铁块与铁板撞击的沉闷而又干脆的响声。

雾看清了向他赶来的东西。

“夭寿啦!!!遇到‘重犀’啦!!!”雾马上向身后跑去。

(“重犀”?!华夏产的重装战甲?)蓝牙处的声音也是惊讶无比。

“那还用说!?完啦!我怎么能打过这铁疙瘩?!”雾一路飞奔,要是让现在的雾去参加奥运会的话一定会拿田径冠军的。

雾的身后,是一个由大块钢铁组装而成的战争机器。单从肉眼就能推断出其外部的钢板的厚度少说也有3厘米!近4米的高度让人看着就打怵。而且这东西被叫做“重犀”的原因很简单——怪物般的突破力!

雾逃进一个很窄的过道里,他希望这块铁疙瘩能因为进不去而放弃追捕他。

但是幻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重犀二话不说,直接撞开了过道的铁质墙壁,当实在无法再深入时,就用手将墙壁生生撕开。

“我靠!这‘重犀’不是闹着玩的吧?!至于吗?我记得华夏产的‘重犀’可是很贵的!!”雾回头看了眼正在追向他的巨兽。

(还好这东西没有装在武器······)

正说着呢,一个发光的物体贴着雾的脸飞了过去。接着是是个不亚于烈性*的爆炸。

“我靠!元将军!你能不能别说话?!”雾被蓝牙那处的元将军的乌鸦嘴给吓到了。

(没事的!这么狭小的空间是不会有太多的武器能使用的!)

说罢,一排密集的子弹从雾的身后射来。雾吓得马上来了个驴打滚,勉强躲过了这次致命的攻击。

雾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但狼狈归狼狈,他还是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元将军!你TM能不能闭嘴?!这也太灵了吧?!”

(行行行,你好自为之吧······第三个路口左拐,哪有一个军火库。)

“终于有些好消息了!”雾大呼一口气说。

他来到军火库的门口。他背对着门,正面看向重犀。

重犀好像也意识到雾已经穷途末路了,放缓了脚步。

雾从口袋中掏出枪。

“喂,知道这后面是什么吗?”雾一脸贱笑地问。

重犀没有理他,不过它好像知道雾身后的房间里有什么。重犀一甩手,一把烧得发白的利刃从它的手背中甩出。

(里面可是纯粹的军火弹药啊,你该不会是······)

“当然啦,要是让我自己对付的话难度系数也太高了吧?”雾说。

(那你要小心些,要知道,我们每年都要花费一笔很大的钱来治疗你。)蓝牙传来了无奈的声音。

“要你管啊!”雾将手伸进西服中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铁盒子。

他打开了铁盒。铁盒里面是一根根细长的东西。雾用嘴从里面叼出了一根,像是吸烟一样地叼着那东西。

这不是香烟,雾不吸烟。这东西雾管它叫“咖喱棒”。由于雾的体质原因,他在某些情况下需要靠药物来提供极快的反应力以及机体运动所需要的能量。而“咖喱棒”则是雾的组织为雾所制作的特殊的兴奋性的药物。要是这东西的制作方法被外人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引起一场区域性的战争的。

雾叼着“咖喱棒”。他一脸不懈地看着重犀。他不清楚操作重犀的人是男是女,但是她还是伸出了中指比向对方。

“呦!小碧池!你TM来打我啊!”

贱!现在只能用贱来形容雾。刚才被追着打的落魄青年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贱得要命的神经病。

重犀被挑衅了。它用足了动力向雾狂奔过去。

雾在此之前悄悄在军火库的门上贴上了个东西。

重犀冲过来了!

千钧一发之际,雾就像是无视重力了一样灵巧地跳开,一个筋斗越过重犀,跳到了重犀的背后。

重犀由于惯性直接撞到了军火库中。

“元将军。”

(嗯?)

“你说,”雾从手中拿出了一个遥控器一般的东西,“什么样的爆炸可以炸开3厘米以上的装甲?”

(呀,这可不好说呢。以我的经验,少说要把3颗烈性*和起来用吧?具体要怎么处理那还要看装甲的材质。以华夏的装甲举例吧,他们的产品质量比较高,少说······7颗?)

“真巧呢,一个军火库里得有个几十颗吧?”说罢,雾按动了开关。

酸溶*。这是雾贴在门上的东西。其内部含有的强酸可以将金属的门给反应掉,无论是什么材质的门,即便是黄金做的门也无法抗住内部的特制的酸的侵蚀!而且反应所产生的氢则会参与*的下一个反应——聚变。

“轰——!”巨大的爆炸在雾的前方出现,火舌向四周扩散,险些波及到雾。

“拜拜了您嘞······元将军?”雾的表情突然变了。

(干嘛?)

“不是······那个·······救命啊!!!”雾死死抓着身边的铁墙突起。

看来巨大的爆炸将雾所在的地方与外界链接。而雾所在的地方正是一艘正驶向海王星“尼普顿看守所”的星舰。

这里是海王星的大气内部,超过2000千米每小时的狂风使雾所在的空间里的气压瞬间变得巨大无比。一股极大的气浪将雾向外面推去。

雾死死抓着手中的铁突起。

(你说什么?)蓝牙那里传来了喝茶的声音。

“元将军啊!!!!救命啊!!!!”

(······叫我什么?)

“大哥啊!!!”

(再深情点。)

“大哥!”

(诶!这才差不多嘛!······门我就不帮你关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加油!干巴爹!)

“我靠!我要是死了!谁救头啊!”

(长官的话要不要你救都无所谓吧?以他的本事也不是逃不出来。)

“不是啊!大哥!我真的!快······”雾的声音变得小了,失去氧气并且受到低于零下200摄氏度的双成极端环境正折磨着雾。

(好好好。)蓝牙处传来了很不情愿的声音。

原本被炸开的洞的一侧降下了一道防火墙,将外面的极端环境与雾隔开。

“唔!差点就要和上帝在天堂喝茶了······”雾爬起来,长呼了口气。

(你不是不信教吗?)

“闭嘴啊!”

雾一打理自己的衣服。

他检查了下自己,武器还在。身体机能上······多亏了“咖喱棒”,要不然无氧和低温的极端环境真能搞死雾。

“我真是非人类啊······莫非?!我是······”

(别做梦了,快干活!)

“切!”

一颗*下去又成功地干掉了一片人。

“没了吧?”雾拍拍肩上的灰说。

(啊,监控上显示这一片的敌人已经没了。但是还有人在往这里赶,所以说,快点啊!)

“明白了。”雾推开堆在门边的士兵的尸体。

“是这儿吧?”雾问。

(嗯,长官就被关在这里。)

“头儿吗?······对了,他为什么被联合国抓了?以他的本事就算是出动一支万人的军队也能有办法脱身吧?”

(听说是在饭店里吃饭,然后发了个信息晒了晒自己吃的东西,然后就被联合国发现了。)

“我靠!多少有些自觉吧?!他不知道自己的赏金有多高吗?!”雾捂着额头无奈地说。

(没办法啊······谁叫他是我们的长官呢?)蓝牙处的声音也是充满了无奈。

雾对着面前的门,深深地吸了口气。

“好!”雾做好了心理准备。

(三、二、一!开!)

门被打开了。

刚一开门,雾就看到一团红得发黑的东西向他飞来,他下意识地侧闪,躲过了这团物体。

是血,是正在喷涌的血!

“······”雾瞪大了眼看向屋里。屋里面全是尸体,尸体上没有枪伤,全都是被玻璃划伤的切割性创口或是由于重击而造成的顿伤。

“太慢了!”哦,刚才说的不是很严谨,并不是满是尸体,屋里面还是有个活物的——一名穿着和雾一样西服的青年坐在屋子中央的椅子上。

他翘着二郎腿,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一样。他看上去和雾一样大,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他长着一副英俊的面孔,他的身材匀称,加上西服那棱角分明的特性,使得他的存在就是对完美的诠释!他的眼神犀利而柔和,从里面迸发出舍我其谁的霸气!一股王者之气从男子的身上溢出,盖都盖不住!

“实在抱歉!”雾下意识地向青年鞠躬道歉。一种在强者面前下意识出现的奴性支配着雾的内心。

“没事啦!多少你来了嘛!而且他们也和我玩了不少游戏哦。”青年从椅子上离开,他将手中的玻璃片帅气地一扔。

这时,雾才注意到青年身上干净如洗!完全没有血迹!根本看不出来这屋里近三十号人是被他杀的!

“头儿!撤离的······”

“诶!别这么说!我的风衣还没找到呢!帮我找找吧。”青年说。

雾看着迈着稳健步伐的青年的背影,一种莫名的使命感从他的心中涌出。

“头儿!请用这个!”雾将一个备用的蓝牙给了青年。

“哦?喂喂喂?那边的是谁?”青年散漫地说。

(长官?!您没事?!太好了!)蓝牙那边的声音都快哭出来了。

“哎呀!你这是何必呢?我这不好好的嘛?不哭不哭啊!小元乖啊。”青年说。

(那么,请您马上撤离!我们会来接您······)

“我要拿回我的风衣!”青年说,他从地上的尸体边捡起一把枪,并将其上了膛。

(······是的!现在战舰内部估计还有六百人!存在重武器!目前出现的最高级是华夏产的“重犀”!粗略估计有十台······)

“好好好,明白了。”青年扣扣耳朵,一脸不耐烦地说。

对于好几百号人来看守青年一个人这件事雾没有惊讶的表情,反而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他明白青年的危险等级——星际联盟将其视为最高级,联合国的通缉名单上将他列为第一位。

(我们会全力协助您的!祝您武运昌盛!)蓝牙那边没有反对青年的意图,而是选择了顺从。

“行行行······走啦小子!”青年一拍雾的头。

“是!”

“抱歉抱歉借过一下······”

雾跟在青年的身后,他虽然举着枪,但是完全没有帮上忙。

青年的反应比雾快得多!枪法也比雾准得很!基本上是见一个人就倒一个人!每发子弹都直击敌人的心脏!瞬间的毙命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但是,雾知道,这还只是青年的冰山一角!真正的青年比现在的还要恐怖!

突然,铁块的交杂声从远处传来。

青年眯了下眼,将枪收好,转过身去狂奔起来。雾也见势不妙跟着青年跑了起来。

重犀!至少两台!

果不其然,就在青年和雾拐入一个墙角的瞬间,一排密集的子弹打穿了铁制的墙壁。

“嘿嘿!他们还真敢闹!忘了这里是星舰内部了吗?!”青年边跑边狂笑,完全看不出他的恐惧。

“头儿!我们快挂了啊!!!”雾说。

“哼!瞧你那样!”青年看向雾。雾的眼睛虽然是眯着的,但是青年还是可以透过雾的眼皮感觉到从他眼中透露出的不安。“有大哥在,怕啥?!”

青年放慢了脚步,说:“看来是甩掉了。”

“唔,好像是······危险!”雾一下子将青年推开,紧接着,密集的弹雨打在雾的身体上。他们被近三十名士兵给包围了!

“我靠!你不能温柔些吗?!”青年被推开后十分不满,他看向倒在地上的雾的尸体。

青年的眼中没有忧伤,也没有恐惧,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抓起了雾的尸体,那他的尸体当盾牌前进。

“呐,小元啊,你不是物理好吗?问你个题呗。”

(请说。)

“我现在正用那小子的尸体当盾牌用,假设一颗子弹十克,雾的遮挡面积约为一平米,子弹的速度约为一千米每秒,现在每过十秒,雾的体重就增加五千克,求子弹的平面密度。”

(真是个好问题!等您回来后我会告诉您答案!)

“哦哦,那我就期待一下吧······”

青年慢慢靠近敌人,敌人也待命着。他们要等青年到来时将他杀死!最前面的士兵已经准备抽出刀刃了!

一步、两步、三步······青年正在靠近!

到了!青年来到了人们面前!士兵们刚要抽刀,突然!

炙热的鲜血从前排士兵的喉咙处喷出!

“诶?”每个人都在惊讶发生了什么,这时,一部分眼尖的人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

本已死亡的雾!已被铅块灌满身体的雾!他的手上一手一把刀,正插在士兵的喉咙里!

“好的!晚安!”雾身后的青年从腰中抽出枪来,将面前的士兵悉数打死。

“咳咳咳!”雾站在地上,他抖动身体,一大把带血的铅块从他的身上落下。

“哼!就知道你死不了······”

“头儿!那你也不至于这么损吧?!那我当盾牌唉!”雾有些伤心。

“行行行,下次不了。”青年甩甩手说。

雾稍微睁开了眼,他的瞳孔,是非人的黄金色的瞳孔,并且是像蜥蜴般的眼瞳。

突然,铁皮的声音又传来了,与此相伴的还有密集的脚步声。

“跑啦!”青年说。

他和雾逃到了一个房间内。

“哇!是我的风衣唉!”青年从挂衣钩上拿回了他的风衣。

“真是太巧了······”

这时,密集的弹雨击打着屋外的门——青年和雾被围困住了!

“看看看!着红酒很罕见呢!来杯!”青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红酒,只是自顾自地打开了红酒。

“我也来杯。”雾从青年手中接过酒杯,饮了一口。

“好酒!”雾说。

外面的枪声依旧,门以及青年和雾安放的遮掩物早晚会被打碎。但是两人毫无紧张感,而是啦着家常。

“你和爱丽丝以及诺晓依怎么样了?”青年问。

“还那样呗,不过她们俩有些变了,变得不那么神经大条了。”

“哦?也是,都当妈了。”

“对啊······有些怀念当年的青春了。”雾叹了口气说。

“说来你们仨的关系也够乱的啊。”青年坏笑一下。

“有你个搅屎棍在,想不乱都难啊······”雾无奈地笑了笑。

青年放下酒杯,望向窗外的风景——冰冻的荒原,永恒的碧蓝。这里,就是海王星!地球的放逐之地!所有罪大恶极的罪人都被关在这里!极寒的温度,狂暴的风速,与地球与世隔绝般的距离足以关住任何一名罪犯!

“真是美丽的景色啊。”青年说。

“是呢。”

门被打碎了。一群人在重犀的开路下冲了进来。

雾和青年看向那群敌人。

两人靠向窗口。

“呐,雾,你还有‘咖喱棒’吗?”

“啊,有的。”说着,雾递给了青年一根“咖喱棒”,自己也含上了根。

“那么······再见!”

就在青年说这话的瞬间,玻璃碎了!

一发*打碎了玻璃,冲入了室内!

青年和雾同时从窗外一跃而下,借助*爆炸时的冲击力离开了星舰,进入了绝对的极端环境!

本来,他们是该死了的,但是······

(光学迷彩关闭!空间调控装置开启!)

伴随着蓝牙中的命令的响起,青年和雾浮空这向上浮起。

他们没有被飞速的狂风给吹动,也没有被冻成冰块。接着,他们脚下的“那个”显现出来了!

另一艘星际运输舰!他们正站在一艘运输舰的甲板上,而且甲板上的防护罩包裹着他们。

(接到了,我们接到长官了,完毕。)

(很好,你们做得很好,“盗枭”。任务完成!)

这时,青年接过了频道,说:“这么个大家伙留在这儿也没用,让刚刚加入空军的孩子们练习一下吧!”

(了解!)

一瞬间,在这星舰的周围瞬间显现了几十架星际战机!接着,他们开时向星舰展开了环绕式攻击。

雾和青年进入了运输舰。

两人撤离了,留下了被一群战机攻击的星舰。

魂界·伏羲星界·y182h3星域·银河系·太阳系·地球

空间时代·1431年11月24日18:19(地球本初子午线标准时)

这是个晴朗的早晨,在地球的某处,五架直升机落在了一栋大楼的屋顶上。停机坪处围了一圈人,他们男女分成了两拨,但都穿着统一的西服,带着那有纤维化红宝石点缀出来的剑盾纹章的白手套。

直升机停了下来,从周围的四架直升机上下来了一大批全副武装的人,他们马上将周围警戒起来。最中间的那架直升机的舱门缓缓拉开,雾和一名身着黑色风衣的英俊青年下来了。

大家向这名青年行礼,动作标准统一,一种君王视察的既视感传来。

雾紧跟在青年的身后,为了符合场合,雾在飞机中将满是弹孔的西服给换了下来。

雾和青年走进楼内,楼中满是身着黑色西服的人,每个人的着装都精心打理过,显然是为了欢迎某人而准备的,雾也明白,平日这些人绝不会是这样的打扮。

他们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内。办公室空间宽阔,每一处装修都是如此的奢华!地板上都有用玫瑰金打出的剑盾纹章。青年毫不犹豫地踏过金质的地板。

办公室内,已经有一批人在待命了。他们不同于来时见到的人,更像是干部一类的人。

雾默默地站到这几人的最后端。

一共十个人,加上雾是十一个。

“各位······诶?元贺成呢?”青年开口了。

“啊,他儿子找了个女朋友,过去看看了。”有人回答青年。

“······算了。那么·······”青年讲话题掰回。

大家都向青年行礼,雾也是,他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令宇宙中任何一个文明或是联合势力都闻风丧胆的组织“御天”的最高统帅!亨瑞·沃森·迈尔斯。

亨瑞开始了他的总结。

雾在一旁默默地听着。

突然,有什么东西冲击了他的大脑——片段的画面,绝不是宇宙中任何一个地方的画面。

“怎么了?雾?”亨瑞问。

“不得了啊······”雾说,“我要开主线任务了!”

亨瑞沉思片刻说:“是······关于他的吗?”

“是的。”

“好的,你可以先下去了。”

“明白了。”雾一鞠躬,退下了。

真是·····造化弄人啊,隆!雾眯着的双眼睁开了,那金黄色的兽瞳闪着诡异的光。

推荐阅读:

魂穿诡秘,从一天一个金手指开始 奶萌天师,团宠七宝有点甜 诸天称皇,从降服李云睿开始 厉先生你的未婚妻跑了 林婉儿给我生十胎,管你范闲屁事 武道人仙从斩妖开始 大雍武神 重生之推手人生 无妖噬地 从婴儿开始吃瓜成圣 武侠:师娘黄蓉,开局多子多福! 女帝每日一问,今天他没变强吧? 路人阴暗批她狂点语言天赋 华娱:开局北电任教两年半 末日降临:你练异能我修仙 穿越大明成皇子 赫奇帕奇的存档侠今天也在被扣分 斗罗:夜钻密林,千仞雪护爹成魔 血洗蒲公英 诡异世界,我靠移植成仙 洪荒:先天锦鲤,幸运值满过分吗 穿越兽人世界,我靠小狗饭爆红全网 嫁进深山当大王 路明非不想当御主! 玉香绕指 联盟控温大师:什么叫督战型中单 人在聊斋,古庙遇灯草,悟性逆天 混在北美当天师 九零年代选美冠军 洪荒大舞台,有梦你就来 侯亮平查我?我祁同伟去查钟小艾 我学外语关你侯亮平屁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