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挑战

?

0挑战

荒芜的旷野上,一群人正在盯着凹地处的东西。

一头银白色的巨兽,它现在正将自己的头藏在羽翼之下。它的身体一起一伏,很显然,它在睡觉。

“怎么?要打吗?”一人问。

这人身着一身汉式黑鳞甲,手上带着一双铁笼手。他长着一张娃娃脸。但他的眼睑处涂有血红色的眼影,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的娃娃脸的稚气。他身材高大,全身上下散发着巨大的压迫力,震慑这周围一切,一种威严、强大、令人安心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

他那双金黄色的兽瞳在月光下反射着诡异的光芒,他的目光压制着一切。

“别急啊,百兵破,九重不是说了吗?要等道龙带着援军来才行。”在百兵破身边的人正懒散地说。

这人看上去并没有百兵破那般雄壮。他一边咬着食物,一边看着那巨兽。他的背后背着一把翡翠质的弓箭。

“现在也就你的心情比较平稳吧?古通。”在古通身边,一脸没劲地看着古通递到他手中的食物的人说。

这人身形比百兵破还要雄壮,蓝色的眼瞳仿佛大海一样,坚实的外表如同犀牛一般。

“说什么呢?雷公!我这是在为战前补充体力啊。”

“喂!你能不能别叫我雷公?!我叫雷比翁啊!还有,为什么要叫我雷公?!”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翁’即为‘公’啊。”古通说。

“你啊······”

在这三人的身后,是一群战士。这战士们都绷紧了神经,死死的盯着下面的巨兽。

在与上都的决战时,这头银白色的怪物乱入战场,对上都军和龙族的军队进行了无差别的攻击,导致本来处于劣势的龙族军转为优势。

本来,龙族是很感谢这怪物的,但是当龙族见到这怪物一瞬间将十二万妖邪化为灰烬时,一种恐惧支配了整个龙族。

十二万妖邪!但就其战斗力来说可以看做是十二万个王种了。而仅一击就消灭了十二万妖邪的怪物对王种来说简直是个明摆着的威胁!

对于这个怪物,王种们对其了解甚少,只知道是从魔域来的。

魔族在于分布在魔域的上都军在一片荒地作战时,或许是闹得动静太大了,导致一只巨兽从荒地的深处苏醒,这巨兽在魔域一顿大闹,吓得上都军从魔域撤离,转战凡域。龙族之所以会处于劣势,就是因为本该在魔域的上都军突然与凡域的军队汇合了!

由于这家伙到哪,那就灾害横生,再加上她是一头银白色的怪物,于是人们叫它——银白之灾。

魔族不打上都军,就开始对付着比上都军还头痛的对手——银白之灾。不过银白之灾好像也不乐意一直待在魔域,打了几天后,银白之灾就去了神域。

这下神域的上都军又在神域混不下去了!龙族的工作量又上升了!然后魔族又和神族联起手来对付银白之灾,打上都的工作就直接撂给了龙族。

而现在,银白之灾来凡域了!

龙族根本就没心情管银白之灾,就这么放任了它三年。

之所以在三年后又要征讨银白之灾,就是迫于神族和魔族的压力,再加上上都被击败,龙族在这三年内的力量有所恢复,高层也认为已经有了能与银白之灾对战的能力了;更重要的是,龙族也因为这家伙在凡域而夜不能寐。现在,该处理一下以前没填的坑了。

突然,银白之灾动了一下。

所有人都向后退了一步。

银白之灾爬起来,它用那血红的双眼扫过四周,一种不可抗拒的,出于本能的恐惧席卷着每个人的内心。就单单这么一看的话,这头怪物也就20米。

银白之灾看到了远处的军队,它张开的双翼,伸长了脖子向他们示威。

一种尖锐的,瘆人的蛇一样的嘶鸣从它的口中发出。

尖锐的声音像是千根银针一样点扎着每个人的耳膜,甚至连皮肤也能感受到这种不适。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百兵破大喊。他的脾气向来就很火爆,加上在第一次见到银白之灾时他感到了害怕,因此他很想找银白之灾报这让他丢脸的一箭之仇。

“等等!这家伙只是在示威罢了!忍住啊!”古通想要制止百兵破。

“去他的示威!!我就是看那怪物不爽不行吗?!”说罢,百兵破打了个响指。

数杆直径两米粗的光枪出现在百兵破的身边。

“冷静!”

“冷静个屎啊!”说罢,百兵破将长枪投了出去。

银白之灾见光枪飞了过来,像是动物遇到危险一样马上跳离。跑的时候还不忘对百兵破狂叫一声。

“哼!只是个胆小的怪物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看我不干死它!”说罢,百兵破跳了下去。

古通见百兵破跳下去了,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可逆性,于是就对士兵说:“骑兵全部就位!弓兵听我号令!等弓兵攻击完后骑兵开始攻击!”

“““是!”””

百兵破冲向了银白之灾,银白之灾见百兵破来后马上躲闪,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地四处逃窜。

“什么嘛!这真的是让神族和魔族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怪物吗?!”百兵破哼笑一些,他不觉得这银白之灾有什么威胁。

同时,他也有些疑惑——这和当时道龙所说的一击就消灭了十二万妖邪的银白之灾不符啊。

百兵破跳到银白之灾身上,照着它的天灵盖就是一爪。

好硬!百兵破被从手上传来的震颤感所吓倒了。他以前也与不少龙较量过,但是没有哪个龙的鳞片能与银白之灾的鳞片硬度相匹敌。

“百兵破!”传来了古通的声音。

百兵破从银白之灾身上跳开,与百兵破作为交换的,是无数根箭矢。

箭矢射向银白之灾,银白之灾张开羽翼,将自己包裹起来,接着,一阵强风从银白之灾的羽毛下吹出,将许多箭矢减速或是吹飞。

但是这早就在一群人的意料之内了。

骑兵从高处冲了下来,他们高喊着,伸长了长枪。身上的盔甲与武器在月光下变得美丽而危险;冲锋的高喊与马蹄声震撼着人心。

银白之灾的眼中出现了名为恐惧的情感。它张开了双翼,想要飞走。

“别想逃!”

银白之灾顺着声音的出处看去,只见一个手握战斧的男人高高跳起,猛地砍向银白之灾的羽翼,将它的一个羽翼切开个大口子。

一声痛苦的嘶鸣从银白之灾口中发出。漆黑的,带有浓重铁腥味的液体从银白之灾的伤口处流出。

银白之灾无法飞起了,它有些不稳地在地上走着。但是它很快就回想起了自己为什么要飞起来。银白之灾向远处狂奔,它想要从现在所在的凹地内出来,它手脚并用,抓捏着峭壁上的岩石和泥土,它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

银白之灾慌乱地抓着峭壁,但因为它太慌乱了,踩着的几块石头被踩碎了。

银白之灾直接掉到了地上,它就像是一个仰面朝上的乌龟。

骑兵一见这样的情景都乐坏了。想不到被神族和魔族都忌惮的银白之灾竟会和一个智障一样!

神族和魔族不如我们龙族!骑兵一边想着,一边冲向银白之灾。

一杆杆长枪从骑兵的手中伸出。

“它的鳞片很硬!五人一组,攻击同一个地方!”百兵破大喊。

骑兵们立刻分为五人一组的小队,分别冲向了不同的地方。没有纠纷,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集团,这就是龙族的骑兵!高效、规整的军队!

银白之灾想要从地上翻过身来。

可就在这时,一道寒光从空中坠落。寒光狠狠的击中银白之灾的胸口,人们可以看见几块银白色的鳞片从银白之灾的胸口飞出。

银白之灾就像是被重锤击中一样,整个身体被按入了地面。

一个手持战斧的*在银白之灾的胸口上,用那把紫金制成的战斧一次又一次地击砍这银白之灾的胸口。

漆黑的血液从银白之灾的胸口溢出。

雷比翁稍微调整着位置,防止自己与这血液接触。

神族和魔族都有过报告,说银白之灾的血液有极强的腐蚀性,连黄金都能轻易地腐蚀掉。

骑兵们赶来了,他们用长枪穿击着银白之灾的鳞片。他们击穿了银白之灾的鳞片,刺伤着它的皮肉。

银白之灾发出了哀嚎,仿佛是在求饶。那嘶鸣是如此的痛苦与无力,令人肝肠寸断,仿佛让人见证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痛苦的人的末路。

不过,站在银白之灾胸口的雷比翁没有就此停手,他继续击打着银白之灾的胸口。

他知道,每个人都知道:银白之灾在凡域没有做什么错事,对,不但没做错事,还与妖邪为敌!它帮助着生灵拜托妖邪的威胁。它什么都没做错。

但是,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它!太强了!强到令人嫉妒,强到令人恐惧。

必须要在此时铲除这个威胁!雷比翁砍着银白之灾的身体。

银白之灾痛苦的嘶鸣着,它的声音愈发的哀伤,愈发的令人心境空虚,愈发的像是一个孩子的哭泣。

“雷比翁!让开!”从雷比翁的头上传来了百兵破的声音。

雷比翁马上让开,将自己对银白之灾造成的创伤暴露在百兵破的面前。

百兵破伸出尖锐的铁爪,对着银白之灾胸口上的伤口就是沉重的一击。

百兵破将利爪刺入银白之灾的胸腔中,然后他随手抓了一大块肉,猛地向上拉起。

银白之灾瞪大了眼,发出了更加痛苦的嘶鸣。

百兵破继续拉扯着银白之灾的肉。这肉带着周围的集体组织,被百兵破生生地给撕了下来

被撕下肉地银白之灾痛苦的翻滚着,将百兵破和雷比翁甩开。

“切!真不老实!雷比翁!在给它一斧子!”百兵破落到地上。

“行!”雷比翁跳起来,踩在百兵破的手上,百兵破一下子将雷比翁弹出。

雷比翁直线飞向银白之灾。但是银白之灾看向了雷比翁。

雷比翁被吓了一跳:太快了!银白之灾的回复力太快了!

原本被雷比翁和百兵破以及骑兵打得千疮百孔的银白之灾竟然回复了所有的伤!它那断成两段羽翼已经恢复,胸口上的创伤已经恢复,一层角质物正在伤口上出现,并且开始鳞化。

银白之灾伸出了它的利爪,那由钻石制成的利爪正伸向雷利翁。

雷比翁听说过,银白之灾的爪子可以将一切东西给切开!即便是和城墙一样厚的钢板也能轻易地切开!在它的爪子面前一切都是如此的脆弱!

要是被抓中了······会很痛吧?雷比翁想。

突然,从远处飞来了几根箭矢!

箭矢贴着雷比翁的脸飞了过去,正中银白之灾的双眼。

银白之灾的眼睛被打碎了,它痛苦地扭动着身子。

哼!古通那家伙也是会办些人事的嘛。雷比翁想。

重斧直接打在银白之灾的头顶,从它的眉心一只切到它的嘴边,将银白之灾的半张脸给切开。

“噢噢噢噢!见血了!见飙血啦!!!”百兵破兴奋地喊着。

他将手伸向银白之灾。

人们可以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在百兵破的身上汇聚、凝结、浓缩!

百兵破睁开了眼,他原本金色的眼瞳变成了血红色。

血龙化!百兵破激活了他的血龙的血脉!

百兵破看着从银白之灾脸上流下的血液。他仿佛与银白之灾身上的血有了什么连接。

接着,银白之灾脸上夹杂着半臭半腥的气味的黑色的脓血开始向百兵破手上汇集。有些藏在银白之灾皮下的血液冲出了它的皮肤,击穿了鳞片飞向百兵破。

血龙,在三界中是极为罕见和强大的存在。他们可以操控血液,可以通过血液来获取其主人的力量。他们介于吸血鬼与巨龙之间,即拥有巨龙的强大的力量,又能像吸血鬼一样自由地使用星移级以下的法术。有人甚至认为血龙是三界中的一个特殊的种族至于血龙怎么来的这一点还没有相关的文献,据龙族的记录,血龙是突然出现在龙族的一支亚种。

“那么·····试试吧!”百兵破用手大把抽取着银白之灾的血液,将其汇集与浓缩。“真是肮脏的东西呢······”百兵破瞥了眼悬浮在手中的血球,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接着,他伸出了手。手中的血球向外发出了数根血线。百兵破将血线甩向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刚一回复脸上的伤就被血线所攻击。数根血线像是锋利的切刀一般将银白之灾的身体给切开。

“哦!用你的血的效果怎么这么好啊?!”百兵破瞪大了眼,原本坚硬无比的银白之灾的鳞片在他的血线面前就像是纸一样薄!

银白之灾看向自己身上的伤口,一瞬间,它的表情有些变化。它有些面目狰狞,眼睛中的情感是什么?愤怒?惊喜?仇恨?兴奋?

银白之灾瞬间将身体掉了个个儿。百兵破看见一跳又长又细的东西向他袭来。

是根尾鞭!一根长且细的尾鞭!尾巴上的骨骼从内部突出,暴露在皮表,像是在尾巴上嵌满了刀片一样!

这是魔族特有的尾巴!百兵破心中一惊,他不知道这怪物为什么会长有魔族的尾巴!起初看到这家伙的羽翼的时候就有种违和的感觉了。可是这魔族的尾鞭却完全颠覆了百兵破的认知。

百兵破马上跳离。就在他跳开的瞬间,百兵破刚才所在的地方就被银白之灾的尾巴给切出了道大口子。

再看古通他们,他们也十分惊讶。

这银白之灾虽然体型小,但是它的尾巴却修长的很,让它的体型变成了近40米。

“怎么办?!”雷比翁问。

此时的银白之灾正抓紧逃走。它扭动着身子,像是一条败犬一样地逃着。

要是让它逃走了,那么下一次它会出现在哪里、会以何等的姿态出现就无人知晓了,所以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

“哼!怕什么?!这不有血吗?”百兵破一举手中的黑血。接着,他又看向了天上的月亮。

“你该不会是······”

“‘血月’!用血月的力量来提升我们吧!来看看以这畜生的血作为祭品会有多强的力量把!”说罢,百兵破就对着天空的月亮举起了血球。

血液在百兵破的手上升起,慢慢地移向月亮。血液将月亮包裹起来,原本皎洁的月亮变得猩红。

一种血脉膨胀的感觉在每个人的心中涌现。

血月,触发了生物体内本身的血性与狂躁,上都之战时,百兵破就是靠这个强化全部的龙族士兵,使其在决战中获得了胜利。

每个人都有些惊愕——这次天空的月亮并非是上都之战时的满月,理说其提升力量的效果应该是不如满月是的力量的,可是这次血月的力量却远超满月的血月!

百兵破一笑。神族曾说过:银白之灾的血液虽有着极强的腐蚀性,但是要是将其炼化成制作法器的材料的话将会有极强的效果。

看来带羽毛的说的没错啊······

“现在!”百兵破振了振手臂,管他什么坚硬的鳞片!去他的腐蚀之血!力量强化后的他足以与这畜生一战!

“诶!?”正当百兵破要冲上去时,他发现了银白之灾的异常。

银白之灾停止了逃跑,它仰首看向天空中的血月一些血红色的纹理从它的身上显现出来,如同龟裂一般。

银白之灾回过头来。一双完全变成血红色,没有眼瞳与眼白之分的双眼带着各种负面的情绪看向这群人。

一种绝对的压制感冲击着每个人!

这,才是真正被神族与魔族所忌惮的怪物!

推荐阅读:

绝世强者 秦朗沐语嫣 重生后我把隔壁大佬攻略了 寻龙太保禹陵后裔 唐初夏顾北淮 牵魂司 穿越异世蔚蓝天空下 宇化春风 一书封神 九万里上 重生1985,他靠空间发家致富 近战法师 大牌助理:豪门老公不靠谱 下一次相遇还是你 邪神红云传 林澈羽师倩 魔尊仙皇 天圣 朱肃朱元璋 闪婚秘爱,老婆我只疼你 汉王宝藏 我的抗日大队 战灵 闪婚之谈少的甜妻 重生之嫡女复仇实录 浮生若梦 凡人:天南第一体修 霸道总裁:老婆复婚吧 逃荒:她从空间掏出千万物资 六宫无妃:宠妾逆袭 韩娱之我们结婚了 天才凰后惊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