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鏖战

?

0鏖战

面前的那头银白色的巨兽俯视着所有的人,一种仇恨、绝望、痛苦、恐惧、嘲笑的混合的情感从它的眼睛中放出。

每个人,包括百兵破,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他们在害怕,一种生来曾为有过的恐惧支配着每个人的心,压制着每个人的身体。

银白之灾突然动了一下,它像是在吸气一样。

周围的人都看着银白之灾,想要知道它接下来的行动。

银白之灾张开了嘴,一声咆哮从银白之灾的空中爆发出来。

不同与先前的蛇一样的嘶鸣,这是一声和龙一样的咆哮!那声音响彻天际,震耳欲聋!声音愈来愈大,像是许多种不同的声音混合起来一样,并且变的尖锐,像是尖叫。

百兵破他们捂住耳朵,这种咆哮他们受不了!声音的力量穿透了他们的身体不说,还震撼着他们的灵魂。

受不了了!太痛苦了!

每个人都这么想。银白之灾的咆哮如同地毁天崩的灾难一样令人恐惧,刚才凭借血月获得的勇气与战意被这声咆哮给轻易地抹除,取而代之的的是一种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有些士兵已经开始跪倒在地了。

不行!在这么下去的话······百兵破捂着额头,身上冷汗直冒。

“站起来!”一声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雷比翁挥动着紫金开山斧打出一道气刃,直接切到了银白之灾的嘴上。接着,雷比翁用手腕上的铠甲敲了一下斧身。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将银白之灾的咆哮声给掩盖,传到每个人的心中。

一扫心中的恐惧与绝望,勇气与战意,再次燃起。

“开山意志”,紫金开山斧的效果——无视一切对精神上的攻击,使持有者能在绝对的逆境中保持一颗理智的心。

“多谢了!雷比翁!”百兵破说。

“没事。只是······”雷比翁看向面前的巨兽。

银白之灾受到这一击后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将头慢慢地移向雷比翁。它的眼中没有愤怒,而是满满的欣喜与兴奋。

“那么······”百兵破看向银白之灾。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身边汇聚。“让我来会会它吧。”

银白之灾的伤已经恢复,它身上的龟裂发着强烈的光。

百兵破瞬间就跳到了银白之灾的面前。

先下手为强!百兵破高举手爪,手抓上的利刃映射着血红的月光。

但是银白之灾在一瞬间就洞察出了百兵破的动作。它高抬双爪,重重地砸向地面。裂地的碎石被瞬间被抛上天空,形成了一面碎石的高墙。

百兵破被这突如其来的举措给惊到了,他直接被碎石给打上天去。

银白之灾看到了在天空中的百兵破,伸出了它的利爪,想要抓住百兵破。

“喂!畜生!别忘了我!”

伴随着雷比翁的高喊,一道寒光由上而下地击打到银白之灾的额头上。巨大的力量将银白之灾的头给按到地上。

“百兵破!”雷比翁将开山斧从银白之灾的头颅中抽出。

“来啦!”高空中的百兵破高抬着双手,先前还保留的银白之灾的血液开始变形,变成了一杆杆长枪。

“去!”百兵破一打响指,数杆长枪从空中落下,一下子打到银白之灾的头上,并且将其贯穿。

雷比翁快速跳离。只见刚刚刺入银白之灾头颅的血枪在银白之灾的头颅内瞬间变形,像是针毡一样地向外发射血针,穿透了银白之灾的大脑,并且从银白之灾的头颅内钻出。

银白之灾的头变成了一个刺球。

“再来!”上空的百兵破从高空落下。他明白,单凭刚才那样的攻击是杀不了银白之灾的。

果然,银白之灾即便受到了这样的攻击也能抬起头来。

但是,头抬起来也是白抬。

百兵破掉到银白之灾的头上,用手爪裂开它的头颅,破坏着它的脑组织。

“这下该消停会儿了把?”百兵破将银白之灾的一块脑组织扔到一边。

虽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要是神的话,脑部一旦被破坏的话就彻底挂掉了;就算是魔或龙,脑部被打碎的话也需要很长的恢复时间。

百兵破又看向沾有黑血的手爪。多亏是僭越者法器,要是一般武器的话早就废掉了。

可是,正当百兵破要离开时,一只巨爪从百兵破的背后袭来。

“什!?”百兵破被吓了一跳。

银白之灾的恢复力太快了!

百兵破快速逃离,但是还是银白之灾的巨爪更快,它抓住了百兵破。

“噗哈!······这······也太变态了吧?!”百兵破从口中吐出鲜血,银白之灾的怪力紧捏着百兵破的身体,将他的骨骼捏断,并且挤压着他的内脏。

但是这都不是什么,最让百兵破无法理解的是银白之灾的状态——脑部还没有恢复。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百兵破惊愕地看着银白之灾。银白之灾的利爪已经割破了他的皮肤,向肌肉的深处切去。

“支援来了!”一声吼声后,一把巨斧将银白之灾的手给砍出一道口子。

“谢啦!”百兵破从银白之灾的手中脱逃出来,并且用利爪赏了银白之灾一击,在它的脸上留下了三道伤痕。

周围的骑兵也赶来了,他们将长枪刺入银白之灾的体内。

突然,银白之灾张开了双翼。带有血色纹理的羽翼开始震动。

远处的古通感觉到了不太妙,他开启了精灵眼。

那是什么啊?!古通差点没被吓晕。

一团不明的扭曲的物体的集合!这就是眼前的银白之灾!全身上下都是法术的气息!周围的时间的拨正使空间变得扭曲怪异,而古通所见到的东西简直就是上百上千个诛灭级法术来回叠加后才会产生的空间扭曲。

由于眼前的景象太超乎常理了,以至于古通忘记了自己一开始开启精灵眼的原因。

银白之灾的双翼向地面打出一道震荡波,将所有的骑兵给掀翻,马匹全部被震死。

“这也太高难度了吧?!”百兵破勉强扛住了银白之灾的攻击。

刚才那一击如果是法术打出来的话,绝对是震空级的法术。要是这种打都打不死的怪物会这样高阶的法术的话,那可就难办了。

正在百兵破还在惊愕时,银白之灾又一次扇动翅膀。周围开始降温,星星点点的冰晶开始出现在银白之灾的周围,一股沉重的寒气从银白之灾的身上降下来。

寒气落到刚刚被雨水浸湿的土地上,地面瞬间板结,接了一层极厚的冰霜。

什么?法术吗?!百兵破看着地面,现在的时令是仲夏,银白之灾却能将周围的温度瞬间拉低。它的力量不容小觑。

这时,一道带有波动的气刃从百兵破的身后打向银白之灾,打向银白之灾。可是气刃在快要接近银白之灾的时候被周围的冰晶给瞬间抵消。

“松懈了啊,百兵破!”

百兵破看向身后的人——是雷比翁!至龙化的雷比翁!

雷比翁张开双翼悬浮在半空,头上的鼻犀让他更像犀牛了。他手中握着发着光的紫金开山斧。

刚才的气刃既是紫金开山斧的力量——横扫千军,无视距离、大小以及防御的极强的一击。

连横扫千军都没法伤到那畜生吗?百兵破有些失望。

“现在可不是丧失战意的时候!”雷比翁仿佛看出了百兵破所想的事,向百兵破吼道。

哼!用不着你说啊······百兵破听到雷比翁的话后,嘴角处挂上了自嘲的微笑。

“老子也来!”说罢,一股庞大的气焰隐藏在百兵破的身上迸发出来的血气中,如同火山喷发,滔天海啸。

巨龙的鼻犀与神龙的鹿角在百兵破的头上长出,能包裹全身的膜翼出现在百兵破的身后,一层仿佛是血干掉后的暗红色的鳞片覆盖在百兵破的脸颊处。

至龙化的百兵破,加上自身的纯种的血龙的业龙身份使百兵破的力量不知道跨越了几个次元。

“这才对嘛!这才是战神·百兵破!”雷比翁的嘴上罕见地出现了一抹笑容。

“哼!老子要是认真起来的话,”百兵破怒视着银白之灾,“就算是这样的畜生也杀给你看!”

刚才百兵破至龙化的空档给了银白之灾足够的时间蓄力。冰晶变成了旋转在空中的飞刀。

银白之灾煽动双翼,飞刀就像是暴雨一样地飞向百兵破。

但是一团剧烈的火焰出现在百兵破与银白之灾中间,将飞刀烧成蒸汽。

“哼!要是想用这样的攻击来打到我的话,你还有些嫩。”百兵破将伸出的手收回,一脸鄙夷地看着银白之灾。

“这才是,”雷比翁一下子飞向银白之灾,“龙族的‘战龙皇’啊!”

开山斧砍向了银白之灾,银白之灾用手格挡,将斧刃弹开。但是银白之灾本身也后退了几步。

至龙化的巨龙的力量比巨龙真身的还大,让银白之灾有些承受不住。

“喂!畜生!看哪呢?!”百兵破伸出了利爪想要攻向银白之灾。

谁知银白之灾接着刚才的后退直接将身子甩了起来,使它那条细长而又危险的尾巴击向百兵破。

百兵破见势不妙用手格挡。尾鞭上的外骨与百兵破的铁爪相互碰撞、摩擦,击出了一连串的火花。

百兵破落到地上,直接摆出了要跳起的动作,并且将手架在头上。

雷比翁从天上落下,直接落到了百兵破的手上。

“走!”百兵破一边高喊,一边将雷比翁弹出。

雷比翁转动着斧子飞向银白之灾。就借助百兵破的助力以及飞翼的加速,雷比翁现在的速度远超飞矢。

可是这逃不过银白之灾的眼睛!它直接在面前升起了一道近十米厚的冰墙。

雷比翁直接撞到了冰墙上,几块大块的碎冰从上面掉了下来。

“什么?!”百兵破没想到银白之灾会看清快到这般地步的雷比翁并且做出及时的防御!

银白之灾哪里仿佛也发出了嘲讽的声音,搞得百兵破一时间的火很大。

但是,银白之灾突然停住了嘲笑。

冰墙被打穿了!一把斧子轻易地斩碎了冰。

“呦!畜生!吃我一斧!”雷比翁一斧子砍到了银白之灾的肩上。

可是,银白之灾的身体硬度不是一般的硬!即便有着巨龙的力量也不能轻易地对其造成伤害。

这时,周围的士兵恢复过来了,他们持枪冲向银白之灾。虽然是骑兵,可是他们的近战的能力也不是拿不出台面的。

银白之灾见有人攻来,高举利爪,对着地边就是一顿横扫,将极寒并且坚硬如岩的土地给切开,将几十名士兵给切开。

正当银白之灾扫荡之时,它感受到了一股阻力——是百兵破!他正架起手来抵着银白之灾的利爪。

“好,好大的力气!”百兵破的脚陷在地中,像是木犁一样切着这土地。

“但是”百兵破自信地一笑,“遗忘敌人就是你的弱点啊!你这头畜生!”

银白之灾突然看向原本挂在自己肩上的雷比翁,他已经不见了!

“喂!看哪呢?畜生?”天空传来了雷比翁的声音。

银白之灾想要抬头看雷比翁,却感到自己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接着,它看到了自己的心脏——还嵌在下半身的心脏。

战车·雷比翁,他将银白之灾顺着肩膀斜劈下去,把银白之灾的身体给斜劈开。

“去死!”雷比翁在切开银白之灾的身体后又跳起来,用斧子砍向那可还在跳动着的,不断迸射出带有浓重的血腥味和腐臭味的黑血的心脏。

原本,单凭雷比翁的巨龙的力量是不能对银白之灾造成这样的伤害的,但是有两样东西帮助了雷比翁——一是紫金开山斧的“横扫千军”。

二是雷比翁独有的力量——本源:横行。

雷比翁有着战车的称号的原因就是靠着他的本源:横行。以指数倍的速度强化自己的力量,是自己在一瞬间获得像战车般能够突破一切,横行四方的作弊般的力量。

“横扫千军”的无视一切的力量加上“横行”的绝对的暴力,对银白之灾造成这样的伤害足矣!

雷比翁用斧子砍向银白之灾的心脏,锋利的斧刃瞬间切开了它的心脏。雷比翁转动斧身,使斧刃在银白之灾的心脏上来回游走,生生地剜下一大块肉来。

“让开!”百兵破喊。

雷比翁马上离开银白之灾的身体。

百兵破对着银白之灾的伤口伸出了手。大量的血液从银白之灾的体内抽出,并在百兵破的手上汇集。

“给我吃下去吧!”百兵破一个筋斗向后跳远了些,然后用汇集着银白之灾黑血的手爪对向倒在地上的银白之灾的上半身。

百兵破手中的黑血开始沸腾,接着,一道黑色的光束从百兵破的手中打出,直击银白之灾的头部,顺着它的天灵盖打穿头颅,贯穿脖颈将它的身体毁坏。

百兵破看着没有反应的银白之灾的残骸,舒了口气。

“血光之灾”——黄昏血爪的力量。将收集到的血液一瞬间压缩、浓化之后再以纯粹的力量打出的一道光束。加上百兵破的血龙的力量的调控,使得这个技能的效果比史书上所记载的效果还要强。

不过,这次的效果还是使百兵破有些惊愕。理说,这血光之灾的力量在打到敌人后就无法继续打下去了,但是这次的力量竟直接贯穿了银白之灾的身体,而且还将银白之灾身后的岩壁给打出了一个极深的洞。

“这下子该干掉它了吧?”百兵破说。

心脏的毁坏,脑部的重创,血也被百兵破给抽了个干净,龙、神、魔的必死条件都打成了,无论是怎样的怪物都会死吧?

可是,百兵破明显是想错了。

重压,一股强大的重压从百兵破的头上袭来,天上的雷比翁也受不了这股重压而坠落到地上。

“诶!这······这是······”百兵破单膝跪地,他已经受不了这股重压了。

有些能力比较弱的士兵已经被按入了地中。

龙都扛不住吗?······要是中阶种的话,要是低阶种的话······百兵破不禁背后发凉。

银白之灾,它的身体开始快速恢复,它的肉体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复原,伤口上长出的肉芽像是一条条扭动的蟒蛇一样顺着骨骼开始蜿蜒移动,彼此交接,看上去十分恶心。

银白之灾瞬间抬起了它的利爪,将上半身支撑起来与它的下半身拼接起来。

重压还在继续,百兵破艰难地抬起头看着正在快速恢复的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的身体复原了,它睁开了那双血红的眼看向百兵破。

百兵破看着银白之灾的眼睛,仿佛正凝视着一个深渊一样。

百兵破瞬间明白了神族与魔族忌惮银白之灾的原因了——无法战胜的怪物。

银白之灾扇动双翼,百兵破可以感受到周围出现了些诡异的变化。

没有风,没有人,周围只是和平常一样的空气。但是一股强大的力正扭曲着他的身体。一开始百兵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当他看到有几名士兵被像扭衣服一样地扭断了身体后就明白了自己所感受到的不是错觉。

就在百兵破也开始因内脏破碎而吐血时,银白之灾突然停住了施法,转而用双翼护住身体。

仿佛炮弹一样的东西重重地击打在银白之灾的羽翼上。

百兵破和雷比翁抓住时机,对这银白之灾开始进攻。

是古通,刚才那发箭矢绝对是古通打出来的。“穿云弹”射日晶弓的力量,当年后羿就是用这穿云贯日的力量打下了金乌。

不过,银白之灾的羽翼的防御力惊人,即使受到了“穿云弹”的攻击也不掉一根羽毛。看来只有僭越者法器才能对其造成有效的伤害。

雷比翁高举开山斧劈向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在抗住了古通的攻击后猛地张开双翼,一个强风从银白之灾的羽翼中吹出,将雷比翁吹飞。

“给我!”百兵破从雷比翁的身后冲来,一把抓住了雷比翁手中的开山斧。

开山意志的效果直接传到了百兵破的身上,无所畏惧的勇气在百兵破的心中爆发出来,肌肉处传来的紧致感让百兵破感到力量暴增。

“让我试试吧!”百兵破高抬开山斧,露出了无畏的笑容,“这开山斧的力量!”

开山斧仿佛在回应百兵破一般地发出了暗紫色的光芒。

银白之灾对着百兵破伸出利爪。

“愚蠢!”百兵破高喊。

只见开山斧击中了银白之灾巨大的手掌,接着,银白之灾的身体就开始粉末化,整个身体开始瘫软,鳞片上也有多道裂痕,然后,银白之灾的身体开始暴血。明明只击中了手掌,但是它的全身都在暴血。

紫金开山斧被创造出来的目的不是为了与敌人抗争,而是为了一个单纯的理由——开山。

“重斧”紫金开山斧的最原本的力量,将横扫千军的效果集中在一个对象身上的力量。

可是银白之灾的血瞬间止住了。银白之灾开始控制周围的血液。

这畜生也会血龙的力量吗?!百兵破心中一惊,出了吸血鬼和血龙,还真没听说过有哪些生物会使用控血的力量。

血液开始汇集,直接飞向了百兵破。

百兵破见其中混杂着银白之灾的血,知道要是被这一击打中的话就必死无疑。他马上用手爪而破自己的动脉,操控着自己的血使其像一个蛋一样将自己包在里面。

百兵破的血与银白之灾招来的血相互融合抗争。

差不多了!百兵破将周围开始发出恶臭的血壳这震碎,暗粉红色的血液喷升到四周,溅到银白之灾的脸上,腐蚀着它的鳞片。

“腐血迸溅”黄昏血爪的另一效果,可以用血液当做护盾,血液在吸收周围的攻击后变得污浊化,并且会对周围散播瘟疫。

当年,百兵破就是靠着业龙的力量与四散的瘟疫毁掉了一个国家,也因此获得了“灭国巨兽”的称号。

不过银白之灾没有受到明显的影响。

百兵破刚一落地,就被一团极强的火焰吞噬。

“切!”百兵破从火中快速跳出,将斧子扔向雷比翁。

“你倒是把它降温后再还给我啊。”雷比翁接过斧子,有些不满地说。

百兵破抖动着冒着烟的身体,说:“老子能回来就不错了,那火不是一般的火,像是······凤凰的业火。”

“星移级的吗?难缠啊,又将它的法术上升了一个等级吗?······凤凰业火不是只有凤凰才能用的吗?这畜生怎么会用?”

“嗯······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没想到那畜生竟会这么多的东西。”百兵破搓了搓手,使关节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有多少人······”

“少说有二百人不能战斗了。”雷比翁回答了百兵破的问题。

“是吗?······”百兵破看了眼地上的尸体。本来龙族的人口及很少了,要是因为这一怪物而让龙族灭族的话,那就不好办了。

“听说你们要帮手?”一道声音传来。

“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们!”百兵破虽咋了下舌头,但还是露出了笑容。

在百兵破他们面前的,是一群身穿发着微光盔甲,手握刻有特殊纹案长剑,长有羽翼的人,它们如同天兵一般将银白之灾包围;地上则是一群穿着和百兵破相似的汉式鳞甲,头戴面盔,长有和银白之灾一样地铁鞭尾士兵。

而声音的主人则是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小男孩。他虽然稚嫩但是一脸正气,他穿着一身暗银色的鳞甲,手握三叉双刃刀,肩背后带有垂下的四条刀片羽带。

“什么啊,杨戬啊。”雷比翁说。

杨戬,魔族四司之一的军司,掌管魔族的上万大军。

“我也来了哦。”在杨戬身边的一个和他一样大的小男孩说。

这小男孩要比杨戬高一些,是一张健美形但有些阴暗的脸,但是有一道浅长的刀疤顺着他的脸劈下。他穿着一袭黑色的轻甲,腰间挂着一把细长的西洋剑。

“英卡洛斯吗?”百兵破说,“那些带翅子的就是神族的军队?”

“是呢!”英卡洛斯一点头,说:“老大在走前完成编制的神族眷属的特殊军队!他们身上的装备全是老大制造的法器!”

“难怪,人数这么多······”百兵破看向漫天的神族军。他们的人数绝对过万了。,但是由于是神族的眷属,就算是装备了法器,也不会有太高的战斗力,相比起王种来说还是太弱了。

不过,这下子人数就够了!

王种的联合军将银白之灾包围,血月的血红的月光照耀着大地上的每一处。

银白之灾,它用蔑视的眼神扫过所有人。它没有丝毫的畏惧,满满的蔑视与嘲讽。

“呐,来吧!你这畜生!”百兵破说。

推荐阅读:

抗日之敌后争锋 未来大神 只想在漫威咸鱼的我被迫屠神 热烈 死仙门 惊世狂妃:大王,您又被退婚了! 电影世界之反派的逆袭 大数据乐园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 天才医妃要休夫:冷王,滚下塌! 重生之位面商店 女装和室友网恋翻车了 招月 年代文女配不干了 洪荒:隐藏万古的我被曝光了 美漫世界里的彭格列家族 乡野无敌小神医 田园喜事:农门俏媳妇 萌系血族 明星修练系统 帝君的追妻日常 无限流:在惊悚世界当万人迷 胡善围 木叶大块头 开局一个亚空间 来自远方的守护者 四合院:说我倒插门?我顶门立户 木叶:开局转生眼,接管第七班 特摄:盘点最强变身,铠甲合体! 人在死神,喝酒就变强 荒年怀孕被休,我回娘家赚疯了 手套与球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