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团战

?

0团战

血月,映照着大地,映照着每一位战士,映照着中央的那头银白色的巨兽。

“全军!攻击!”英卡洛斯将腰间的西洋剑抽出,指指中间的银白色的巨兽。

天空中的神族眷属们挥动着利剑,飞向银白之灾。

“不能落后啊,诸将!攻击!”杨戬说罢,一群魔族士兵手持利刃冲向银白之灾。

“这畜生的鳞片不是一般的硬!”百兵破说。

“没事的,百将军,他们手上的可全都是五级法器,有些军官手中的还是六级法器,要想对着怪物造成伤害的话不是不可能。”英卡洛斯说。

“五级?还有六级的?!你们神族已经研制出六级的法器了吗?!”百兵破问。

“不是的。”英卡洛斯摇摇头,“是老大在走之前留下的。”

“那个伪神吗?”

“呵呵,连龙族都不认可他吗?”英卡洛斯有些失落的笑着。

“抱歉,这只是听说罢了,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见识一下修罗的真容。”百兵破恢复着身上的伤口。

“您应该见一下,老大是个强者,不过······”英卡洛斯看向银白之灾,有些愤怒地说:“那怪物身上,有老大的气息!”

“该不会是······”百兵破将跑到嘴边的“被吃掉”给咽了回去,他看向了身为先锋的神族军队。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持有量产型法器剑的神族士兵飞向银白之灾,通过游击的战术对银白之灾的身体进行攻击。

如果银白之灾是一头牛的话,那么那群神族兵就是一群牛氓。银白之灾来回的寻找着上一次攻击它的士兵,但是总是会被新的来犯者给打扰。

虽然有几名士兵被银白之灾抓住杀灭了,但是神族的优势十分明显。

魔族的士兵也在神族吸引银白之灾的注意力时攻了过来。纯种的王种不同于眷属,他们的攻击对银白之灾的效果要比那群眷属的高,有的人甚至用刀刃切开了银白之灾的鳞甲。同时,王种的力量可以让人释放更高阶的法术。有魔族的士兵交替使用着严寒与炙热的法术,增加了对银白之灾的伤害。

“还是不行啊······”雷比翁说。

“所以说,你们神族有什么办法吗?”

“喔!你什么时候来的?!”百兵破被突现的古通给吓了一跳。

英卡洛斯和杨戬相互看看然后苦笑着耸耸肩。

“喂,到底怎么回事?”百兵破有些不耐烦地问。

单论年龄的话,百兵破要比这群混小子大近一千岁,但是这群小子的军阶可比他高许多,所以可以触及许多他不能知道的事情,加上百兵破天生的暴脾气使得他看着俩小孩更不顺眼了。

“这个······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拖住它。”杨戬说。

“拖住它?”百兵破有些疑惑。

“嗯,”英卡洛斯点了下头,说:“关于银白之灾的讨伐的事情已经交付到道龙教义、魁魔教典、圣神教派了。我们的任务只是拖住银白之灾,等待各教的领导者处理。”

“他们有办法干掉这畜生吗?”古通问。

“不清楚,但是好像有些头绪了。”杨戬说。

这时,银白之灾将身体团了起来,接着,一股温度堪比火焰的风从它的体内吹出。高温的气体烧灼着士兵们的皮肤,快速喷发出的气体在鳞片覆盖的条件下发出了尖锐的,如同开水了一样的声音。

士兵们有些后退,但好在魔族的士兵反应够快,在军队中出现大量的烧伤的伤员之前释放了降温的法术。

“切!果然,和以前一样难缠呢!”杨戬转动了一下手中的武器。

“慢着!你我同为指挥官,不能轻易地冲上前线!”英卡洛斯制止了想要攻击银白之灾的杨戬。

“······也是呢。”杨戬放下了武器。

“那么,要想个办法让它老实些。”英卡洛斯说。

看着英卡洛斯抵着下巴,一脸沉思的样子,杨戬有些怀念般地说:“你这样和‘他’很像呢。”

“是吗?谢谢。”英卡洛斯有些伤心的笑着回应杨戬。

两人都知道彼此口中的“老大”和“他”是谁,都是曾经的挚友,兄弟以及恩人。

可惜,都已经不在了。

“对了,能想个办法将它困住吗?”杨戬问。

“确实,要是挖个坑将它引过去的话······有谁会狩猎吗?”英卡洛斯问。

百兵破和雷比翁都看向古通。

“诶?!我?我吗?”古通有些慌。

“龙族人都知道,我们几人中就你是一开始没有姓的猎人的孩子。”百兵破说。

“是的,应该感谢吾王给予你的姓氏。”雷比翁在旁边迎合百兵破。

“是吗······但是这个畜生会那么老实地进入陷阱里吗?”

“会的,”英卡洛斯给予了肯定“在我们与这怪物作战的经验来说,这怪物的攻击方式十分单调,是那种一味的无脑攻击的攻击模式,没什么战术。”

“暴力型的吗?······好吧。”古通说。

他在周围比划了一下,说:“这里本身就是一片凹地,所以在这里的畜生本身就处于劣势。加上我们掌握着制空权,所以只要将其逼到死角,然后一直攻击,让它出不来就行了。”

“这么简单?”杨戬问。

古通耸耸肩,说:“反正我以前是这么打猎的。”

“好吧。”英卡洛斯说。

“所有人听令!魔族军在地面上牵制和吸引银白之灾的注意力,神族军在上空压制银白之灾!注意!绝不能让银白之灾有喘息的机会!还有就是小心行事,别死了!”杨戬透过法阵说。

士兵们接到了命令,开始行动。

神族军由单人骚扰变成了三人一组。他们将手中的剑交叉起来,剑产生了共鸣,一道缠有雷电的光束从剑的交点处喷射出来,源源不断地轰击着银白之灾的鳞片。

无数道电光束从天空射来,虽然这种光束并不会对银白之灾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其耀眼的光芒与密集的攻击还是使银白之灾被照得抬不起头来。

下方的魔族士兵用弓将绑有钢丝的箭矢射向银白之灾的四肢,还能战斗的一部分龙族士兵接过丝线,将其向一处一拉,银白之灾就失去了平衡,向一处倒去。

“拉它!快拉它!”百兵破说。

士兵们用力将银白之灾拉向峭壁的一侧,上方神族的攻击还在继续。

突然,银白之灾震动了羽翼。

“咦?!”

“怎,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有些疑惑。

“怎么了?!”英卡洛斯发现士兵们的表现有些怪。

“看,看不见了!眼前一片黑!”士兵说。

“什么?!又是那怪物干的吗?!致盲性的法术吗?·······能一瞬间经近一万人同时致盲?!······超乎常理······”

银白之灾抓住机会,在身子的周围召来旋风。

有人被旋风吹走了,发出了尖叫。这尖叫使周围的没有受到攻击的人内心打怵。由于看不见,每个人对周围的情况都是不清楚的,所以同伴的尖叫只会徒增每个人心中的恐惧。

旋风在将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卷到空中。银白之灾又一次扇动羽翼,风暴中出现了些闪着寒光的东西——是铁的碎片!

加入了铁的碎片的旋风由单单的旋风变成了致命的绞肉机!

更大声的惨叫从旋风中传来。

“这······”英卡洛斯有些呆木,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要是老大在会怎么做?!要是老大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吧?!要是老大的话,这头怪物早就被解决了吧?!我?该怎么做?!

“喂!小子!”百兵破的声音传来。

“诶?”英卡洛斯呆滞地看向百兵破。

“咚——!”百兵破用额头击打了英卡洛斯的额头。

由于百兵破处于至龙的状态,所以他头上的犀牛角的角根有些硬,导致英卡洛斯的额头被碰破了。

百兵破的肩上扛着好几名前线的战士,有魔族的,有神族的。而他的身后则是几名刚从先前的战斗中恢复过来的龙族士兵,他们也带着些王种的联军。

“现在可不是迷惘的时候!身为指挥官,就要在最混乱的时候把握住自己的理智!”

英卡洛斯看了百兵破一会儿。

“不信的话,看看你的同僚!”说着,百兵破指指一旁的杨戬。

杨戬正在指挥未受到影响的士兵去将处于前线的人给引回来。

“是呢,”英卡洛斯说:“要先救回被致盲的人!”

百兵破一点头,目送着投入状态的英卡洛斯。

“你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办?”雷比翁问。

百兵破摇摇头,说:“等吧,等道龙那老不死的把处理这畜生的办法给拿来。”

雷比翁看着远处的银白之灾。刚才百兵破的话语中,是满满的无奈与绝望。

堂堂战神竟会变成这样,雷比翁稍微露出了戏谑于自嘲的笑容。

“而且······”百兵破说:“这畜生,好像有些情感·······”

“情感?”

“对,”百兵破看着银白之灾,“这畜生不像是没有脑子的样子,它的攻击的方式会改变,是会进化的。”

“确实······”雷比翁说,他想起了从刚开始看到银白之灾到现在银白之灾的表现。

银白之灾的表现,就好像是在离开沙场多年后再次战斗一样。战斗的记忆在不断的涌现,它的战斗在不断的接近一种风格。

“它,在害怕呢······”百兵破指着银白之灾。

“我靠!你们怎么跑得这么快?!难道这就是神龙与巨龙和业龙的差距吗?”这时,古通气喘吁吁地来了。他的肩上也扛着几名士兵。

“那是魔族的士兵!放的时候轻一点。”雷比翁说。

“那又怎么了?你和魔族的关系很好吗?”古通问。

“不是,因为魔族的全是女兵。”

“诶?是吗?难怪都这么轻。”古通将肩上的士兵小心地放了下来。“不过魔族是怎么回事?竟然让这么多的女性上战场?”

“魔域的土地虽然富饶,但是也是妖邪横生的土地。魔族常年与其战斗,导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所以魔族的军备多是女性。当然了,要是论战斗力的话和龙族或是神族没差。”杨戬走来了。

“那还,真是不得了呢·······”古通看着战场,魔族的士兵由于人数少,再加上王种的极强的感知能力,使得魔族的前线士兵已经撤离完毕。

可是神族的情况有些糟:人数多不说,由于神族的军备多是眷属,并非真正的神,所以留在战场上的,以及死伤的人都很多。

这次的眷属多是低阶种转生过来的······神王是选了群炮灰啊······百兵破看了下神族的军队配置。

突然,一阵强风从银白之灾的身后吹来。

正当大家认为这时银白之灾的新的攻击时,有眼尖的人发现这股强风将还在天上的神族眷属给吹向了指挥的地方,远离了银白之灾。

然后,两道由密度极高压缩的空气从上空斩下,打到银白之灾的后颈上,将它死死地按在地上,击起一片尘土。

“谁?!”百兵破说。

“只不过是几个闲人罢了。”尘土散去,有三人站在银白之灾的面前。

“人族?!”雷比翁先是发出了惊呼,在这种情况下,人族要是随便来的话一定会分分钟被灭掉的。但是,雷比翁很快就发觉了不对。

“天选者!”百兵破说。

天选者,当年为了对付大量的妖邪而被造世者直接创造出来的生命。没有经历过进化,相较于拥有几亿年的历史的王种来说,天选者的出现的时间太短了。

他们拥有人族一样的身体,不会像王种那样出现非人的状态。他们与人族唯一的区别就是身上的纹身。每名天选者在诞生时都会在身上出现特殊的纹身,无法去除,如同胎记一般。纹身多不规则,像是废弃多年的建筑上的植物一样随意地缠绕在他们身上一样。

但是,话虽如此,天选者的战斗力不是盖的。他们很强!相当的强!他们没有王种那样的低中高的阶位制度,可是每一位天选者的力量都强的离谱。如果说王种杀妖邪很容易,那么对天选者来说,杀天南和王种杀妖邪差不多。

“你们为什么会来?!”杨戬没好气地问。

一开始出现银白之灾这样的怪物时,魔族曾向叛逆监视者——天选者的整合组织申请过援助,但是叛逆监视者的最高整合者玄冥拒绝了魔族的请求。

“只是出于闲的而已。”一名穿着汉服的天选者男性说。

“对啊,而且······”另一名长有卷曲的金发的女性天选者对这银白之灾释放法术,从地上钻出的巨大的石笋将银白之灾的身体轻易地打穿,“难得能与它交交手。”

“是玄冥让你们来的吗?”英卡洛斯问。

“玄冥大人是禁止我们来的。”一个蒙着眼的男性天选者回答他,“玄冥大人禁止我们天选者插手灾的事情。”

“你们不听玄冥的话吗?”雷比翁有些疑惑。

汉服天选者打了个响指,八条火焰蟒蛇出现在银白之灾的身边,缠在它的身上,对它的肢体疯狂地撕咬。汉服天选者说:“我们是向玄冥大人强烈要求后才来的。在走之前,玄冥大人还说‘先把遗嘱给立好’。”

“这明明就是死亡通知啊。”古通一边帮着伤员,一边说。

“对,就是这样,”女性天选者高抬右手,在银白之灾的上空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法阵,“可是我们希望能与这灾一战!”

女性天选者念出了冗长的咒文,最后——“其名曰:苍穹瀑布!”

法阵发动,巨大的光束从上空打向下方的银白之灾。强大的能量灌输在银白之灾的身上。百兵破他们第一次听到了血月后的银白之灾发出的蛇一般的嘶鸣,是那痛苦的嘶鸣!

“嗯,看来地裂级的法术是有用的。”女性天选者说。

地裂级?!听到这女性天选者用如此轻松的语气说这句话的人都一震。虽说王种可以使用地裂级至诛灭级的超高位的法术,但是由于打星移级以上的法术对身体的消耗都很大,所以就算是王种平日也不乐意使用星移级以上的法术,再加上星移级以上的法术十分稀有。因此,除了大规模的战斗,星移级以上的法术是没人用的。

不过,从这女性天选者的态度上来看,应该是没把地裂级法术放在眼里。

“好吧,要用地裂级的法术吗?·······呵呵。”正当汉服天选者说着的时候,银白之灾站起来了。

“连地裂级的法术都能扛下来?!果然!您和传说中的一样!”蒙眼的天选者对银白之灾鞠了一躬,发自肺腑地赞美着银白之灾。

“现在可不是赞美它的时候哦。”女性天选者说。

“对啊,”汉服天选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杆双头枪,“我负责近战。”

“那我负责法术。”说罢,女性天选者对银白之灾扔去一个小火球。火球飞到银白之灾的身上,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几块看似是银白之灾的鳞片从火中飞出。

“那我负责辅助和游击。”蒙眼的天选者说罢就消失了。

“开始吧!我们与您的战斗!”女性天选者说。

推荐阅读:

让你写奋斗,你写落榜美术生? 倒斗 一九八八之从药贩子做起 转世为魔龙,与美女领主立约 穿越末世:契约者们跪求温暖的家 死去的心上人回来了 大阿神王 变身欲望母树,孕育神明不过分吧 娇养[叔侄] 霍格沃茨的不焚者 星武纪元 从种田娶妻开始打造修仙家族 宗门都想噶我,我直接死亡回档! [崩铁]众神的新娘 从大剑开始只能靠自己去拼命变强 明末:从土匪到列强 篮坛希望 女友警局入职,我天天送罪犯! 盘龙:我奥利维亚,拒绝被夺舍 大唐皇太孙:开局屠了天策上将府 被迫打排球的我不小心第一了?! 九叔:从第一只僵尸开始做野道士 新婚夜被抄家?医妃搬空全京城 一人之下:老天师求我做全性掌门 救人后才发现自己是反派 天命神师 民国:悟性逆天,顶替少帅当霸主 开局逃荒,缠住反派权臣的腰 修行之路1通神录 综漫之二次元虚拟之神 盗墓:开创长生世家 张玄南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