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怪物对怪物

0怪物对怪物

夜已入半,天空中的血月变得有些暗淡。

王种联军们按兵不动,一是因为他们的伤员太多了,就算是有脉络的强化也还是需要很长的恢复时间;二是因为那三名与银白之灾最近的天选者。

接下来,就是强者与怪物的战斗了!

汉服天选者一马当先,直接冲到银白之灾的面前。

“请接受,我对您的敬意!”说罢,汉服天选者用双头枪猛击银白之灾的咽喉。枪,深深地刺入了银白之灾的咽喉。

银白之灾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用力甩了下头,将汉服天选者给甩了下去。

“果然!这样的攻击对您来说就是儿戏!”汉服天选者充满敬意和仰慕的声音说。

银白之灾晃动尾巴,尖锐的尾尖刺向汉服天选者所在的位置。汉服天选者没有躲闪,而是用双头枪接住了银白之灾的攻击。

汉服天选者虽然扛住了银白之灾的攻击,但还是被打得老远。

“太棒了!您的力量是何等的强大?!刚才我可是用了全力来接您的攻击啊!”

银白之灾没有理他,而是看向天空。

“看来你的诚意还不够啊。”女性天选者说。

银白之灾的四面八方以及上下出现了复杂的法阵,它们彼此链接,相互纠缠。

“请接受!我的一击!”女性天选者说着,念出了比刚才还要冗长的咒文。

法阵开始运作,银白之灾像是在看儿戏一样的看着周围。

“其名曰:内反!”

说罢,银白之灾的身体就开始颤抖。

百兵破一看,这是银白之灾在努力维持自己的身体,而其目的则是为了防止它的身体的分裂。

内反,顾名思义,就是使其内部出现反转。

银白之灾紧绷着身体。但是它还是没能阻止其鳞片的脱落,它的皮肤开始膨胀,血液就像是在高压管中漏出的水一样,向外喷射。

“果然!”女性天选者说,“单凭这样的地裂级的法术对您是没有效果的。”

正如这天选者所想的,在法术结束后,虽然从口中喷出大量的黑血,但是银白之灾还是屹立在那里,它的皮肤开始恢复。

银白之灾睥睨的看着这天选者。接着银白之灾用尾巴横扫背后的上方,之间一串火花从银白之灾的尾上出现,那名蒙着眼的天选者从半空中出现。

“看来我还是需要强化自己啊,竟然被您发现了。”蒙着眼的天选者落到地上。

“我来!”汉服天选者冲向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用它的尾巴迎击。

通过刚才的战斗,汉服天选者看出了彼此间的差距,于是强化了自己。

银白之灾的尾巴与汉服天选者的双头枪都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彼此攻击着,只有火花才能证明两者间的碰撞与攻击。

可是,即便这样,银白之灾并没有关心汉服天选者,它看向了女性天选者。

女性天选者向后退了几步,她的脸颊处出现了些冷汗。

银白之灾的眼神变了!变得杀意四起。

“即使这样!我的能力也不能轻易的给您!”说罢,女性天选者在自己面前挥了下手,数道法阵在她的面前重叠起来。

“我要用很长的时间来施法!帮我!”女性天选者说。

“明白!”数道钢丝缠在银白之灾的身上,然后拉紧,银白之灾就这么被控制住了。

“我也来帮你!”腾出手来的汉服天选者跳起来,将双头枪扔向银白之灾,枪头打入银白之灾的胸腔内,将它钉在地上。

女性天选者吟唱着咒文,同时,她的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

“其名曰:陨星者!”

话音刚落,一道光束从女性天选者面前的法阵内打出,强大的力量横扫着大地,将沿途的一切消灭,直击银白之灾。

“这……”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

神族军惊讶的原因是这法术强大的破坏力,而王种惊讶的原因不仅如此。

每个王种都知道,都能从咒文中听出,那是天崩级的法术!就算是王种,一生中也很少见到天崩级的法术。

天崩级法术的力量是开天辟地级的!而其对肉体的伤害也不是闹着玩的。要是没有足够强的力量的话,随便使用天崩级的法术,轻者肝脏碎裂,重者就此殒命!女性天选者的脸色变得苍白的原因也正是这天崩级的法术的影响。

释放完法术的女性天选者有些无力地瘫下来,蒙着眼的天选者扶住了她。

“哦,谢谢……”女性天选者看着被法术挖空的土地,说:“灾……真是伟大啊……”

“确实啊。”蒙着眼的天选者用将死之人的语气说。

“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让灾接纳我们就行了。”汉服天选者走来说。

远处,银白之灾正看着自己的伤口。刚才的天崩级的法术将银白之灾的身体的一大半给毁掉了,它那暴露在外的心脏被新生的肉芽所包裹,银白色的鳞片又一次长了回来。

银白之灾蹲坐在空旷狼藉的大地上,它伸长了脖颈,对着天空发出了长吟。不同于哀鸣的蛇与暴怒的龙,现在银白之灾的声音像是一头雄鹿,一头对着远处同伴呼唤的雄鹿。

天空发生了异变。

七个巨大的法阵出现在空地的上空。银白之灾那血红色的龟裂变得更加明显,它那双血红的眼睛变得更加诡异。

天选者们用虔诚的眼光看着天空的法阵,王种们则用恐惧的眼光看着天空的法阵。

女性天选者微微动了动嘴角:“您是如此的强大……请,一定让我成为您的一部分!”

“这!生平能看到这样的法术!我死而无憾!”汉服天选者说。

“诛灭级——‘终结的七星照’。”蒙着眼的天选者流出的泪水打湿了裹眼的布。

诛灭级法术,三界内生灵所能用的最高级的法术!只有绝对的强者才能活着将咒文给吟唱完。

天空中的法阵开始移动,变成了北斗的排布。

接着,一道强光照向大地。

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爆炸,没有嚎叫,没有哀鸣。就这样,单单是一道光的照射。

可是,没人敢因此小看这法术。

天选者,那三名天选者在被光照射后就失去了血色,倒到了地上;周围的草木全都变得枯黄和泛白。

凡是被光所照射到的活着的东西全都失去了生命。

银白之灾慢慢地走向了三名天选者的尸体旁,它俯下了头。

过了几秒后,银白之灾张开了嘴,从里面,伸出了一根蛇一样的舌头。那舌头将天选者的尸体个缠绕起来,送入口中。

银白之灾,完成了他们的遗愿。

还要再战吗?联合军的人这么想。面对连天崩级法术都不畏惧,能轻易使用诛灭级法术,不是不灭的银白之灾,他们还有什么办法将其打败?!还有什么勇气能与其一战?!

可是,有一人发出了笑声。

他笑得豪放,笑得疯狂,笑得令人振奋。

“百兵破?”雷比翁看向那个狂笑的人。

“这……哈哈哈……哼!……”百兵破狂笑加哼笑,“这才是,英雄啊!”

“你是说那三名天选者吗?”

“不!”百兵破指向面前的巨兽,说:“它才是!”

“——?!你没事吧?!百兵破?”雷比翁问,不但但是雷比翁,其他听到百兵破发言的人都看向百兵破。

“即使到了末路!即使到了最后!即使遍体鳞伤!即使不被人认可!但是!但是!它保持着,保持着那一道底线!尊重敌人的意志!渴求更强的力量!”百兵破向前跨出了一步,他指着银白之灾,银白之灾也貌似发觉到了,它看向百兵破。

百兵破没有回避银白之灾那令人发狂的,带有极强压制力的血眼。

“我!渴望着!这!才是我真正渴望的对手!”说着,百兵破走向银白之灾。

风吹过大地,拂过银白之灾的羽毛,掠过百兵破的鬓角。

两根缎带,从百兵破的肩甲出显现,在风中飘荡。

妖龙!这是百兵破除了战神的另一个荣誉!

“你要与它战斗?”雷比翁紧跟百兵破,“我将跟着你。”

“你?”百兵破斜看了眼雷比翁,问:“我是个孤独的人,在龙城没有家人,没有妻儿。但是你不一样,你有你的妻子,你有你的女儿,不是吗?我这次可是要去与那畜生决一死战啊。”

“不。”雷比翁摇摇头,说:“要是现在不干掉这畜生的话,我的孩子会活在威胁之中的。我可以死,但是我要让着畜生于我陪葬!我不允许我的女儿活在一个有着这样威胁的世界中!”

“女儿控吗?”百兵破无奈地笑了笑。

“你呢?你虽然没有家人,但是你有亲人,不是吗?”

“血龙家的血脉我应该是传承不了了,但是百家不缺我这一头血龙!唯一挂念的……”

“你的表姐姐?”

百兵破一点头,然后苦笑着说:“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身为人母了。”

“你家可真是严格啊,一旦被逐出家门的话,就连结婚这种大事都不向宗族内的人说。”

“没办法,谁叫她爱上了血龙外的人。血龙家不允许其血脉的外流。”百兵破停住了,他站在刚才光芒所照射的土地的边缘,两边的草相差甚大:一处青翠,另一处枯黄。

“改天你带我看看你表姐吧。”

“好啊。”百兵破笑了下,“她生了个女儿,虽然和表姐一样漂亮,但是有些不好对付呢,相当叛逆啊。……那我也想看一下你的女儿。”

“可以啊!”雷比翁柔和的一笑,那是一种父亲所独有的笑容,“我的女儿可漂亮了!长大后一定和笑靥一样漂亮!”

“嬴家大小姐吗?真是的,你也好,九重也罢,震庭更,奥古斯特那混蛋就别说了,就连古通也是!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娶了个特漂亮的女的当老婆啊?”

“说什么呢?”雷比翁耸耸肩,说:“我可是被娶的一方啊。”

“忘了,你是入赘过去的。”百兵破干笑一声。

“那个!伙计们,被忘了我啊。”古通跟在后面。

“你?算了吧。”百兵破说。

“诶?!为什么?!我们不都是一直出生入死的吗?”

百兵破指着古通说:“因为,你是神龙。”

“神龙又怎么了?”古通有些不满,“你是不是歧视啊?不过血龙家不都是神龙吗?除了你,是头业龙。”

龙族的历史有些复杂,但应要总结的话就是处于常年内战。不过总算是统一了。但是依旧存在些细微的歧视。

“不,”百兵破摇摇头,他突然跑向银白之灾,大喊“大家伙就该交给大家伙来对付!”

说罢,百兵破穿过一道法阵,一头长着血红色鳞片的业龙出现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我也来!”雷比翁紧接着跟上,另一头长着暗紫色鳞片的巨龙出现了。

“为了能看看你的女儿!”百兵破一对拳,“要活下去啊!”

银白之灾看向这两头巨兽,它张开了双翼飞向天空。

一开始人们还担心它要逃走,但是百兵破却明白了这畜生的意思:它飞到空中,用睥睨的眼神俯视着两人。

由于银白之灾的个头要比真身化的百兵破和雷比翁小很多,所以它必须抬头看这几人。但是,银白之灾显然不喜欢仰视别人的感觉,于是飞起来,通过提高高度来完成蔑视敌人的工作。

“狂妄!”百兵破一下子跳了起来,用其尖锐的指爪抓住银白之灾的胸口,将其拉向地面。

“诶……百将军在说什么?”英卡洛斯问。

“啊,他在骂银白之灾的狂妄。”古通说。

对于非龙种族来说,真身化的龙的语言将会变成单纯的龙的咆哮,但是对龙族来说,同类的龙啸是龙族的语言,即便是没有听过同类的咆哮的幼年体的龙在第一次听到龙啸后也会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银白之灾被百兵破按在地上打。它想用尾鞭甩向百兵破,但不料被百兵破用手给抓住了。但是百兵破的手却并没有被银白之灾的尾鞭给割伤。

“哼!老子将手爪附在了爪子上!怎么能被你这畜生给轻易地割伤?!”百兵破拽着银白之灾的尾巴,将它在空中甩来甩去。

“雷比翁!”百兵破将银白之灾扔向雷比翁。

“来啦!”银白之灾由于惯性飞向雷比翁,雷比翁抱着双拳,高举至头顶,银白之灾刚一飞来,雷比翁就将双拳砸下,直接打中银白之灾的头,像是打桩一样地将银白之灾的头打到地上。

“这么一看这畜生还挺小的。”雷比翁按着银白之灾的头,踩着它的羽翼,将其控制在地上。

“是啊!要是按龙的年纪来算的话,也就一千五百多岁吧。”百兵破飞到银白之灾的上方,重重地落到银白之灾的身上,用利爪撕扯着它的后背。

银白之灾发出了悲鸣的声音。

“小心!”雷比翁一把推开正踩在银白之灾身上的百兵破。

百兵破被推开后看到一道极粗的光束打向刚才百兵破所站的位置,将银白之灾的身体贯穿。

“这畜生疯了吗?!就算是想要伤害我,也不需要这种自损八百,杀敌一千的办法吧?!”百兵破看着倒在地上的,身上破了个大洞的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爬了起来,它身上的伤已经复原了。

“切!真是个难缠的畜生!”雷比翁冲到银白之灾面前,上去就给它一拳。

银白之灾被这一拳给打的失去平衡。但是银白之灾张开双翼,飞向天空。

“它是要干什么?!”百兵破觉得不妙。

“小心飞羽!”雷比翁用双翼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银白之灾在空中将它的羽毛发射出去。原本柔软的羽毛在离开银白之灾身体的瞬间就变成了锋利的银刃。

银刃扎入百兵破和雷比翁的膜翼上,扎得他们的膜翼冒出了黑烟。

“这!这是银!”雷比翁震开了膜翼上的刀片说。

“不,这不单单是银……”百兵破看着身上已经发黑的伤口,“没想到这家伙身上的东西是用来杀王种的东西啊。羽毛本身是秘银吗?”

龙,拥有海脉的祝福,拥有极强的生命力,只要心脏不停止跳动就不会死亡,就算是有再大的伤口也可以靠海脉恢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无敌的。世界上终归会有一些特定的东西能对其造成伤害——秘银,可以暂时切断海脉的东西,是非王种对抗王种的材料。要是被秘银割伤的话,龙就只能靠其生物的自我恢复能力或是法术来恢复自身的伤口。

雷比翁看了眼地上的羽片——以秘银作为本体,用碧玉作为羽毛的分支,用钻石作为羽毛的尖端。

秘银用来猎龙,碧玉用来诛魔,钻石用来弑神。

“真是的,这就是个天敌啊!”雷比翁说。

“确实,但是……”百兵破四肢着地,对着银白之灾伸长了脖颈,“我不畏惧它!”

说罢,百兵破张开嘴。只见在百兵破的嘴边出现了一连串的法阵,接着,一道血红色的能量束伴随着龙的咆哮声从百兵破的口中打出。

龙息,即便是巨龙也会的攻击方式。

银白之灾张开羽翼,护在身前。羽翼上的血色的纹理开始发亮,百兵破的龙息的力量被羽翼上的羽毛所分散。

“果然吗?”百兵破一笑,“我们的任务果然是为了牵制它啊。”

“我来!”雷比翁冲向银白之灾,他伸出了巨大的指爪想要按住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伸手接住雷比翁的攻击,两头巨兽彼此抗衡着。

“这畜生……的力气可不小啊!”雷比翁推着银白之灾的手说。

“力气比你还打吗?!”百兵破快速绕道银白之灾身后。

百兵破知道,整个龙族中力气最大的就是雷比翁了,没人能比他的力气还大,但是,真不敢相信这个个头比雷比翁还小的银白之灾的力气竟然会压过雷比翁。

百兵破一脚踩住银白之灾的尾根,照着它的背后就是一爪。

银白之灾先是嘶鸣了一声,然后快速甩动尾鞭。

“诶?!”百兵破看着自己的腹部——被银白之灾的尾鞭给刺穿了。

银白之灾的尾巴相当的长,这是百兵破所遗忘的事情。

百兵破一把抓住银白之灾的尾巴,狠狠地一折,然后将瞬间瘫软失力的尾巴从身体里抽出。

由于百兵破如此粗暴的对待银白之灾的尾巴,是银白之灾的力气瞬间小了不少。雷比翁抓住机会,将银白之灾直接给按倒了地上,对着它的脖根就是一拳。

“这混蛋还真是粗暴啊!”百兵破捂着伤口,用法术恢复着伤口。

“叫你踩别人的尾根!要是这畜生是个母的怎么办?!”雷比翁说。

“母的?”百兵破看着银白之灾,由于龙在真身化后就会变成统一的身形,就算是雌性巨龙在显出真身后也会是一身肌肉的样子,所以单凭真身是很难辨别龙的性别。

“而且尾巴可是很敏感的部位,”雷比翁说:“尤其是对女性来说更是*一般的存在。”

“你踩过你老婆的尾巴吗?”百兵破问。

“那是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死亡的降临……”

“诸位!”古通说:“抱歉打扰了你们的谈话,但是你们倒是牵制住这畜生啊!”

“明白了!”百兵破摆正了身体。

“道龙那老不死的家伙说了,他们就在路上!撑住啊!伙计们!”

“是吗?伤员怎么样了?”雷比翁问。

“有些被致盲的人已经能感光了,放心打吧!不过,刚才道龙那老不死的发来消息了,他说他们,被一群妖邪给拦住了。”

“好吧!”百兵破团缩了下身子,一串串电弧在百兵破的鳞片上出现,将其全身覆盖。

雷比翁的手上也燃起了暗紫色的火焰——那是古通附上去的法术。

“来吧!畜生!在你的殡仪队出现前,就让我们陪你玩玩吧!”百兵破说。

推荐阅读:

婚途叵测 开局继母要我给她儿子捐肾 致命游戏:全能大佬搞钱攻略 何以戏命 南园藏爱 顶级大佬从痛风直播开始 我家师妹太怂了 超品神医 一室春 我的卡牌畅销宇宙 侯府重点班 潜伏在总裁身边 武侠:神功满级,开局捡到黄蓉 怪谈笔记 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 闪耀 江先生的小撩精 妖怪社团 光之国:我外挂奸商!搞啥科研? 狂龙基因 满级悟性,从养生功开始无敌 崩原铁二创直播间,太空喜剧 无上皇族 岂言不贪欢 赤龙破天 这个反派能读心 请叫我厨神大人 穿越重生带系统的轮回者 鸿钧:这玩意叫歼星舰? 命运之主的侦探屋 从斗破苍穹开始的旅程 末世黑暗笔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