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持久战

0持久战

天空的颜色有些明亮,但是空中的血月还在映照着大地。

战场上,三头巨兽正对峙着。

那头银白色的巨兽就像是只准备攻击的猫。

百兵破长叹一口气,他给雷比翁打了个眼神。

雷比翁直接冲了上去,一拳打到了银白之灾的脸上。

暗紫色的火焰直接粘在银白之灾的脸上,烧灼着它的鳞片。

银白之灾快速调整姿态,用利爪向着雷比翁的腹部刺去。雷比翁一下子抓住银白之灾的手,一个反关节,将其手臂给转过来。

火焰还在银白之灾的脸上燃烧着,由于银白之灾的皮下的血液汽化,导致银白之灾的脸开始开裂,一声声爆鸣声从银白之灾的脸上传来,好几片鳞片从银白之灾的脸上落下,但是银白之灾的自我恢复力使得这个过程不断地循环。

银白之灾回转手臂,将手给抽了出来,有用另一只手抓向雷比翁。

雷比翁躲闪不及,被银白之灾的爪子给抓伤了。他的脸被银白之灾的利爪给打穿。

“够疼的啊!”雷比翁怒喊一句,抓着银白之灾的手,将其拉出,然后对着它的头就是一拳。

古通快速到雷比翁的身边,用法术帮他回复伤口。

雷比翁看了看天上,然后对这银白之灾发出了嘲笑般的声音,接着就向后退了一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银白之灾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马上向上看去。只可惜,太晚了。

还没等银白之灾将头抬起来,一个重物就狠狠地砸向了银白之灾。

“畜生!!!”银白之灾身上传来了百兵破的声音,数根高能的电弧将想要抬起身来的银白之灾给抽打到地上。

百兵破用手死死地拉着银白之灾的双,一只脚踩在银白之灾的头上,另一只脚踩着银白之灾的身体。

刚才,就在雷比翁与银白之灾对战的时候,百兵破飞上天去,用坠落时带来的极快的速度击打在银白之灾的身上。

“羽毛很软嘛!”百兵破说,“但是!”

“咔吧咔吧”的关节分离的声音从银白之灾的肩骨出传来,银白之灾发出了嘶鸣。

“给我下来吧!!”百兵破一运劲儿,将银白之灾的羽翼给生生地扯了下来。

黑色的液体从银白之灾的肩骨处流出。

百兵破带着厌恶的情感将银白之灾的双翼给扔到一边去,然后用手掐住银白之灾的脖颈,将它的身体给拎了起来。

“果然,”百兵破瞅了眼地上的羽翼与银白之灾的伤口,“与骨骼断开后,伤就恢复不了了吗?”

王种虽然有着极强的恢复力,能够将断掉的肢体给再次接上,甚至可以将失去的部分器官给重新长回来。但是,如果将骨骼给断开的话就没法再次恢复了。就像银白之灾一样,羽翼的骨骼与银白之灾的身体分离,因此银白之灾的羽翼没有像之前回复重伤一样恢复。

“哼,畜生,想飞吗?”百兵破说。

银白之灾瞪大了它的那双血眼看着百兵破。

百兵破生气地说:“叫你瞪我!”接着,他用他的爪子刺向银白之灾的眼睛,将它的眼珠给生生剜了下来。

然后,伴着银白之灾的哀鸣声,百兵破张开双翼一飞冲天。

“这高度差不多了吧?!”百兵破说。

飞了多高百兵破不知道,但是他感觉周围的空气有些稀薄,飞起来也有些困难。

“呐,畜生,下去吧!”说罢,百兵破用力将银白之灾给扔了下去。

狂风在银白之灾的耳边呼啸,银白之灾的眼球的复原已经完成,当它睁开眼时,它发现一块土地。接着,它重重地砸到地上。

银白之灾从口中喷出大量的黑血,还有些类似器官碎屑一样的肉末,应该是将内脏给震碎了。

突然,银白之灾突然发现视野角落的东西——一个人影!一个正在抱着块巨大石锥的人!是雷比翁。

“给我躺在这!”雷比翁高台石锥,将其钉向银白之灾的心脏。

银白之灾用法术格挡着石锥,这让连龙族力气最大的雷比翁也没有办法将石锥打在银白之灾身上。

可是,又是一个重物从天而降,将石锥直接钉进了银白之灾的体内。

“哼,别忘了远处的敌人!”石锥上,百兵破说。

看着挣扎地银白之灾,雷比翁说:“真是顽强啊。”

“确实,这都杀不死吗?真是的,还有这样的怪物吗?”百兵破说。

“不过,这下这家伙可以歇歇了吧?”雷比翁说。

“是啊。”百兵破稍微伏了下身子,像一只猫一样的伏在地上。

“咔嚓——”有声音传到了百兵破的耳朵里。

百兵破看去。

“咔嚓——”那是咀嚼硬物的声音。

“咔嚓——”百兵破、雷比翁、古通,凡是可以看见的人都呆望着声音的出处——银白之灾。

这头银白色的巨兽,开始咀嚼着钉在它身上的石锥!大块的岩石被银白之灾给吞噬,坚硬的岩石被银白之灾给吞入腹中。

“喂喂喂!这也太赖了吧?!”古通扶着额头说。

银白之灾,它吞噬了钉在身上的岩石。

“这东西都能吃?!”百兵破瞪大了眼。

银白之灾艰难地翻过身来,它身上的伤口快速恢复着。它慢慢地移向自己的羽翼处,用手抓起断掉的羽翼,将其对合在自己的肩上。羽翼与肩上的伤口结合,并快速恢复。

银白之灾看向百兵破和雷比翁,眼中充满的恨意和愤怒。

它站了起来,用双脚支撑着自己。它抖动手臂,它的手腕处的鳞片向上翻起,一根骨质的,像是长剑一样的附着在它的手背上。银白之灾的双手上,被附上了两把骨剑。

“进,进化了?!”英卡洛斯颤巍巍地说。

“雷比翁!”百兵破说罢就冲了上去。

雷比翁紧随其后,也冲向了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挥动长剑,向着百兵破砍去。百兵破用手接过利剑。虽说是骨剑,其锋利度耗不亚于钢剑。多亏百兵破将黄昏血爪给附在了手上,要不然,他的手早就被削下来了!

“小心!这畜生的剑不一般!”百兵破说。

“明白了!”雷比翁借百兵破控制住银白之灾的间隙攻击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转动身子,将剑从百兵破的手中抽出,并顺势用尾鞭抽向雷比翁。

百兵破快速行动,用手接住了银白之灾的尾巴。雷比翁抓住机会,照着银白之灾的胸口上就是一拳。

银白之灾被这一拳打得一时间喘不上起来,但还是高举另一只手,用骨剑刺向雷比翁。

百兵破马上撞开了雷比翁。骨剑刺中了百兵破的肩。

“好险呢。”百兵破握着肩上的骨剑说。

“多谢!”雷比翁在给了银白之灾一拳后说。

要不是百兵破将雷比翁撞开的话,刚才那一剑就刺在雷比翁的心脏上了。

“我欠你一条命。”雷比翁说。

“哼,什么屁话?什么欠不欠的?”百兵破用力握剑,将骨剑给捏出了裂纹。“你和我中,只有我可以接住这畜生的攻击,而且不怕它的血液,所以,你就替我打这畜生吧!”说罢,百兵破照着银白之灾的腹部就是一脚。

银白之灾一声怒吼,一尾巴甩了上去。

百兵破用手抓住银白之灾的尾巴,以防它伤到自己。可是这只是银白之灾的障眼法。

“咦?”百兵破看到一个和手掌一样大的东西从他的手上离开,被银白之灾的尾巴给甩到了一边。

是手!百兵破的手!

“去死!”雷比翁一拳打到银白之灾在的脸上。

“百兵破!”雷比翁捡起百兵破的手就扔给他。

“谢了!”百兵破接过手,将其安到了自己的身上。

雷比翁回到了百兵破的身边。

“这家伙,看上去变聪明了,都会声东击西了。”雷比翁说。

“确实,”百兵破对这银白之灾打出了龙息,“随着时间的上升而变得强大吗?可怕啊。”

银白之灾正面扛住了百兵破的龙息,它眯着眼看着百兵破。

百兵破叹了口气,他对着银白之灾伸出了手。

“虽然不知道其效果如何,但是我还是乐意试用一下。”百兵破深吸一口气。

“‘龙篇·崩爆’”

篇秩,是只有与脉络连接的王种才可以使用的特殊的法术类群,威力在星移到天崩不等,有时可以由资质极强的王种打出接近于诛灭级的威力。而且,根据被针对的对象不同,其效果也会发生一定的浮动。

由于王种间的脉络是不同的,所以有着相生相克的效果。魔连接地脉、龙连接海脉、神连接天脉。怒海击空、崩岳填海、长空容地,依次对应龙弑神、魔猎龙、神诛魔。因此,如果对魔族使用龙篇的话,其效果并不会太强,但是如果被施加者是神族的话,效果就会相当明显。

百兵破决定赌一把——如果银白之灾身上的羽翼是天生的话,那么它就有可能流有神族的血,这样的话,龙篇的效果不可能在它的身上显现不出来!

法术发动,一个类似是屏障的东西将银白之灾套在了里面,然后,一场剧烈的,远比刚才天选者所放出的法术要强的爆炸在屏障内出现。

龙篇·崩爆,是龙族追求力量的体现,以绝对的破坏力著称。

百兵破和雷比翁都精神紧绷,他们在等待着结果。

尘埃散去,他们看见了——受伤的银白之灾!它全身的鳞片被剥离了下来,身上的黑血浸润着它的每一寸肌肤。它的身体在不时地抽动,看样子只是为了站在地上都己经是极限了。

银白之灾又一抖手,将手上的骨剑给抖落下来。两把骨剑笔直地坠落到地上,开始慢慢地腐化,消失。

“老子去补刀!”百兵破冲了上去。

现在地银白之灾全身都是黑血,有着极强的腐蚀性,雷比翁是不能与其对抗的。

百兵破接连给了银白之灾好几拳,打得它找不到北。

“被轰傻了吗?也好,这样就不能乱窜了!”百兵破又给了银白之灾一拳。

可是,银白之灾突然挺了下身子,用手接住了百兵破的拳头。

“后面!”雷比翁喊。

百兵破借雷比翁的提醒用手将袭向他背后的银白之灾的尾鞭给抓住。

“还有!”雷比翁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这次百兵破已经没有对付的办法了。

银白之灾张开了血盆大口咬向百兵破。

啊,老子,要被攻击到了吗?

就在百兵破这么想时,一只带有暗紫色火焰的拳头从百兵破的视野的角落击向银白之灾,将它的头给打偏了。

接着,手的主人又将百兵破给撞开,自己与银白之灾扭打了起来。

“啊————!”手的主人,雷比翁发出了哀嚎。

雷比翁的手上沾上了银白之灾的黑血!黑血开始腐蚀着雷比翁的手,他的手上冒着不祥的黑气!

接着,银白之灾一只爪子掐着雷比翁的脖颈,一只爪子按着雷比翁的肩,然后,它张开了口。

“这畜生!这畜生!这畜生!!!”雷比翁用力反抗着银白之灾,但是这都是徒劳,银白之灾体型虽小,但是气力气大得惊人,将雷比翁死死按住。

雷比翁借助自己的体重让身体倾倒一边,使自己得以捡起地上的一样东西——还未完全消去的骨剑。

“叫你咬!”雷比翁用剑刺向银白之灾的心脏。

剑十分轻松地将银白之灾的身体给刺穿,这让雷比翁有些吃惊。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银白之灾的攻击。银白之灾开始移动着头。

“咔嚓咔嚓”的关节分离的声音响起,雷比翁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因疼痛而发出没有出息的声音。

刚才的哀嚎已经够窝囊的了。

人们可以看见雷比翁的左臂与他的躯体发生了严重的分离,接着,干脆的肉体撕裂的声音从雷比翁的左肩处传来。

一声巨龙的咆哮传遍了战场。

在英卡洛斯他们听来,这是一声尖锐而又震颤着灵魂的咆哮;但是在百兵破和古通听来,这是一声痛苦的嚎叫。

雷比翁,它的左臂被银白之灾给狠狠地扯了下来。

雷比翁从银白之灾的怀中挣脱,疼痛给他带来了超乎常群的突破力。

“还死不了吧?!”百兵破扶着雷比翁,他的左臂上的伤口还在喷着血。

“起码,心脏没事……”雷比翁指指自己的心脏说。

“那个畜生!!!!”百兵破怒视着在一旁啃食着雷比翁的手臂的银白之灾。

“哦,雷比翁啊,告诉你个坏消息,你的手臂是找不回来了。”百兵破说。他的语气中,是接近于无限的怒火。

“呵呵,果然吗?”

“好消息是!”百兵破弓起身子,就像是只要打架的猫一样,“这畜生完了!”

话音刚落,百兵破直接冲了出去,巨大的膜翼扇起了狂风。

银白之灾被一瞬间给带离了原来的地方。百兵破掐着银白之灾的脖子在地上来回着甩着,将它像是打稻子一样来回地摔倒地上。

去死去死去死!百兵破近乎疯狂。这畜生,太可恶了!

一瞬间,银白之灾调整身体,一下子缠到了百兵破的身上,对着他张开了口。

这畜生!!!你想吃?!可以!给你!

百兵破伸长了利爪,一下子刺入银白之灾的口腔内。

银白之灾也借势咬住了百兵破的手。

老子!就算是死!也要带死你!

“其名曰:‘画形剑’!”

天空中瞬间出现了几把利剑,将银白之灾的头给斩下。

“大意了?还是太愤怒了?百兵破,这不像是你啊。”一个中性似水的声音传来。

“哼!老不死的!你可算是来了!”百兵破看向身后的人——道龙!

“抱歉,被些杂兵给牵制住了。”又有个戴面具的人说。这人看上去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的体型,身后悬浮着三十二个转轮的人。

那人,即使魔族所信仰的魁魔教典的原典——转轮王。

“接下来,就请交给我们吧。”在两人的上空,悬浮着一个披着黑色破烂的斗篷的人。兜帽盖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出他的长相,只能看到一双冒着诡异气息的眼睛。他的声音十分朦胧,像是隔着好几层墙一样,听不出男女。

风吹动了那人的斗篷,将他那藏在斗篷下的镰刀给露出来。很难相信,他那看上去瘦瘦的,十分纤细的身板竟可以将那镰刀给轻松拿起。

百兵破自然认识那人——神族的圣神教派的教皇,哈迪斯!

“走,雷比翁!”百兵破扶着雷比翁说。

银白之灾看着面前的三人。

三人相互看了看,然后进入了战场。

此刻,银白之灾还不知道——终结的陷阱,已经开始铺设。

推荐阅读:

崩坏,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梦幻西游:上神白锦瑟 开局变身超女,穿越诸天万界 祖宗登场 全民召唤:开局不死战神096 大明:我想摆烂,你让我当皇帝 民国铁血军阀:横行从上海滩开始 2006:重塑人生 霍总娇妻她真是玄学大佬 崩铁:修仙日记,黑塔哭求更新 李变变变 全民废土:我能无限强化避难所 加茂小姐今天爆破咒术界了吗 言出法随,你管这叫简单法诀? 我要绝世美人,不是要变成美人 都重生了还嫁什么人 日向与团扇怎么才能HE 山村风流小神医 领主:唯一道具有两个 一人之下:夺舍陈朵开始乱世蛊仙 重生都市美食系统 高端局 麻烦制造大师 书籍1410462 抄家前,小奶娃搬空京城去流放 灵异时代,我以鬼怪为食 重生小屁孩开局单挑百米巨蟒 卿不负卿 航海:提拔汤姆猫,关你克比屁事 霍格沃兹:我只想安静的修仙 黑莲花又在演我 咸鱼的自我进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