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月落西山

0月落西山

血月已经偏西,东方的天空上的星辰已经开始变得稀疏。

此刻,有三人正在于银白之灾对峙。

“法阵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转轮王问。

“两个小时吧?”道龙挥动禅杖,禅杖上雕刻的盘龙的双眼开始发光。

“那么,现在就由我们负责牵制住这畜生吧!”哈迪斯一转镰刀飞了上去。

“哼,年轻人啊……”转轮王说。

“你也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吧。”道龙说。

“好啊。”转轮王慢慢地走向银白之灾。

哈迪斯飞向银白之灾,他用镰刀猛击银白之灾的头。

“好硬!”哈迪斯飞了回来,他的手被刚才的那一击给震麻了。

“没用的,一般的武器是伤不了这畜生的。”转轮王说。

银白之灾看到了转轮王,一下子就冲向了转轮王。

“看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转轮王说,“不过,那次攻击给你留下的不好的回忆就给我记在骨子里吧!”

转轮王挥动手臂,他身后的转轮开始移动,彼此间相互契合,连接,成了一面墙。

银白之灾一头撞到了转轮墙上,并被阻隔在墙的一边。但是银白之灾显然是被愤怒给冲昏了头,它一个劲地用嘴咬着转轮墙,用爪子抓着转轮墙。

“真是的,你们魔族到底对它做了什么?”哈迪斯问。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嗨,小事儿,就是在刚见到它的时候对它用了些禁忌的法术。”

“那么,”哈迪斯举起镰刀,透过转轮墙对这银白之灾就是一击,“你们还这够缺德的。”

哈迪斯的那一击不同于先前,而是附有极强的神力的一击,并且将银白之灾的鳞片给打落。

“别这么说,起码我们魔族对银白之灾的了解比你们多。”转轮王又一挥手,转轮开始变化。

转轮一动到了银白之灾的身边,像是绞肉机一样地飞速转动,切割着银白之灾的鳞片,撕扯着银白之灾的皮肤。

银白之灾被这转轮点阵给困住了,它保持着身体的位置,以免自己再受伤害。

“这才对嘛!老老实实的多好!”哈迪斯挥动镰刀,镰刀上散发出了一团浓重的黑气并将镰刀包裹。

哈迪斯甩动镰刀,将镰刀上的黑气给甩出去。黑气像是长鞭一样地抽打在银白之灾的身上,将它的鳞片给击碎,切入它的肉中。

银白之灾发出了蛇的嘶鸣。它快速扇动这双翼,羽翼上的血色纹理开始发光,并且向外扩展。一根根血色的丝线从银白之灾的羽毛的尖端射出,并包裹在羽翼上,使羽翼大了近两圈。

“喂!那畜生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哈迪斯有种不祥的预感。

“绝对的!”转轮王说:“要是那畜生身上的纹理变亮了,或是双翼进行有规律的扇动的话,就表明它要释放法术了!”转轮王在面前开启防护用的法术。

“那把它的翅子给砍了不就行了?”哈迪斯移动到转轮王的屏障内。

“砍了也没用!它照样会施放法术的!而且,要是砍了的话,它什么时候释放法术都不知道!”

银白之灾扭动身体,用被纹理所包裹的羽翼击打着转轮,将周围的转轮全部击落到地上。

“不是攻击性的法术吗?太好了。”转轮王松了口气。

“别高兴得太早啊!这畜生可是把你的转轮给打下来了!”哈迪斯提着镰刀冲了上去。

“也,也是呢。”转轮王马上调整状态,准备法术。

要知道,转轮王的转轮——“轮回”,可是魔族中数一数二的法器,共三十二个转轮,每个转轮间都可以相互契合,而不同的转轮间的组合又有着不同的效果,而且,转轮的组合个数又有不同的配法。例如,你可以用A与B相切合,或是A与C相契合,或者你可以用A、B、C同时契合成一个。也就是说,这三十二个转轮的组合方法是十分多样的。而伴随着组合转轮的复杂程度的增加,其效果的强度也会上升,可是,刚才对付银白之灾的转轮的拼接方法是将全部的转轮全用上的组合方式,理说效果应该会达到极限才对。

银白之灾要是有能力突破“轮回”的力量的话,那么它的存在一定是比“轮回”的还要强大得多的存在!

“先把它给控住!”转轮王说。

“明白了!”哈迪斯在将几个冰锥扎入银白之灾的体内后,远离了银白之灾一段距离。

“‘神篇·盂兰盆’!”哈迪斯发动了神族的法术。

银白之灾发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住了它的尾巴,撕扯着它的双翼,拧转着它的四肢。

银白之灾被一股力量给直接拎了起来。使它大头朝下像是被捆在十字架上受刑的人一样。

银白之灾张大了嘴,它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正在逆流。血液撞击着血管上的瓣膜,一股胀痛感刺激着银白之灾的大脑;由于血液的逆流,导致养分无法及时的运输到银白之灾的机体处,身体的缺氧感,剧烈运动后的酸痛感,四肢被拉扯的剧痛……各种身体的不适正在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银白之灾的意识与灵魂。

但是,怎么说呢?这对银白之灾来说却是一种特殊的感觉。

“总感觉这畜生像是在享受呢?”转轮王说。

“该不会是受虐狂吧?”

“有可能。”

“等等,它的胸口上的是什么?”哈迪斯问。

由于银白之灾的四肢被拉扯开,人们得以看见银白之灾的胸口上的一道巨大的疤痕。

“那个,那是雷公用畜生的骨剑刺出来的!”古通说。

“骨剑?畜生的?”哈迪斯有些疑惑。

“说来,”雷比翁在远处说:“用那骨剑刺畜生时,我刺得很轻松呢,完全看不出它的鳞有多硬。”

“是吗……”哈迪斯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呐,转轮王,你能给我从它的身上拔根羽毛吗?……啊!那畜生又要动了!”

转轮王看着想要挣脱的银白之灾,“什么?算了,好吧,我来!‘魔篇·碎轮回’!”

一个光轮罩住银白之灾,将它环绕在其中。

银白之灾的眼看着这转动的光轮,像是入迷了一样,忘记了自己还正遭受着神篇的攻击。可是,在下一瞬间,光轮断成了许多小块。

银白之灾瞪大了眼,像是亲眼目睹自己心爱的东西化为虚无一样。

愤怒,充斥着银白之灾的内心。

它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击垮人的精神的龙一样的怒吼,声音来回叠加,使人心烦意乱。

“‘为什么’?”雷比翁喃喃地说。

隐约中,雷比翁听见了语言——只有龙才可以听懂的语言。

他好像听到银白之灾的话了,虽然有些模糊,但是他能感受到其中的意义:为什么……连你们……都要……剥夺我的残念。

银白之灾用力挣脱,所有人都能听到银白之灾身上肌肉骤缩的声音,人们甚至能看到银白之灾的手臂因用力过猛而使其肌肉张破了肌肤。

“不得了啊!你干了什么?!”哈迪斯马上使用法术想要镇住银白之灾,但是被银白之灾给驳回了。

“这!不应该啊!‘碎轮回’的效果是让人坠入错误的回忆,使其精神中断才对。这……等等!这畜生有智慧?可以反抗‘碎轮回’吗?”转轮王也慌了,他将十几个转轮抛向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猛地弹开飞来的转轮,在它的身边,悬浮着上百把饶有雷电的利剑。

银白之灾挥动羽翼,利剑像是暴雨般地刺向大地,漫无目的地攻击着大地上的一切。

转轮王移动转轮,用所有的转轮来筑成一道防御屏障,保护身后的人。

空气中开始出现黑雾,黑雾缠绕在银白之灾的身上,银白之灾的攻势瞬间弱了不少。

“喝!您可算是用这招了!”转轮王说。

“住口!”哈迪斯有些不爽。

哈迪斯,冥府的统治者,有着引导灵魂,带来瘟疫的力量。而这团黑雾,则是哈迪斯释放的神格——可以认为是类似龙族本源一样的东西。

“瘟疫。”转轮王收回了转轮,看着黑雾说,然后,他对着银白之灾释放了法术,“‘魔篇·炼狱’!”

黑雾中开始出现星星的鬼火,鬼火的数量呈指数式扩大,很快就占据了周围的空间,一种地狱般的景象出现了!

银白之灾在烈火中行动着,看不出它的痛苦,但是它身上的鳞还是发出了爆鸣声。

“切!”转轮王有些无奈,“看上去魔篇的伤害是有了,但是对它没什么用啊。”

“如果它要是有魔族的血统的话,”哈迪斯悬浮在银白之灾的面前,“‘神篇·天言’!”

剧烈的光芒从哈迪斯的身后射出,照射着银白之灾的身体。

银白之灾的身体上开始冒烟,发出了类似铁板烧肉的烟气。

“你够狠的啊!我得躲远些!”转轮王在远处说。

神篇·天言,在王种争霸时神族为获得胜利而向造世者求来的专门针对魔族的法术,对魔族有着极强的灼烧的能力。

天言结束,银白之灾一下子卷起狂风,将哈迪斯卷了起来,然后向外面抛去。

哈迪斯被风给狠狠地甩了出去。

“接住了!”英卡洛斯将从空中冲向地面的哈迪斯接住,松了口气。

“哦,谢,谢谢。”

“没事,你要是死了,我回头痛的。”英卡洛斯说。

“真的吗?”

“啊,是的。”英卡洛斯将哈迪斯慢慢地放下。

“你们俩!别聊了!”转轮王将几个组合起来的转轮抛向银白之灾,“这畜生来啦!”

银白之灾近乎疯狂地冲向一行人,就算是被转轮王加以阻拦,其速度也丝毫不减。

“其名曰:‘水通八荒’!”

伴随着中性的声音的响起,天空中瞬间出现了八个巨大的法阵,接着,八根直径少说有十米的水柱从法阵中倾泻而出,将法阵下的银白之灾死死地按住。

“老不死的!你可算是活了!”古通对站在山坡上的道龙说。

“这种法术,要用很长的时间来吟唱的。”道龙用禅杖敲敲地。

纯种的王种们知道,水通八荒是天崩级的法术,其发动的条件也是相当的苛刻,由于道龙是龙,其资质自然没有天选者优秀,所以吟唱的时间会变得很长。

“‘唤水!御水冲龙!踏浪行风!资回!锐!’”道龙手握禅杖将其横放面前。

天空中的法阵开始变小,水的直径也开始变小,但是不变的是其巨大的流量。

变细的水为了保持原有的流量,加快了其泄出的速度。高速的流水如同锋利的刀一样,将银白之灾的身体切开。

凹地处变成了个水池,被*的银白之灾的身体开始散出黑血,将水池中的水染成黑色。

道龙有用禅杖敲了敲地,“其名曰:‘松败’。”

寒气横扫整个水池,将其冻了起来。

“这下,可以了吧?”百兵破说。

“应该吧,水的深处已经被冻死了。”古通说。

“喂,老不死的,法阵还有多长时间?”转轮王问。

“别叫老不死的!”道龙说:“快了。”

“这法阵是什么来头?”杨戬问。

“女帝大人给的。”道龙回答。

“‘女帝’?谁啊?”杨戬和英卡洛斯,甚至是哈迪斯都有些疑惑。

“很强的存在吧?”道龙说,“她给了我们很多东西。”

“包括那个孩子?”转轮王问。

“哈哈,对,那个孩子。”道龙笑了笑,“真是个漂亮的小孩,女帝大人既然说让我收养那孩子,那我一定要让成为个称职的父亲啊。”

“这方面你可以找这位取取经。”百兵破指指雷比翁说。

“养孩子的方法吗?”道龙喃喃地说。

“咔嚓——”一声突兀的碎冰的声音传来。

“喂!”转轮王看着冰层。

“咔嚓——”每个人都听到了。

“咔——!”一直长有银白色鳞片的巨爪破冰而出。接着,巨大的身躯从冰中钻出。

“畜生!它出来了!”雷比翁说。

“看见了!”百兵破喊。

银白之灾张开双翼,扇动着。

“这畜生要逃!”杨戬说。

“它是怎么在冰中将肢体恢复的?!”古通吓了一跳。

“不怕!”道龙说:“该你们了!”

话音刚落,上千名龙、神、魔显现在战场的周围。他们是道龙教义、圣神教派、魁魔教典的人!

每个人都保持着施法的样子,看起来,他们正在维持着法阵。

“把这畜生绑起来!”道龙将数十根铁链传送到英卡洛斯他们身边。

“所有能动的人!去!”杨戬大喊。

王种们抓起铁链冲向了银白之灾。

“先拴住它的翅子!”有人说。

几名魔族士兵甩出铁链,将银白之灾的羽翼打穿。

“好,好轻松!”人们对这次攻击的效果而惊叹。

“这是女帝大人给的铁煅铸出来的,说是对这畜生很有效!”道龙说。

“小心!它的爪子!绑起来!”龙族士兵用铁链拴住银白之灾的四肢,将其向外拉出。

银白之灾前仰着身子想要飞走。

“别!别让它跑了!”神族士兵将铁链交织在一起,把银白之灾的角给绑起来并向后拉。

银白之灾十分愤怒,它张开了嘴。数道法阵出现在它的嘴边,无数黑色与银白色的光粒在它的口中汇聚。

“这畜生要释放龙息了!快!阻止他!”有人喊。

“我来!”一头暗红色的巨兽冲入,他锋利的指爪上带有铁链。

百兵破用手爪刺穿了银白之灾的头颅,用铁链贯穿它的头。然后,百兵破跳到银白之灾的身后,并向后拉。

银白之灾被铁链死死的套住。

“快!”百兵破喊。

“好了!”道龙说。他用禅杖猛击地面。

巨大而又复杂的八边形法阵出现在银白之灾的脚下。银白之灾的脚下的冰被法阵给改变了性质,变成了光滑的大理石。

银白之灾的身体开始岩石化。

“把铁链给钉到法阵上!”道龙说。

人们将铁链给打到法阵的边角处。

银白之灾的身体已将大部分石化了,它的存在正在被这强大的法阵所封印。

“诶?”百兵破和雷比翁都看到了银白之灾的眼睛所散出的罕见的情感——欣慰。

就像是完成了夙愿一样。

银白之灾,这头强大的怪物,被封印了。

一切都结束了,月亮已经消失在了西边的上空,初升的太阳照向大地,取代了原来的血光。

推荐阅读:

逍遥小贵婿李辰安钟离若水 养娇娥 反派照顾师娘师妹拿下女主我无敌了秦长歌林魅娘罗林林 我一不小心把末世杀穿了 长眠加点:沉睡到赛博世界 都重生了就不舔了吧 斗罗:转生超兽龙戬,截胡朱竹清 民国铁血军阀:横行从上海滩开始 大主宰:浮屠圣尊 开局为成庙灵 十八岁终于可以下山了坐谈风云起 阴司密令:我是阴间买命人 修仙:开局获得一双鹰瞳 破游戏,快放了我对象 人在木叶,我助二代成圣皇 综武:我天道之父,被李寒衣逆推 战龙出狱,我的倾城未婚妻 书籍1390040 穿书霸总保姆:老奴天天想告退 黎明大陆 我在日本战国当领主的日子 成语故事 寂寂烟尘焚荆香 天机怎么能不泄露 叶凡 咒回:非高专的我终结了咒术时代 书籍1410048 快穿:病娇反派又被宿主撩迷糊了 穿越成大明王朝1566之高翰文 一觉醒来我多了三个对象 驸马不从 明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