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矛盾

0矛盾

放映就此结束,所有人都被刚才的战斗所惊骇到,当然,除了一个人。

“噗——!嘿嘿,哈哈哈哈!”

大家都看向那个终于忍不住而发出狂笑的人——珏。

珏整个人抱着腹部,狂笑不已。

“‘畜生’?……哈哈,这……‘是个母的’?嘿嘿!太,太有意思啦!”珏狂笑着。

“喂!珏!你这样有些失礼啊。”嬴宁在他的身边。

“嬴宁哥?”夏尼有些懵,她又看向嬴宁的身后,发现嬴宪也在,“你们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啊,这个啊。”嬴宁一边摇着正在狂笑的珏,一边解释说:“珏说想要看看这里的东西,所以就来了。”

“这样吗?”夏尼说。

“这小子容易迷路,嬴宁也不太清楚这里的位置,所以我就负责带他俩来了。”嬴宪说,他又看向墙上的壁画,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怪物啊……”

“那,夏尼姐的父亲的手臂……”敖丽看着雷比翁。

“是的,”雷比翁一点头,说:“就是被那畜生给夺走的……我现在还能活着,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雷比翁摸了摸断掉的左臂。

“你那时说的要紧的事,就是指这个吗?与这怪物打?”嬴宪看向雷比翁,“你让我照看好笑靥和夏尼,但是你回来后却没了左臂。”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雷比翁一点头,说:“一开始,我们就有了可能回不来的预感。”

“你依旧是这么的不负责任,”嬴宪有些不爽地说:“你没考虑到你要是死了,笑靥会有多伤心,夏尼会有多可怜吗?!”

面对嬴宪的话,雷比翁没有说设么。夏尼在一旁左右为难,一脸的难为情。

“不过,”嬴宪放松了语气,“你回来了,不是吗?”

“是啊,”雷比翁疲惫的长吁一口气,“我回来了。”

“你爸好像和副掌门的关系有些微妙啊,怎么回事啊?”娜尔在一旁问夏尼。

“这个嘛,是有些复杂啦……”夏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冰千鸟在一旁阴着脸,散发着心烦意乱的气场。

起初,敖丽以为是因为珏的狂笑所致,但是细一看发现不像是这样——冰千鸟的眼中透发着浓重的不安。

“冰姐姐,你怎么了?”敖丽问。

“诶?”冰千鸟像是被惊到了一样,“啊,敖丽啊,抱歉,你说什么?”

“打扰到你想事了吗?抱歉……”敖丽说。

“啊,不,没事的。”冰千鸟摆摆手。

但是,和冰千鸟一起长大的敖丽明白,冰千鸟一单出现这样的表情,多是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雷公叔……不,雷比翁大人,我想确定一件事。”冰千鸟一本正经地问。

雷比翁见冰千鸟的态度不一般,就十分正式地说:“是,冰将军有何疑问?凡是我能回答的,我一定不加保留。”

周围的气氛变得僵硬与严肃。珏也很识相地收敛了笑,但是还是不时地捂着嘴抽动着。

“请问,”冰千鸟说:“刚才我们看到的银白色的巨兽,就是名为‘银白之灾’的怪物吗?”

“是的。”雷比翁说。

冰千鸟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她那高高的鼻梁上渗出了冷汗。

“千鸟?你怎么了?”夏尼不安地问。她发现,冰千鸟正在努力保持着自己的表情还是冷静的样子,但是夏尼还是能从她那僵硬的脸中读出一种强烈的情感——绝望。

“我,”冰千鸟调整了一下呼吸,有些颤巍巍地说:“我在来的时候,曾被道龙和父亲叫出去过,他们给了我两封信,内容应该是一样的……我的那封里写着关于一头叫做‘银白之灾’的怪物已经打破封印,重获自由的事情,并告诫我要时刻小心,随时做好为龙族献身的觉悟。”

冰千鸟看向雷比翁,问:“我给您的信中的内容应该是一样的吧?”

“要是我说不是呢?”雷比翁说:“这种事应该是只有龙族上层才会知道的事情吧?应该是处于机密级的事情,冰将军先说出来的话,就是单纯地创造不安啊。”

“没事的,”冰千鸟说:“要是那怪物来了的话,就算是人族也会知道吧?”

“那,现在就告诉我们,没事吗?”娜尔说。

“你是龙族贵族扎瓦哈伊公爵的女儿,要是真的到动用龙族的力量的话,你们也应该献出力量,所以,现在告诉你们只是为了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确,确实呢……”娜尔没再说什么。

“也是呢。”雷比翁听了冰千鸟的话,说:“不错,我的信中的内容也是这个,并告诫我这畜生就在起驾洲。而且还说,身为起驾洲唯一的龙皇,必须做好随时支援龙城的准备。”

“是吗?确实呢,您是起驾洲中唯一的龙皇,是可以最快支援吾王的人。”冰千鸟说。

皇,身为王种中的最大的贵族,有着保卫王的义务。由于皇的领土十分巨大,所以像是凡域的九洲中,每一洲只能有三位皇级人物的存在,神族的每个浮空岛上也是只能提供三名皇的领土。因此,一旦要是王种的王室受到威胁,离王室最近的皇就成了短时间内王室可以依靠的人了,毕竟,每一块区域的距离是十分巨大的。

至于在起驾洲只有雷比翁一名龙皇的原因,还是要从龙族的历史说起。龙族统一的时间是非常短的,从龙族内战的结束到现在,时间不足一万年,所以皇也没有册封完全,造成了有些洲没有龙皇的现象。再加上在龙族统一后,直接将都城建在了神龙族的旧都城——龙城上,因此,为了防止巨龙族产生不满,龙城所在的起驾洲就只封了一名龙皇。

“的确,我确实是有这义务。”雷比翁说:“而且,我在战斗后也一直准备着。”

“是那?那太好了……”冰千鸟被雷比翁突然高涨的气焰所惊到。

“真要是到了那时,我就会带着精钢派所有的弟子与那畜生一较高下!”

“它,是杀不死的,对吧?”冰千鸟问。

“确实,但是……”雷比翁看向夏尼:“她手上的武器可以将这畜生切开。”

“诶?”夏尼一愣。嬴宪也看向了雷比翁。

“我后来想了一下,为什么当时的我这么傻呢?”雷比翁说:“那时,我们将那畜生的翅子给撕了下来,也正因如此,这畜生才没有恢复。那么,将它*不就行了?将每一块肢体藏起来,使其无法会和,这样的话,这畜生就算是死不了,也难以在伤害其他人了吧?”

雷比翁走向夏尼,说:“抱歉,夏尼,我当初将紫金开山斧给你的目的,是希望你能更好地使用它,并将如何使用它的经验传承下去,让每一代的持有者都明白紫金开山斧的全部力量,借此,在银白之灾苏醒的那一天可以有对付它的办法。但是,我没想到,没想到这畜生苏醒得这么快!,没想到它会在你们这一代就苏醒了!抱歉,夏尼,你或许要扛起与这畜生对抗的命运……”

“父亲,我……”夏尼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喂!”嬴宪将雷比翁推开,用手攥住雷比翁的衣襟,愤怒地说:“我!我本以为你还有那么一丝对家人的关爱!但是!你!你这个混蛋竟然要夏尼去与那么危险的怪物对战?!你!你这个混蛋!你就不能对家人好些吗?!”

“这,这不只是我们,更关系着凡域乃至三界的安危!”雷比翁皱着眉,他不想再与嬴宪吵下去了。

“那这就是你让夏尼与这畜生对战的理由?!当年,你也是说着什么‘为了龙族的未来’而去了与上都的决战的战场!但是!但是你明知道笑靥一个人是对付不了那么多的妖邪的!不是吗?!”

“起码,是我突破了上都伏虎关的城门,也正是我突破了伏虎关的城门,才能让我们的军队杀到金银台,才能推翻上都的愚蠢的统治!这一切!都是对的!都是我的正义!”

“去你的正义!你要让夏尼去与这样的怪物打?!你!对得起笑靥吗?!”嬴宪吼的声音比以前更大了。

“这!”雷比翁听到了嬴宪一说笑靥,有了些动摇,过了好久,他才慢慢地说:“要是,要是夏尼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三界的和平的话,笑靥也不会说什么吧?”

“你!”嬴宪对着雷比翁的脸就是一拳,“你这混蛋!去死吧!去黄泉对笑靥谢罪去吧!就算夏尼没事,也去向笑靥忏悔你的不负责任吧!”

嬴宪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他停住了。

“夏尼。”嬴宪头也不回地问。

“是!”

“这次百兵阵,你位列第几?”嬴宪用不同于以往的语气说。

“第,第四……”夏尼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吗?”嬴宪说:“你还记得我们间的约定吗?”

夏尼没说什么,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珏看了眼嬴宁,发现嬴宁也是神情凝重。

“看来你还记得,”嬴宪向外走去,“奥尼尔!我,要与你争夺掌门的位置!”

嬴宪走远了,留下了一群不知所措的人。

“那个,对你们来说,掌门无论怎么换都一样吧?一个是嬴宪,一个是雷比翁,无论哪个都不会对你们不好,不是吗?”珏问。

“不,”嬴宁说:“精钢派的掌门的挑战是和龙王的争夺一样的。”

“和龙王的争夺一样?怎么一样?”珏问。

“龙族的龙王,是胜者为王,败者化尘的。”冰千鸟说。

“也就是说,这次是嬴宪与雷比翁的生死搏斗?!”珏说。

嬴宁无声地点点头。

珏吹了口口哨。

冰千鸟和娜尔都愤怒地看向珏,刚才珏做的事情十分的不妥。

“龙王也是这么选的吗?”珏稍微笑了一下,没人能从他的绷带下看到那略带病态的笑容,“干脆我也去当龙王得了。”

“是说什么?!”冰千鸟看向珏,“这是大逆不道的!”

“呵呵,开个玩笑罢了……”珏说。

“龙王吗?或许当初我应该和百兵破一起去挑战龙王的……”雷比翁说。

“父亲!”

“师父!”夏尼和嬴宁被吓了一跳。

“这,这是开玩笑的,对吧?”珏试图解围。

“不,这是真的。”冰千鸟说:“在讨伐银白之灾之后,八部天龙就分成了两个派系,分别是以我爹,震边叔以及奥古斯特叔为首的尊王派和以百兵破,雷公叔,古通叔为首的新王派。”

“怎么分成两派了呢?”珏一副不关己事地问。

“由于先王敖炽在与上都作战时期驾崩,所以当时吾王被时事所迫当了代理龙王。战后,吾王考虑到当时龙族穷兵黩武,内部力量空虚,所以提出了缓和政策,并成了尊王派的拥护对象;但是以百兵破为首的新王派主张投入一切的力量与银白之灾对战,企图彻底铲除这祸害,他们拥立百兵破为新的龙王。”

“也就是说,当时夏尼她爸是反动派的人物?”珏说。

冰千鸟一点头,说:“当时,龙皇雷比翁是与百兵破为一伍的。”

“这是么有办法的事,”雷比翁说:“你们要是当时也在战斗现场的话,也会被那畜生的力量所吓到的,我和古通以及百兵破要反对吾王的理由也出自于此——银白之灾,太可拍了!”

“但是!父亲!嬴宪叔要和你争夺掌门的位置!”夏尼并没有太关心刚才对她父亲的言论,她更关心掌门的事,“会死的!”

“没事的,我可是龙皇啊,我可是‘战车’啊。”雷比翁尽可能的安慰着夏尼的不安。

可是,雷比翁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打不过嬴宪的。一个失去一只手的人,有什么理由在像精钢派这样纯粹的武力的门派中战胜四肢健全的人?

输是一定的吧?雷比翁抚摸着夏尼的头。

他惊讶的发现夏尼长大了,变得不再像是当时的小女孩那样,而是更加的成熟,更有女人味了。

和笑靥一样呢。雷比翁想,同时,他的内脏处传来了被什么东西给揪了一样的感觉。

雷比翁长叹一口气。起码,嬴宪会让夏尼有个很好的生活吧?

“对了,麻烦问一下。”一道男子的声音十分突兀的说。

雷比翁看向珏。

“刚才的记录中的一个片段,就是你在突破冰墙后给灾的那一斧子,可以问一下那是什么招数吗?”

“被你看出来了吗?”

“那么高的伤害,想不看出来也难啊……”珏苦笑着说。

“那是‘断钢’,精钢派的秘传招式。”

“那要是想学的话……”

“只有掌门才可以学。”雷比翁用冰冷的语气打断了珏的话。

珏沉默了,但是敖丽她们能感受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我来代替你去与嬴宪打吧!”珏这么说。

推荐阅读:

大明烟火 继妻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剑道邪尊 都市逍遥仙医 邪魅皇妃要出墙 龙兴之所 醉天途 楼兰王 傻妃攻略 诸天从大奉打更人开始 我的无敌预判无聊单身猫 我的美女军团 惑国 生化王朝2 武则天女皇之路 智能工业帝国 薄情郎:妖孽男人别想跑 萌妃出没:妖孽冷王请小心 独步苍穹 谍变 苍天神帝 穿成恶毒女配?反派读心我撕剧本 都市亡者战线 诸天浩劫 女二号逆袭记 恶魔少爷不许动 我的部下全都是美女 元素高塔 大周帝婿 纳尼亚传奇 变形计:孩子的成长有点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