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往事

0往事

第二天大早,珏在精钢派的训练场上,周围是一群精钢派的弟子。

“能不能教我们?”这些弟子问。

他们是被珏先前与嬴宁和嬴宪的比赛所吸引的人,他们也希望能学会一些“影袭”的招式。

“可以啊,不过……”珏点了几名弟子,说:“抱歉啊,你们的修为还不够啊,要是随便练影袭的话,有骨折的危险,所以你们先把精钢派的招式学好了,再来,可以吗?”珏拒绝了几名弟子。

其实,论能力的话,刚才的那些人中并没有太差的,珏拒绝他们的理由只是因为珏认为这些人没什么潜力。

“啊,你也来了吗?”珏看到了身边的一名弟子——先前帮珏代打的那名弟子。

“是的,我希望学会影袭的招式。”那弟子说。

“好的,那你先和其他的人一样,用勺子托着鸡蛋跑个500米,好吗?记得不要让鸡蛋掉下来。”珏说。

“不!”那弟子摇摇头,“我希望能学会影袭的全部招式。”

珏一愣,他看着面前的这个比其他弟子要瘦小的孩子。

“你是说……你要成为影袭的人?”珏问。

“是的,”那弟子说:“我从小体弱,这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的父亲想让我得到强化,所以他强行把我送到了精钢派……”

“龙族呗,各个都渴望着力量,不是吗?”珏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确实,我也向往着我的父亲,他十分的强大,但是我知道,我无法像他那样……”

“所以你要加入影袭?”珏问。

“是的……”那弟子一脸的坚毅。

“确实,影袭不是那种注重力量的流派,但是这不意味着这个会比其他的流派轻松。”珏说。

“……我认为,我会适应的。”

“行吧,”珏说:“你的名字?”

“辛战。”

“辛?你的父亲是……”珏急忙问。

“辛广……他已经去世了。”辛战有些失落。

“我曾与他并肩战斗过,我也目睹了他的牺牲……”珏说:“你的父亲,是个英勇的人!”

“别人也这么说……”

珏瞥了眼这瘦小的孩子,珏塞给他了一个勺子和一个鸡蛋。

“去,跑个800米再回来,要是蛋掉了,就给我在跑!”珏说。

“诶?”辛战先是一愣,“是!”

珏看着跑着的弟子们,自己不自觉地掩了下嘴。

果然,王种最棒了!

“这就是你正在做的?帮忙训练?”嬴宁的声音从珏的身边响起。

“是啊,那又怎么了?我不在来的时候就说了我的目的了吗?来教些什么,不是吗?”珏看也没看地回答嬴宁。

“说来,”嬴宁用带有试探性的口吻说:“你要当掌门?真的吗?是认真的?”

“不然呢?”珏扳了下手指,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我想学一下所谓的‘断钢’。再加上……”珏看了眼嬴宁,“夏尼也没说什么,不是吗?”

嬴宁沉默了一会儿,“确实,大小姐是没说什么。但是……”嬴宁走到珏的面前,他那健壮的身躯像是山一样地遮住了珏的视野,“我不希望你死,你之前也和嬴宪叔打过,你投降了,不是吗?”

“当时你也在场,你知道结果的,不需要用问句。”珏拿了根巧克力棒叼在嘴里。

“可以问一下你当时为什么要投降吗?”

“很简单啊,当时的我是打不过他的,我那时的胸口上不是有一道很长的刀伤嘛,要是实战的话,嬴宪应该就将剑刺入我的体内了吧?”珏说。

“但是争夺掌门的战斗是实战。”

“我知道啊,”珏有些不耐烦了,“赢不就行了?”

“赢吗?”嬴宁说着刚才珏说出的字眼。

真的能赢吗?但是,赢的话,就意味着其中一人的死亡。就情义来讲,嬴宁希望是嬴宪赢,让珏当个替死鬼吧,要是这样能换来嬴宪和雷比翁的安宁的话;但是,从内心的角度来说,嬴宁希望是珏赢,他没有理由为精钢派的内斗而献出生命,而且,嬴宁对珏的印象并不差,而且总觉得自己要帮助他——像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像是约定好了的事一样。

夏尼在远处看着嬴宁和珏,她回想着昨晚的谈话。

昨晚在从大厅内出来后——

“怎么了?听到我要和你的叔对战的事而感到不开心吗?”珏问。

“诶?不,不是的……”夏尼小声说,但怎么听都没什么生气。

“让我当个替死鬼不行吗?起码我要是赢了的话,杀人的罪就到了我的身上,雷比翁和你以及嬴宁都不需要背负良心的谴责,不是吗?”珏十分轻松地说。

“可是,珏你要是输了的话,就会死啊!”

“死?”珏哼笑了一声,“那不更好吗?这样嬴宪就没有理由在刁难你父亲了吧?到时候你们一家人好好地生活,不是吗?”

“但是,你就死了啊!那可是死啊!”夏尼有些急。

“死?对王种来说死不是很正常的吗?没有害怕或是伤心的必要吧?我记得以前参加过魔族的葬礼时,他们用死者的骨灰种树,完全没有伤心的样子啊。难道龙不是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

“哎呀,你扭扭捏捏的干什么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啊。”珏说。

夏尼不在说什么,看样子她今天应该是很累的,这也难怪,一天内接受了太多的信息。

“夏尼姐,我带你回屋吧。”敖丽在一旁拍拍六神无主的夏尼说。

“啊,谢谢。”

“那,我们也回去吧,说来我还没有去你的房间看过呢。”珏用手肘戳戳嬴宁。

“你啊,从主城回来后也没有看到你一连好几天都在外面的树上找到你,你是又迷路了吗?”嬴宁说。他正努力转移着话题,好让自己不再去考虑刚才的事。

“诶!不是啊,树上睡比较舒服的……我今天到你那打个地铺。”

珏和嬴宁走了。

“对了,夏尼姐,嬴宪和你爸爸是怎么回事啊?看上去两人的关系不太好呢。”回到房间后敖丽说。

“啊,确实呢……”娜尔也在旁边说,“这两人见面后谁都不理谁,倒是有时嬴宪像是吃了过多的烈性丹药一样,对雷比翁狠怼一顿,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夏尼坐在垫子上,过了好一会才说:“这我也是听妈妈说的。”

夏尼对敖丽她们讲述了关于父辈们的事——

以前,精钢派的上任掌门,也就是夏尼的外公,生下了夏尼的母亲嬴笑靥。但是,精钢派的掌门的位子是不允许女性继承的,所以,夏尼的外公就收养了一个养子,这养子就是嬴宪。

一开始,夏尼的外公是打算让嬴宪当童养夫的,到时候好让嬴宪和嬴笑靥在一起。这样一来,精钢派掌门的位子就会一直在嬴家的手中。

可是,在上都讨伐之前,龙族接受上都的委托对凡域的妖邪的聚集地进行清扫,这也是所谓的“大清扫”时代。

为了消灭妖邪,龙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是许多龙命丧黄泉。但是,在这残酷的战争中,出现了爱情的花朵——嬴笑靥和奥尼尔的眷属雷比翁坠入了爱河。

雷比翁,他是与嬴宪处于同一编制的人,是飞龙帝的眷属。虽然有着极强的资质,但是他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提不起干劲来,因此,飞龙帝将他派到了战场希望借此让他找到些什么。

巧的是,雷比翁找到了嬴笑靥。

对于这件事情,夏尼的外公是反对的,因为他不想让嬴家唯一的血脉外流,但是飞龙皇却十分赞成这件事。因此,为了持恒这件事,夏尼的外公允许让雷比翁入赘赢家,飞龙皇则要求让雷比翁的孩子的名字中有奥尼尔的姓氏。

嬴·夏洛特·奥尼尔诞生了。雷比翁和嬴笑靥成了幸福的父母。同时,与嬴笑靥一同长大的嬴宪也感到欣慰。对他来说,嬴笑靥就相当于妹妹一样。他明白,在嬴笑靥被雷比翁就下的那刻起,嬴笑靥的心就被雷比翁所俘获,雷比翁也被嬴笑靥所迷住,两人的婚事是必然的。

一个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义妹,一个是在战场上同甘共苦的兄弟,两人的幸福对嬴宪来说是件开心的事。同时,嬴宪也暗暗做了决定——一定要守护他们!

不知道是太过于关心嬴笑靥还是处于其他的情感,嬴宪慢慢地发现自己与雷比翁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差异。雷比翁,他总是以大局为重,只有在关系到未来大局走向的时候才会拿出一些干劲,平日里家便是对待家人也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嬴宪则以嬴笑靥和精钢派为中心,他认为应该管好眼前的事情。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小小的差异,使得嬴宪与雷比翁的矛盾越来越大。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王种与上都的战争接近尾声,负责对付上都主力的龙族在通往上都首都金银台的必经之地——伏虎关受到了上都军的抵抗。面对拉锯战,龙族的力量再被不断地消磨。当时的龙族金龙将军冰九重认为,要是在没有结果的话,龙族的战败率将会很大,因此,冰九重对还在精钢派对付来犯的妖邪的雷比翁发出了征召令。

雷比翁面临抉择:要是待在精钢派,那前线的战况可能会出现逆风的局势;要是前往前线,靠他的“横行”的力量或许可以突破伏虎关的防御,但是精钢派的妖邪有可能会将精钢派给毁掉,更重要的是,嬴笑靥在生下夏尼后,身体一直处于虚弱状态,要是将对付妖邪的事情交给嬴笑靥来处理的话……

雷比翁陷入了两难,嬴宪不止一次地劝雷比翁留下来守卫精钢派。

最后,雷比翁做出了决定——他现在是精钢派的掌门,同时也是龙族的一员。

他,要去前线!要为了龙族的胜利而战!

雷比翁做出的决定,是最正确的,同时,也是最令他后悔的。伏虎关被雷比翁一斧斩开,嬴笑靥也被一只剧毒的妖邪给咬到。

本来就体弱的嬴笑靥没能挺到雷比翁的归来。

嬴宪也雷比翁的关系也就次决裂……

“这就是为什么嬴宪叔和父亲的关系不好的原因。”夏尼说。

“还有这事啊……”冰千鸟用扇子遮住嘴,盖住了自己惊讶的表情,“我爹也有时会说自己对不起雷公叔之类的话。”

“不,这不怪九重叔。”夏尼说:“我在长大后也考虑过,我认为,当时父亲做的是对的。”

“不过,有些奇怪呢,”娜尔说:“怎么看,夏尼姐的爸爸和夏尼姐说的不太一样啊,我怎么觉得夏尼姐的爸爸更加的阴沉呢?一点生机都没有……”

敖丽她们听后都瞪大了眼,看着夏尼。

“夏尼姐……”敖丽缓缓地说:“要是夏尼姐的爸爸在战斗中死了的话,夏尼姐会伤心吗?”

“当然的吧?那可是我的父亲啊。”

“那,要是嬴宪呢?”

“也会伤心吧?嬴宪叔可是从小带大我的啊。”

冰千鸟、敖丽、娜尔她们相互看了看,她们好像明白了什么。

“夏尼姐,”敖丽说:“你是不是吧嬴宪和雷比翁的身份给搞混了?”

“诶?”

“嗯,怎么听都觉得夏尼姐和嬴宪的关系更好一些……”娜尔点点头。

从见到夏尼到现在,夏尼一直叫雷比翁叫父亲,而非爸爸、爹一类的口语词,而叫嬴宪的时候,夏尼的语气更加的亲昵,看样子,夏尼将父亲的形象给搞混了。

或许,在夏尼的眼中,嬴宪更像是父亲。

夏尼看着站在一起的嬴宁和珏。

父亲对珏要代替他与嬴宪叔打的事情采取了同意的态度,那么,要是珏赢了的话,自己是会恨珏还是会因为珏的胜利而开心呢?

不希望任何人输,不希望任何人赢,这种矛盾在夏尼的心中翻滚。

夏尼捂住了肩,她感受来了来自肩膀上的刺痛。珏的咬痕还在她的身上。

哈,或许要带着这东西一辈子吧?夏尼想。

“对了,”嬴宁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昨晚,你好像有些不正常啊,像是见到了什么不该见的东西一样。”

昨天晚上,嬴宁看到珏好像盯着大厅内的什么东西再看,被绷带遮盖的眼睛中透发出一种怨恨的情感。

“啊,没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珏说。

昨天夜里,在放映结束后,珏在大厅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布棍。

“这是……”珏看着布棍。

“神族给的。”雷比翁说。

“是吗?是吗。”珏点着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个细节被嬴宁给捕捉到了,他总觉得珏好像在计划着什么。

真是,真是有趣!珏虽然看着训练场上的弟子,但心中想着那个布棍。上面的气息!真是令人作呕啊……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无敌之路 绝世天骄 至尊箭神 何言相濡以沫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 间谍宝宝:妈咪快跑 风之流云 郑国秦淮茹 鸿蒙虚无 隐婚萌妻:毒舌前夫驾到 崛起之华夏 天官 爱我,请转身离开 网游之傲视金庸 异界星辰至尊 异世之堕落天才 穿越之温僖贵妃 东方朔异世录 承欢天下:鬼精公主惹不起 龙霸天外天 名门闪婚:陆少的心尖宠 穿梭来的武圣 重生之权色 她竟成了灵能世界顶级指挥官 绝色丹药师 神奇宝贝莫寒 网游之猎神 总裁的萝莉甜心 三国:狱中讲课,我教曹操当奸雄 源氏物语 汤姆.索亚历险记 神话战国之我是赵括赵括公孙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