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小歇

0小歇

“你能再用力些吗?”珏将手中的小刀随意地一扔。

“还不够用力吗?”嬴宁满头大汗地说。

“简直就像是小孩的儿戏……”珏说:“你试着把力量的一部分给转到腿部,你的机动性虽然比夏尼强,但是还是太嫩了,要是对付和我差不多的敌人的话,在你放完第一击后就完全处于劣势了。”

“确实呢,”嬴宁尴尬的笑了笑,“要是碰到你这种敌人的话,我会被气疯吧?”

这几天里,珏一直在教人一些招式,将精钢派战法中的不足之处给弥补起来。雷比翁说嬴宁应该去和珏学一些东西,于是嬴宁就找到了珏,开始了每天都腰酸背痛的训练。

“就是嘛!来,再来一次!”珏说,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长剑,“这次要是这把剑又被你磨成了小刀的话,你可是不合格的哦。”

“好的。好的。”嬴宁喘着气,调整着呼吸。

看着气喘吁吁的自己和一点汗都没有流的珏,嬴宁不禁发出了自嘲:真是的,这就是差距吗?珏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历练?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成就现在的珏?!

“喂,你到底来不来啊?”珏问。

“明白了!”嬴宁挪动着脚步。

一瞬间,嬴宁的偃月刀就出现在了珏的面前,接着,“锵——!”珏成功地挡住了嬴宁的攻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暂停暂停!”珏说。

“哦?怎么了?”

“你非要用这儿样的武器吗?”珏指指嬴宁的偃月刀,“你不觉得这东西太沉了吗?”

“不沉啊?只有八十斤而已……”

“你啊!”珏捂着额头,“你的力气就算是在龙族内部也是数一数二的吧?”

“嗯,师父说过,要是我和他是同时代的话,那他就不会是龙族中力气最大的龙了。”

“嘚,跑题了。”珏将剑插在地上,“你不想用什么轻快的武器吗?”

“轻快的武器?可是精钢派的适应性武器是重武器啊。”

“算了,来,试试这个。”珏将长剑拔起来,扔向嬴宁。

“这,诶?”嬴宁发现长剑到自己的手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把太刀。

“试试吧,”珏张开了手,对着嬴宁敞开怀抱,“砍向我。”

“珏?你是认真的吗?”

“不相信我吗?”珏轻蔑地一笑,“再说了我是让你砍我的手,又不是心脏。”

“好吧……”嬴宁叹了口气,他对着珏挥动了太刀。

好快!嬴宁被自己挥刀的速度给吓到了。嬴宁这才意识到,由于自己平日使用相当重的偃月刀,所以自己的臂力也远超其他的龙,突然换上轻武器的他自然不适应这重量,所以刀的速度也出奇的快。

单从手臂上传来的拉伤感,嬴宁就可以猜出自己的用力之猛。

这样,就砍到珏了!

可是,刀上却传来了相当大的阻力,使刀快速停了下来,让嬴宁的胳膊肘差点断掉。

“这!”嬴宁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面前。

自己的刀,被珏用空手接了白刃!

“嗯,看来你还蛮适合用太刀的。”珏处于那种半跪的姿态接着太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喂喂喂,你是怪物吗?”嬴宁说。

“哼,算是吧。”

嬴宁将刀还给珏。

“对啦,少侠,我看你骨骼惊奇,天赋异禀,给你这本太刀的使用书籍,你意下如何?”珏说着掏出一本书,一脸奸商骗子的样子。

“啊,谢谢……要收费吗?”嬴宁接过书,一边看着书,一边问。

“小事,我看你是这书的有缘人,这书就……”

“上面写的是什么啊?”嬴宁问。

“诶?”珏看着嬴宁,他好像想起了关于现代文字的一些问题。

“这书上的鬼画符是什么啊?”嬴宁抖抖书。

“额……算了,明天我教你怎么用太刀吧……”珏黑着脸说。

“可是我还不想用太刀啊。”

“会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用到的……”珏说。“到那时,无论你想不想用,都要用哪种武器……”珏的声音变小了,使赢宁没能听见。

回到精钢派内,已是傍晚了。

“师父!今天的的任务我完成了!”辛战跑了过来。

“是吗?真是太棒了。”珏说。

自打珏说收辛战为弟子后,辛战就开始叫珏为师父。对此,雷比翁倒没有反对什么,不过嬴宪的反应有些大。嬴宪说珏既然要挑战掌门的位子的话,就不要教精钢派的弟子一些旁门左道,会让人认为珏又倾覆精钢派的可能的。

但是,珏并不在意这些事情。而且,精钢派的弟子们也不排斥转向珏学习影袭的辛战。

“明天的训练安排,等以后完成了基本的训练后,我就教你影袭的一些其他的技巧。”

“是!”

“快到饭点了,走吧,去吃饭吧。”珏拍了拍辛战的后背。

“师父呢?”

“我吗?我就不吃了。”珏说,“我想把着身子给洗洗。”

“那么!派内正好有澡堂!”

“哦,是吗?”珏苦笑了一下,他说:“我晚点去。”

到了深夜,在精钢派的某处——

“那个,这里就是了吧?”珏站在两扇门之间。

多亏从主城回来时珏没有睡着,因此能从外面总览精钢派的构造,使珏能单从辛战的描述找到澡堂的位置。

门是错开相对的,门的一侧贴有一个标识,上面写着字。但这字对珏来说就是涂鸦。

两扇门,既然是相对且错开的,就证明是为了防止在同时开门时对方可以看见门内的情况的发生。也就是说,这两扇门中有一扇是男的,另一扇是女的……二分之一的几率吗?珏看着两边的门。

反正这个时候也没人吧?来吧!赌一把吧!珏打开了一扇门。

嗯,看来浴室的构造是没有改的,一进来还是换衣服的房间……架子是用来放衣服的吗?

珏看向了身边的一个架子,上面已经有了盛放衣服的篮子了。

这东西有些眼熟呢……珏看着一个篮子中的衣服,里面有块眼熟的布。

诶!等等……珏慢慢地倒退着走出了门,就像是将珏刚才的动作给倒放了一样。

珏轻轻关上了门。

那块布,是某条小白蛇藏身时用的布……也是某金毛的东西……

那么,这个就是男浴了吧?珏看向对面,并进去了。

都这个点儿了,水还是热的吗?珏将身体冲洗干净后,进入了浴池。

法术回路用来加热吗?嗯,结构比较复杂,但是细看的话就有些简单了……珏用精灵眼看着澡堂墙壁上的法术回路。

珏用手指划过墙壁,感受着回路中的法术流动。

有些不畅通啊,看来用了很长时间了,距离出问题的话……也就是将来没几天的事儿吧?算啦,帮个忙修一下吧。

珏在指尖注入法力,通过手指的触碰达到在不破坏墙壁的前提下修复法术回路的目的。

法器的工作原理是通过法术回路的内部能量流动来影响时间,发动法术的。这也使时间的拨正的效果施加在回路上,致使回路再用久后出现变形,从而影响法器的工作效率。

好了,差不多了吧?几秒后,珏将手指移开。

(一直带着绷带,不闷吗?)暗影的声音传来。

“也是呢。”珏说。他将绷带解开,露出了他那张被毁得不像样子的脸。

(这样看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暗影泡在浴池中,并发出了相当享受的声音。

“是吗?我蛮喜欢的……”珏摸摸自己的脸,“话说你不要擅自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好吗?”

(那又怎么了?我在这里也只是你能看见罢了,现实中的我是不存在的。看,连水都舀不起来。)暗影将手放入水中,然后提起,手上一点水也没有带起,或者说,在暗影将手放入水中的时候,水上连波纹都没有泛起。

“不是啊,我想说,你能不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珏阴着脸说。

(“我”啊,你和我可是同一人不是吗?为什么要排斥我呢?再说了,我可是你创造出来的啊。)暗影有些伤心地说。

“是啊,真是的,当时我的品位怎么这么差呢?为什么要创造出你这么个东西出来?”珏扶着额头。

(哈哈,当时是情况所迫嘛……怎么?不喜欢我的造型?那行……)暗影说着,将自己的身形进行变化,有暗影变成了光斑。

(怎么样?)光斑晃晃手,说:(我是太阳!快!快叫我太阳!)

“喂,饶了我吧,我的眼睛快被闪瞎了。”珏眯了下眼。

(切!难伺候的人!)光斑又变成了暗影。

“说吧,你怎么又出来了?”珏问。

(这不快过年了嘛,给你做一下年终总结。)

“别贫了,快说。”已在池子的边上。

(哦哦,是这样的,“他”和破铜烂铁说要进行内部装修,所以把碍事的我给赶出来了。)暗影换上了可怜兮兮的语气说:(老板!那群混蛋欺负我!你快开了他们吧!这样我就死心塌地地为你干活,怎么样?)

“姑且问一下,”珏推开了要贴上来的暗影,“你都干了些什么?他们一般是不会把你给轰出来的吧?”

(额……这个……)暗影好像被触及到了软肋(就是他们建起一面墙后我拆一面墙……差不多吧?)

“……”珏面无表情地看着暗影,“你活该啊……”

(……也是呢……)暗影也很颓地倚着墙壁。

(说来,)暗影看着而珏,(这里好玩吗?)

“这里吗?精钢派?”

(嗯,你找到你想找的东西了吗?)

“没有,”珏摇摇头,他叹了口气说:“每次,每次都要尝到醒来的痛苦。我还找什么呢?没什么好找的了吧?”

(你现在身边的不都是龙吗?寿命上可以有保障吧?起码不会死的比人早,不是吗?你可以有很长的时间来享受这友谊、温情,说不定你还会收获爱……)

“够了!”珏大吼了一声,暗影马上闭上了嘴。

“莲田,”珏用满是悲伤的语调说:“莲田不也是魔族的吗?!她不也是……”

(“我”啊,)暗影缠绕在珏的身边,(那一次,那一次是个意外,不是吗?每个人都会犯错,不是吗?再加上,莲田不是你杀的,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可以了……我,该走了呢。)

不知从何处响起铁链的声音,暗影被什么东西给猛地拉散了。

珏长叹一口气。

“有人来了?”熟悉的声音响起。

珏立马将身子给转了过去。

“那是……是珏吗?”那人问。

他冲冲身体后走进浴池中。

“别掩饰了,你那一头白毛出卖了你。”

“我想要订正一件事,副掌门。”珏转过身去。

嬴宪被珏的脸给吓了一跳。

“我的头发是银色的,不是白色的。白头发的是敖丽。”珏说。

“差不多吧?”嬴宪说。

“不。”珏晃晃头,“我的头发在阳光下是会反光的,有金属的光泽,敖丽的不会反光。只是单纯的白发罢了。”

“是吗?”嬴宪看着珏,“我有三个问题想问你。”

“请问,”珏说:“当然,我之后也会问你一些问题的,作为等价交换。”

“好吧。”嬴宪看着珏,“第一,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天生的吗?”

“虽然很想说是天生的,但是很抱歉,不是的。”珏摇摇头,无奈地说。

“那,第二。你和敖丽殿下是兄妹吗?可是我没听说王室还有一个王子的啊。”

“不是啊……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认为?夏尼刚见到我的时候也这么认为,嬴宁在见到敖丽后回去也这么问过我。”

“不是,因为这白头发太罕见了,而且先代龙王敖烛大人,上任龙王敖炽大人都是白头发的。”

珏叹了口气,说:“我刚才的话是白讲了吗?我不都说了嘛,我是银头发的……”

“确实,忘了呢。”嬴宪尴尬地一笑。

“那,第三个问题呢?”珏问。

“第三个,”嬴宪的表情变得严肃,一种压迫力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你为什么要介入我和奥尼尔的事情?”

“是说掌门的事吗?”珏问。

“对。”

“我看过门内的规矩了,上面说只要是弟子,都可以挑战掌门,我没有违规啊。”

“不!”嬴宪说:“你介入了我们家的事!”

“但是我是按派内的规矩办事,不是吗?”珏丝毫不怕嬴宪身上的气焰。

“你,是怎么看夏尼的?”嬴宪问。

“怎么了?突然问这个?”珏被嬴宪的话题突转给搞懵了。

“不知道,我总觉得你会赢,”嬴宪望向天花板,“要是你赢了的话,精钢派就不再是嬴家的了。这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奥尼尔来说,都不算是好消息吧?”

“那到时候我在输给嬴宁或是夏尼不就行了?我的目的只是获得的‘断钢’罢了。”

嬴宪看着珏,他的眼中满是疑问和不解。

“那样的话你不就死了?那你要了‘断钢’又有什么用呢?”

“死,吗?”珏哼哼地笑着,“要是我能获得安宁的话,死又怎样呢?!”

嬴宪珏的珏的思维有些怪异。他看了看珏,发现在他的胸口上,就在心脏的位置,有一道非常长的疤痕,疤的上面可以隐约看到血红色的纹理。

是我的错觉吗?嬴宪想。他觉得珏和银白之灾好像,同样是有银色的特征,同样有着血红色的眼眸。

不过,嬴宪打消这个想法。怎么可能呢?自己和珏交过手,他输了,要是银白之灾的话,自己是赢不了的吧?而且,那种没有智慧的畜生怎么会变成人呢?再说了,珏也看过打银白之灾的记录,并没有表现出反感或是愤怒的情感。

可是,那道疤痕怎么看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打穿了心脏一样,作为龙,被打穿心脏的话可是必死无疑的啊,珏,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怎么看夏尼的。”嬴宪没有再想这件事,他指指珏。

“这是第四个问题,我无法回答。”珏耸耸肩,“要是回答的话,我就亏了。”

“哼,你是个商人吗?”嬴宪疲惫地一笑,“要是有人能接受你这么斤斤计较的人的话,那可真是值得赞颂的人啊。”

“算是吧。”珏耸了下肩,“对了,你提夏尼做什么?”

虽然我已经猜到你想要说什么了。珏看着嬴宪想,他问的原因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成为贡献情报的人。有来有回,这才是珏的理念。

“我希望你要是当上掌门的话可以入赘嬴家,你还没有姓吧?”

“哈~果然吗?”珏说,“我就算了吧,不是有嬴宁吗?让他和夏尼在一起的了,看上去两人也挺配的……”

“可是我怎么看都觉得夏尼像是看上你了呢?”嬴宪说。

“呵呵。”珏用水洗了把脸。

“不过,真是可怜了嬴宁了啊。”

“可怜?怎么回事?”

“我以前也和你讲过关于我、奥尼尔、笑靥的事吧?”

“嗯,挺胃痛的。”

“我看啊,嬴宁可能要成为我的后尘了吧?”嬴宪的声音里全是哀伤与同情。

“嬴宁?他怎么了?”

嬴宪看了下珏,“夏尼是女生,不是吗?所以奥尼尔就像师父那样,收养了个孩子。”

“嬴宁?”

珏曾听嬴宪说过他的故事,也知道他和夏尼的母亲嬴笑靥的关系。

“是的,又是个童养夫啊……”嬴宪走出了浴池,“又是,又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两人中间……”嬴宪没有看珏,但是珏能感受到一种目光。

“对了,”珏叫住了嬴宪,“您身上的那个御守……”

珏之前就看到了嬴宪脖子上挂着的御守。

“啊啊,这是笑靥给我的……很久以前给我的。”嬴宪握了下这御守。

“你很珍惜着东西呢,入浴时也带着。”

“是啊,怎么说都是珍视的人给的东西。”

“珍视的人吗?”珏用手拨弄着水。

“没错,珍视的人,笑靥也是,奥尼尔也是,我们……”嬴宪没有再说下去,“可是现在,嬴宁,夏尼以及……你,珏,你们,很像呢……”

珏没说什么,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期待着你与我之间的战斗……”嬴宪离开了。

推荐阅读:

弃妇归来:相公乖乖让我欺 旁观霸气侧漏 恶魔的声音 小狐狸,别闹! 王妃重生黑化后,把全家骨灰都扬了 血夜异闻录 我叫丁春秋 快穿白月光她拿了反派剧本 名门淑媛 五年后她带缩小版大佬炸翻帝国 绝色男修皆炉鼎 最毒世子妃 找个大侠做老公 神帝封印 傲视苍穹 左十三 农媳 盛世军婚 兼职美女保镖 凡人:天南第一体修 胡云成哥浮云飘飘 重生之相守 帝皇明星系统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贺平贺家 体育老师是个受 农家小地主 陆小凤同人之玉璧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上 神秘岛(凡尔纳漫游者系列·第1辑) 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 武炼虚空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