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准备

0准备

“真是的,这人是怎么回事?”珏走在去嬴宁房间的路上,刚刚和嬴宪交谈后的他感觉自己有些身心疲惫。

如果顺着这条路走的话,应该是会到嬴宁的房间的……话说派内的人还没有帮我准备好房间吗?

诶?!珏这时看到了走廊的外面,是一处花园。

由于已是冬天,花园内的花全都枯萎了,月光冷冷地照在花园的土地上,毫无生机的土地映着月光。花园里面是一片萧条的景象。

可是,珏仿佛看见了——

黑色的长发,高挑的身材,轻盈的步伐,端庄的面孔。她在起舞,在这荒芜的花园中起舞!她跳着,晃动着那好似丝绸般的长发;她笑着,银铃般的声音在珏的脑内回响!

月下,空旷的,荒芜的花园仿佛变得生机勃勃。在珏的眼中,一些花一样的灵魂出现在秃禿的土地上。花儿为她伴舞,跟随着她的步伐而晃动。

“莲田?”珏呆望着。

他知道,这是假象;他明白,这是自己的幻觉,但是,那又怎样呢?珏不想错过,哪怕只是单纯的幻觉,珏也希望自己能够享受一下。

是自己太想念了?还是自己的愧疚?莲田,一直活在珏的心中。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她看向了珏,向珏笑了笑。珏感到自己的内脏被谁给狠狠地揪了一下,一种酸楚感从珏的内心中涌起。珏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眼的腺体肿肿的,但是,珏不能,很久以前,珏的一个权力就被剥夺了,一个可以发泄自己情感的权利。

她向珏伸出了手,示意珏到她身边来。

珏先是向前迈出了一步,但是他又退了回去。珏微笑着向她摇摇头。珏知道,要是去的话,这些幻觉就会烟消云散。

美梦,是美好的;可梦醒时刻却是最残酷的。

珏静静地看着,他要记下这一瞬间。

等着我,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珏看着莲田。

“珏?”一道声音突兀的打破这里的宁静。

一切,都消散了。

绝愤怒的看着声音的出处。

是谁?!是谁剥夺了我回忆的权力?!……莲田?!

“珏?!”声音的主人被珏的怒视给吓到了。

黑色的长发,如同丝绸般的长发反射着光。

“啊,”珏放缓了眼神,变得温和了些,“是夏尼啊。”

珏看着夏尼。两人除了头发外,其他地方都是有着天壤之别的,自己怎么会将莲田和夏尼给看混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珏问。

“我倒想问你呢。”

“我?我去嬴宁的房间,毕竟我暂住在那里。”珏说。

“是吗?”夏尼径直走进花园。

“你呢?”珏问。

“有些睡不着呢,”夏尼看着花园,又看看月亮,“今年的事情,太多了……”

“确实呢……”珏也看着天上的月亮。

像这样看月亮,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珏望着新月想。

“这里呢,”夏尼看着花园,“曾是妈妈最喜欢的地方。”

“嗯?”珏被夏尼突如其来的话给搞懵了。

你们一家人都很喜欢突变话题吗?珏想。

“妈妈最喜欢花了,她说王种的寿命很长,所以需要些可以长时间慰藉枯燥的灵魂的东西。所以,妈妈选择了花。”夏尼看着花园,眼中流露出一种哀伤,“父亲和嬴宪叔也都了解妈妈的爱好。每天,嬴宪叔都会给妈妈最新鲜的花,而父亲则没什么反应,因此,父亲一直被嬴宪叔给训。后来,父亲直接给妈妈见了这个花园,建在妈妈房间旁。”

珏回头看了看,确实有个房间。

“后来,妈妈去世了,我就想着能不能找些东西去分散这种思念,于是,我就接管了这处花园。”

“真是孝顺。”珏随意地答复了她一句,他看着夏尼,不禁想问她冷不冷。

现在是冬天,但是夏尼却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应该是没睡着才出来的。

“你能这么说,我很开心。看来,我做的是正确的。”夏尼笑着说。

“确实呢……为死者献上的心意吗?”珏呆望着四周说。

“对了,珏。”夏尼看着珏。

“嗯?”

“你,真的要……”

“我渴望获得更多的知识,对我来说,‘断钢’是我所渴望的。”珏猜出了夏尼要说的话,“问一下,要是我杀了嬴宪的话,你会恨我吗?”

夏尼没有,马上回答,她低着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说不恨是不可能的,有时我会想,是什么让事情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有时候会疑问为什么你也会参与到这事件里来。你明明是个外人。要是父亲赢了,我还有个亲情的理由去不恨他,但是你呢?你只是个刚加入精钢派的人罢了,我能找什么托词来为你辩护呢?”

果然吗?珏的嘴角上上微微勾起,他觉得有些无奈,但又有些可笑。

“你可以当做是我的一己私欲罢了。”珏说。

“是吗?”

珏不想再说下去了,就继续向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但是!”夏尼对着珏喊,“我,我不希望你死!”

珏停住了,但也就是几秒而而已。

这算是什么啊?搞笑吗?珏走着,他没有发觉自己的脚步变得急促与不协调。

她是个过客,她、他、他们都是!都是过客!

珏这么想着。他急促地走着,突然撞上了什么。

“喂!绷带怪!你倒是看着路啊!”不愉快的声音传来。

是冰千鸟,她正披着头发,穿着宽松的浴袍。刚刚出浴的她身上还带有热气,一股迷香从她的身上传来。

珏扫了冰千鸟一眼,他没说什么,默默地绕开了。

“什么人啊?!”冰千鸟相当不爽地说了一句。

“哈,千鸟啊。”夏尼说。

“夏尼姐,”冰千鸟走向夏尼,“夏尼姐不冷吗?看起来你穿的挺少的。”

“啊,”夏尼走出花园,“确实呢……回去吧!”

“是啊。”冰千鸟和夏尼一起回去了。

“哇啊啊啊啊!千鸟姐!”第二天晚上,敖丽就哭着找冰千鸟。

“怎,怎么了?”冰千鸟问。

“水,水好凉的!”敖丽抖着手说。

“水?什么水?”冰千鸟有些疑惑,但是当她看到敖丽手上抱着的换洗用的衣服的时候她就明白了。

“但是,我走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啊?”

“那,那为什么今天的水不热?”敖丽抽泣着问,“我一进去的时候都快被冻住了!”

“这……”

“应该是年久失修了吧?”娜尔说,“我们那的澡堂也刚刚维修过。”

“确实,精钢派的历史是很长了。”夏尼走了过来。

“怎,怎么办啊?”敖丽有些不安。

“要不,先用男浴?我可以安排时间,把男性与女性的时间给错开。”夏尼说。

“男浴?!不不不!我不要!”敖丽一个劲儿地摇着头。

“那就难办了,”夏尼皱了皱眉,“现在要想请会法器修理的人来的话有些麻烦呢。毕竟,快过年了嘛。”

“男浴还好用就已经是万幸了。”娜尔说。

“不过,明明是同一时间给建成的,为什么男浴还好用呢?”夏尼歪了下头。

“对啦!”娜尔拍了下手,“绷带怪,绷带怪会不会修法器呢?”

“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修法器的样子吧?吊儿郎当的,撑死就是个炼金术师。”冰千鸟说,她之所以会认为珏是炼金术师,是因为他之前给敖丽的那个发簪。

“不过,他有可能会吧?”娜尔说,“他不是和少芸一起过吗?少芸会法器的制作,绷带怪多少回收些影响吧?应该也懂一些吧?”

“不好吧?让他去女浴?”冰千鸟说。

“多少!多少去问问!”敖丽倒是十分急切。

毕竟要服务于王室,冰千鸟就不在说什么。

“咬!可劲咬!”珏在训练场上喊着。

“你是变态吗?!”

“就不该来!”

“呜呜,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啊?!”精钢派的弟子们发出了哀鸣。

珏正在指挥者素风对精钢派的弟子发动攻击。白虎这种生物虽然论不上是王种但是其种族的力量高于中阶种,是一种特殊的种族。所以,就算是部分身为龙的精钢派的弟子,也不可能有碾压白虎的信心。

“额!我还是在这里等着吧……”冰千鸟黑着脸说。

“哇!小素风!”敖丽倒是一蹦一跳地找珏去了。

“哦,敖丽啊。”珏叫回了素风,“今天就先到这,你们明天就照精钢派的安排训练吧。”

“啊啊,可算是可以回去了……”弟子们十分虚弱地回去了。

“怎么,找我有事吗?”珏问。

“嘻嘻,素风,小素风。”敖丽只顾把脸埋到素风的毛中。

“珏,想问一下你会修法器吗?”夏尼问。

“法器?怎么了?”

“那个……浴池的加热的回路坏了,现在又找不到人修……”

“啊,猜到了,确实,和我推断的一样……不对啊,我记得昨天我给修好了啊。”珏说。

“修好了?”夏尼一惊,“不,这次是女浴。”

“啊,女浴也坏了吗?”珏挠挠头,“好吧,我去,可以吗?”

“那就谢谢了。”

到了浴室的门口,珏发现有一群精钢派的女弟子聚集在门口。看样子,这次浴池加热回路坏掉的影响不小啊。

“那个,有谁叫了维修工?”珏懒散地挤过人群。

“怎么是男的?”

“这不是新来的弟子吗?”

“他怎么在这?”女性弟子们见到珏后有些疑惑。

“多新鲜啊,我是来修东西的。”珏打开门,要走进去。

“喂!多少找个女性来吧?!”

“就是啊,这可是女浴!”见珏要进去,女性弟子们有些不满。

“嗯?”珏打眼看了她们一下,“你们怎么这么多事事啊?能有个人来修就不错了。”

“让他进去吧。”夏尼在一旁说。

“大小姐?!”

“让他进去吧,算是我为他担保吧。”

“啊,既然大小姐这么说了……”女性们见夏尼都为珏作担保,就不在说什么了。

珏看了眼哪里的人,就进去了。

过了几秒后,珏出来了。

“诶?”夏尼一惊,“怎,怎么样?不行吗?”

“不行?”珏扳了下手指,“现在那浴池都能煮汤喝!”

“哇!进去喽!”敖丽一下子冲了进去。

“可,可这也太快了!”夏尼说。

周围的女弟子们也点点头,看样子她们是打算离开的。

“快吗?”珏若无其事地说。

“是啊,一般情况下要一天呢……”

“哇!好暖和!”敖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珏一摆头,离开了。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了,都这么多年了!难道,难道那群家伙就没有长进吗?!法器的水平还停留在这么低的阶段吗?!珏的表情略微扭曲。不过,法术上好像有了些长进呢……

“珏,你不吃些东西吗?”敖丽满嘴的食物。

珏笑着摇摇头,“不了。”

“诶?明明很好吃的!真是的,珏,你为什么不吃呢?”

珏呡了口酒,笑着摇了摇头。

“我看你在宴会上吃的也不多,怎么,不喜欢吃食物?为什么?”娜尔摇摇手中的鸡腿说。

现在,夏尼她们正享受着珏做的食物。不知道是不是那次珏做的食物征服了她们,在训练完后,娜尔和敖丽提出了想让珏做饭吃的建议,冰千鸟虽然是一脸嫌弃,但还是以“一切要以王室的需求为先”而要求珏做。

“这个……厨师的矜持?”珏说。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冰千鸟这么说。她虽然尽力保持着优雅的吃相,但她的嘴还是快速的咀嚼。

应该是怕被敖丽抢先了吧?珏想。

“珏。”嬴宁突然走进屋来,在珏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珏听后吹了声口哨。

可是,夏尼她们看到嬴宁的脸上写满了不安。

“怎么了?”夏尼有种不好的预感。

“时间安排出来了……”嬴宁说。

“什,什么时候?”夏尼的声音略带颤抖。

“明天哦。”珏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推荐阅读:

失落玫瑰 影帝:从求生综艺开始翻红 邪门诡道 与将军退婚后 女帝出关必问,徒儿你没突破吧? 我和女帝的故事 反派他只想做娇妻[快穿] 让你相亲白素贞,你攻略小姨子? 蔡瑁赵云长剑倚天 港岛财阀贵公子:开局爆杀邱淑珍 僵尸:民国时代养龙,九叔人傻了 诸天:每个世界都能刷新天赋! 我重生的,干掉穿书的,不过分吧? 全民:开局觉醒剑仙,技能全神话 福冈杀手 [综柯南]818松田那个黑方妹妹 假太监:一心逃离后宫,却成了九千岁 重生三国,我抢了刘备的皇叔 不好意思,我挂开的有点大 在综漫世界过家家 和科研大佬先婚后爱了[七零] 华娱:我真的是偶像 带着网文界书库一起重生 犯罪心理 渣男灭我满门,我重生嫁反派太子 你重生,我穿越,联手杀进养心殿 综漫:爷是迪奥,让雪乃端鱼子酱 三国开局抽到一颗恶魔果实 发癫,她魔武双修,你惹她干嘛! 崩铁:游戏PV曝光,众人全麻了 贫道失礼了 暴君偷听我心声后开挂了,我负责吃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