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应战

0应战

该来的,终归是会来的。

“珏,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敖丽在珏的身边,她正将几张法符贴在珏的手腕上。

“为了什么吗?”珏转了下手,确保敖丽帖的法符不会干扰到自己的战斗。“当你有了一个想要获得的东西的时候,你也会像我一样不顾一切的。”

“想要获得的东西吗?”

“是啊。有时候,你会被某些东西所吸引。每个生灵都有着占有欲,只是强弱不同罢了。不幸的是,我的占有欲比较强,我特别想获得‘断钢’啊。”

“那也要注意一下周围的人吧?有时候,我们不是为一个人活的,不是吗?珏,放弃吧,趁现在还有机会。我听嬴宁说了,你是打不过嬴宪的,不是吗?”敖丽担心地说。

珏点点头,“是啊,嬴宁说的没错。”

“那么……”

“不过,我要去!你可以说我是自私,可以说我是贪得无厌,但是,语言是改变不了我的心意的。”珏站起身来,“‘注意一下周围人’吗?那是对合群者说的话罢了,我是离群者,我不管这么多。”

“‘离群者’?可是,我们不是一个小团体吗?”

珏微微转了下头。

“我没有什么朋友,认识的同龄人也就是千鸟姐、烬锽他们,这几个月来,我认识了许多人!包括你!”

“那又怎样?”珏向前走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我不希望你死,仅此而已!”敖丽在后面喊。

不希望有人死吗?珏的脸上微微浮现出了嘲笑的表情。我只是过客,不是吗?没什么,没什么好伤心的。只需要五年或是十年,也许是下个月,你就会笑着向旁人谈起自己曾认识的一个怪人。

珏来到了比赛的场地。

这是精钢派内部的一个斗武场。虽是建在室内,但其面积耗不亚于百兵阵的比赛场地。比赛的场地至少能容纳近三千人。不过,就算是场地再大,还是有些弟子站在过道上看比赛。这是关系着精钢派未来的比赛,所有大一些的弟子都来了。(考虑到比赛的结尾可能会很血腥,所以让心智尚在儿童阶段的弟子回避了。)

“那么,由我来宣读比赛规则。”冰千鸟在上面的台子上说。

你还真喜欢当裁判啊……珏望着冰千鸟想。

“第一,双方只能使用武器攻击,不得使用法术,这一点会由我和敖丽一同监督;第二,比赛时,应使用精钢派的战法,其他流派的战法一经使用,则视为败北;第三,此次比赛是在‘决战领域’以外的战斗,战斗以一方的死亡为结束。完毕,有什么疑问吗?”

“我,”嬴宪说:“把第二条给删去。”

“原因呢?”冰千鸟问。

“这小子,”嬴宪指指珏,“他根本就不会精钢派的战法吧?他来了好几天了,都没有按照精钢派的训练安排来,而且,就算是每天都按照精钢派的安排来训练的话,也不可能学会精钢派的招式。”

“确实。”冰千鸟点点头,“那,绷……珏,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话虽如此,我用什么流派的都行吧?”

“是的,至于嬴宪,你用精钢派的,可以吗?”

“我也就会精钢派的招式。还有,珏。”嬴宪看着珏,“你要是赢了的话,必须秉承着精钢派的初始的理念!”

“明白了。”珏一鞠躬。

“那么,”冰千鸟在上面喊,“比赛开始!”

嬴宪召出了他的那把双头剑,并重重地砸在地上,身上也穿上了鳞甲。

珏只是从腰间抽出了他的火蛇牙。

“哦?珏,我看你的装备不像决一死战的啊,怎么回事?”嬴宪问。

“是吗?影响行动的铠甲就算了,我不太喜欢。”珏敲敲火蛇牙。

“原来如此,难怪嬴宁会叫你叫‘泥鳅珏’啊。”嬴宪爽朗地笑着。

这个嬴宁……

“他和我说了你在百兵阵上的表现。”

“向你透露情报吗?”

“你可别怪他。”

“不会的,论情理,他应该和你是一道的。”

“是吗?”嬴宪将双头剑从地上拔起,“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珏摆出架势,深吸一口气:“请赐教!”

珏冲了上去,和以前一样还是没人能看清珏的动作。

“锵——!”嬴宪挡住了珏,他那双兽瞳睥睨地看着珏。

“你还有提升的空间呢。”

“多谢。”珏用力别住嬴宪的双头剑。现在珏的位置十分的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让嬴宪找到突破口。以先前和嬴宪作战的经历来看,嬴宪对双头剑的使用可以说是炉火纯青。

总之,对于现在的珏来说,嬴宪十分的危险!

嬴宪一运劲,珏对双头剑的束缚就被解除了。

好大的力气!珏被吓了一跳。

“你,还是太年轻了!”嬴宪将珏抛出去。

“这就是年龄上的差距?”珏虽然被抛出去,但还是在空中找到平衡点并漂亮地落到了地上,“真是讽刺啊。”珏的语调满是轻蔑与嘲讽。

“年轻人,你还需要多锻炼才行。”嬴宪调整了一下双头剑的位置。他慢慢地走向珏。

走过来吗?是为了节约体力还是为了出其不意?珏盯着嬴宪的行动。

珏仿佛看到在茂密的草丛中潜伏的雄狮正朝他这里挪动!

嬴宪走进了,但是珏还是没有看出他会向哪里进攻。

一瞬间,危险的预感在珏的拿到的深处传来。

“锵——!”珏在千钧一发之际用火蛇牙向侧翼格挡。重击从珏的手上传来,珏的手被这股怪力给震麻了。

来自嬴宪的横扫!其速度之快连珏都没能发现!

比嬴宁在百兵阵上的那一腿的速度还快!少说有音的两倍速!珏看着从视野里划过的火花。

紧接着,珏又感受到头部的一股寒意。

“锵——!”又是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珏用火蛇牙勉强挡住了来自头上的攻击。

好重!好大的力气!珏被嬴宪的攻击打得喘不上气来。

这就是精钢派副掌门的力量吗?珏抬着眼看着嬴宪。在他面前,嬴宁简直就是个小孩啊!那,要是雷比翁还在全盛时期的话……

正在珏这么想着的时候,珏被一股从了另一边来的怪力给猛地打飞了。

这,怎么回事?!嬴宁被自己所看到的给惊住了——珏,被打到地上了?!

珏被嬴宪的重击给打倒在地,他的左胸处有一道半叶肺那么宽的砍痕。

“噗啊!”珏咳出了血,他捂着伤口站起来,“你刚才,怎么不攻过来?明明是个很好的攻击的机会。”

“不,那样违反了武德了。”嬴宪摇摇头。

“武德吗?”珏一笑,“这次上次听到是什么时候来着?是出于什么契机听到来着?……算了。”珏站了起来,他的伤口已经恢复完全了。

好快的恢复力!嬴宪想。这已经不属于海脉的恢复范畴了!

“你要是讲武德的话我会过意不去的。”珏将火蛇牙的刀刃给磨了磨。

“你还不想讲武德吗?真是个狡诈的年轻人。”嬴宪一甩双头剑。

珏看着嬴宪,考虑着下一步的进攻。

虽然被禁止使用法术,但是要是我想用的话,以敖丽和冰千鸟那俩妮子的能力是看不出来的。不过……珏握紧了火蛇牙的刀柄。

这个嬴宪,我不讨厌!那么,就要想办法用近战干掉他了。影袭?还是别的?……算了,换一个能让他感到怀旧的流派吧。

珏摆出了一副要冲锋的架势。

“哦?你还要来吗?”嬴宪歪了下头。

“是的,这次我会使用影流的招式,请你做好准备。”珏一点头。

“影袭吗?”嬴宪将双头剑横在自己的面前,“我明白了。”

珏吐出一口气。

消失了?!嬴宪发现珏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心中不免一颤。

从哪里来?上面?左面?右面?

嬴宪的神经高度紧绷,他注意着周围的一切。

珏或许正在以极高的速度移动,单凭肉眼是捕捉不到他的。可是,嬴宪可以感受到周围的环形气流的出现——那个叫珏的,就在周围!

来了!嬴宪感受到了一股怪异的风的流动。

嬴宪高举双头剑,猛地向右手边砍下去。

火花,从嬴宪的双头剑的剑刃上迸溅出来。

看来是没有打死。嬴宪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不过,应该是打到了。嬴宪回味着刚下从双头剑上传来的那一股抵抗的力量。

下一秒,嬴宪又一次感受到了气流的变化。

在那里吗?!嬴宪向着身边进行了又一次的猛攻。

珏又一次被击中,但是他还是用火蛇牙进行格挡。

果然!嬴宪抓住时机,一掌按了下去,一下子抓住一个银白色的毛球,然后猛地扔了出去。

什?!珏被嬴宪的反击给吓了一跳,在慌乱之中,他看见了直指他心脏的双头剑的剑尖。

珏快速地将火蛇牙架在胸前,硬是挡住了来自嬴宪的一击。但是珏还是被嬴宪的怪力给弹飞并摔落到地上。

可是,嬴宪没有就此停手。他对着倒在地上的珏疯狂捅刺,珏能发现双头剑的剑尖向缝衣机的针一样对着地面飞速地敲打。面对着如同暴雨般的攻势,珏只能依靠来回的翻滚来躲开这一个有一个致命的攻击。

不能这样!反击!我要反击!珏一个筋斗翻滚起来,他快速挡住了嬴宪的下一击,然后用空出的手朝嬴宪的心脏就是一刀。

嬴宪自然不会让珏打到他的心脏。他猛地一弹双头剑,将珏弹开,又将剑像用枪一样的刺向珏。珏一手按在剑身上,向后跳去。

刚才的一连串的攻势让在座的弟子们张大了嘴。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没人看清了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珏和嬴宪间进行了不得了的过招。

夏尼和敖丽更是被这一连串的攻击搞得脸色苍白,直到看见珏好好地站在比赛场地的时候才松了口气。

娜尔则是脸上冒出了冷汗。拥有极强视力的她自然看清了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但是正是由于她看清了发生的一切,才让她更加地不敢相信这是一场龙之间的战斗!

这,这是何等等级的战斗?!已经达到上位间的战斗了吧?!那个绷带怪,真的是蓝光的吗?娜尔这这场战斗给吓到了。

“果然啊。”嬴宪看着珏,“你的攻击也不是无解的。”

“是吗?”珏抓了下胳膊,使其发出了关节复位的声音,“你是怎么做到的?”

“影袭虽然是一种快速的战斗方式,但是在攻击的瞬间还是会有减速的,不是吗?”

珏没有说什么,而是盯着嬴宪看。

“所以说,只要抓住了你在攻击或是防御时的那一小段的减速,就可以将你给俘获!”嬴宪十分肯定地说。

鼓掌声在比赛的场地上单调地响起,珏拍着手看着嬴宪。

“不愧是精钢派的副掌门!竟然可以在如此短的瞬间看透我的攻击方式!真是太棒了!”

“年轻人,你还差远了啊。”嬴宪用手指敲敲剑,“我所经历过的战斗,比你的多多了。”

“是吗?”珏发出了像是遇到傻子一样的笑容,当然,由于绷带的遮掩使嬴宪没能看到。

“什么啊,一股子像是看到班门弄斧的人一样的语气。”嬴宪皱了皱眉。

“抱歉抱歉,让你反感了吗?”珏又像之前那样扔着火蛇牙玩。

“确实啊,被你这种小子用这种语气说,确实让人不上呢……”

“那好吧,好吧。”珏停止了扔火蛇牙的动作。

嬴宪摆好了架势,他在等待这珏的攻击。

珏握紧了火蛇牙,他对自己的手臂运劲。他在活化自己的机体,要是离他很近的话,你甚至能听到他手臂上传来的血液流动的声音。

映着寒光的利刃突然出现在嬴宪的面前,将他的左眼刺破。紧接着,来回的击砍让嬴宪变得手忙脚乱。

好快!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嬴宪努力让自己挡住更多的攻击。从哪来的?!这样的攻击,和刚才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无论是在力量还是在速度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破绽!珏,到底做了什么?!刚才他都是在试探我吗?

尽管嬴宪尽了自己的最大的努力,但还是被珏打出了多道伤口。

嬴宪暗想不妙,要是在这么下去的话,自己得体力就会被磨得差不多了!因此,嬴宪蓄了一下力,在自己的面前划了个圈,打出了一道气波。

珏一下子从嬴宪的身边跳开,但是又很快地冲向嬴宪。

这小子,怎么回事?!嬴宪被珏的反套路给吓到了。

珏像是一杆箭一样地冲向嬴宪,嬴宪将双头剑旋转起来,像是风车一样企图挡住珏。

可是,一道寒光从上至下,一下子将嬴宪拿双头剑的手给斩了下来。

“什?!”嬴宪失去了拿武器的手,那把双头剑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可是,珏还在向这里击来。

“我怎么会这么死去!”嬴宪用另一只手伸向珏,用手掌控制住了珏的利刃,然后,一记膝击将珏打飞。

“好险呢……”嬴宪将掉到地上的手捡起来,使其复位,然后将手掌中的火蛇牙拔出。

他看向了地面,上面插着一把沾有他的血的火蛇牙。

“原来如此,在我把你打飞的时候你将一把短刃给扔向天空,然后作为切掉我的手的陷阱吗?真真是聪明!”嬴宪将两把火蛇牙扔给珏。

“呀~被发现了吗?”珏一摆手,他从地上捡起火蛇牙收好。

“怎么?要投降吗?”嬴宪说。

“不,”珏张开了手掌,然后从虚空之中拿出了一把偃月刀。

嬴宪看着这名体型算是上中,但是比嬴宁还要矮一头的年轻人,不免歪了下头,“这时重兵器,你,有这力气吗?”

“没事的。”珏淡定自若地说:“就让我用你所崇尚的武器类型来送你上路吧!”

推荐阅读:

都重生了谁还不是神豪啊 狂婿如龙 心剑辛剑星剑 这主播能处,有毒宠他是真上 月夜坠落[先婚后爱] 龙神噬天 暗海反杀 画医锦华 上门女婿是钓神 神女入凡,日日索吻高冷总裁 综武世界的宋青书 人渣在行尸走肉,刷副本也疯狂 综漫:开局成为弑神者的无限之旅 霍格沃茨:我的选择逐渐变态 大明:开局徐达亲卫,一战封侯 压寨夫人药膳发家记(美食) 重回末世,炮灰小姑姑带飞原女主 一生一世一起走,宿主说走她就走 人在截教写日记,通天被玩坏了 四合院:我还没出手你们就倒下了 私藏情深 吞噬星空之主宰浑源 美食:神厨奶哥,从牛肉面开始 人鱼小姐与她的饲养员 刚被甩,绝色女神带三宝找上门 拯救七个废星后她成了神明 拨动命运长河,我在诸天享尽天福 弄春娇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司掌天地 DC中的另一个超人 神兵小将之北冥守护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