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掌门

0掌门

珏换上了一把重武器,这让在场的人都很震惊。

包括夏尼和敖丽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珏的力气不会很大。嬴宁对珏换上重武器一事更加的惊讶。在他看来,珏在百兵阵上并没有使用过太过破坏性的攻击,与烟氏兄妹的对战应该是火蛇牙的力量,这也就是说,珏根本不属于那种依靠蛮力作战的人,那么,珏是为什么换上了重武器呢?

“体力在战斗中可是很重要的,我不建议你用这种武器。”

“是吗?但是对我来说这是目前最有用的武器。”珏将刀放到地上。

是由于体力快用完了的缘故吗?是要速战速决吗?嬴宪看着珏的动作。确实,刚才珏的攻击怎么看都像是在消耗着大量的体力才打出的。

“说来,”珏看着偃月刀,“这把武器与你的相比完全不行呢,有可能撑不住几下就坏掉了。”

“确实,我的武器是由淬炼过八十一天的钢锻成的,其重量也有六十斤。”

“六十斤,比嬴宁的要轻啊。”

“那孩子有很强资质。”

“我也这么觉得,明明是中位的龙,却有着可以比肩于上位龙的力量,要是给他做够长的时间的话,他一定会成长成一名出色的人吧?或许,他会比你还强!”珏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比我还强吗?”嬴宪望向嬴宁,“要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他是我从小带大的,对我来说,他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

“那你真的是养了个不得了的孩子啊。”珏也看向嬴宁。

嬴宁在观众席上看着这两个正在看他的人。不同于场上愉快的聊天的珏和嬴宪,嬴宁想要尽可能的记住他们的样子,因为,他们中的一位将会是与嬴宁最后相见了。

“好了,你的手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吧?”珏说。

“你的体力呢?还早吧?要不在聊会儿?”嬴宪问。

“不了,”珏只手抬起比他还高的偃月刀,“我的体力,可比你想象的要多啊。”

“是吗?”

“哼,”珏摆好架势,“请赐教!”

珏冲了上去,他的速度虽然变慢了,但是对旁人来说依旧是快的无法形容。

那把偃月刀单是目测的话也有五十多斤的重量,珏这小子是怎么以这么快的速度攻过来的?!嬴宪被珏那快速灵活的动作给吓到了,虽然他已经开始知道了珏这人的不一般,但是一些列超乎常理的事情还是让嬴宪不能接受。

“轰——!”珏的一记重击直接将比赛的场地给打出一个大洞。

“怎么回事?!”嬴宪虽然躲开了珏的攻击,可还是被强大的气波给震开了。

“还没完呢!”珏说罢就是一击横扫。

虽然离嬴宪有一段距离,但还是将嬴宪的鳞甲给划开了个小口子。

就在嬴宪以为珏的攻击结束了的时候,珏又向嬴宪打出了三段击斩。嬴宪见势不妙马上用双头剑格挡。击斩的冲击力传到嬴宪的手上,震得嬴宪手部一阵麻胀。

嬴宪好不容易脱离的珏的攻击,他离珏有一段距离。

“这招式是……”嬴宪略带试探性地问。

“精钢派的招式。”珏用偃月刀从地上剜下一块石砖,然后用偃月刀将其挑起,并在空中把它斩成石粉。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刚才珏的攻击确实是精钢派的招式,其破坏力与冲击力绝对是练习精钢派招式多年的人才能打出的!可是,为什么珏会这招式?为什么珏使用的精钢派的招式如此的怪?

“你以前就学习过精钢派的招式吗?”嬴宪黑着问:“如果是的话,是谁教你的?”

“谁?”珏掩嘴一笑,“当然是你们啊。”

“我们?”

珏一点头,他说:“在百兵阵时,我看到了嬴宁的战斗,在这里,我看到了精钢派弟子和你的战斗,而刚才,我接触到了精钢派的精髓!”

“在战斗中偷学了吗?!”嬴宪问。

“不然呢?”珏开始发笑,他的笑声有些瘆人。

“鬼才啊。”远处的雷比翁小声的说了句。

冰千鸟倒是一脸的嫌弃。她不喜欢这种完全靠资质打败别人的人。她不喜欢所谓的天才。

“好了,解说完毕!”珏提起刀,他的话语中开始透露着病态的语调,“我来了~!”

又是一记快速的攻击,嬴宪被打飞老远。

“你以为我会这么输吗?!”嬴宪用双头剑刺向地面,将碎石震起,然后用剑身将飞起的石子打向珏。

“没用的!”珏一个漂亮的横扫,将袭来的十字全部打成粉末。

好快的反应力!嬴宪想。

正当嬴宪要寻找珏的影子的时候,嬴宪发现珏不见了。

“轰——!”又是一记力道相当大的重斩,嬴宪被从头劈下的重击给袭击到了,但好在,嬴宪也不是吃素的,他横着剑挡住了这一击。

好,好大的力气!嬴宪抬眼看着正用力压着他的珏。他无法相信体型看上去没有嬴宁大的珏竟然可以释放出如此大的力气。

这,这比嬴宁那孩子的力气大多了!嬴宪快到极限了,他能感受到他的关节内传来的来回摩擦摩擦的感觉。自己快到极限了!

突然,上方的重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侧面袭向嬴宪的不安的感觉。

嬴宪侧剑格挡,但还是被珏给打开。

我明白了!嬴宪观察到了珏的攻击和精钢派的攻击的异同点。这是,这是把精钢派的重型攻击和影袭的灵活性和在一起了!

真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嬴宪看着珏。要是,要是早点见到这孩子的话,我一定会将他收为关门弟子的!

“哦?”珏斜看着嬴宪,“你好像明白了。”

“是把两个流派的和起来了吧?真是的,你敢在大胆些吗?”

“呵,多谢夸奖。”珏转着偃月刀。

“你,多大啊?”嬴宪问。

“问这个干什么?”珏的语气突然变得生硬,他好像很忌惮有人问他的年龄。

“只是想知道要是我早些遇到你的话,我会不会将你收为弟子。”

“哦~?”珏眯了下眼,“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吧?起来吧,比赛还没有结束。”

“无视吗?”嬴宪站起来,他将双头剑狠狠地震了一下,“那么,就由我用我的极致的力量来向你献出我对一名人才的敬意!”

“乐意至极!”珏摆好架势。

话音刚落,嬴宪就一剑劈向珏。珏却像是流水一样地躲开了嬴宪的攻击,然后照着嬴宪的侧翼就是一击。嬴宪直接挥动双头剑,将珏的偃月刀给弹开,之后再借快速带起的沙石去迷住珏的眼睛。

可是,这一却仿佛被珏看穿了一样,他挡下攻击,并用挥动偃月刀产生的气将沙石吹开。

被吹开的沙石迷住了嬴宪的眼。

嬴宪没办法将眼睛睁开。就在这时,一只手抓住了嬴宪的脸,然后将其按倒,并在地上猛扣。

珏这小子,够狠的啊!嬴宪被打得头部发昏。

珏一个劲地将嬴宪的头在地上猛扣,就这么单调的进行着,没有任何情感或是想法的流露。

正当珏要用刀刺穿嬴宪的心脏时,嬴宪的双头剑一下子划过珏的脖颈,险些将他的头给切下。

“唔!”珏离开了嬴宪并恢复着伤口。

“真是,”嬴宪站了起来,“千钧一发呢。”珏发现他的那只被刺破的眼睛睁开了。

“你应该感谢你的身体。”珏转动了偃月刀,他的心情丝毫没有被刚才的攻击影响到。

“是啊。”嬴宪双手抓住双头剑的把柄处,然后一扭,将双头剑给分开,并一只手拿着一把剑。

“咻~”珏吹了口口哨,“你的武器还真是令人眼前一亮呢。”

“多谢夸奖。”嬴宪掂一掂手中的剑,“那,到我的回合了!”

嬴宪提着剑冲向珏,并且在半道上跳起,然后像陀螺那样对着珏就是一顿击砍。

珏将偃月刀竖放在面前,顶着嬴宪的攻击。

很大胆。珏想,但是这也很危险!

珏将重心向后移动,然后解身体的后仰,让自己的脚踢向嬴宪。

由于嬴宪在空中,所以没法挡住珏的攻击,被珏破坏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你不用至龙吗?”珏问。

“不了,”嬴宪从地上爬起来,“笑靥不太喜欢至龙。”

“哦?”

“她说那样太丑了,龙不龙,人不人的。”他甩甩剑上的灰尘。

珏看了下远处的夏尼。这妮子在百兵阵时不用至龙态是这个原因吗?

“我倒觉得至龙态还行啊。”珏转了下手腕,“我挺向往那样子的。”

这小子是累了吗?嬴宪观察着珏的细小的动作。

“你向往?你不能至龙态吗?”

“啊,算是吧。”珏说。

算是?嬴宪有些疑问:这么有潜力的人竟然不会将自己至龙化!真是不敢相信。

“我劝你还是用至龙化吧,要不然就晚了。”珏说。

“抱歉啊,我在很久以前就不打算用了。”嬴宪做出一个要冲锋的动作。

“是吗?”珏一直相应的做出一个防御的动作。“那么,你就太可惜了……”

火花,在珏的面前出现,重击的震荡传来。珏被这股力打得后退了好几步。

速度变快了?!珏发觉嬴宪的动作变得不像之前那样僵硬,流畅无比!

原来如此……珏在防御中发觉了嬴宪的行东变换的原因。

他原来,就是练过剑的!

手持双剑的嬴宪像是一只长有铁翼的飞鸟一样。他的双剑几乎能将珏的各个地方都给打到,包括后背。

这!这是怎么回事?!珏尽力保护着自己的心脏,但还是有几刀险些击中珏的心脏。明明这家伙啊就站在我的面前,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有种被包围的感觉?!珏的内心开始焦躁起来,他不允许自己处于如此劣势的局面中!

感觉,要用些不得了的东西啊……

就在嬴宪要进行下一次攻击时,珏的偃月刀一下子将他的一把剑给钉死在地上。

什?!还没等嬴宪反应过来,珏就一脚将他踢飞。

在离开珏的一瞬间,嬴宪看到了挂在珏腰间的一样物品——一块有被血红色斑点占据八分之一体积的玉佩!

嬴宪调整平衡,勉强落到地上。可是,当他抬头的时候,他发现了一把刀的利刃。嬴宪立刻将头侧过去。飞过的利刃在将嬴宪的头发切掉一小撮。嬴宪这才看清了那把利刃的身份——使自己的双头剑!被珏挡住的那把剑!

嬴宪一动手臂,将飞过来的剑给接住。

但是,就在嬴宪接住剑的瞬间,他发现自己的手与身体断开了联系,而阻断其联系的,是一块宽大的钢片。

珏,将嬴宪抓剑的那只手给砍了下来。

这速度!太快了!嬴宪被震慑到了,他隐约中看到了珏的脸——那张貌似展露着一副扭曲的笑容的脸!

嬴宁看到珏,一下子就想起了那天百兵阵上的珏——那个诡异,可怕,癫狂的珏!

夏尼她们都瞪大了眼看着赛场上的珏。

“这,这是什么啊!”娜尔有些害怕的说,她的背紧贴座椅的靠背,一副要逃的样子。

不只是娜尔,连冰千鸟也有种恐惧感。

“你们没事吧?”雷比翁问。

“啊啊,只,只是……”敖丽搓着胳膊,颤巍巍地说。

恐惧吗?雷比翁看着这四名女生。她们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恐吓一样。不过,当雷比翁看向其他弟子的时候,他发现没有人会像这四人一样透露出如此恐惧的神情。

再说场上。

被砍掉手的嬴宪失去了极大的战斗力,他单手持剑,回击这珏。

虽然对龙来说心脏不停的话就死不了,血液也会以极快的速度进行补充,但是嬴宪发觉,自己体内的造血的速度根本就撵不上失血的速度!他的眼睛开始模糊,身体开始发软。虽然龙在没有氧气的条件下可以存活,但是只能以休克的状态存活,所以,要是在这个时候嬴宪倒下了,那么就只能认珏的肆意宰割。

虽然嬴宪想尽了一切的办法来回避珏的攻击,但还是被珏逼到了死路。珏的攻击速度嬴宪根本撵不上,他感觉珏根本就不会累,相反,他好像越来越亢奋。

这家伙,怎么回事?!嬴宪已经十分疲惫了,他发觉珏好像是在去乐一样,明明有很多个可以干掉自己的机会,但是珏都故意避开了,而且,珏的笑容也愈发的偏向病态的笑。

整个赛场上的气氛十分诡异,除了珏和嬴宪的武器相碰的声音,没有其他的声音了。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这场比赛快点结束,甚至有人在心中祈祷珏可以给嬴宪一个痛快。

场地上已经被嬴宪的血给染红了。地面开始发黑和变得湿滑。

差不多了。珏想。他放缓了动作。

“你……”嬴宪十分虚弱地说。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或是,有什么要做的?”珏冰冷地问。

“夏尼,我放心不下。”

“一心想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的生下的孩子?你也真是个悲剧啊!”珏发出嗤笑。

“确实啊……但是,她要是幸福的话,我也没有什么怨言。”

“是吗?”珏举起了刀,“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我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嬴宪疲惫地一笑。

珏,他用他的武器,刺穿了嬴宪的心脏。

“啊啊……笑靥……我……”嬴宪没有有在说什么,或是,不能再说什么。

全场一片寂静。珏慢慢地向嬴宪的尸体鞠了一躬,然后,除了在角落里偷偷流泪的夏尼外,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无声地向嬴宪的尸体鞠躬。

雷比翁没说什么,他没有鞠躬,也没有流泪,而是从自己坐的位子上站起来,静静地离开了。其他人也是一样,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喝彩,而是静静地离开了。

他们不想对珏评论什么,亦或是懒得向珏评论什么了,总之,他们认可了这场战斗,但是他们不认可珏这个人。

夜,深了。

精钢派被一种特别压抑的气氛所笼罩。雷比翁亲自回收了嬴宪的尸体,并自己一人将比赛的场地给打扫干净。

“啊~真是很棒呢……”没人注意到,没人能注意到——在比赛的建筑的屋顶上,坐着一名女子,一名银发血眸的女子!

她打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整个人十分端庄地坐在屋檐上。她在空气中嗅到了龙血的味道。

“那个孩子!我可爱的孩子!”女子用一只手拖着她那洁白如玉,平滑如丝的脸颊,“太美丽了!但是,我想让他更美丽些!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这孩子要被孤立了!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女子看向精钢派的其他建筑中,她那双发光的血眸停在了一间房屋内。

“他的祭品们要讨厌他了,这样可不好。在没有足够的感情的情况下断绝的联系是无法将那种情感爆发出来的……”

女子伸出手,一个十分精致的天平出现在她的手上。那天平的造型是如此的完美,比任何一个艺术品还要吸引着人的眼球,上面仿佛有着奇特的魔法一样,将人的注意力引在上面;同时,这天平有透发这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让人无惧,胆寒的气息。

“没有人,没有人会记得的……”女子拨弄着天平,使其失去了平衡,“我可爱的孩子啊,你就在次的生命中,感受着我们送给你的,或是希望你能传达给我们的东西吧……让我看看,你的美丽……”

推荐阅读:

师姐师尊太妖孽,我被迫开挂 灭族倒计时 抗战:我有个军火库 洪荒:开局龙凤初劫,我练器成圣 懒锦鲤被迫996 开局变身超女,穿越诸天万界 封神:拜师吕岳,我加入聊天群 这深情男配我不干了 逢春 网坛之数据天王 大侠不是高岭之花 综武之缥缈无双 星际旅行纪 开局一把斩魄刀,打造最强雾隐村 书籍1397931 美漫:多子多福,出路在子孙库 系统单干,给自己疯狂加点怎么了? [艾尔登法环]与失乡骑士一起 新文创从1982开始 龙神噬天 高武:不怕阿姨三十岁,就怕阿姨会撩人 荷色生香 我的昆明姑娘 利率拉满,我的金钱无限增值 为了加入防弹我第一次叛逆 在垃圾星捡到一个alpha 被换心后真无情开局 遮天:女帝篇 魔剑独尊 打入敌人内部后:我嘎嘎乱杀 重生之人渣清除计划 禁忌蝴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