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新夜

0新夜

“喂,珏,师父来了!打起精神啊!”嬴宁在一边小声说,他不认为现在珏的状态算是正常的。

雷比翁坐在了珏的对面,夏尼在雷比翁的身边,嬴宁则和珏一列。

“长话短说吧,珏,这次是你赢了,按照约定,我会将‘断钢’给你的。”雷比翁这么说着,他向夏尼一伸手,夏尼将一个竹简放到雷比翁的手中。

“谢谢!★”珏像是喝醉了一样十分兴奋地接过竹简,然后像是个小孩一样将脸在竹简上蹭来蹭去。

“但是,这也意味着你将成为精钢派的下一任掌门,所以……”雷比翁对珏说着一些套话。

珏却丝毫没有在意雷比翁的话,而是打开了卷轴,自己在哪里看了起来。

“喂!现在不是打开看的时候啊!”嬴宁十分着急地晃了晃珏。

“哈哈~!是亚特兰斯是时候的文字!看得懂哎!”珏夸张地晃晃竹简,“你说是不是?对吧?!”然后,珏向屋子的一角问去。

“虽然知道你很想要‘断钢’,但是你也不至于这么兴奋吧?”雷比翁有些不解。

嬴宁在珏的身边尴尬地笑了笑,心想师父啊,珏这怎么看都是疯了吧?

“哈哈,哈哈……”珏看着“断钢”并且在傻笑。

“对了,珏。”雷比翁说。

“啊?”

“你多大了啊?”

“多大啦?”珏的神情突然有些恍惚,“年纪……啊!比你大!”

“珏!”嬴宁突然拉住了珏,他的话相当的失礼。

夏尼倒是没有说什么,而是十分端庄地给几人上茶。

“不想说吗?”雷比翁接过夏尼给的茶,“你觉得夏尼怎么样?”

听雷比翁这么说,珏和嬴宁都停止了打闹。

珏有些认真地看着夏尼,嬴宁则是神情凝重地看着珏。

“嗯!很好呢!”珏说。

雷比翁瞥了眼含羞而笑的夏尼,他说:“那,你把夏尼给娶了吧。”

“诶?”嬴宁十分的惊讶,珏都被吓得清醒了过来。

“为什么要说这话呢?”珏问。

“你不是掌门了吗?而你不是嬴家的人。”

“所以就想要我和夏尼结为连理,好确保精钢派一直是由留有嬴家血脉的人来控制,是吗?”珏问。

“是的,”雷比翁干脆地回答,“夏尼是个女孩,她不能继承精钢派的掌门的位子。”

“是吗?可是你不是姓奥尼尔的,不是吗?……原来如此!”珏突然明白了,难怪别人叫夏尼叫嬴大人。一开始,珏还有些奇怪,他认为夏尼是姓奥尼尔的。

“你,是入赘的,对吗?”珏看着雷比翁问。

“对,我一开始是姓奥尼尔的。后来入赘赢家,改姓了嬴。”

“原来如此。”珏点点头。

“嬴宁,”雷比翁指指嬴宁,“他是我一开始为夏尼准备的童养夫。”

“哦。”珏一点头。

诶?等等,我为什么……珏发现自己的反应好像没有自己预想的那样惊讶,好像自己已经知道了一样。

是谁?珏回想着,他记得,好像有人曾和他说过这事来着。

“对了!”珏回忆起了一些疑点,“你说入赘?也就是说夏尼的母亲也是赢家的独女,对吗?”

“是的。”

“那么,夏尼的母亲应该也有童养夫一类的人吧?”

“珏!你的话有些……”嬴宁想要打断珏的话,可是雷比翁制止了他。

“笑靥不喜欢自己有童养夫,所以她就没有那种关系的人。”

“啊……”珏口头上是这么回应的,但是他总觉得好像有那么一个人和嬴笑靥是这种关系,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看来这死灵术还是没有研究明白啊。

“对了,你的回答呢?”雷比翁问。

“回答?你在嬴宁面前说这话真的可以吗?”珏问。

“没事的,”嬴宪看着珏,他的眼中没有任何不满的情感,“我之前就和你说过。”

珏一脸苦笑地看着而嬴宁,“你到底是哪门子的悲剧人物啊……”

雷比翁,嬴宁看着珏,夏尼早已经回避了。

沉默,压制着整个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珏开口了:“抱歉,我不能。”

珏的回答让两人都出乎所料。

“诶?珏,你大小姐有什么不满的吗?”

“我看你们俩在一块的时候气氛挺好的啊,为什么要拒绝呢?”

面对两人的质问,珏平静地说:“我,蛮喜欢孤独的。而且,我啊……”珏拿起茶杯站了起来,“我可是个人渣啊!抱歉,要是不想让夏尼受伤害的话,就让她嫁个好人家吧。要是担心掌门位子的话,我可以让出来,反正我已经拿到我想要的了。”珏将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向上投掷,使茶杯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后精准而又完整地到了远处座子上的托盘上。

“我可以走了吗?”珏问。

雷比翁叹了口气,说:“珏,有时候,有些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解决的……”

“你应该才出来我是谁了,不是吗?”珏问。

雷比翁听后脸一黑,他的语气瞬间冰冷了下来:“真的吗?”

珏轻蔑的一笑,他点了下头,说:“不然呢?你的举动才是让我不解的啊。”

嬴宁不知所以地看着这两人。

“走吧。”雷比翁说。

“多谢了~”珏走出了雷比翁的房间,“哦,要是不想要我这掌门的话……”

“吧‘断钢’留下后就随你怎么样!”雷比翁的语气中透着杀意,他的手不自觉地移向自己的断臂处。

“好~”珏说着,将“断钢”扔向了雷比翁,然后走了出去。

嬴宁看着发生的一切,但是他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件事——珏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嬴宁起身去追珏。

“嬴宁!”雷比翁厉声喝道。

嬴宁被吓得停住了脚步,他回头看向雷比翁,“师父?”

“在那家伙离开精钢派之前!你!给我看著那家伙!保护好夏尼!”

“可是……”

雷比翁像是突然发觉了什么一样,他有些疲惫地说:“算了,将这责任推给你是我不对……你只要保护好夏尼就行了。”

“师父?”

“走吧。”雷比翁将嬴宁赶了出去。

没搞懂发生了什么的嬴宁还是冲出去追珏,他一定要将事情给搞明白!

(这样好吗?)暗影问。

(怎么不好了?)珏在心中回答暗影。

(精钢派的秘籍啊。)

(那个吗?)珏指指自己的头,(在这里了啊。)

(背过了吗?)暗影有些无奈地说。(真是超乎常理啊,明明处于那种状态……)

(一码归一码。)珏说。

“啊。”珏停住了脚步,他看着外面的艳花满园的花园。

天空的新月照着花园里的花朵,洁白的花瓣映射着月的皎洁。

“和那天一样呢……”

(哦,和那晚一样呢……)

珏走近了花园中,他从地上摘下一朵小花。

这花一点也不比其他的花美丽也没有其他花那样的芳香,珏之所以将其摘下,就是因为莲田很喜欢。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珏已经开始淡忘了,但是珏清楚的记得那晚的重要性——

那天晚上也是像今夜一样,一弯新月挂在空中。

“好闹腾啊,”珏有些不爽地看着远处樱花树下的人们。

“呵呵,毕竟是吾王回来了嘛。”珏身边的女子说。

“那也不至于呀这么样吧?”珏指了下远处的那群人,他好像听见了划酒令的声音。

“因为开心嘛。”女子回应他。

“不不不,”珏摇了摇头,“莲田,你哥可是因为开心而把就扣在了那家伙的头上了。”

“什么?!我哥这么大胆吗?!那可是吾王啊!”莲田有些不安,她起身要去樱花树下的人哪里。

“珏?”莲田停住了,因为珏抓住了她的手。

“让他们闹去吧,”珏说:“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可是……吾王要是生气的话……”莲田有些犹豫,她在珏与樱花树下的那群人间来回地看。

“没事的,”珏自信地说:“只要我一句话,那家伙是不会为难你哥的,而且,那家伙不是那样的人,不是吗?”

莲田没有否定。

“走吧,看看,今天是多么的美丽!正好,我知道个好地方!”

珏就这么拉着莲田的手,带着她远离了树下的那群嘈杂的人。

两人在微弱的月光下走着。

“就像是约会一样呢。”莲田说。

“哦?约会吗?”珏说。

“诶?!不不不,不是约会,不!不是啦!”莲田有些慌,珏注意到她的脸相当得红。

珏笑了一下,他发自肺腑地笑着。

“笑什么?!”莲田嘟着嘴,有些生气地说。

“不,”珏看着莲田,“这就是约会!”

莲田瞪大了眼看着珏,她那双眼睛反射着月光。

“就像是宝石一样呢。你的眼睛。”

“别说这种话!”莲田将头转了过去,“妈妈说,男人的这种话不能信!”

“确实……”珏点了下头,“他们的话没什么可信度,都是花言巧语,糖衣炮弹。”

“不过……”莲田小声说:“要是你的话,就算是骗人的,我也信……”

“荣幸之至。”珏拉着莲田的手,一边走着一边说。

“对了,我们这是去哪啊?”

“去哪?”珏慢慢地说:“我也不知道啊,要知道,我是路痴来着……”

“啊?!那,我们迷路了吗?!”莲田十分的慌张,她向四周看了看企图找到本和他们是一群的人。

“吼吼,怎么办啊?莲田,我们可能出不了这片林子了……”珏说。

“没事的!没事的!一定会有办法的!”莲田虽然这么说,但她的语调中还是充满了不安。

“说不定,我们要一直呆在这林子里呢……就我们两人。”

“诶?”莲田看了看珏,她的脸变的更红了,“就我们?”

“怎么?不愿意?”

“这个……”

“你怎么这么喜欢变得犹豫啊?”珏用手轻轻地拍了下莲田的脑袋。

“不,不是不愿意,但是,我怕我哥担心……”

“绝地吗?啊啊!好羡慕他啊!莲田好关心绝地啊!”珏假装很伤心的样子,“要不?我和他换换?我来当你的哥哥?”

“珏来当我哥吗?”

“是啊是啊!这样的话,我就是你哥哥哥了!我也可以被你关心了!”

莲田陷入了沉思。

“但是啊……”珏有些伤心地说:“要是我当你哥的话,有一天我要把你交给别的男人呢……这或许是最令人难过的吧?关系再好,也不能在一起?”

“不!”莲田很大声的说。

“喂,你快震聋我了啊。”珏说。

“那,那个,当哥哥的事情就先算了吧!”莲田有些混乱地说。

“哼,那就好……”珏很小声地说。

过了一会儿。

“到了!”珏说。

莲田看去发出了惊叹,“这,这里好漂亮!”

“对吧?”珏说。

在两人的面前,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有时候,我就会想,你为什么喜欢这样的东西呢?既不漂亮,也没有香味。但是,这是你喜欢的啊,所以我就尝试种了一下,结果,种着种着,就成了现在的规模。”

“很漂亮吧?你在种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吗?”莲田走进花海。

珏苦笑着摇摇头。“我,本就不容易被什么东西给打动……除了你。”

莲田听后低下头,过了好久,她才慢慢地转过身去。

珏走了过去,他直接坐在莲田的身边。

“你也坐呗。”珏说。

“不要,这里的景色很漂亮的!”

“是啊,这里的景色很漂亮的。”珏指指莲田的裙角。

“你变态啊!”莲田照着珏的头就是一拳,然后坐到了珏的身边。

“吾王……回来了呢。”莲田看着一望无际的花海。

“是啊,那家伙可算是回来了。”珏相当的不爽,他一下子躺倒地上。

“敢这么说吾王的也就只有你了吧?”莲田笑着说。她伸出了手打理着珏的头发。

“不过,”珏说,“他好歹是回来了啊。”

“吾王还带回了他的妻子们,这下子,他可以接受面具的力量了吧?”

“应该吧……不!一定的!”珏坚定的说。“不过,小小年纪竟然能泡到七个妹子,这家伙可以啊!”

“面具里的‘深渊’之力需要有人来分担,不是你让吾王找的吗?”莲田温柔地说。

“哼!话虽如此,还不是我一个人有事处理事务,又是假扮他,干脆让我篡权得了!”珏说。

“这是大不敬的哦。”莲田笑着说:“我们都知道珏你是对吾王忠心耿耿的。”

“切!”珏转过头去,像是孩子一样发这着脾气。

莲田温柔地抚摸着珏的头发。她那手上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珏的头发,手臂移动所送来的迷香让珏欲罢不能。珏看了下天上的新月,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心情了!

珏起身,他看着远处的花。

“那家伙回来了,”珏说:“现在我也可以歇一下了吧。那家伙,应该会把魔族带向昌盛吧?”

“是的。”莲田说。

“我呢,向那家伙说了,说了我不想干了的事情。那家伙也答应我,说会给我一笔钱,然我离开。”

“是吗?”莲田深情地看着珏。

“我想用那笔钱经商。”

“一定会成功吧?”莲田无限相信着珏。

“然后,我想要历游三界。”

“一定会很精彩吧?”莲田这么说,但是声音中透着一点点的伤感。

“所以,”珏看着莲田,他用手拂过莲田那端庄地脸,“我希望你能我一起!和我一起走下去!永远!”

莲田带带地看着珏。过了一会儿,泪水从莲田的眼中决堤而出。

“是!请,请让我和你一起走下去!”莲田用手按住珏那只贴在她的脸上的手。

“喂!珏!你干什么呢?!”男性的声音响起。

“哥?”

“绝,绝地?!”

“一下子就不见了!担心死我了!”绝地气势汹汹地说:“珏!你怎么把莲田给弄哭了?!”

“哦!好恩爱啊!”又有人从绝地的身后出来了。

“我靠!你们怎么来了?!”珏一惊。

先前在樱花树下喝酒撒欢的人都来了。

“呜呜呜呜!你们够啦!”莲田嘟着嘴大喊,然后冲向人群,与他们闹了起来。

啊,好温暖……珏看着莲田……好幸福……

珏手上的小花枯萎化尘,将珏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珏伤感地看着手上的灰尘。

这就是,死灵术啊……永远,永远无法将死者带回现世……

“珏?”一道女性的声音从珏的身后响起。

如此的熟悉!

珏回头看向身后。

“莲田?!”

推荐阅读:

筑道 孕夫江湖游 止战之殇 机甲武神 许武阳 校花的极品武神 大秦逮捕方士,关我炼气士什么事 霍格沃茨的和平主义亡灵巫师 超级修仙之旅 绝顶修神 都市最狂医仙 帝国之征服者 官途:从穿越85开始 精灵闯进来 降龙天诀 80年代剽悍土著女 骨皇 恶魔校草:honey,乖乖爱我! 傲世至尊 邪王独宠逆天医妃 古城秀月 dota2之电竞之王 娱乐圈之球王的逆袭 极限武修 综天天在作死 钢铁年代 拉贝先生:关于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与“国际安全区” 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步步通天 巨虫尸巫 大清皇家弃妇 超级都市法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