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噩梦再起

0噩梦再起

“莲田?!是,是你吗?”珏看着眼前的女子,他无论怎么看都是莲田!

这不是幻境!珏可以确定!

“你说呢?”女子回答。

珏全力遏制着自己的兴奋,他一步步地走向女子。

不论怎样,不管这里有多少疑点,珏都要去,都要去那女子所在的地方!

“莲田,我……”珏因激动而说话说的不流畅,“你,能原谅我吗?”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呢?”女子温柔地说。

“是吗?”珏继续向女子走着,“你要是忘了的话,就忘了吧……”

(呦!小哥!)嬴笑靥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珏的身边。

“你?”珏看着嬴笑靥。

(认不出来自己的女人可不好哦。)

“诶?”珏被这句话给点醒。“你,”珏看向女子,“不是莲田……”

“为什么这么说呢?”女子问,她的语调中,没有任何的伤心,而是类似于恶作剧般的情感。

“因为……”珏没有说下去,它的眼神中透露出了杀意。

莲田,已经死了……

“你!是谁?!”珏问。

“真是的,被一个灵魂给搞糟了吗?”女子有些扫兴地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一团浓雾缠绕在她的身上。雾散去了,一名银发血眸的女子出现在珏的面前。她打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穿着一身白素汉服。她的长相异常的美丽,令人神魂颠倒,就算是号称“倾国”的冰千鸟在她的面前也只能自惭形秽。她的身体匀称丰满,完美的简直就像是人造的一样!她的声音如同银铃一般直击人的大脑!

但是,面对这样美丽的女子,珏的脸却开始扭曲。愤怒、仇恨、凶狠、轻蔑、傲慢……种种的负面的情感就像是糅合在一起一样出现在珏的脸上,使珏的脸扭曲得超出了一般人的范围。

“造世者!!!”珏几乎是吼出来的。

“哎呀,我可爱的孩子,见到我怎么能这么粗暴呢?”

“还能怎样?!”珏的愤怒从他身体的各个角落里渗出来,“是你们!是你们将我囚禁在这样的容器中!!一切都是你们的错!一切都怪你们!”

“哦?”女子歪了下头,“我们明明给了你最好的容器来接纳你的灵魂,你又有什么不满的呢?”

“果然吗?!你们!为什么要剥夺我陷入沉寂的权利?!”珏看着女子,“回答我!造世者!回答我!萍!!”

“呵呵,敢直呼我名字的人,出了同伴,也就是你了吧?”萍轻蔑的一笑。

“不许笑!”珏瞪大了眼。他的眼角被挣裂了。

“别这么粗暴嘛,看,我们给了你最好的身体,完美的身材,绝对的长相,你有什么不满的呢?我们也是为了你好的啊。”

“长相?”珏哼笑了一下,“对对对!长相!”珏像是赢了一样地揭下脸上的绷带,将他那不能看的脸展露在萍的面前。

“这就是你们的作品!毁掉吧!毁掉吧!”珏说。

“你在不喜欢我们也不至于这么对待你自己吧?”萍露出了有些头痛的表情。

“住口啊!这是!这是我的反抗!我!我不会输的!”珏大喊。

“放弃吧,无论怎样,这都是我们赐予你的……”

“呵呵!对!”珏用手抓着脸,他的手指刺入他的脸颊中,他的手撕开了他的脸皮,将他的脸给扯了下来。

“哦?”萍看着珏。

“现在!”珏将他的脸扔到地上,用脚踩着,“去你的肉体!”

珏那直接暴露在外边的肌肉的脸开始扭在一起,展现出一副病态疯狂的恐怖面容。

“都毁掉吧!哈哈哈哈!”珏一个劲儿的踩着地上的肉泥,他脸上的血滴落在花园的地上。

“诶?为,为什么要笑?”珏看到萍正十分开心地看着他。

“你,可真是美丽。”萍说。

“不……”

“你,终归是逃不掉的。”萍用手在自己的面前比划了一下。

“不!”珏发现自己的脸正开始复原,原来那毁掉的脸恢复到了刚开始的那幅完美的样子。

“不!!”珏竭力阻止着,但这是徒劳。

“看吧,你是反抗不了的。”萍很开心地说。

“但是!我绝不会就此罢休!”珏凶狠地说:“就算我违背不了命运,我越要反抗下去!”

“啊!”萍发出了更开心的声音,“我们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太棒了!不愧是我可爱的孩子!”

珏咬着牙,他在汇集着力量。

“哦?我好像知道你要干什么了。算了,就当做是我对你的关爱吧。”萍挺起了胸,“来吧!我可爱的孩子!将你的情感发泄出来吧!”

珏高举手。

“龙篇·振奋!”

“神篇·凌云者!”

“其名曰:‘不败’!”

“其名曰:‘冲锋者’!”

“魔篇·血祭!”珏的皮肤开始渗出血液。

不行!还不够强!

“神篇·折翼的堕神!”珏大口的吐出血液。

不够!要打败他们远远不够!

“龙篇·磨牙吮血!”珏的手指和牙龈开始碎裂。

太弱了!不行!再来!

“其名曰:‘超魔篇·凯旋’!”珏念完冗长的法咒后,发动了强化自身的法术。

“诶?连诛灭级的强化法术都用吗?”萍看着珏。

萍知道,这“超魔篇·凯旋”是可以让人拥有超越天选者,无限接近不朽者的强化法术,是魔族的特殊的法术。

“‘我’!出来!”珏大喊。

“来了!‘我’!让我们一起消灭我们的敌人吧!”暗影从珏的体内释放出来,它缠绕珏的身上,像是一条巨蟒一样盯着萍。

“破铜烂铁!”珏又大喊。

银白色的铠甲出现在珏的身后。它的手上拉着好几根铁链,铁链缠在珏的身上。

“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铠甲说。

“不!”珏吐出一口血说。由于多重的强化,现在珏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充满气的气球,随时都有可能爆裂。

“但是!为了杀了她!我愿意冒这个险!”

“拿你没办法啊……”铠甲将手中的铁链放开。

强大的力量涌入珏的体内。

“(去死吧!)”珏和暗影开始同时吟唱法咒。

“(其名曰;圣·十字!)”

巨大的力量出现在萍的身边一个十字架靠在萍的身后,复杂的法阵在萍的脚下出现。

“哦?这就是你的杀招?”萍挑了下眉。

“(去死吧!)”珏按下了手。

强光出现在珏的面前。

强光散去,萍安然无恙地站在地上,她的身上没有一点上,衣服上没有半点灰尘或是伤痕。

而珏,他的皮肤尽裂,整个人就像是个破掉的水气球一样向外散着血。他竭尽全力保持自己是站在地上的。

“还在硬撑吗?”萍举起了手中的天平。

“什么?!”珏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中的新月,变成了满月!

“你!你干了什么?!”珏捂着头大声问。

“权限——度量。对我来说,世间的一切都只是个简单的数值罢了。”萍说。

“我!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珏的声音中满是痛苦。

“那么,这个呢?”萍又一次举起天平。

血色的光芒洒向大地,照在珏的身上。

“不!”珏的声音中透发着绝望。

血月。萍用她的力量很轻松地引发了血月!

“你也很努力了呢。”萍走向珏。她用她那白玉般的手抚摸了一下珏的脸,然后将嘴贴到珏的耳边,对他说了些什么。

“啊————!”珏发出了痛苦的尖叫。

大量的黑气从珏的身上迸发出来。

“‘我’啊!现在!”暗影想要遏制住这股黑气,但是这只是徒劳。

“让我看看,你的美丽吧……”萍拿着天平说。

“您做了什么?!”铠甲问萍。

“没什么,只是用我的权限把真正的他带回来了罢了。”萍举了下天平。

铠甲看着这天平。

度量天平,造世者,审判,萍的法器!可以控制世间一切的“量”与“向”!如果有一个重一千克的石子向西飞以一米每秒的速度飞的话,经过天平的力量,可以变成几吨重的石子向东以光速飞行!

只要有这天平,一切的矢量、标量,都可以随意的更改!甚至连人的记忆和心情都可以随意的改变!

包括法术的攻击。刚才珏的攻击被反弹到珏的身上的原因,就是萍动用了天平的力量!

而珏呢?黑气已经将他给覆盖,高浓度的黑气将周围的一切都给吞噬。

“破铜烂铁!你快遏制住力量!能遏制住多少就多少!”暗影说。

“明白了!”铠甲用铁链缠到珏的身上,“不行!这力量太强了!”

“啊啊!只能……”暗影冲入了黑气中。

哪?这是哪?!珏在黑暗中询问着。

无数的痛苦的经历在珏的脑内显现。

不断地尖叫、道歉,痛苦的离别、折磨,无休止的嘲笑。诽谤。发黑的血液,诡异的空间,残酷的战场,绝望的情景……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冲击着珏的大脑。

不,不,不!!!

(我!)暗影来了!

珏呆望着暗影,珏的眼睛已经变得无神。

(抱歉!你先回去吧!现在都交给我!)暗影拉住了珏。

“诶?”珏被暗影给强制推回了一个地方中去。

(破铜烂铁!)暗影大声问。

“啊?我在!”

(你什么时候能将力量给封住?!)

“看情况!”铠甲奋力地拉着铁链,“我不觉得这是一会儿就可以完成的事情!”

(那你加油!我现在先遏制一下这过强的力量!)

“你啊要干什么?!”铠甲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和‘他’都是为了不让你出来才做的这些!你不要随意做出决定!”

(这也没办法!要是叫那家伙控制着身体的话……)

“确实……那家伙的力量不属于这个世界。你,会把这身体换回来吗?”铠甲狠狠地拉了一下铁链,它能感受到黑气中的变化。它的铠甲上出现了裂痕。

(会的!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会把这身体还回来的!)

“说话可要算数啊!”铠甲猛地拉了下铁链,黑气中的东西啊在躁动!

(喂!破铜烂铁!一切都交给你了!事情变成现在这样子,除了那混蛋造世者外,谁也不想!到时候,一定要阻止我啊!)暗影的声音开始变得微弱。

“啊,明白了……”铠甲说,然后,它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振飞。

萍轻笑了一声,她的眼睛开始湿润和迷离。

“啊!你可真是美丽!”

萍看着眼前的东西。

娜尔好不容易睡着。今天为了给夏尼梳妆,她和另外两位女生忙活到大半夜!然后又将回来后哭哭啼啼像是被谁给甩了的夏尼给安慰到睡着。

可是,娜尔又被外面的吵闹声给惊醒。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感觉到一种如同坠入深渊时一样的感觉。

好,好不爽……娜尔爬起来换上衣服。她发现夏尼、敖丽还有冰千鸟已经不见了。

怎么回事?!娜尔现在心情烦躁,她感觉自己好像要必须要去完成什么很讨厌的任务一样。她拿起了弓。

明明没有感受到什么威胁,但是娜尔就是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她走出去。

“这,这是什么啊?!”娜尔被面前的血红的天空和诡异的满月给吓到了。“离十五还早吧?!”

这时,有几名弟子急匆匆地跑过去。

“怎么了!?”娜尔问。

“雷比翁大人有令,所有低阶种全部避难,中阶种待命,高阶种到花园那里去!”

“怎么了啊?下这样的命令?!”

“怪,怪物来了……”弟子战战兢兢地说。

“怪物?”娜尔持弓冲到了花园。

娜尔看到夏尼她们也在。

“这!”娜尔被眼前的东西给吓到了。

那长似业龙,但是长有神族羽翼,魔族尾鞭,覆有银白色鳞片的怪物!

“银,银白之灾?”

推荐阅读:

武道巅峰 陆鸣至尊神殿 木惊宇 海贼之风风果实 神隐仙途之星辰修真录 今夕何夕 断绝关系,我真的不在乎你们! 同时被乙骨伏黑虎杖喜欢怎么办? 民俗:从江湖内八门开始成神 混沌武神1 重生小屁孩开局单挑百米巨蟒 白月光他回国后,画风好像不太对 人在港综,交友万界 神级铸剑师:每铸一把剑都会变强雲晨 被她们当成魅魔了怎么办 不做舔狗后,公主日日被将军娇宠 玄学大佬靠种田轰动废土世界 南都乃我掌中之物 故国应笑我 规则世界入侵,我们是第一批学生 从魔改笑傲开始 科技封锁:我开启修仙文明 神算萌妻:傅太太才是玄学真大佬 玄学王妃医术超绝,禁欲残王沦陷了 从美漫开始掠夺诸天 一人之下:从没被老天师打死开始 养A为患 全球冰封:囤货就算了你还修仙 穿成女屠夫后,全村去逃荒 开局超度自己,女神带娃堵道门 赤焱三生 我的超凡体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