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惊醒

0惊醒

不正常的血月照耀着大地,将血色的月光洒向精钢派,让每个精钢派的弟子都能看见那头怪物。

那长有一身映着血色光芒的银色鳞片的银白之灾!

“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嬴宁已经做好了与银白之灾战斗的准备了。

周围的弟子也因这从没见过的怪物的出现而心惊胆战。

银白之灾仰着头,看着天上的血月。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没想到你会出现的这么快啊……畜生!”雷比翁一只手打着斩刀说。

银白之灾微微动了一下,它将目光向下移了移,俯视着雷比翁他们。

“真是,”雷比翁无奈地一笑,“你还是这么的轻蔑!”

银白之灾没有对雷比翁的话作出回应,而是用它的眼睛扫过周围。

突然,它的眼睛停在了夏尼她们所在的位置上,这让夏尼、敖丽和冰千鸟不禁打了个寒颤。

雷比翁心中一紧,他觉得银白之灾好像盯上夏尼她们了。

这畜生!不能动她们!雷比翁愤怒地想。

银白之灾身上的血色纹理开始加深,每个人都有中不好的预感。

银白之灾深吸一口气,它张开了嘴。

一声震耳欲聋的,如同爆炸般的嘶吼从银白之灾的口中爆发出来。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而且还像是许多声音重叠在一起一样,甚至出现了音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人们感觉自己的内脏正在被这声蕴含着极强力量的嘶吼所拉扯。精钢派所有的玻璃都被震碎了,屋内的瓷器也全被震出了裂纹。

这种令人心烦意乱的嘶吼震慑这每个人的内心,浓重的绝望与恐惧将每个人的内心给掩盖。

夏尼、敖丽、冰千鸟、娜尔几人捂着耳朵,她们从这声嘶吼中听出了许多东西。

“不!”“救救我!”“该死!”“去死!”“为什么?”“好怕!”“别过来!”“不会原谅你的!”“给我腐朽吧!”“我要弄死你!”“好痛苦!”“别离开!”“又是这个结果吗?!”“快结束吧!”“好想死……”

“这!这是什么啊?!”娜尔捂着耳朵大吼。银白之灾的吼叫,让她的内心在一瞬间被灌输了大量的负面情绪,一种被人掏心掏肺的不适感在她的体内出现。

“这……这声音中……带有法术的攻击……”敖丽捂着头,她的左眼已经开始流血了。

夏尼捂着耳朵,咬着牙。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让她烦闷的了,现在又出来了这么个东西,还好死不死地叫得这么大声,夏尼很是生气。

不过,银白之灾的影响并不限于精钢派。

凡域·龙城·凌云城。

一名男子正在安寝,他突然睁开了眼。

他在睡梦中,听到了一声吼叫。这使他有些烦闷。

“吾王,道龙大人求见。”外面的侍从说。

“正好,让他进来吧。”

“是。”

侍从将外面的道龙引入龙王敖业的房间内。

“你听到了吗?”敖业望着窗外。

“我正是因为这事才来的。”道龙说:“是银白之灾的声音。”

“是吗?”敖业用手指敲敲桌子,“你觉得这快吗?这么快就来了。”

“说实话,我没想到这银白之灾会来的这么快。那封印要是从里面打破的话,对身体的损耗是很大的,应该不会这么快的恢复才会。”

“根据报告,那家伙本身就是超乎常理的。”敖业说。

“确实……要派兵吗?”

“派兵?派那?”敖业问。

“派往精钢派。”

“问什么呢?”敖业有些疑惑的问:“银白之灾在精钢派吗?”

道龙耸耸肩,“我并不清楚银白之灾在哪里,但是你不关心公主殿下吗?”

“关心啊,怎么能不关心呢?”敖业的手狠狠地握了一下,“不过,相比起敖丽,我更关心的事龙族的未来……”敖业望向了远方,天空诡异的满月和附在上面的血月让他心中充满了不安。他对外面的侍从说:“来人!通知冰九重!让他临时接替冰千鸟担任金龙将军!务必在天亮之前完成对龙城的防御部署!”

魔域·幻虚·华阳殿。

夜已深沉,一名长得有些高冷的青年将手中的文书收好,他看了下桌子上的灯。

这种像是玻璃管的灯里住满了发光的粒子,其照明的效果也比蜡烛要好使,而且还是由法力发动的。

都这么晚了吗?青年看了看有些变暗的灯管。

该睡了吧?青年打算起身。

突然,一种龙一样的吼叫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青年直接在位子上僵住了。

屋内的门打开了,七名女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魁,魁魇!”女性们将青年围住。

“你们……”青年一皱眉,“也感受到了吗?”

女性们一点头。

青年看向窗外。他看向月亮,那异常的满月的边角有隐约的血色。

有人在使用血月?而且,天象异变……青年的心里一惊,但是他的表情还是依旧的淡定。

“魁魇,那个……”女性们有些不安地对青年说。

“没事的,”青年站起身来,他虽然表情上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他的目光中却满是爱怜,“那东西离我们还远,不是吗?而且转轮王不也在想办法吗?而且凯罗门不也是在想办法的吗?别担心了,有我在,没事。”

“是啊,魁魇在啊。”女性们的不安消失了。

可是,魁魇还是看着天上的月亮。

太快了,不是吗?令人惊讶!看来,过几天的会议是要去一次了……敖业,你最好是能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神域·踏云·摘星阁。

“哗啦——!”一套茶具摔落到地上。

“对!对不起!”一名长有灰色头发的女子急忙道歉。

在她身边的是一名长有暗金色头发的帅气青年。

青年叹了口气,“阿克西亚,我不是说了吗?你不必这么拘谨。”

“是……”阿克西亚俯下身收拾着地上的碎瓷片。

青年有些轻蔑地笑了一下,“你啊,真是的,我不是说了吗?这种事情交给侍从就行了。”青年伸出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面具——一个金属面具。

“你为什么要打碎差茶具呢?我可爱的阿克西亚?”青年问。

“有,有种声音,很吓人……”阿克西亚收拾完碎瓷片后说。

“哦?声音?”青年看了看天空的月亮。他眯了下眼睛,他能看到月亮上隐约的血色。而且,那诡异的满月也让青年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得了啊……青年心想。他其实也听见了那一声龙啸。

青年抽出腰间的佩剑,一下子将他面前的石桌斩成两半。

“呀!”阿克西亚被吓到了。

“哦!抱歉抱歉。”青年说:“我只是想要看看我的剑还锋不锋利。”青年看了看手中的利剑。

“还不够锋利啊……要是想杀那怪物的话,可以吗?”青年小声说。

“那个……”阿克西亚试探性地说。

“啊,没事没事。”青年将剑收了起来。他的眉间有些不安。

看来,敖业那老家伙的排队还真是要去一次啊……龙族真的有办法吗?

夏尼捂着耳朵,银白之灾的咆哮还没有结束。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量再撑下去了。

“锵——!”一声悦耳而又清脆的声音从她的手边响起。夏尼看了过去。

是紫金开山斧!它在没有被夏尼召唤的前提下出现在了夏尼的身边。

诶?夏尼疑惑地握向紫金开山斧,一股勇气涌入她的内心。

这是,“开山意志”?夏尼觉得自己好像听不见银白之灾的咆哮了。

不过,不受到银白之灾影响的只有她而已。

夏尼将手指放到斧的斧身上。

是这样吗?夏尼想起了在之前的记录中看到的她父亲曾用过的办法。

“锵——!”夏尼用手指弹了斧身。

清脆的声音压过了银白之灾的咆哮,每个人都从银白之灾的影响中出来了。

“诶?好,好奇怪?”敖丽发现自己不受银白之灾的咆哮的影响后说。

“是夏尼姐干的吗?”冰千鸟问。

“是的,啊!”夏尼正要解释的时候,银白之灾有了行动。

银白之灾张开羽翼,向着夏尼她们所在的地方冲去,而且还张开了嘴,像是要吃掉她们一样。

“嬴宁!快保护夏尼!”雷比翁向离夏尼最近的赢宁喊。

但是,嬴宁这是呆呆地看着银白之灾。

他是怎么回事?!雷比翁心中一紧,他确定嬴宁已经脱离的银白之灾的影响了,但是为什么嬴宁还有没有反应?!他的样子,就像是见到了什么不该见的一样!

“别过来!”冰千鸟大喊,然后她从怀中抽出了一样东西。

“哗啦——锵——!”只见无数根铁链出现在银白之灾的面前,就像是一张网一样将银白之灾和夏尼她们隔开。

冰千鸟手中拿着一根铁鞭。铁鞭的握柄上镶有宝石并刻有雕纹;铁鞭的鞭身是由数节像是骨头一样的,边缘镶有铁刃的东西拼接而成的,每块物体间都有一节像是锁一样的金质东西将其连接。

金锁龙骨鞭,这是冰千鸟的武器。

银白之灾直接咬到了铁鞭上,它的嘴上流出了黑色的血。

“哇!这是什么味道啊?!”冰千鸟的脸都快扭曲了。

虽然一直在记录中听百兵破他们说银白之灾的血有股怪味,但是亲自闻过后还是有些震惊。

“这又腥又臭的是什么啊?!”娜尔拉开了弓,将好几根雷矢射向银白之灾。

带有高能雷电的箭矢直接将银白之灾的头打穿,虽然没有留下外伤,但是电矢确确实实的贯穿了银白之灾的头。

“快,快啊!我,我快坚持不住了……”冰千鸟费力地说,她一直用手拉着铁链,而银白之灾想是想要和冰千鸟比比谁的力气更大一样——它决定强行突破!

“嬴宁!”雷比翁对这嬴宁吼道。

这下,嬴宁才回过了神,他虽是迟疑了一秒,但还是提起偃月刀冲向了银白之灾。

可就是这迟疑的一秒,让银白之灾冲破了冰千鸟的防御!

银白之灾,咬向夏尼他们……

这时,一团白色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冰千鸟的面前——是素风!

它对着银白之灾发出了虎啸。那一声咆哮是周围吹起了一股强风。

银白之灾竟有些胆怯的后退了。不过银白之灾的逼近始终没有结束,它一边与素风对峙,一边慢慢地逼近冰千鸟她们。

“诶?”冰千鸟的脸色不太好,她有些恐惧地看着素风,那恐惧甚至高出了对银白之灾的恐惧。“不……”冰千鸟颤抖着对素风伸出了手。

“千鸟姐!”敖丽感知到了来自冰千鸟的手的力量的汇聚。

银白之灾抓住了这一时机,它趁所有人都在注意冰千鸟的时候突破了素风的阻隔,向着冰千鸟咬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冰千鸟被素风驮起。素风试图带着冰千鸟离开银白之灾的威胁。

可是,还是银白之灾的速度更快一些。它的牙齿触及到了素风的尾尖。

“锵——!”又是一声铁链,银白之灾的四肢、羽翼、嘴角出都被铁链给拴住。

不同与冰千鸟的铁鞭,这铁链上刻有特殊的铭文。

“这是……”夏尼她们看着铁链。

“赶,赶上了……”中性的声音在精钢派的一角响起。

是一套银白色的铠甲,不,不止一套!在精钢派的各个角落里都有这铠甲,它们都手握一根铁链,将银白之灾给牢牢牵制住。

银白之灾还是想向前移动,但是铠甲拦住了它。

“这!”雷比翁看着铠甲,“‘阴阳两仪铠’?!”

“呦?还有人,”铠甲猛地一拉银白之灾,“认识我呢?”

“您怎么在这?!”雷比翁问。

“先别管这问题!我现在!哎!混蛋!说好的你控制呢?!”铠甲向银白之灾喊。

银白之灾艰难地将头向上移动,它震了震羽翼。

“就是嘛!快走啊!”铠甲这么说,然后它放松了对银白之灾的控制。

银白之灾一震羽翼,一股狂风从它的翼下扇起,银白之灾一飞冲天,飞向了远方。

铠甲也被银白之灾给带走了。

“珏,珏呢?”敖丽有些无神地问,她看见了地上的一滩肉泥,在肉泥的旁边还有珏裹脸用的绷带。

“不会吧?绷带怪……”冰千鸟的脸色也不太好,不过她的脸色应该是叫银白之灾给闹的。

“组织所有的高阶种弟子!”雷比翁没有理会敖丽她们,而是对周围人下达了命令。

银白之灾在空中飞翔,不知道过了多久,飞了多远,它停下了。

“哦?还真的来了?”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说。

银白之灾寻声而望。是一名穿着得体讲究,长相十分标致的男性。

“那么,”男子虽然笑着,但是他的眼神中透着杀意,“就让我陪你玩玩吧……灾!”

推荐阅读:

CSGO开箱主播之慈善系神豪 提瓦特的第八执政 农家福宝有系统(种田) 校花请自重,我只是在教你修仙! 不慌,先来一口铁锅炖 玩家来自地球 神尊与我奇妙二三事 穿越就洞房,天才姐妹花是我老婆 变成猫娘没什么不好啦 溺于婚色 捡到太子赘婿 千年之恋 龙王之我是唐舞麟 大雕刻家 我靠装弱横扫后宫 春风十里,不如娶你 穿越三国之魏主曹昂 刷网文金句短视频,万界连夜抄录 凤傲天了解一下 反派女配和男主互穿后,人设错乱了 湮灭2089 火影,盘点那些名场面 江曼陆行舟君九月 山村傻子神医 叶凡 不良人:我天杀星,请殿下称帝! 叶开柳若清沐辰星空 过继之中年危机 快穿:炮灰他妈手撕剧本打脸成神 你惹他干嘛?他单刷五常 竹马是直A,我该怎么办? 总裁他说不爱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