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战前准备

0战前准备

这是哪里呢?没人清楚,但是这里一定是在武龙皇的领地内。

“你还真是不欢迎我呢。”富有磁性的男性的声音在昏暗的山洞内响起。

他看了看在山洞角落里的那一群体型大的怪异的蜈蚣。

“我何时欢迎过你?”山洞中回荡着另一名男性的声音。他的声音更加的浑厚和惊悚,就像是用虫子的震带发出的声音一样。

“那也是令人伤心的啊。”富有磁性声音男性说。

“我是给说请出去,还是滚呢?”

“你觉得说滚的话我会走吗?”男子没有放慢脚步,他继续走着,周围的蜈蚣也只是单纯的观察着他。

“也是……”

“要是说请出去的话,我也不会走吧?”男子继续说。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你来干什么?”

“来干什么?”男子打理了下衣服,“当然是为了见老朋友了。”

“老朋友?那你真是抬举我了,我没有任何的时刻认为你是我的朋友,以前是,现在也是。”

“别这么说嘛。你我终为一类人,不是吗?”男子停下了脚步,他看着面前。

“这,我无法否定。”那声音在男子的面前发出。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在男子的面前,是一个异常巨大的身躯。总体上是一个半人半虫的怪物:他的上半身是一个长有六只手臂,长过十米的阿修罗的身形:每双手上拿着不同的东西——上面的手上拿着两杆长矛,中间的手上拿着两把巨斧,下面的手上拿着两把长剑。而他的下半身则是长过三十米的蜈蚣的身躯。

这蜈蚣男的头上长有三对眼睛,三对耳朵。他的下颚上长有椎骨并向外呲咧,整个人看起来面目狰狞的。而且在他的胸口上镶有一块水蓝色的水晶,水晶向外侵染着他的皮肤,形成了水蓝色的纹理。

“所以,你来干什么?”那蜈蚣男问。

“我来的目的很明显吧?你也应该感受到了。”男子指指洞外。

“灾吗?”蜈蚣男有些不爽地说:“到头来,还是出来了啊。”

“那又怎样?对我来说是件好事。”男子耸耸肩,看上去他很开心的样子。

“没有人会像你那样队灾如此的狂热。”

“是吗?我们可都是为了灾而变成这样的,不是吗?”男子伸了下手,他指了下蜈蚣男,“变得非人。”

“算是吧……可是,你相信造世者的许诺吗?要是杀掉灾的话可以实现愿望之类的,你相信吗?”

“对于造世者来说,这个世界都是他们拿来消遣的玩具罢了,我们这是他们手中的人偶。这个世界一切的规则、秩序、伦理、智慧都是他们说了算。”男子看了看周围的蜈蚣,“那么,我那想要复活师父的愿望也可以实现!”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了病态的面容。

“你师父?这就是你一直在挑战灾的原因?”蜈蚣男说。

“我亲爱的朋友!”男子看向蜈蚣男,“你能帮我解决或是虚弱那灾吗?!”

“你!”蜈蚣男不禁一缩身子,“你想让我当替死鬼吗?!”

“怎么可能?我亲爱的朋友!”男子拍拍手,天空中出现了一块虚空,一堆银白色的鳞片和一块角掉到地上。

“我已经和那家伙打过了。”男子从地上拿起一块鳞片扔给蜈蚣男。

“什么?!你和灾打过?!”蜈蚣男看看手中的鳞片。

“啊,那家伙现在弱得很,完全不能和鼎盛时期相比。”

“连角都被打断了吗?你真是可以啊。”蜈蚣男说。

“啊,一般了,对灾来说,这都是小伤,很快就能恢复的。”男子捂了下手臂。

蜈蚣男看到男子的手臂被划了道大口子,里面还有些许褐色的液体,伤口的周围生出了鳞片。

“抱歉,这忙我不帮。”蜈蚣男将鳞片一扔。

“为什么?!”男子瞪着蜈蚣男。

“暴龙神,我们很久以前就挑战过灾了,不是吗?那东西是杀不死的!这一切都是造世者在骗我们的!他们想看我们为他们带来一场残酷的战斗!他们是角斗场上的贵族,观看着在场内欲死奋战的我们!而决斗场中的野兽就是灾!每当我们死了的时候,造世者们就会发出开心的嘲笑!我们正在拿生命取悦他们,不是吗?!我们!只是他们的玩具罢了!你不要随便的将我们拉向深渊好不好?!造世者也好,灾也罢,你都不要去惹他们了!”蜈蚣男将鳞片扔向男子。

男子,暴龙神只手接住那速度快到能将石头打穿的鳞片,他的手上流出了血。

“你什么都不懂!”暴龙神冷眼看着蜈蚣男,“千肢虫,你难道放弃了吗?你的愿望就这么简单地放弃了?!因为你那可笑的胆怯?!”暴龙神的身上迸发出了怒气。“别忘了!灾对你做过什么!”

“你说什么?!”千肢虫一斧子劈向暴龙神,斧刃贴着暴龙神的受伤的肩,将一小块衣服给切下。“你的话触动了我的底线!”

“哦?”暴龙神眯了下眼,但是他的眼中满是杀气,“你是想和我一战高下吗?相比起死在灾的手里,你更喜欢死在我的手里吗?”说罢,他从手中让下几根黑得如同墨水一般的羽毛。

千肢虫看着羽毛咋了下舌头,他将斧子给收起。

“明智的选择。”暴龙神说。

千肢虫的表情有些微妙,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赢不了暴龙神的。

这家伙就是个在灾之下的怪物!

“你会去吧?”暴龙神问。

千肢虫叹了口气:“我会的,会的……”

“真好!”暴龙神一笑,“不愧是,我的,朋友呢。”

“朋友?”千肢虫轻蔑地一笑,“是朋友的话你会不露出真正的面目吗?暴龙神?”

“切!”暴龙神一咋舌,他在自己的脸上挥了一下。

“这才对嘛!虽然早就听帝蜂蝶说过,但是看后才觉得有意思呢。”千肢虫发出了嘲笑。

暴龙神的脸,不再是完美无缺的,而是一张被人刻上字的脸。

千肢虫知道字的内容——杂种、罪人以及恶。

“如果这是你的遗愿的话,我会很开心的。”暴龙神一笑。

“走吧!在我后悔前!”千肢虫说:“你这个人的内心与你的面貌一样!虚伪无比!”

“确实呢。”暴龙神向外走去,“我就是这样的人呢……要是师父知道了的话,他会原谅我吧……你说是不是?穆勇?”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暴龙神?”

“我们之中只有你不擅长记别人的名字……”

“我可记得你的名字,”穆勇看着暴龙神,“你是,梦天明。”

梦天明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外走去。

“对了,那里面,有个女的不能动。”梦天明头也不回地说:“那是我的公主殿下。至于她是谁,你见到了,就知道了。”

穆勇扭了下脸,这让他的表情更加的扭曲与狰狞,“你不要随便让别人处于那个位置!还有!别动灾的东西!你会后悔的!”

山洞中回荡着穆勇的声音。这声音来回叠加,直至一切都归于死寂。

与灾的战斗吗?穆勇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这次,到我了吗?

精钢派内,几乎所有的高阶种都聚在一起了。

雷比翁看着桌子,那里是目前为止的所有的报告。

“很好,现在领内的各国的首脑都已经经国家进入备战状态了。”雷比翁看了下报告。“龙城应该也接到银白之灾的消息了……”

“让他们知道真的好吗?关于银白之灾的事情?”冰千鸟问。

“不,我只是跟他们说有可能会出现大量的妖邪,没有和他们说银白之灾的事情。要是和他们说了有这种连龙族都束手无策的怪物的存在的话,他们一定会混乱吧?”说着,雷比翁看了下窗外。“已经天亮了啊……”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与银白之灾打吗?”冰千鸟问。

“那还用说吗?这是一定的,只不过……”雷比翁看了看一旁的敖丽、娜尔,然后他又看看冰千鸟。“你们需要离开这里,到龙城去。”

冰千鸟看着雷比翁。她知道,现在雷比翁做出的这个决定是异常的理智。敖丽,龙族的公主,是龙族王位的下一任继承者;娜尔,龙族大公的女儿;自己呢?龙族的金龙将军,身体内带有冰家特有的龙王的诅咒。

无论哪个对龙族来说都十分重要!不过,这也是最危险的决定!银白之灾的战斗力高得惊人,要是将她们调离的话,单凭雷比翁和嬴宁,是对付不了银白之灾的。

“我会留在这里的。”冰千鸟说:“龙城那边有一套应急方案,要是我不在的话,震庭和我爹会处理的。而且,你们需要战斗力吧?”

“确实……”雷比翁皱了下眉,“真的可以吗?你要是死了,冰九重可是会扒了我的啊。”

“那就不死不就行了?”冰千鸟一笑。她又看向敖丽她们:“敖丽是必须要回龙城的,趁现在还有时间。”

“不!”敖丽站了起来,她的手中握着珏裹脸的绷带,“我要留下来!与银白之灾战斗!”

“不行!”冰千鸟和雷比翁同时说。

“为什么?!”敖丽大声问。

“你就没有王室继承者的自觉吗?!”冰千鸟大喊。

“那又怎样?!叔叔还在!让他留下龙族的继承者不就行了?!而且,他是业龙,他的孩子比我这神龙要强吧?而且也不会有人怀疑那孩子的血统,不是吗?!”

“敖丽!”冰千鸟用手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你要是我亲妹妹的话,我一定会给你一耳光的!”

“千鸟姐!”

“别怪我!”冰千鸟的眼睛透发出淡淡的紫光,她打算用“魅惑”的力量迫使敖丽屈服。

“没用的!”敖丽说,“我早就知道你会用这样的手段!”

“什么?!”冰千鸟发现敖丽的手上贴着一张法符。

“你,你已经破解了?!”冰千鸟说。

“冰千鸟,你要是要遵从你所谓的王室优先的话,你就遵从我的命令!在这里保护我!”敖丽的目光异常的坚定。

冰千鸟有些不敢相信地向后退了几步,“是……明,明白了……”

“那么,”一旁的娜尔开口了,“我也要留下。”

“你吗?”冰千鸟一理心情,她对娜尔说:“好啊。但是为什么呢?我小时候就在精钢派待过一段时间,可以说是和精钢派有些关系,你呢?这次是可能死掉的战斗,你又为什么要来呢?”

“我不可能不管你们自己去享受新年。”娜尔有些男子气地回答道:“算上我吧,我虽然在近战上没什么突出的,但是就远程支援方面,这里的人中只有我的弓术是优秀的吧?”

“确实。”冰千鸟没有否定。

“再加上,武龙皇是我们家的大客户,要是武龙皇的领地被毁坏了,我们可就头痛了。”娜尔这么说着。

夏尼没说什么,她只是单调地擦着开山斧的斧刃。她的眼中透发着无尽的杀意。她的手腕上缠着珏的绷带。

夏尼的脸有些微妙的扭曲,她的肩膀十分的疼痛,像是有人将好几根钢针沿着先前的咬痕钉进夏尼的体内一样。在接触银白之灾的瞬间,她就想要把银白之灾碎尸万段。

这时,雷比翁派出的斥候回来了。

“是吗?”雷比翁听了一下关于斥候的报道。

“银白之灾的位置遭到了?”冰千鸟问。

“是的,”雷比翁看着远方。

嬴宁盯着自己的刀,他有些后悔去追珏,因为正是由于他去追珏,才使他知道了一件事——珏,是银白之灾?!

“这……是哪?”珏看着四周。

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却陌生:高耸的黑钢墙壁直冲云霄,看不见尽头,仿佛将人墙的与另一边永远的隔绝。

珏看着墙壁,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卑微与渺小。

珏伸出了手,他触动了一下这黑钢的墙壁。

“好痛!”珏收回了手,他的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到了一样,这种感觉,在他被《无名法书》打到时一样。

诶?珏看到视野的角落处有一块银色的小点。

“啊啊啊,真是很呢……”是铠甲,它被打入了墙中。

“喂,你没事吧?”珏走了过去,将铠甲拉起。

“啊啊,起码还可以抢修一下。”铠甲看了看自己,发现身上有许多的裂缝。

“这是哪?”珏问。

“呵呵,没来过?”铠甲说。

珏点了点头,“我游历过许多的地方,就是没见过这里。”

“那就对了。”铠甲伸出手,“欢迎来到,你的心境。”

推荐阅读:

斗罗:盾武魂,开局暴打昊天锤 逢春 杨蜜江辰 直男大佬遇上心机钓系[娱乐圈] 无职转生:魅魔剑神?我不认! 从掌握信息开始修仙 解析万物:从婴儿开始纵横诸天 循环恋歌 反派出现,纯爱登场[快穿] 萨摩耶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人在木叶,我助二代成圣皇 华娱:我不能是曹贼 港片:老大基哥,听人吹牛就变强 港片:我师父是火云邪神 咸鱼一直想躺平(快穿) 惊悚bug游戏终端 满宗病娇疯批,唯我沙雕逗比 综影视之追妻之路 诸天之娘子请留步 国土交换:开局华夏交换鹰酱位置 一半荆棘,一半欢愉 做快穿任务被女主们盯上了 末日来袭,零元购万亿物资躺赢 狂驴 道与天齐 穿越骑士 林炎苏念雪 书籍1410462 [火影]春野樱:王道圣手 续命鬼仙 怪物崽崽和他的怪物监护人 重生2003:大哥你当吧,我要搞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