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不速之客

0不速之客

“看到了。”冰千鸟骑在她的马上看着山下的东西。

在她的身后,是夏尼、敖丽、娜尔、雷比翁、嬴宁以及精钢派所有的王种弟子。

而映入他们眼中的这是一团银白色的东西。

那团银白色的东西待在那里,它羽翼将它那巨大的身躯给覆盖,一起一伏的动作证明他现在在熟睡着。

周围的土地上满是疮痍,看样子这里发生过战斗,而且战斗的规模相当的大,相当的惨烈。

“没想到真的要和这怪物打一架。”冰千鸟倒吸一口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夏尼说:“谁叫我们碰到这东西了呢?”

“要打吗?”娜尔已经将弓给拉满了,她将弓直指银白之灾的眉心。

“先别轻举妄动,”冰千鸟一招手制止了娜尔,“在观察一会……”

“趁它现在还在熟睡攻击不是会更好吗?”敖丽说。

“你们应该也知道吧?熟睡时龙的特性。要是这东西也有龙的特性的话……”

敖丽沉默了。龙在进化的过程中进化出了在睡觉时可以将鳞片变得相当硬的特性。要是想要将熟睡时的龙刺伤的话,需要更大的力和更锋利的武器。况且,报告上说银白之灾的鳞片是相当硬的。

“说起来……”嬴宁说:“这东西真的有这么危险吗?看上去它比想象中的要安稳些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听了嬴宁的话后,人们都看向了银白之灾。

确实,从现在熟睡的银白之灾的身上完全没有危险的气息,相反,在它的身边一切都很安宁,甚至有些生机。在银白之灾的身边,不是有些野生动物经过或是觅食,有时,睡梦中的银白之灾还会移动一下躯体,让动物从他的身边走过,飞鸟也不时地落到它的身上歇脚。

人们看着这头巨兽,他们都有和嬴宁一样的疑问——这东西,真的有这么危险吗?

突然,银白之灾的羽翼抖动了一下,上面的飞鸟被惊飞,然后又飞了回来。

银白之灾慢慢的爬起身来。

面对这么大的怪物,地上的动物没有任何的恐惧,没有逃跑或是吼叫的,他们的反应就像是对待经过身边的风滚草一样。

银白之灾用眼睛懒散地扫过四周,它耷拉着眼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突然,它看到了山上的一群人。

所有的人都向后退了一步。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银白之灾像是被吓倒了一样,张开了羽翼向后猛的跳了一下,并伸长了脖子发出蛇一样的嘶鸣。

简直像一只被吓到的猫!

“放下武器!”雷比翁大声说:“只要让这畜生认为我们没有威胁就行了!”

虽然有人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但既然是雷比翁的话,人们还是乖乖遵从了他的命令。

银白之灾见人们放下了武器,就收回了翅膀,像只猫一样地蹲坐在众人的面前,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

“只要,只要保持这样就行……”雷比翁说。

雷比翁不是不想找银白之灾报一箭之仇,但是现在的他不想惹,或是不敢惹怒银白之灾。在这里,有夏尼、冰千鸟、敖丽、娜尔。每个对龙族来说都是重要的。要是随便惹怒银白之灾的话,这些人就要冒这可能会死的风险与银白之灾作战。

雷比翁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能拿龙族的未来来赌一时的冲动。

双方就这么对持着。

“或许……这不是银白之灾,不是吗?”嬴宁说。

人们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定。

现在的银白之灾就像是只单纯地动物一样。没有任何的敌意,只有单纯的好奇。它身上也没有昨夜的血红纹理,而且它的眼睛眼白与眼瞳分明可见,完全不像是那晚的绝对血目。

不过,嬴宁只不过是在为银白之灾开脱而已。那天晚上他去追珏,就在望见在里花园的珏的瞬间,他也看见了珏身边的女子。那美得一塌糊涂的女子直接让嬴宁忘记了自己跑出来的目的,嬴宁呆呆的看着那女子。

珏好像和女子说了些什么,而且越说越激动。不过嬴宁不担心珏会吵到住在花园旁的夏尼,因为这时候夏尼应该在雷比翁哪里,而此时冰千鸟她们则是在浴室。

当嬴宁从女子的美丽中挣脱出来的时候,他看到的只是伤痕累累的珏,他勉强地站在地上,全身是血。

那女的是敌人吗?!嬴宁心中一紧,他不想承认这女子是敌人,因为她太过美丽了,这样的女性怎么可能会是敌人呢?更让嬴宁疑惑的是,要是这女子是敌人的话,那这名女子是什么人?为什么她和珏长的如此的像?她与珏是母子还是兄妹?

不过,很快嬴宁的猜想就被否定了。女子拿出了天平,然后月亮就变成了满月和血月,再然后,女子伏到珏的耳边说了什么。

银白之灾,就出现了。

珏就是银白之灾,那么,我该怎么做?嬴宁想。他本人对珏的印象是蛮好的,虽然有些死气沉沉,对什么都没什么兴趣,但是他总会对别人做的事情做出反应总是会不厌其烦地解决一些问题。

但是,银白之灾是对世界来说的禁忌!它不该存在在世界上!就算嬴宁不去讨伐银白之灾,那么王种或是其他生灵也会对银白之灾进行讨伐的。

而且……嬴宁看了下一旁紧握拳头,将手掌扎出血的夏尼。

敖丽在一旁,她不断检查着腰包中的法符。此时,向来元气满满,十分活泼的敖丽变得异常沉默。她在检查法符的时候有好几次盯着手腕上的绷带没有动,对敖丽来说,她所能推断出的情报就是珏被银白之灾给杀死了。

起初,她还想骗一下自己。珏那么厉害,怎么可能随意地死掉呢?但是,当她回想起记录里的银白之灾时,她否决了自己的幻想。

怎么可能从那怪物的手中逃出来?!

报仇!一定要找银白之灾报仇!敖丽将腰包抓出了皱痕。

或许是看的时间太长了,银白之灾有些无聊。它慢慢地伏下身子,下面的动物一路小跑地从它的身下离开。看样子,银白之灾是想睡觉了。

可就在银白之灾的头要着地的瞬间,一只巨大的蜈蚣破地而出,一下子顶到银白之灾的下颌上。

“这!妖邪?!”雷比翁一惊,他知道银白之灾遇到妖邪后会变成什么样。

银白之灾被这突然的一击搞得不明所以,它四处逃窜着。

蜈蚣像是要乘胜追击一样,跟了上去,它一直缠绕着银白之灾。银白之灾在逃跑的同时身体的纹理也开始变得清晰。

突然,银白之灾一爪将这妖邪切成两半。

每个人都有种不祥的预感,银白之灾的身上像决堤一样开始爆发出浓重的杀气。

银白之灾转过头,它的眼睛已经办成了不分眼白与眼瞳的全红色。

“快走!”雷比翁说:“不要战斗!快走!”

出于战士的经验,雷比翁感知到了银白之灾的危险性正在呈指数倍的增长!

这时,从地中又钻出了许多巨大的蜈蚣,它们在地上随便地爬着,但是他们的行动都围绕着一个东西——银白之灾!

这团虫子球向银白之灾发动攻击,但是都被银白之灾轻松消灭了。

雷比翁他们看着身后与数量过百的妖邪对战的银白之灾,不免心烦意乱——刚出来一个银白之灾,又来了一群妖邪,真是,这年过得够忙的!

“我靠!怎么还没走出去啊?!”珏有些没耐心地说。

“额……不对啊,应该该出去了啊……”铠甲在前头说。

现在珏和铠甲正在珏的心境中游荡,他们的目的是要找到暗影。

由于现在珏处于银白之灾化,所以他不能自由的控制自己的身体,而身体的控制权据铠甲说是在暗影手中的。所以,只要找到暗影,向它寻回身体的控制权就行了。

只不过,唯一的问题是找到暗影。

铠甲说过,暗影现在应该是在珏心境的中央的广场上。

“所以说,你们闲的没事干在我的心中见什么迷宫啊!”珏将胳膊抱在胸前,相当不满地问。

“这还不是为了不让那东西出来的吗?!”铠甲说。

铠甲所说的“那东西”指的就是暗影。

“那也不至于建这么高的迷宫吧?!连着迷宫的总体都不知道!”珏有些抓狂,“现在好了!我都出不去!”

先前也说过,珏要是没有一个建筑的总体概述的话是很容易迷路的,所以这个迷宫对珏来说简直就是吊炸天难度。

“那东西就是另一个你!它和你是一个德行!所以想要困住它的话就必须要这个办法啊!”铠甲用拳头一打钢墙。

“问题是它不已经出来了吗?!”珏捂着头,“这下子身体不就归他管了吗?!”

“我知道啊!”铠甲大吼,“但是之前明明很有效的!而且!这迷宫是升级版!墙壁是会动的!”

“嘚,”珏突然脱力了,“这下子难度更高了……对了,你之前是怎么不迷路的?”

“着墙壁的移动只是针对灾的,所以在我和‘他’的身边是不会出现墙壁移动的现象的。”

“问题,”珏举了下手,“这个设定对我也有用吗?”

“你以为我到现在还么走出去是因为谁?”铠甲说。

“哦。”珏低了下头。“早知道当时就该开了你们,那东西一开始就找我抱怨过,你们真是的,别私自搭建违章建筑好不好?!”

“就算你开了我,你也开不了‘他’。”铠甲说。

“对了。”珏问:“‘他’现在在哪?我还没见过呢,只听你们说有‘他’这个存在。”

“啊,现在的话‘他’应该在和那东西打吧?”铠甲望了望远处。

“那个‘他’很厉害吗?”

“没我强。”铠甲“咯咯”地笑着说。“不过,多亏了‘他’的存在,要不然这个灾出现得会更快。”

“对了,”珏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你们早就知道我会变成‘银白之灾’吗?看起来这个迷宫不是新建的。”

“额……说多了。”铠甲转移了视线,不过它补充了一句:“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不过到时候,希望你能平稳地接受这一事实。”

“是吗?看来你们都知道了。”珏也没有再说什么。

“啊,第二个问题。”珏又问:“这钢壁是什么材质的?为什么我会被刺倒?”

“啊,这个啊。”铠甲看了看周围,“这是从你的血中提炼出来的钢,是世间唯一可以在你身上留下疤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东西可以伤到我?……这么大的迷宫,你们是什么时候从我身上榨出来的血?”

“几乎每天吧?因为前天刚刚完工。说来为了赶工期,我们可是让你的身体时刻处于大量的内出血的状态。”铠甲说:“由于要从近十升的血液中提炼出那么一小块钢,所以当时这里可是成血海了啊。”

“你在我这个被害人面前理直气壮地说这事情,”珏无奈的看着铠甲,“你可真是厚脸皮啊。”

“我的脸皮可不厚,”铠甲敲敲自己的面盔,“不过挺硬的。”

“用我的血炼出的钢吗?”珏看着墙壁。

“对了!快走吧!”铠甲说:“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

珏望了望上空,他伸出手,一幅图像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不得了啊……”珏和铠甲说。

这图像是连接了银白之灾的眼睛的。在图像中,地上满是蜈蚣型妖邪的尸体,尸体来回地堆叠,起码铺了三米厚,而且土地被绿色的汁液给浸染,显得十分的粘稠。

“诶……”珏和铠甲有些无语。

“走吧,趁‘我’现在还没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说,说的也是呢……”

“什么?!妖邪少说有六千?!”冰千鸟接到报告后快要昏过去了。

这是斥候最新的报告,上面说武龙领内出现了大量的妖邪的反应,据目前的情报来看,妖邪的数量在六千以上。

“是的!而且,还有天南。”斥候说。

“天南?又是天南搞的鬼吗?!”冰千鸟提挑眉,根据她所学的知识,妖邪中出现天南的几率是很小的,而且同一区域内一般是不会有复数的天南的存在的。

怎么老是遇到天南啊?!冰千鸟有些心力憔悴。就冰千鸟凭现在手中的人来说,想要既击退妖邪又撑到道龙他们来的话是困难的。

“不,”斥候有些不安地说:“天南的数量过百……应该不是天南的原因……”

“过百?!……天南吗?……”冰千鸟的脸一下子白了。

“过百的天南吗?”雷比翁晃了晃头,“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这种情况……”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冰千鸟问。

“以前曾听精灵们说过,他们说妖邪中存在一种特殊的个体,他们拥有智慧,甚至能与人交谈。具体怎样我并不清楚,但是精灵管他们叫邪天。那是可以统领上万妖邪、上千天南的怪物,其战斗力甚至在天选者之上;一个邪天可以同时与几十名天选者对战并且与他们打成平手。总之,那是些怪物,强的诡异的怪物。”

“又是怪物吗?这里的怪物还少吗?”冰千鸟十分脱力,她真想撂挑子不干了,但是不行。

“怎么办?现在我们面临着两处不同的问题。”雷比翁问冰千鸟,“妖邪可能会攻击领国;但是银白之灾可能会攻击精钢派……或是龙城。”

“这才是最头痛的啊……”冰千鸟看着桌子上的立体地图。

虽然两头兼顾有些困难,但是也不是不行……冰千鸟研究着地图上的每一处,她想尽可能的利用所处的每一处位置。

雷公叔也说了,邪天是具有智慧的,所以他也有可能会兵法。可是,这样的话就不同于对待天南领导的妖邪了……真正的战斗吗?

冰千鸟将地图上的一些地方给标记下来。蜈蚣型妖邪不同于狼型的,它们的体表更加的坚硬,更难以打破。

好在这里的人都是精钢派的弟子啊……冰千鸟有些欣慰,她庆幸现在所有的人都是高破坏性的。

唯一的问题是战斗力的分配……需要有人到与妖邪战斗的地方去……

一开始,冰千鸟是想自己去的,但是当她想到自己的战斗力,就放弃了这个决定。

要充分利用战斗力。

“那个……”娜尔举了下手,“要不然我带人去处理妖邪吧……”

“你?”

“你现在在烦恼关于战斗力分配的事情吧?要不然,我来接管妖邪的事请,你来处理银白之灾的问题,怎么样?”

紫毛看出了我所顾及的了吗?冰千鸟看着娜尔。看来,她也不傻啊。

“好,那你负责处理袭向领国的妖邪!我负责银白之灾。”冰千鸟说。

两边的难度都不小,看的就是谁能活下来了……

推荐阅读:

去他妈的爱情 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 我能无限融合 医路偷香 扮演塔寨东叔卖冰糖,戏假成真了 王牌悍妃,腹黑邪王的绝宠 我家连着地下城 武夫当立 九域道祖 我是如此喜欢你 [综]信长独奏曲. 仙道奇侠传 大美时代 我捡的橘猫竟然是个妹子 龙瞳战神 都重生了谁还做舔狗 离婚后的她 天命出马仙2沈南 元府女姝 长生65000000年 唐十八司无御长风不入情 影视诸天,从四合院开始反转人生 妖孽仙帝奶爸 从鬼灭开始诸天无敌 三湘怪谈录 问鼎十国 从大猩猩开始发展科技 全输出狂潮 篮坛之史上最强 无敌从心想即成开始 身为大佬的未婚妻我一无所知 我的反派那么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