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斗兽者

0斗兽者

又是一记猛尾横扫,一群妖邪就这么成了肉片。

银白之灾的脚下已经堆了一层厚厚的尸体。

连续两天两夜的攻击,银白之灾所斩杀的妖邪已经过万。

饿了没事,吃脚下的妖邪的肉;渴了没事,喝身下妖邪的血;累了没事,咬自己身边的手;伤了没事,让鲜血飙得更惨烈;困了没事,因为你永远不想走到梦醒的那一刻。

银白之灾攻击着,杀戮着,对它来说一切都是不该存在的东西。野性、狂放、癫狂、疯狂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最原初的表现,一切的一切都是别人的错!都是造世者的错!银白之灾要做的就是将造世者所创造的一切都化为虚无。

又有一群妖邪袭向银白之灾。它们循环移动,试图让银白之灾搞混。但是银白之灾用它的重拳猛地击向地面,将来犯者捣成肉酱。

蜈蚣体表坚硬的外骨骼对银白之灾来说简直就是纸张。

冰千鸟他们看着下面的银白之灾。

“喂喂喂,这还是生物吗?”有人说。

银白之灾那违背常理的战斗力令所有人都背后发麻。

就在这时,从银白之灾的八个方向各钻出一只妖邪。

与此同时,银白之灾的身体开始显现出血红的纹理。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在银白之灾的身体上汇聚。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周遭的温度开始瞬间降低,空气中开始凝聚出点点冰晶。冰晶开始汇集在一起,两把冰质的斩刀出现在空中。

银白之灾一转身体,斩刀也随着银白之灾的转动而转动。

巨大的冰刀在一瞬间就斩开了妖邪的身体。但这还没完,斩刀所移动的轨迹上留下了冰晶,飞散开的冰晶落到周围,将周围的物体的温度瞬间剥夺,那些没有被冰刀斩到的妖邪在一瞬间就被冻成了冰雕。

不过,面对银白之灾的攻击,妖邪们没有半点畏惧。银白之灾的面前塌陷出了一个大洞,从洞中出现了一大群妖邪。

“这?!防备!”冰千鸟说。

在这群人的周围也出现了这类涌洞,一只又一只的妖邪从洞中出现。

但是令人疑惑的是这群妖邪并没有理身边的众人,而是疯了一样地冲向银白之灾。虽然有些妖邪看了众人一会,但还是加入了攻击银白之灾的浪潮中。

这群妖邪还特意避开众人的位置,就像是将他们作为见证它们与银白之灾作战的见证人一样。

银白之灾见妖邪的数量如此的多,就张开了羽翼。

血色的纹理像是流水一样充满了银白之灾的羽毛,原本寒冷的空气变得炙热。

周围从残破不堪的土地上出现了被火烧做后的赤红的热土,但这热土并不是随意地出现在地上,而是像笔一样在地上画出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这……”冰千鸟看着法阵。

敖丽则一脸慌张地从腰包中掏出法符,“大家!聚在一起!别散开!”说罢,她将法符一下子按在地上。

一层冰膜将人们罩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银白之灾的法术开始发动。

一根巨大的火柱直冲云霄,将天空给染红了。空气在一瞬间被加热膨胀,几秒后,一到高温而且快速的气浪袭向四周。

气浪撞击在冰膜上,将冰膜撞裂。

虽然冰膜内部的并还在向外散发着寒气,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种扯皮般的烧灼感。

热浪结束了,敖丽将冰膜给解除。

人们被惊住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惨败焦灼,土壤中冒着烟,草树被瞬间炭化,从内部爆裂而开的妖邪的尸体不计其数。

银白之灾则在那里啃食着妖邪的尸体。

“真是的!这还打什么?!能打过吗?!”有人发出了叹息。

的确,刚才的火焰足以证明银白之灾那异于平常生灵的力量。

突然,啃食着妖邪尸体的银白之灾停住了,它看向远处的众人。

人们都向后退了一步。

“呀!”冰千鸟发出了尖叫,她从马上掉了下来。

不,与其说是从马上掉了下来,不如说是她和倒下的马一起掉到地上。

“诶?”冰千鸟颤抖着将手放到她的马的脖子上。

“没有……脉搏了?”冰千鸟呆呆地说。

她的马匹在被银白之灾看到的一瞬间就失去了生命。

“这情况虽然是只听说,不过现在看来是真的。”雷比翁看着马,“有些能力不是很强的生物见到银白之灾会被吓死。”

冰千鸟站起身来,现在没有时间让她伤心,因为银白之灾正看着她,不,正看着她、夏尼和敖丽。

银白之灾慢慢地转过身子,它移动了它的脚。它的目光中透露着一种“这几人好像很好吃”的情感。

银白之灾开始向这里走来,向这里跑来,向这里冲来!

“全体!散开!”雷比翁喊。

正当大家移开时,一个拿着斧子的人影出现在银白之灾的血盆大口的前边。

夏尼拿着斧子冲了上去。

“去死!”夏尼高喊着,并一斧子砍向银白之灾。

受到了打击的银白之灾的头一下子陷到地中。但是夏尼也被弹开了。

“夏尼姐!”敖丽扶起了夏尼。

“好硬的鳞片……”夏尼站起来。

“夏尼姐!让开!”冰千鸟喊。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已经跳到了上空。她挥动着她那根铁鞭。灵动的身躯与环绕在她身边的铁鞭使她变得婀娜多姿。不过这美丽的动作却是死亡的邀舞。

冰千鸟在快要接触到银白之灾的瞬间挥动了铁鞭,铁鞭一下子抽打到银白之灾的天灵盖上。这一击打碎了银白之灾的头骨,甚至还将它的一部分大脑给剜出。

不过,这对银白之灾来说简直是挠痒。

冰千鸟还没落地,一只巨爪就从左边袭向冰千鸟。空中的冰千鸟快速挥动铁鞭,将其盘成一张盾牌来抵御银白之灾的攻击。

“切!都这样了还没有事吗?”冰千鸟将盾散开,她再次挥动铁鞭,铁鞭间的缝隙变小,贴合成了一杆长枪。“那,再试试吧。”冰千鸟持枪冲了上去。

这是金锁龙骨鞭的效果——“千机”,有多个可以灵活移动的部分组成的铁鞭可以盘成任何的武器。

而冰千鸟使用这样的武器是有原因的。

因为,只有这种武器适合她。

冰千鸟用长枪突击银白之灾,暴雨般的枪击将银白之灾的鳞片在几秒内给捣碎,如同猛龙甩尾般的勾挑将银白之灾的一部分肌肉给撕开。

黑血从银白之灾的伤口处流出。

“千鸟!”夏尼从冰千鸟的身后发出信号,冰千鸟立刻让开,将银白之灾的伤口给展露出来。

夏尼一斧子砍到银白之灾地伤口上,斧子紧紧地嵌在银白之灾的身上。

“再来!”冰千鸟在一旁喊到,她将铁鞭转变为战锤,从旁边抡动战锤,一锤子打到夏尼斧子的上面,是斧子陷得更深了。

接着,冰千鸟甩动铁鞭,让铁鞭变成钩钺,勾在斧子上的尖锥处,然后一运劲,将斧子向下拉,一下子拉开了斧子,使银白之灾的伤口变得更大了。

“小心!”夏尼喊。

她发现银白之灾的尾巴正要袭向冰千鸟。

冰千鸟又一次挥动铁鞭,使其变成剑。冰千鸟舞动着剑。她那流畅而又精准的剑与银白之灾的尾巴来回的碰撞,有好几次都是冰千鸟用剑尖击打到了银白之灾的尾尖。

银白之灾有些生气,它猛地甩动尾巴,使其重重地击打到地上。巨大的冲击使冰千鸟和夏尼被抛出。

“切!”冰千鸟又一次甩动铁鞭,将其变成弓的形状。

冰千鸟拉动弓弦所在的位置,一只光矢出现在弓上。

紧接着,冰千鸟放开了光矢。飞矢一下子射向银白之灾的眼睛,并且直接打进了银白之灾的眼睛中。

这光矢没有任何的伤害,冰千鸟这么做,只是为了用强光照射银白之灾的眼睛,使其失明罢了。

冰千鸟和夏尼落到地上。

人们看呆了。夏尼和冰千鸟,怎么看都不能将暴力和这两位美女联系起来,但是刚才,她们却对银白之灾造成了真真正正的攻击。

夏尼是自幼习武,而冰千鸟有这样的战斗力则是出于另一个原因。

龙王对每一任金龙将军的诅咒——“攘王者”。凡使用有这个诅咒的人都会获得超越常人的武艺,而且还能够随意使用任何武器,即使之前没有接触过的武器也会使用。

“攘王者”与“千机”的配合,使冰千鸟在拥有“倾国”的称号的同时还拥有着“灭国”的称号。

“千鸟姐!”敖丽大喊。

冰千鸟和夏尼引导着周围的快速离开。

敖丽这对银白之灾,此时银白之灾的头已经恢复了,手部的伤口还没有回复,但是这并不妨碍它从地上爬起。

“这,是我送给你的!”敖丽抽出五张法符。

不同于敖丽平日所用的红字法符,这法符是由黑色的字体写的。

敖丽将一张法符和另一张法符缠在一起并握在手心中,然后向银白之灾扔出一张法符,接着又在地上扔下一张法符。

五张法符顺间被烧毁,从银白之灾的身边出现了一条火焰,火焰在银白之灾的身边环绕,同时,一道道电流出现在火焰中。

正当银白之灾还在观察时,火焰一下子包裹住了银白之灾,火焰的内部闪过无数道发着紫光的闪电。

爆鸣声在火焰中此起彼伏,来回的闪电看得人惊心动魄。

“果然,很强的威力呢……”冰千鸟看着敖丽释放的法术。

这法符上的字之所以是黑色的,释放出来的法术之所以比一般的法术要强是因为雷比翁之前给敖丽的东西。

再出发前——

【“殿下。”雷比翁十分庄重地找到敖丽,并将一瓶子黑色的液体交给敖丽。

“这是……”敖丽有些不解,她觉得这瓶黑色黏稠的液体在哪里见过。

“这是那畜生的血。”雷比翁说。

“为什么要给我这种东西?!”敖丽伸出手,要扔了这瓶液体。

“殿下!”雷比翁拦住了敖丽,“这是神族给的!他们将那畜生的血给炼化了。”

“那又怎样?!”

雷比翁看着敖丽,说:“神族研究过了,他们说那畜生的血在炼化后可以充当法器的填充物。而且,其威力异常惊人。”

“诶?炼化?还有这事吗?”敖丽有些惊讶的看着黑夜,确实,里面没有难闻的气味,相反,被炼化后的血液还有种玫瑰香。

“希望您能将这瓶液体给活用。”

“这东西吗?……”

“是的,战后神族给我的。他们还说,那畜生身上的每一处几乎都能找到法术的强化点,甚至是回路!他们说,这东西不像是什么东西生出来的,倒像是被人给造出来的一样。”

“是吗?”敖丽看着手中的瓶子。

要是想要为珏报仇的话,还要用那东西的血吗?真是可笑!

但是,只要能为珏报仇,即使拿自己的命为代价也在所不辞!】

敖丽看着被火焰所包围的银白之灾。

“我不会让你轻易地死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正当大家以为银白之灾出不来了的时候,人们看到了在火焰中的影像。

明明火焰的颜色要更加的明亮,但是每个人都能看见火焰中类似眼睛的血色纹理。

纹理发着明亮的光,那光甚至压过了火焰的光!

火焰在纹理所发出的光下瞬间变小。

人们看清了,那是银白之灾!银白之灾的羽翼上出现了类似眼睛的图案,火焰的力量瞬间变小。

“其名曰;‘星光编织’!”冰千鸟说。

天空中出现了随意排布的法阵,从法阵中打出了方向不定,大小不一的光束。

本来这是轰炸性的控场法术,但是当光束打到银白之灾的羽翼的时候,光束被瞬间分散了。

“那东西的羽毛好像可以将法术给分散。”冰千鸟皱了下眉。

“这下可难办了……”没人注意到愤怒的敖丽把自己的嘴唇给咬破了。

另一边——

“所有人!三人一组,注意阵型!”娜尔在高处说。

这里是冰千鸟所着重标识的地方。

冰千鸟说如果那邪天有智商的话,那这里就是妖邪的必经之地。娜尔也被冰千鸟拜托要守住这里。

“到了现场,一切都由你指挥!你是上级贵族的孩子,领导能力一定比其他人强,我相信你!”冰千鸟是这么说的。

“谁会输给你啊?!金毛?!”娜尔一连放出五支箭矢,将八只妖邪给消灭。

现在,娜尔命令所有的人分为三人一组,分布在战场的各个角落,同时,每组间的距离不得超过五十米。

既然人数上不占优势,那么就要创造优势。

在一定区域内,人数的多少与战斗力的高低是程先增后减的。

一平方米内,两人的战斗力比一人的高,但是十人的战斗力却低于两人。

只能靠点阵的办法来弥补不足了。娜尔想。

与此同时,从领国内前来助阵的人也大显身手。

超越者吗?虽然听说过他们的力量堪比王种,但亲自看见过还真是震惊呢。娜尔看着从各地赶来助阵的超越者,他们都是人族,但是却和娜尔手下的王种配合得相当的好。

这样的话,很快就会结束了吧?娜尔想。

等结束后……金毛,等着我!

推荐阅读:

七零娇娇女[穿书] 昏君听劝后,百官都麻了 我的美艳女上司 极寒天灾,我有木炭翻倍 十周年之最后的问候 从虫巢开始修仙 武装特警 这个女仙惹不起 超级生钱系统 驭香 顾晟沈妙妙 故燕云煌 别拦着我我要救妹妹 我的外挂是汉语 被我救过的人都哭着要报恩怎么破 我的哥们是皇帝 电影世界大融合 异界最强神王 篮坛活雷锋 超级黑科技菜农空间 群星:从先遣军开始 八零被读心:小辣妻日撩夜哄 影视诸天,从四合院开始反转人生 圣光教会 游戏舱拯救世界 布丁的江湖 掌封天道 暖冬故事坞 火影之剑压天下 moba:我非指向性技能带锁定 我有一个诸天公会 闻墨色而行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