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制衡

0制衡

嬴宁落到地上,与他一同落地的还有银白之灾手臂上的一块肉。

果然,用这把刀攻击起来好简单……嬴宁看着刀。刀上还沾有银白之灾那令人作呕的黑血。

虽然是这样,但是……嬴宁看了看银白之灾,它正像一个小孩一样好奇地看着没有复原的伤口。

完全没有造成伤害的样子……

这时,银白之灾又一记重拳,将嬴宁身边的地面给打碎。

嬴宁对自己的存活感到一丝欣慰。刚在的攻击明明可以杀死我的,但是银白之灾并没有,而是选择了攻击我的身边,看来,珏的意识还在!

要让他想起来才行。嬴宁握紧了刀柄。

夏尼和冰千鸟已经被嬴宁给劝退了,现在战场上与银白之灾战斗的只有嬴宁。就连雷比翁也被嬴宁的气魄所震慑到了。

雷比翁曾说,面对银白之灾时,能对它拔剑相向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了,更何况是单挑了。

不过,嬴宁与银白之灾的独斗只是为了防止冰千鸟或是夏尼刺激到银白之灾。

那样只会影响珏的恢复!

正当嬴宁想着的时候,银白之灾又有行动了。

它挥动羽翼,用羽翼的尖端砍向嬴宁。

羽翼如同铡刀一般击向地面,将大地打出了一道光滑整齐的口子。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你倒是醒过来啊!”嬴宁用刀刺向银白之灾的肩部,并借由重力向下滑,由此在银白之灾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极长的口子。

银白之灾又一次好奇地看着自己的伤口,还用它那蛇一般的舌头舔舐了一下伤口,卷起了一摊黑血。

然后银白之灾伸出尾巴,向着嬴宁发起攻击,那快速的攻击令嬴宁一时间招架不住,倒在了地上。而银白之灾那致命的尾尖则瞄准了嬴宁的心脏——这是对嬴宁的死亡通告。

“嬴宁哥!”夏尼大喊。

突然,银白之灾的动作僵住了,它像是在抗拒什么一样。它那双眼睛中流露出一种温和与暴戾,两者相互更迭,彼此争斗。

是珏吗?!是珏吧?!嬴宁快速离开银白之灾的尾下,并在一旁期盼着珏的醒来。

可是,嬴宁的想法落空了。

银白之灾的眼中在转瞬间被暴戾所充满,看来是珏输了。

银白之灾仰天长啸,发出了那震撼灵魂的咆哮。

“这!这是怎么回事!?”夏尼捂着耳朵,她觉得银白之灾的情感变得也太快了。

“这么丰富的情感?这畜生真是母的吗?!”雷比翁也有些扛不住银白之灾的咆哮。

“噪死啦!”冰千鸟伸出手,用“煅铸”创造出一根钢针,顺这银白之灾的嘴就打了进去。

被钢针贯穿的银白之灾的喉咙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它张开了羽翼,一连串的电弧在银白之灾的羽翼上缠绕积累着。

“嬴宁哥!快走!”

嬴宁虽然快速撤离,但是还是难以及时逃离银白之灾的攻击范围,来回的闪电将嬴宁给包围。

这下可难办了……嬴宁将偃月刀插到地上自己则蹲下来,以免自己被高能的雷击给攻击到。

“要想办法把嬴宁哥给救出来。”夏尼打算冲上去就嬴宁,可是她被冰千鸟给拉住了。

“现在你冲上去也只是徒增麻烦,而且你能突破那雷电阵吗?”

夏尼没有回答。

冰千鸟看着银白之灾身下那密密麻麻的闪电。

这样子……好像在哪见过……冰千鸟想。

啊!是少芸那次!冰千鸟想起了那次少芸去极星峰取玄雷木的时候,少芸曾说要是有钢针就好了。

冰千鸟伸出了手,她要运用“煅铸”的力量来创造出钢针。

“你在做什么?!”雷比翁看到天空中出现的几百根钢针,有些不安地问冰千鸟。

“当然是把你可爱的弟子给就出来了。”说罢,冰千鸟一落手,将几百根钢针扔下去。

“别……!”雷比翁本想制止的,但是冰千鸟的速度更快一些。

落下的钢针打穿了银白之灾的身体,刺入地中,然后吸引着周围的雷电。

“看吧,很有用吧?”冰千鸟说:“喂!嬴宁!快从雷电中出来!”

可是嬴宁没有动,相反,他向众人喊:“快离开!快跑!”

“诶?”正在冰千鸟还在发愣的时候,坐在素风上的敖丽已经将她拉起来了。

远处的电流快速冲击的声音传遍战场,冰千鸟惊讶地看着银白之灾翼下的异常——电弧将几百根钢针从地中拔起,然后将其扔向冰千鸟所在的位置。

“那畜生,不是傻子!”雷比翁大喊,“它的战术头脑比我们强得多!只是因为它太强了,不需要用战术打败我们而已!”

“就相当于游戏中你满级了,不需要用脑子打败对手一样吗?”敖丽紧紧抱着素风的脖子喊道。

“虽然殿下的形容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没错。”雷比翁说。

嬴宁这时见银白之灾放出了所以的雷电,于是跳起,照着银白之灾的下颚就是一刀,把它的舌头连同下颚上的肉给砍了下来。

珏!你倒是快点赢啊!!嬴宁见银白之灾一直没有消停的样子有些崩溃。

“我靠!!又又又又又输了!”珏抱着头仰倒在地。

“你个垃圾!我来!”暗影推了下珏。

“你?!你比我更垃圾!”珏瞪着暗影,“我问你,从刚才起,几比几了?!”

“额……全败……”暗影无奈地说。

“我说,你们俩都是半斤八两的,能不能团结些?!”铠甲在另一边说。

珏和暗影看了看彼此,“是,你说的是……”

现在概述一下目前的情况:出于无聊,珏、暗影、铠甲正在进行下棋比赛,由于珏与暗影是属于下棋的渣滓的,所以珏就与暗影为一组。而目前的战绩则是珏与暗影的组合全败给铠甲一人。

“我说,外面没事吧?”铠甲有些不安地问。

“……下这啊!笨蛋!”珏给了暗影一拳,“应该没事吧?喂!外面有没有事啊?”

“你什么态度?!”暗影挪了下棋。

“喂喂喂!不许犯规啊!”铠甲说。

“切!被发现了吗?”暗影又把棋给挪回来,“没事的,我已经将伤害控制在最小了……虽说有几个不行的是挂掉了。”

“那几个没事,反正都没什么潜力。”珏若无其事地说。

“是吗?”铠甲下了次棋,“不过这些人真是能挺啊,这都不会去。”

“没办法,”珏指指上空的图像,上面闪过雷比翁的身影,“这家伙的手是被我给吃了。”

“是吗?”铠甲看了下雷比翁,“龙族的肉好吃吗?”

“来,采访一下,”珏看向暗影,“暗影同志,请问龙族的肉好吃吗?”

“咳!”暗影换成了一个美食大厨的形象,“在我看来,龙族的肉是富含大量的肌肉纤维的,虽然由于长期的运动而积累了大量的乳酸,但是这并不是影响其口感的因素,更重要的是,龙族的肉是富含大量的海脉的力量的东西,可以对身体进行进补。不过,比起生吃,我更希望能进行熟食化的处理。”

“哦?看来大厨师找到合适的食材了?能分享一下吗?”珏问。

“哦,可以啊。”暗影指了一下上方图像中的人,“这里的四名女性看上去十分的美味。”

“哦,是敖丽那群小妮子吗?”珏说:“看上去很嫩,应该会很好吃吧。”

“是的,”暗影一点头,“要是要处理她们的话,我建议……”

“诶!你们俩够了!”铠甲看不下去了。

“好的,感谢我们的‘暗大厨’,那么,请观看接下来的下棋比赛,下面请讲镜头转给破铜烂铁。”珏拍了下铠甲。

“你真是够闹的啊……还有,你刚才的那一套‘暗大厨’是怎么回事?!”铠甲问。

“我也不清楚,”珏耸了下肩,“之前在龙城的时候看到的一张会显示画面的水晶,上面的人都是这一套……听敖丽那小妮子说是模仿了魂界的叫做‘电视’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

“事随时迁啊……”暗影有些无奈地说了句。“啊,对了,时间还没好吗?”暗影又问向铠甲。

铠甲指指自己身上正在恢复的裂痕,“早呢,再等等吧。”

之前珏和铠甲找到了暗影,并说出了希望能获得身体的控制权的愿望,对此,暗影十分痛快地答应了。但是有一个问题:现在珏的身体银白之灾化,其内部蕴含的极强的力量不是以人类形态就可以轻易接受的;就算是可以接受,那也会对周围产生一种特殊的能量波动,其波动的效果就是会不自觉地剥夺他人的生命。

因此,想要化成人形,就需要阴阳两夷铠的力量。不过由于铠甲上满是裂纹,所以其控制力量的能力大大减弱。

开始,珏和暗影强迫铠甲为银白之灾遏制力量,但是失败了。这也是为什么嬴宁会看到银白之灾眼中的情感的变化。

“诶?”这时,珏看到了在中央方尖碑下的东西。

一个长得和珏一样的男性,与珏不同的是这名男性的后脑处留有长到胸膈的一指粗的像是马尾一样的发段。

这个珏神情比珏的神情还要死人化,他面无表情地依着方尖碑看着上空的图像。

“那是谁啊?我吗?”珏问。

“别和他说话。”铠甲说。

“对,不要理他。”暗影也小声应和道。

“为什么啊?这不是另一个我?对了,这就是‘他’吗?”

“怎么可能?”暗影和铠甲同时否定到。

“这家伙可比‘他’厉害多了。”暗影指指那人。

“是吗?”珏走了过去,用手戳了戳另一个珏的脸,“没反应啊……”

“不是说了不要理他吗?!”铠甲有些不安,“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存在!”

“什么啊?”珏皱了下眉,“这不是我吗?你们倒是放尊重些啊!”

“我们平日对他可是相当得尊重啊……”铠甲捂着额头处相当无奈地说。

“就是,就算是我也不敢随便的动他,”暗影说:“在他面前,我的力量简直就是个喽啰。”

“啥?!”珏快速从另一个珏的身边跳离,“这家伙有这么强吗?!”

铠甲和暗影点点头。

“对他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弱小,就算是银白之灾,也会被轻松地解决吧?”暗影看着那个珏说:“我说的解决可是绝对的死亡,永世的覆灭……”

“那让他……”珏有些兴奋地说。

“别开玩笑了!”暗影说:“要是这身体让他接管的话,一切就都完了!三界会化为一片焦土!所有的生灵都会死亡!终焉的力量将席卷一切!”

“有,有这么严重吗?”珏说。

“这个你,可以说是罪的起源吧?”铠甲说。

“罪的起源?”

“总之,我不希望看到你与这家伙达成一致的那一天的到来。”

“达成一致?不可能吧?这东西不是和死人一样吗?”珏说。

暗影摇摇头:“那还好了呢,最近,就在你见到那个叫敖丽的小妮子后,这家伙就有了反应。”

“反应?”珏好奇地问。

“丽……丽……”另一个珏的眼睛突然恢复了光亮,他看着上方的图像并伸出了手,像是要抓取什么一样。

“哦!”珏被另一个自己的突然开口给吓了一跳。

另一个自己的声音是如此的悲伤而又沙哑,像是大哭一场直至自己虚脱后发出的声音一样。而且,这家伙说的话不是三界的语言,而是另一种没有听过的语言。

但是,珏却能听懂他说的话。

“丽?”珏皱了下眉,他看向上方的图像——敖丽的身影在里面。

“那个我认识敖丽吗?”珏问。

“天知道,”暗影一耸肩,“反正他是对这小妮子有反应罢了。哦,他对那个叫夏尼的,还有那个姓冰的都有反应,只是对敖丽的反应大一些。”

珏看着另一个自己,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一个十分美好但是异常悲伤的故事。

突然,一股寒意蔓延到珏的身上。

“这!这是什么?!”珏大声问。

“不得了啊……”暗影看来也受到了影响,他把整个棋盘都给掀翻了,“有东西来了……”

夏尼她们瞪大了眼,他们看着突然从地中钻出,并攻击银白之灾的怪物。

那怪物上身是个六臂人,下身是个蜈蚣的形状。这怪物用手中的武器疯狂攻击着银白之灾,银白之灾也对着怪物进行着远超先前的攻击规模。

“我就说吧。”娜尔在一旁说。

在前线的娜尔指挥着人们作战,但是她很快就发觉了这妖邪的怪异——要是想要祸害生灵的话,他们的攻击也太击中了,就像是为了谁而一味地牵制一样。加上先前雷比翁说的邪天的性质,娜尔想这会不会是邪天的缓兵之计。

邪天的真正目的是要与银白之灾单挑。

原本,娜尔认为要是邪天能帮她们解决银白之灾的话会是个好事,但是一想到冰千鸟还在战场上时,她就立刻带人转换战场。

反正妖邪已经扫荡的差不多了。

刚一到这里和冰千鸟说完话后,这邪天就出来了。

“我靠!能快走吗?!我可不想在这里打!”珏一个劲地敲着暗影。

“好好好好!我走!我走!”暗影的眼睛一红,“连上了!走!”

图像上的景象变成了天空,看样子银白之灾飞起来了。

“丽!”另一个珏突然喊:“那东西!会……伤到丽的!……”

“哇!大哥!现在不是管那小妮子的时候啊!”珏说。

“丽!帮帮她……你!你也知道的……”另一个珏紧紧抓住珏的衣服。

暗影和铠甲都不安的看着那两人。

珏也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很强烈的情感。

“必须……要……救……丽……”珏恍惚地说。

“喂!‘我’!别听那家伙的话!”暗影说。

珏却没有理暗影,他伸出了手。

一群人形的东西出现在了珏的面前。他们的性质有些类似暗影,和先前少芸转移时召出的影子人很像。

这些人单膝跪在珏的面前,仿佛在觐见君王一样。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透发着一股极致的忠诚与强大的力量。

“去。”珏一挥手。

影子人们恭敬地一点头,然后瞬间消失了。

“不得了啊……”铠甲扶着在召完影子人后的昏倒的珏说:“希望他别再这么下去了……”

“这可说不好……”暗影说:“天知道他的命运是什么……”

推荐阅读:

契神灵!驭万妖!绝世御灵师又凶又美 拿着男二的剧本说爱你 飞鸟 师尊只想摆烂,徒弟全成神了! 斗罗之我有个大金钟 都市之无敌王者 放开那个导演 被家暴后,我献身了未婚夫的疯批叔叔 郎君你莫归(糙汉) 无限流:我的卡牌能召唤异种 龙珠:我,雅木茶,诸天最强 灾后餐馆经营日志 穿越后演了个腹黑反派 宦意惊春 [综英美]跟蜘蛛侠猎魔的日子 重生港岛,家大业大 综漫:从电锯人开始的二次元穿梭 我帮杨老板黑州建国开启S3 唐若雪叶凡 衬衫吻玫瑰 年代:梦入神机他开了挂 小王爷在便利店打工 海贼:每天一个超能力 换亲后,我搬空库房救忠烈去流放 老网络,老爱情 修行从天降神女开始 人间余温 魂穿胖橘:我PUA前朝后宫 开局强化百万雪袍铁骑,杀穿神洲 穿越到大秦改变大秦的命运 诸天:每个世界都能刷新天赋! 张玄南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