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邪天

0邪天

“这!怎么这么多?!”冰千鸟拿着剑说。

“谁知道了?!”夏尼在冰千鸟的身边。

现在,一群人被突然出现的妖邪所包围。本来邪天是在于银白之灾打的,但是银白之灾突然逃走了,于是发现了一群人的邪天就召出了一大群的妖邪,其中还包括了许多天南。

“有,有什么办法吗?!”敖丽甩甩手中用完的一张法符。多亏了由银白之灾的血炼化成的东西来制成的法符,本来强得要命的天南在被敖丽召出的法术击中后就瞬间死亡了。也真是如此,敖丽顶起了消灭天南的任务。

不过,法符快用完了。

死者的人数正在上升,娜尔带来的超越者也由于第一次与天南作战而死伤大半。

在这么靠下去,所有人都要完!

“冰姐姐!倒是想些办法啊!”敖丽说。

“就是啊,千鸟,没什么办法了吗?”

“金毛!你倒是想些办法啊!”娜尔也大喊着,她正用流着血的手指拉动弓弦。

冰千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紧紧地咬着牙。

她已经没有可行的办法了!面对这种情况,只有牺牲一批人来殿后才能得救,但是,牺牲就意味着有人的死亡。

冰千鸟,她不想再失去部下了,她不想再有人死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从前,她为了获得家人的肯定而带了一批人去消灭妖邪,不巧遇到了天南。当时急于功名的冰千鸟带人去消灭天南,可不曾想天南是被消灭了,但是失去天南统号的妖邪却将他们包围了,为了掩护冰千鸟的撤离,一批人自愿牺牲自己为冰千鸟殿后。

冰千鸟回来了,但是那一批人没有回来……

“千鸟!”雷比翁说:“要是要人殿后的话,找我就行了。”

“雷公叔?!”冰千鸟一愣,险些被妖邪给咬到,“这怎么能行?!”

“没事的!反正我也残了,去找笑靥不正好?”说罢,雷比翁爽朗地笑了几声,然后用他的斩刀轻松地连斩几十只妖邪。

“那么,请让我陪同!”嬴宁过来了,他的身上全是妖邪的汁液。

“不行!”雷比翁说:“你带夏尼走!”

“可是师父!”

“事情到现在这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们来打那畜生的!你带着夏尼走吧!还有,这个拿着!”雷比翁塞给嬴宁一个竹简。

“这!师父!”嬴宁拿着竹简,他知道那是什么。

“精钢派应该是保不住了,一切都拜托你了!麻烦你带着夏尼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能离开起驾洲最好,一定要躲起来!一直躲到那畜生被再次封印为止!到那之后,你想要复兴精钢派或是干别的我都不会说什么!不过!一定要夏尼幸福!你和她结为夫妻也好,或是她嫁给别人也罢,一定要让她得到幸福!要是龙族让她去与那畜生打的话,你就拒绝!”雷比翁说着流下了泪:“告诉夏尼,是我错了!我果然是舍不得她去与那畜生打的!让她安安稳稳的过个好日子吧……”

雷比翁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一样的东西——那是和嬴宪房间里一样地照片,唯一不同的是在照片上没有嬴宪的影子。

“要是笑靥听到了的话,会笑我吧?……”

“师父!”嬴宁将竹简塞到雷比翁的手中,然后冲向了妖邪的内部,“这些话您就亲自给大小姐说吧!”

嬴宁的身影消失在了妖邪之中。

怎么会这样?!冰千鸟想,为什么又会有人的死亡?!这,就是战斗?

就在这时。

“千鸟姐……呀——!”敖丽发出了尖叫。

一只妖邪勾到了敖丽的衣服,并将她甩到天上,然后仰头朝上想要吃掉敖丽。

冰千鸟呆呆地看着空中的敖丽。

正当敖丽快被妖邪咬到的时候,一道寒光闪过,妖邪的身体变成了两瓣。

一个暗影将空中的敖丽抱起,然后平稳的落到了地上。

暗影将敖丽慢慢地放到地上。

“谢谢你……”敖丽有些傻眼地看着这暗影。

不仅是这只妖邪,周围的一圈的妖邪全部暴毙,就连天南也瞬间死亡。外围的妖邪见状后都不敢上前。

在人们的面前,站着不到十个的暗影。从身形上看,他们有男有女,男性是健壮且高大的,有着堪比珏或是嬴宁的身板;女性则是身材匀称而丰满,个个不亚于冰千鸟她们。

敖丽看着面前的女性暗影。

这时,暗影突然跪拜在了冰千鸟她们的面前。

“诶?这,这是什么?”冰千鸟一惊。

“不,不知道啊……”夏尼也傻了眼。

“他们不是龙吧?”敖丽说。

就在冰千鸟疑惑的时候,一连串的画面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在一个高耸而又奢华的露台上,一名金发的女子身着华丽的衣服站在露台的边缘。那一身华丽的衣服是冰千鸟从未见过的,那是如此的奢华与精致!

女子的身上满是珍贵而又精细的饰品。她的身姿妙曼,行为典雅,但是却充满了一股女皇之气。

在女子的身边,是一名男子。男子同样身着一身华贵的衣服,戴着精贵的饰品。让他们身上的衣服与饰品是就算是身处三界的上层的冰千鸟也会发出惊叹的东西!

露台下,一大群人正在欢呼与庆祝,而冰千鸟在意识中能感受到这是在喂这女子与男子的欢呼。

可是男子的脸冰千鸟看不清。

但,一种特殊的情感在冰千鸟的心中涌起,那是什么?开心?幸福?内疚?哀伤?

“千,千鸟姐?”敖丽小声问,她发现冰千鸟的神情有些恍惚。

“我……”冰千鸟开口了,她说着奇怪的语言,这是敖丽她们听不懂的语言:“我是灵王的最后的伴侣,灵种的唯一的女王。我现在就以女王之名命令你们……将所有的敌人消灭殆尽!以示我灵种之威!”

暗影们一点头,就瞬间消失了。

“对!让这些低等之辈见识到我灵种的力量!你们都是吾王之剑!为吾王夺得胜利吧!”冰千鸟对着暗影消失的方向喊。

正当夏尼她们还在纳闷呢,只听“咔嚓——!”一声,战场上几百的妖邪瞬间全身爆裂,立刻死亡。

“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在一瞬间就消灭了包括几十只天南在内的妖邪群,这些暗影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时,暗影们又回来了,他们依旧跪拜在冰千鸟她们面前。

“这,这是在给冰姐姐跪的吧?”敖丽想要慢慢地移走。

“你在说什么?丽?这可是……”正当冰千鸟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眼睛突然又恢复了神态。

“诶?这,这是怎么回事?!”冰千鸟看着战场上成片的妖邪死尸。

暗影们一点头然后就消失了。但是有一名暗影在走前伏到冰千鸟的耳边像是说了些什么一样。

“啊!对了!嬴宁!”冰千鸟大喊,然后就收拾了一下铁鞭后向别处跑去。

“千鸟!”夏尼追了上去。

“千鸟姐!……啊,谢谢你们。”敖丽向暗影一鞠躬,然后追了上去。

人们见冰千鸟他们离开后也都追了上去,暗影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冰千鸟到了目的地后,正好看到一个东西被打到了一旁的石头中。

“嬴宁?!”冰千鸟跑过去。

嬴宁浑身是伤地陷在石头里,他的骨头应该是粉末性骨折了。

冰千鸟用法术为嬴宁治好伤。

“哦?看来这里还有人啊……”从远处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冰千鸟回头望去,她被眼前的蜈蚣型怪物给吓到了。

“长得还挺漂亮的。”那怪物说:“初次见面,在下穆勇。我看你是龙吧?还是上位的吗?真是有趣,没想到我的计划竟会被打扰,真是失策啊。”

“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吗?……”穆勇的六只眼看了下冰千鸟身上那沾有血以及破碎的衣服,“这不很明了吗?当然是为了与灾的作战了。”

“灾?那是银白之灾吗?”

“哦?它还有这么文雅的名吗?”

“那东西不在这里,我们可以相互收手吗?”冰千鸟问,她明白,现在的她是打不过这怪物的,要是能相互收手的话,这便是最好的处理方案。

“不在,则我当然知道……好吧,既然小姑娘你不想打的话,那我就收手吧。”穆勇一转斧子,“至于这个小哥,是他突然向我提出挑战的,打伤了他真是抱歉,不过应该没死才对。”说着,穆勇鞠了个躬。“但是身为中阶龙竟敢凭一人之力就能杀到这里并与我单独作战,我真的很钦佩这孩子。”

“不不不!没,没事的!反倒是我们这边要道歉!是他先来找您的。”

冰千鸟虽是这么说,但是心中还是怨恨着对方,要不是这东西的堵截,他们也不至于死这么多的人!谁去为死去的人道歉?!死去的人又招惹了谁?!可是,现在只能委曲求全。

“不,我这里才要道歉,抱歉让你们死了这么多人……”

还挺讲理的?冰千鸟的心情多少缓解了些。

“那么,我先走了。希望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穆勇说。

冰千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笑了笑。

正当穆勇要走的时候。

“千鸟姐!”

“千鸟!”敖丽和夏尼赶来了。

“啊,你们来了?”冰千鸟说。

“嗯。”敖丽看了下嬴宁,然后又看了下远处的穆勇。

“什么都别说……”冰千鸟对整个人都变直了的敖丽小声说。

穆勇转过身去看了看那群人,可是他的表情瞬间变了。

“诶?!”冰千鸟见穆勇突然高举长枪刺向他们所在的地方。

“呀——!”敖丽和夏尼发出尖叫,冰千鸟带着她们以及嬴宁逃走。

“穆勇阁下?!”冰千鸟问。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吗?!暴龙神!这就是你说的公主?!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真是个疯狂的人!喂!小妞!你快把那女孩交给我!我会放你一命的!趁我现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

公主?!是谁?!敖丽吗?冰千鸟看着敖丽。

“抱歉!她是龙族的公主!我必须要保护她!”

“龙族的公主?!哦哦,是这样吗?!是!这样吗?!!”穆勇的情绪更加的不稳定了,他高举双斧砍向冰千鸟那。

“锵——!”夏尼和冰千鸟用武器挡住了来自穆勇的两个方向的攻击。

“吼?!现在还在挣扎吗?”穆勇轻蔑地说。

好大的力气……冰千鸟的脸颊出现了冷汗,夏尼也是一样。

“哈哈哈!就这点水平吗?!暴龙神!看我杀了你的公主!你就后悔去吧!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能让你得逞!”穆勇疯狂地说。

他移动了第三双手上的剑。

“小心!”冰千鸟一下子弹开斧子,换做盾来迎击。

“哦?会变化的武器?很新颖啊。”穆勇一边施加着怪力,一边用剑疯狂击打着冰千鸟的盾。

冰千鸟能从盾上感受出来自穆勇的剑的攻击所带来的穿透力。

“那边的小妞,你不用法术吗?”穆勇问。

“诶?”敖丽一懵。

“你身上有很强的法术波动,难道不会用法术吗?……咒术师?原来如此……”

“敖丽!快跑!”冰千鸟大喊,然后她挥动手指,是一道道玄雷击打到穆勇的身上。

穆勇十分从容地用长枪吸引雷击。

“是神龙吗?不过你的力气很大啊……原来如此,你是龙族的金龙家的人?不过那冰家应该都是男性才对,为什么会出现你这女性呢?……算了,这也不关我的事。”穆勇第一双手将长枪架在一起,一个法阵出现在长枪的交接处,然后一道急促的光束打向冰千鸟她们。

“千鸟!”

“没事!夏尼姐……”冰千鸟抹了下嘴角的血。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可以这么轻松地使用星移级的法术,要不是我及时开启了防御性的法术的话,我早就挂了吧?……真是可怕!

“你还是太年轻了啊!”穆勇又是一枪刺向冰千鸟。

“啊!谁?!”穆勇的一只眼睛突然被电糊了。

“喂!金毛,要帮忙吗?”娜尔问。

“你可算是来了……”冰千鸟因娜尔的及时赶来而欣慰。

“有时龙吗?”穆勇睁开了那只被打倒的眼,他的眼睛已经复原了。

好可怕的恢复力……冰千鸟皱了下眉。

“呐,公主啊,”娜尔说:“你现在施不了法了吧?”

“咦?唉,啊,是的……”敖丽低了下头,但在的她是没用的。

“那快带嬴宁离开吧,现在能走开的就是你了。”娜尔说。

“你们,谁也走不了!”穆勇厉声说:“那个白毛,待会在杀你!”

“切!”娜尔用厌恶的表情咋了下舌。

“大人!我们发现了邪天!”有一个身上带有纹身的人说。

“哦?是吗?”回答的是一名女子。

这女子坐在一个奇怪的椅子上,那椅子的形状圆滑并富有金属光泽,给人一种超时代的感觉。

但是这不算什么。女子所在的地方说不清是那,周围是由钢板制成的地板和墙壁。周围的人也穿着奇怪的衣服并坐在类似的椅子上。男性又穿着西服的,或是绿色风衣式军装的还有的甚至穿着一件短袖T恤,T恤上还有画着可爱动漫女孩的画;女性则有穿着轻盈的连体裙的,或是各种制服的,还有的甚至穿上了类似哥特式的服装。

至于刚才回答的女性,她穿着一身黑白配的女仆装,但是这女仆装有着许多的蕾丝花边,裙摆也很短,加上女性本身穿着一双白色的吊带袜,使得她这身女仆装只有观赏性,而没有实用性。

虽然穿的不一样,但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从他们的身上都可以看到特殊的纹身。

女子本身长得也很特别。她的身材苗条修长,有着撵超夏尼的身材。她的面容十分成熟,给人一种妖艳的感觉,但又不乏妩媚。她有着一双黑色的眼白,金色的瞳孔的眼睛。她的头发十分的罕见,发根处是黑色的,可是随着头发的长度的增加其黑色的部分变得淡薄,开始趋于灰色,然后是白色,最后是透明。

他们的面前有一张镶在精致的边框的镜子,这镜子和萍手中的天平有着一样的性质——圣洁、美丽、强大。

“可是大人!那可是邪天啊!虽然他的身边有龙,但是您知道的,龙是打不过邪天的!而且,‘黑公主’的原体也在那里!”

“千肢虫吗?没事,则此轮不到我们出马。”女子说。“至于还未觉醒的‘黑公主’就先放在哪里吧,反正也只是造世者们拿来吓我们的。”

“但是大人!”

“我都说了没事啦!”女子的手指好像抓着什么一样转来转去。那是她的头发——变得透明的发梢。可是这里的人知道,她的头发乍一看是到达背偏下的,但是那只是白色的部分而已,她的头发的真正的长度是到臀下的,只是由于变得透明而难以发现罢了。

女子对着镜子回了下手,镜子内显现出一头银白色的巨兽。

“这!”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惊呼。

“那位大人竟然出来了?!”

“太好了!”

“太棒了!”在场的男女几乎都要哭了。

女子倒是一脸通红地看着镜中的银白之灾。

“一切都交给你啦……亲·爱·的。”

推荐阅读:

武侠,开局杨过,我百倍悟性! 人在西游,开局拜师镇元子 盗墓:和小哥与黑瞎子成了纸三角 我和亡夫他哥 奚山以北 我是射手 小行尸一心求死,豪门世家追着宠 寻人剑一 摇滚:光辉岁月 莲花楼:我来自末世 大师兄是恋爱脑,根本治不好 影视:多子多福!开局截胡司理理 仙武:财富越多实力越强 神兵之主 [综影视]寒江雪5 家父赵蒙生,抽你侯亮平怎么了! 火影:笼中鸟困不住我风后奇门 斗罗:穿成唐三姐姐后我封神了 开局将死!卷王小师妹决心做祸害 真爱一条河系列VS人间烟火 海贼:我,洛克斯船上最强战力 在异世靠刷新系统搞基建 捡个失忆仙君当乖徒[重生] 忘记夏天 辐射:拾荒者重建文明 罗纳尔多解约后我成了传奇经纪人 综漫:从巨人开始签到诸天 开局契约清冷校花,觉醒祖龙武魂 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被小直女套路后 我的未婚妻风华绝代 穿越兽世:唯一人类她杀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