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宿敌

0宿敌

珏和穆勇相互对视着,周围的气氛十分的严肃。

夏尼待在敖丽的身边,娜尔也被夏尼给抬了下来;冰千鸟则在夏尼的身边用煅铸制造着珏所要的东西。

“这里不太适合打呢,”珏说:“换个地方吧。”

“随便你。”穆勇掉头离开,珏跟在穆用的身后。

“珏!”夏尼想要叫住珏,珏是百兵阵的第一,但是夏尼不认为他又能与穆勇战斗且获胜的可能。

“没事的,”珏头都没回地说:“没事的……”

珏和穆勇,一个人和一个巨兽消失在了远处。

“千鸟!”夏尼想要去找珏。

“绷带怪就在前方,”冰千鸟能感受到穆勇的气息停止了移动,“但是我不希望你去!夏尼姐!……那个,不是我们都能打败的……”

“可是千鸟!”

“别说了!”冰千鸟的情绪有些激动:“我……我也不想这样得救啊……”

不知道是什么,有一滴液体滴到了冰千鸟手中发白的液态金属上,发出了“咝——”的声音。

珏和穆勇来到了一块空地。

“真是没有想到啊,灾!”穆勇突然开口了。

“没想到?什么?”珏歪了下头,他知道邪天都是怪人,但是穆勇的这句话真的是让他一头雾水。

“你竟然还会变成这个样子啊——人的样子。”穆勇用枪尖指指珏。

“啊,这个啊。”珏看了下自己的身体,“这个……是我本来的样子,还没变成灾时的样子。”

“还没变成灾?”穆勇俯下了身子,“这么一看,你真的长得不错啊。可以摸摸你的脸吗?”

“虽然有些抵触,但是可以。”珏一仰头。

“谢谢。”穆永将剑插到地上,然后他将的大手放到珏的脸上。“嗯,光滑,而且很软,有些偏向女性的脸,但是五官的排布与长势倒是型男的脸……”

“喂喂喂喂!摸可以别搓啊!痛啊!”珏推开了穆勇的手。

“哦哦,抱歉抱歉……”穆勇连声道歉,并且向后退去。“对了,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都是你在问啊……真是的,待会我问你一些问题。”珏说。

“行。那么,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变成灾的?”

“一个很奇怪的因素吧?也有可能是我自作自受……你知道生灵与造世者的那次战斗吗?”

“那时候我并没有听说这件事情太多”

“那真是可惜,你不能理解其中的原因的了。”珏一摊手,摆出一副没办法的样子。“该我问你了。”

“请问。”

“你为什么要攻击这里?”珏问:“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会找事的邪天,以前你们在挑战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是像其他的邪天一样家伙,不过没想到你也是个个鬼样子……有什么原因吗?”

“啊,有个麻烦的家伙强迫我来闹事。”穆勇一副头痛的样子。

“谁啊?”

“暴龙神。”

珏皱了下眉:“暴龙神吗?最强的邪天,在三界所有生灵的实力中,我是第一,那么他就是第二了。”

“诶?你应该不认识暴龙神吧?”

“确实……我没见过他。”珏说:“但是你们所有邪天、天南、妖邪的详细的信息都已经印在我的脑中了,你们的弱点、优点、危险的地方、对付的办法,都在我的脑中。”

“原来如此,看来要是想要消灭你的话会很难啊。”穆勇说。

“就是啊。”珏笑着回应着他。

穆勇也笑了,他和珏的笑声在周围回荡。

“其名曰:‘循环鬼’!”

“其名曰:‘独行者’!”

穆勇和珏同时停止了发笑念出了法术。

两种力量彼此纠缠并抗衡着,然后湮灭消失。

“小瞧你了啊,灾。”

“够能演好人啊,千肢虫。”

穆勇和珏两人站在地面上,他们都没有比彼此的法术给伤到。

刚才的谈话看似和谐,实则是珏和穆勇的缓兵之策——大规模的法术的排布需要时间,两人在对话的同时都在周围悄悄地布下法阵。

“看来是平局啊。”穆勇说。

“嘿~?平局?你确定?”珏裂了下嘴。

穆勇突然眼睛一瞪,从口中吐出血来。

“孩子,你想要与我打?还是嫩了些。”珏说。

穆勇用长枪撑住自己的身体,他的体内已经被珏的法术给打烂了。

“你……是在我动你的脸的时候吗……”穆勇看着珏,他发觉珏的脸上流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我都说了嘛,想和我斗,你还是嫩了些了。”珏从腰间掏出火蛇牙。

“知道这是什么吗?”珏在穆勇的面前挥挥刀。

“短刃?不……上面的气息有些危险……”

“答对了。”珏用刀轻轻划了下穆勇的皮肤。

穆勇瞪大了眼——伤口,没有回复?!

“这把刀的材料!是陨铁吗?!”穆勇的声音有些颤抖。

“答对了,我早说了……”珏看着刀,他将刀比在阳光下,“邪天,流着和天选者一样的血,而天选者的体内连接着与王种不同的脉络——星脉。他们以天空中的星辰为力量的源泉,他们拥有着不亚于王种的恢复力。但是他们所忌惮的东西不是不存在的,他们所恐惧的,就是星辰的结局所留下的东西——陨铁。于与他们来说,陨铁就相当于秘银对龙一样。而邪天,拥有着和天选者一样的,脉络,自然也是惧怕陨铁的。”

“你知道的可真是多啊。”穆勇向后退了几步,虽然体型上不知道比珏打了多少倍,但是穆勇的心中完全没有获胜的希望。

“没办法,这就是活的时间长的好处啊。”珏瞥了眼穆勇。

“活的时间长?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多大呢。虽然知道你活了很长的时间,但是还是不清楚你的具体年龄啊。”

“年纪吗?”珏有些呆滞地看着天空,“我已经忘了我存在在这肮脏的世界有多长的时间了……但是,每次都会有不好的回忆……我,到底要游荡多长的时间啊?!我,只是渴求着永恒的安宁罢了……”

“那个,灾?”

“哦哦,抱歉……”珏恢复了精神,“现在,你可以上路了吧?”

“是啊……我也算是活腻了。”穆勇举起了所有的武器,“但是,在死前请让我挣扎一下!这是我的权利!”

“呵呵,好像在哪里听过……”珏拿着火蛇牙,摆好了姿态。

“这可是你说过的呢。”

“是吗?”珏一挑眉,“好像有这么一回事。”

“那么……请指教!”

“啊啊,尽管来吧!”珏懒散地说。

就在珏讲话撂下的瞬间,音爆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

“不愧是你!竟然爆发出可以如此可怕的速度!”穆勇用所有的武器来抵挡袭来的珏。

“呵,能正面接住我刚才这一击的人,也就只有你们邪天了吧?”

“那真是荣幸!”穆勇向后退了一下,“其名曰:‘铁龙卷’!”

珏的脚下开始生出旋转着上升的龙卷,龙卷中夹杂着铁片使其变得与之前记录中银白之灾使用的法术一样。

“就这点能耐吗?”珏释放火蛇牙中的力量,用高能的炎爆冲开龙卷,“要是这是你身为邪天的最强的杀招的话,我劝你还是早点把武器放下,然后让我弄死你得了。”

穆勇瞪了珏一眼,他的身体向前倾了一下。

珏一个反手将从他身后袭来的长枪给弹开。

“你,就这么点本事吗?”珏有些扫兴。

“是吗?”穆勇指指珏的武器,“没见过啊,还会放火吗?”

“啊,这个啊,”珏掂了掂手中的火蛇牙,“这东西算是我自己做的,上面附上了火系的法术。虽然我个人是不太喜欢火系的法术的,太热了……”

“这样吗?确实,以前见你用的多是冰或是风。”

“也没什么了,就是那些法术看起来比较文艺一些而已……我还会即死性的法术,比如……”珏对穆勇的身体比划了一下,“其名曰:‘飞葬’。”

穆勇一瞬间感觉自己的意识被谁给狠狠地拽了一下,然后就是身体中传来的无力感。

“哦?抵挡住了?算了,反正这种法术是杀不了你们的。”珏见穆勇还活着就用无所谓的口气说。

“你可是灾,你所放出来的法术与我们相比可不在一个次元上!”穆勇同样在珏的身上比划了一下,“其名曰:‘飞葬’。”

寂静在两人间游荡着。

“诶……那个,”珏看了看四周,“你放法术了吗?”

“看吧,你和我的法术有着极强的差距!对你来说,一般的法术都是可以抵消的!”

“不不不,变成怪兽的时候我是不会分解法术的,除非用羽毛来挡。”珏扇扇手。

“是吗?”穆勇看了看自己的手心,“看来变成人以后的你会更难缠啊……”

“也是吧。”珏看了下穆勇的头,“其名曰:‘铡刀行者’。”

穆勇的一只手瞬间仍开了武器,接住了一下子被砍掉的头。

“不要这么突然好不好?这样会影响以后的攻击的。”穆勇将头安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抱歉抱歉。”珏说:“看来我有些太心急了,毕竟快过年了嘛,而且现在我也饿得很呢……”

“要我召来几个妖邪吗?”

“不了,”珏说:“现在我的这个体型也消化不了啊……你不是邪天吗?应该是和妖邪是一伙的吧?那为什么要将同类送给我呢?”

“什么同类不同类的?对我们来说,妖邪就是妖邪,它们只是屈于我与它们间的生物差距罢了。对我们来说,妖邪只是用不完的帮手而已,没什么好关心的。”

“原来如此!学到了!谢谢。”

“不谢,”穆勇说:“其名曰:‘击斩’。”

珏身边的空气开始变形并快速对叠,接着,一声空爆从珏的那边传来。

穆勇看了看珏所在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

被消灭了吗?不,灾不会这么轻易地死亡!

“哟,”珏的声音在穆勇的耳畔响起。

穆勇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肩,果然,珏就在自己的肩上。

这么近的距离!会死的!

穆勇一个反转,将珏从自己的身上给晃下来。

“别那么……粗暴嘛!”下落中的珏不忘给穆勇一刀。

珏的刀残暴地划着穆勇的肌肤,并且在划开裂口的同时向外喷射这火焰,这又把穆勇的机体给燎焦。

珏落到了地上,头也不回地走回了刚在谈话时的位置。或许,在珏看来,穆勇是没用勇气从后背袭向他的。

穆勇喘着气对伤口进行恢复。

真是可怕,是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的?!穆勇看着珏。而且,能够这么从容地从我的身边走开吗?不愧是灾!真是可怕!

“我说啊。”珏转过身来,他的眼神变得冰冷彻骨,“我们这次用白刃战来决定胜负吧?我看彼此的法术都伤不了对方啊。”

“伤不了?”穆勇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身为灾的珏是可以轻易使用诛灭级法术的怪物,他所说的伤不了谁,其实是因为他懒的使用法术了而已。

自己连被灾用法术杀死的资格都没有吗?穆勇自嘲地一笑。

“而且……”珏向后望了下冰千鸟的方向,“那群小妮子估计也快坐不住了吧?哎呀,一想到她们可能出现的表情又有些小兴奋呢……”

“灾,你是个自恋狂吗?”

“怎么可能?”珏说。

“那你的这些言论……”

“活得久了,有些人的情感就容易看出来。”珏说:“就算是再讨厌我的那个金毛,也会受到战场离别的影响。懂了吗?小子?”

“是这样么?但是你又是为了什么而不快速回到你的同伴哪里呢?”

“同伴吗?”珏发出了嗤笑,“她们要是同伴的话那还好了呢。”

珏转动了一下手中的火蛇牙,“这种武器也有一天会消损吧?”

“也许吧。”穆勇看了下自己的武器,上面的刀刃早已残破不堪。

“为了不欺负你,我先封住一部分力量吧。”珏说着从袖中伸出好几根铁链,他将这些铁链缠在手上。

“这是……”

“啊啊,不要在意,这是造世者那群混蛋做的。不过还别说,真有一番效果。”珏一边缠着铁链一边说:“哦,小心我会用这东西作为武器用,到时候还请小心我会甩出铁鞭来。”

“啊,多谢你的提醒。”

两者做出了进攻的姿势。

推荐阅读:

人在美漫做视频,开局扮演黑奇异 六经刀 全职法师之黎星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庆余年]惊鸿雨 和大佬结婚后,夫人她惊艳全球 人上人获取指南 祥瑞公主在还珠 香江第一名媛,我能看到别人气运 人在柯南:我真不是名侦探 怪物训练师 双穿:玄幻吃苦,都市享福 恒界 我在异界传儒道 我在兽世的咸鱼生活 我的年代1979 陈平沈秀茹白雪 洪荒:吾乃人皇,废圣母屠巫妖! 兼职保镖 被迫打排球的我不小心第一了?! 一枕黑甜 一品女官 从三十岁开始自律变强 重生:大学里的亿万富翁 守寡第三年我做了皇后 红楼:庶子逆袭 我虽然资质差,但是我寿命长啊 结双修印后,仙君他真香了 狩猎荒野巨兽 今天也在等大佬带飞 全网黑的我退圈当娱记后爆红了 综漫:开局成为弑神者的无限之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