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存活者

0存活者

珏与穆勇相互对视着。穆勇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畏惧,而珏的眼睛中且没有任何的情感。

珏先有了动静,他轻盈地跳起,并借助火蛇牙引发的爆炸向前飞进。

穆勇用剑进行攻击。两把双剑如同铡刀般砍向珏。珏又一次在空中引发爆炸,使自己向上飞,然后一下子跳到交叉在一起的剑上并向前移动。

真是麻烦!穆勇因为自己打不到珏而生气。珏本身的体型就比身为邪天的穆勇的体型要小,这使穆勇打不到珏。

那么,试试这个吧!

穆勇转动上方的手臂,用长枪对着珏大约所在的位置来回地攻击。长枪来回地攻击,重叠的影子让人怀疑在穆勇的怀中抱有一根柱子。

“哼。”

穆勇突然听到了来自自己头顶的哼笑声——是珏!

什么时候来的?!穆勇确信自己的攻击是没有漏洞的。

珏来到了穆勇的面前。在穆勇的眼中,一切都是如此的慢速,他能清晰地看到珏的一举一动,他能从珏的动作中推测出珏要做的事情;但是他没法对珏进行攻击——他的身体赶不上珏的动作。

珏一刀打在穆勇的一只眼上,然后狠狠地向外剜转。穆勇的眼睛被珏给剜了下来。在穆勇的眼睛被剜下的瞬间,他看见了珏那可怕的笑容——那狂丧,病态的笑容。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回落到地上,他将刀上的眼睛像是炫耀般地放在穆勇的面前,“看看呦,你的眼睛呦~”珏的语气中满是嘲笑与轻蔑。

“你,你还真是贱呢……”穆勇捂着眼睛说。

他的眼睛内已经发出了黑烟,

被陨铁打出的伤是无法短时间内复原的要是治疗不及时的话,甚至不会恢复。

“你不用法术恢复吗?虽然我们约定不使用法术,但是这仅限于攻击而已,要是想要恢复的话尽管恢复,我会给你时间的。”珏说。

“算了。”穆勇放开了手,他的那只眼睛是有一个血洞,“反正这次我是死定了。”

“明白人。”珏说。

“那,你呢?你要是用灾的力量的话会赢得更轻松吧?为什么又要封住呢?”

珏听了穆勇的话后邪笑了一下,他将手上的袖子给向后拉了一下。

珏的手臂上附有一层银白色的鳞片,鳞片的边缘是膨胀并且发着令人恶心的紫色的血管,看上去就像是被什么有毒的东西给咬了一样。

“很恶心,对吧?”珏看着自己的手臂。

“这……我不知道……抱歉。”穆勇说。他不敢看这手臂,要是他还能在睡觉的话,一定会做关于这手臂的噩梦的!这手臂给人的视觉冲击太大了!

“没什么,”珏用火蛇牙剜下自己手臂上的一块鳞片并在手中把玩,“这就是,我的‘业’啊……”

“算了。”珏突然停止了看自己的手臂了,“你就安心的被我杀死吧。”

“还是这样吗?”穆勇摆好了架势,“你那神经兮兮的毛病要改改了。”

“是吗?那多谢提醒。”珏又一次向穆勇冲去。

穆勇高举双斧,一下子砍到地面。巨大的冲击击碎了岩地,并且放出了大量的烟尘。

可是,就算是这么大的攻击也没能击退珏——他在烟尘中看到了一双发着血红色光芒的东西。

“千肢虫!!”珏从烟尘中跳了出来。他飞到穆勇的胸前,对着他胸口上的水晶就是一刀。

水晶的碎屑伴随着大量喷涌的鲜血飞射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穆勇被疼痛给击沉了理智,他随意的攻击着珏。利剑、战斧、长枪,凡是能打到珏的他全用上了。

“什么啊?那水晶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吗?”珏一边接着穆勇的攻击一边随意地说。

穆勇的攻击没有停歇,他一个劲地向珏进行攻击。

“吵死了!闭嘴啊!”珏一个翻滚躲开攻击,直冲穆勇的下怀,然后照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掌。只不过这一掌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用来恢复的——珏在帮穆勇进行治疗。不过这不是出于什么人道,而是因为珏被穆勇的吼叫和他身上乱喷的血给搞烦了。

什么?!珏一惊讶。为什么?!那块宝石没有恢复?!

珏刚才的恢复性法术可以说是将穆勇全身的伤都给恢复了,这甚至让珏都认为自己有些鸡婆。可是,这宝石并没有恢复!

又是造世者在搞些什么鬼吗?!珏心中咒骂着,他知道造世者就喜欢干些奇怪的事情,有时候他们甚至会出于玩乐而在三界引发一场大规模的灾难。

还不会这水晶是什么开关吧?关于理智的……珏想,他也不是没见过类似限制类的东西。

总之……珏远离了穆勇,现在的穆勇简直就是个修罗。先把他……算了,直接杀掉吧。珏改变了主意。

这时,穆勇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他的蜈蚣身体开始长出尖刺,他脸上的骨锥上滴下了黑褐色的液体,他的身体开始聚缩。虽然是在缩小,但是珏可以感受到穆勇的力量也在浓缩,而且穆勇的身体正在向着可以与珏对战的状态发展。

真是头痛啊!!珏看着穆勇。

穆勇用长枪投向珏。长枪的型号虽然大的不是现在穆勇所适合拿的,但是他却可以将其投得更远。

珏贴过长枪向前冲去,他明白穆勇的弱点,他知道怎样可以杀死穆勇,而他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冰千鸟将他要的东西给他。

要是那小婊砸没有个我做好那东西的话,回去之后好好收拾她!珏这么想。

他将手在穆勇的面前闪了一下,然后一个旋转并借由火蛇牙的火焰击向穆勇。

穆勇用双剑挡住了珏的进攻,通过架住珏的动作来限制住珏。同时,穆勇用另外的战斧劈向珏。

哎呀!这就是手多的好处吗?!珏被穆勇的攻击搞得十分烦乱。

珏向后跳去,他松开了手上的铁链抛向穆勇。

穆勇即使在狂化后也记得先前珏的提醒,他立刻控制住了珏的铁链。

“咻~”珏吹了声口哨,“记得很清楚嘛,不过,我可是很狡诈的哦。”

听到珏的话后,穆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他马上将珏向他这里拉过来。他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所以不管是什么,先将珏拉过来为妙,到时候就算是大规模的法术,珏也只能和他一起承受。

突然,穆勇的口腔内一股咸腥,然后他吐出了血。

“吼吼,中招啦。”珏一下子松开铁链,自己向后跳去。

穆勇有些不敢相信,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珏攻击到的。珏明明没有做任何事才对!

珏仿佛也看出了穆勇的疑惑,他点了点穆勇的背后。

穆勇看过去,那是什么?!一,一把插着他影子的利刃?!

“多亏了那个嘴不是很干净的家伙呢……”珏一摊手,“截影刃,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会放出什么来啊,千肢虫。”

穆勇使劲拽了拽身子,他想要强行拉开自己的影子,但是这使得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极长的口子。

“哦!你还真是有骨气呢。”珏拍着手,“不过,我的货快到了呢……”

珏感受到了,有个熟悉的气息正在向他这里赶。

“绷带怪!”冰千鸟大喊,然后从她手中投出了一样东西——一把长枪。

飞速的长枪掠过周围的一切,直接飞向珏。

珏一把抓住飞向他的长枪。被停住的长枪带来的风将地上的石子带飞。

这妮子使用了多大的力气?是要送枪还是捅死我?……算了。

“呐,千肢虫,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珏问。

穆勇的眼睛赤红,他的理性只残存着一点,他好像看清了珏手中的枪。

“天……天帝……长枪……冈格尼尔……”

“对对对!亚特兰蒂斯的统领!奥丁的武器!世界树的统领者!曾统一三界的伟人的武器!——冈格尼尔……至于它的用途,你应该知道吧?”

“投出……必中必死……”

珏轻蔑地一笑,“正是,虽然这是它的复制品,但是这也可以干掉你了……虽然和真货相比是逊了不少……毕竟没有世界树的树枝嘛,不过里面的法术回路应该可以把我想要的效果给实现了,愿那个金毛做得能够满足我的要求。”珏伸出手,然后用他那如同毒牙般的牙齿咬了自己的手臂。黑血开始流出。

珏舔舐了一下伤口,然后将舌头上的黑血涂抹在枪头上。

“你也很辛苦了呢……”珏挥动着长枪,“以灾之名赐你一死!”说罢,珏投出了长枪。

长枪刺入穆勇的体内,并在穆勇的体内渗透扩散。黑血沾染的地方开始溃烂,并且冒出了黑烟。穆勇的身体开始炭化。

穆勇的眼神疲惫不堪,他倒下了。

“终于……结束了吗?”穆勇说。

“啊,结束了,你就安心的死吧,剩下的灵魂我会接管的。”珏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布,他擦着手说。

“太好了……年的噩梦……结束了。”穆勇的声音变小了,“能把我纳为你的一部分吗?……然后,帮我把暴龙……给杀死……”不用断了气。

“……年?你活了多少岁啊?要是不知道你的年纪的话我是没法给你立碑的啊!”珏看似焦急地说。然后,珏从穆勇的胸口上抠下宝石,含入口中。“暴龙神吗?我知道了……”

过了一会,珏将穆勇放了下来,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坏笑。

“骗你的啦……果然,还是邪天杀起来好玩一些……不会那么快地死啊……”

“喂!绷带怪!”冰千鸟迎上来。

珏赶忙用炼金术练出绷带缠在脸上。

“干嘛?”

“那个……是被杀死了吗?”冰千鸟看着穆勇的尸体。

“生理上讲,是这样的。”

“是吗?……是吗……”冰千鸟听后一下子昏倒过去。

珏从后面扶住她。

真是个小姑娘啊,没见过什么大的风浪吗?也罢,你也很累了啊……珏将冰千鸟像行李一样地夹在胳膊间。

珏带着冰千鸟向夏尼她们所在得地方走着。他看了下冰千鸟。

真是,这就是金龙将军吗?真是个有潜力的孩子!有必要锻炼一下啊。

“珏?”夏尼带看着珏,“是珏吗?”

“喂喂,可是我从那东西的手里救的你啊,你忘了?”珏说。

“真的……是珏?”夏尼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哇!珏!是珏!你还没死!”珏看到有一团白色的东西扑向他的怀里。为了保护好冰千鸟,珏只得正面迎接。

“珏!真的是珏!”敖丽在珏的怀里哭地稀里哗啦的。

“喂!注意形象啊……鼻,鼻涕啊!你真的是公主吗?!”珏这么说道。

“你是怎么回事?!一直没见到你?”夏尼问,“担心死我们了,我还以为你被那东西给杀掉了呢!”

“啊。”珏说:“我也看到了啊,那头怪兽。虽然跟它打过,但是完全打不过它,于是被它给扔到了很远的地方……能赶回来就已经不错了……”

“这样吗?”夏尼理解般地点点头。“总之,欢迎回来!”

“啊啊,多谢。”

这时,珏发觉自己手中的冰千鸟被什么人给夺走了。

“这家伙就给我吧。”娜尔看着怀中的冰千鸟,“她也是辛苦了呢……哦,顺便一提,绷带怪,欢迎回来。”

“顺便啊……”珏说。

这时,珏的眼睛和一旁刚醒的嬴宁对上了。

嬴宁一脸五味杂陈地将头给转了过去。

珏一笑。看来他知道了啊……

珏拍了拍怀中的敖丽,“走吧。”

由于银白之灾的突现,精钢派是不能住人了。所以现在,精钢派的人全在主城里。至于精钢派,雷比翁打算借重修一下,毕竟先前的澡堂瘫痪事件对派内的人的告诫挺大的。

刚刚经历了九死一生的人们也已经恢复了活力,他们的悲伤也努力治愈着,他们说要将死者的那份给一同活下去。

现在这在举行的是一场庆功宴——庆祝银白之灾的退离与邪天的死亡。

根据某珏的情报,银白之灾找了个山洞睡在了里面,好像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的样子,而且为了以防万一,珏还让他的好友帮忙对银白之灾施加昏睡法术,并且封住了洞口。不过在有人问珏银白之灾睡在那个山洞的时候,珏却以不相信他人的口风为由拒绝了透露洞口所在的要求。

这件事情也没有多少人在乎,因为珏打了包票说银白之灾是真的不会再出来了并且雷比翁也愿意相信。不过现在人们在乎的是关于宴会上的大胃王的事情——

“喂,还在吃啊……”

“以前掌门有这么能吃吗?”

“没见过啊,以前他都是不怎么吃的啊……”

人们在周围谈论着,他们都将目光聚焦在一张桌子上。

那里是珏的桌子,而那桌子上只有珏一人。在珏的面前是成山的空了的碗碟。

不知道为什么,珏一回来后就大喊饿了,而且连续吃了两天两夜,一直吃到现在。

一开始人们认为这是因为珏为了杀死邪天而耗能过度,但是见珏吃了这么多天就有些担心了。

“师父,珏这么吃下去的话不会有事吧?”嬴宁不安的问。他认为珏的食量太不正常了,而且吃了这么长的时间,珏的身形并没有变化,他吃进去的食物就像是失踪了一样。

“没事,领国为了感谢我们击退了妖邪献上了不少的食物,没事的。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厨子们的心态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爽啊。”

“不是,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想问为什么珏的食量会这么大?!”

“这个你也别问太多了。”雷比翁说:“那家伙终归是……”他没有再说下去。

嬴宁没有说话,但他明白雷比翁要说的,他看着接过其他人递来的食物并且将嘴塞得像一只仓鼠一样地的珏。

这要是假的就好了。

一切都结束后——

嬴宁在半夜醒来,他睡不着。

一连串的事情让他无法安眠。雷比翁的那句要他看着珏的话让他有些不安。

师父一开始就知道珏是银白之灾了?!可是他又是为了什么而让夏尼与珏成亲的?这里的疑点有些多啊。

嬴宁走出了房间。

“啊,师父?”嬴宁看到了手上提着酒壶的雷比翁。

“嬴宁啊。”

“师父要出去吗?”嬴宁看了下雷比翁,他的装束像是要出去。

“啊,去找一个不得了的家伙。”

嬴宁打了个激灵,他一瞬间就明白了雷比翁口中的不得了的家伙的含义。

“请让我一同前去。”嬴宁说。

“好吧……好吧。但是,”雷比翁在妥协的同时又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说出去!”

推荐阅读:

我恨Tom 上位 我:中医看病,开局签到顶级医术 掠夺诸天之我有十万死士 撩爱上瘾:陆爷,你个妻控 闪婚独宠:总裁娶一赠一 宇宙榜单曝光:我竟然是天选之人 截教之再起西游 穿越之我是蛮小满 至强诅咒 南宫二少的小情人 诸天答题:只有我知道正确答案 超流量巨星 [综]论夹缝本丸的生存技巧 全满贯 失忆后,前男友骗我领了证 人在漫威不好好当法师 凶宅笔记 特种兵之神级复制系统 背靠宫主好乘凉 虐文女主修改一个字被全员娇宠 太古至尊 高能福利 神话2三国绝恋 穿越诸天做土匪 玩游戏玩成大佬 我有一座万兽园 仙子,请不要骗我去修仙 港片:开局偷情方婷,蒋天生捉奸 四合院:我何雨柱要把今生献祖国 西游之猴子大师兄 漠爱如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