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再回龙城

0再回龙城

“就是……这里了吧?”夏尼呵和嬴宁在一片刚抽芽的树林外问。

“嗯,你们是第一次来吧?”冰千鸟在一旁说:“这里就是道龙教义的所在处了……先前还是开梅花的,现在又开梨花了吗?”

道龙教义的外围种的是混合树群,基本上可以满足一年四季常有鲜花开放,先前少芸看到的是梅花也是这个缘故。

夏尼她们现在是要把还在沉睡的珏给交付到道龙教义的手中。

冰千鸟在前面走着,,夏尼她们在后面跟着,嬴宁负责将珏给带到山上。

“你们是第一次来吧?”冰千鸟说:“事先声明啊,道龙教义的那群人可都是一群怪人,他们的思想与我们不太一样,虽然大家都是信仰道龙教义的,但是这群人真的和我们谈不来,所以要是不想出现尴尬的局面的话,我建议大家还是不要随便地找道龙教义的聊天了,要不然就会和敖丽小时候一样,被道龙教义的那群人给拉到一边,讲了半天的什么‘海洋创生’、‘万物归海’之类的话……”

面对冰千鸟地讲解,嬴宁只能应和式地听着,但是夏尼却一脸愁容地看着被扛在嬴宁的肩上的珏。

“好了!到了!”冰千鸟在青龙寺的门前停下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知道为什么,冰千鸟一到龙城后就变得十分的亢奋,话也变多了。不过这多少是件好事,毕竟先前几天像是遇到银白之灾、失去爱马、鏖战邪天这类令人的生命都有危机的事件接连发生,让冰千鸟在好一段时间里都是处于一种“受到惊吓的猫”的状态。

冰千鸟打开了门。

一行人走到了青龙寺内。

顺带一提,娜尔和敖丽由于在半路嗅到了食物的气息,于是离开了大部队出去觅食了。

冰千鸟快步走在青龙寺内,周围的人看到一行人后都在向他们致敬。

应该是向大小姐还有冰将军吧?嬴宁想。他看了下周围,有不少龙城或是信奉道龙教义的其他的种族的人在这里,应该是借着正月来上香的。

嬴宁发现有不少人都在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

果然,这个珏是很扎眼的吗?

虽然用不把珏给包住了,乍一看的话应该是看不出来这是个人的,但是一个人扛着这么个东西走的话还是有些扎眼的。

一行人在这里走着,但是身为龙族自然是信奉道龙教义的,所以一行人在寻找道龙的同时也注意着参拜一下这里的庙殿。

“那个……道龙在吗?”冰千鸟在进入青龙寺的内院的时候突然变了样。她在内院里大喊大叫,她将在外面的虔诚全给扔掉了。

总感觉她是要完成什么任务一样……嬴宁看着在内院里乱窜的冰千鸟。

“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是你这小家伙。”中性的水似的声音响起。

“啊,道龙啊!”冰千鸟向那里看去。

道龙穿着一身锦绣纹金袈裟,一手拿着他的禅杖,一手拿着一个木鱼。他站在刚才一行人进入内院的门的门口。

这就是道龙吗?嬴宁想。虽然在记录中看到过道龙,不过在亲眼见到后还是有一整新鲜感。

“哦!过年好!终于见到你了!你刚才在干什么?”

“在外面布教啊。”道龙解下袈裟,“正月还没过呢,有不少信徒来这里参拜海祖。”

“说起来快要海祭了呢,”冰千鸟说:“海祭的事情准备好了吗?”

“还没呢,要不是半夜三更的收到了来自武龙皇的关于银白之灾的消息的话,我们早就去和鲛人谈关于海祭的事情了。”

“确实呢,不过我们也没想到银白之灾会突然出现。”冰千鸟一笑:“那就快点和鲛人那里谈一谈吧,虽然我们龙可以下水,但是没有她们的龙绢的话还真是不敢下水呢。”

“嗯……关于海祭的事情我会再去处理的,但是关于银白之灾……”

“啊,好了,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那我走了,拜拜。”冰千鸟打断了道龙的话并快步离开。

嬴宁和夏尼都傻眼看着远去的冰千鸟。

或许是觉得尴尬吧,道龙开口了,“看样子,银白之灾的事情是被解决了,对吗?”

“哦?啊,我向您应该接到报告了吧……”

“嗯,接是接到了,不过还是听前线的人说一下比较好。”道龙说:“不过只是再次沉睡了吗?看来工作还是没能完结啊……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道龙,道龙教义的方丈。”

“啊,我是武龙皇嬴·雷比翁·奥尼尔的女儿——嬴·夏洛特·奥尼尔。”

“啊,雷比翁的女儿啊。”道龙说:“虽然一直听古通那家伙说雷比翁的女儿长得一表人才,没想到亲自见到后还是被吓到了呢,真是,你和你母亲长得很像呢。”

“诶?您认识我妈妈吗?”

“嗯,”道龙一点头,“当年可是你母亲拉着雷比翁找到我,让我为他们主持婚礼的。一开始我还不同意,不过你母亲可是直接用她的‘重压’打在了我的身上,真是的,真是个泼辣的人。”

“真,真的吗?”

“嗯,”道龙发出了笑声,“刚一走完程序,嬴家和飞龙帝的人就来抓人了。那时我才知道那是他们打算私奔……”说着,道龙又深吸一口气,将差点笑场的心情回复了一下,“不过雷比翁确实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为了与你母亲在一起而不惜对身为主人的飞龙帝动手。”

“还,还有这事吗?!”夏尼一惊。

“啊,当时冰九重在场。”道龙说:“飞龙帝那家伙可不了得,算是所有龙族皇帝中最凶的女人吧?听说雷比翁当时被飞龙帝按在地上打,不过虽然被打倒了,但是你父亲还是一次又一次地爬了起来,很热血呢……或许就是这个契机吧,冰九重在要与上都决战的时候决定带着雷比翁上战场。”

夏尼听着道龙的话,沉浸在那个没有她的物语中。

道龙看着一旁的嬴宁。

“我是嬴宁……精钢派的副掌门。”嬴宁发觉道龙再看他,就有些激动地说。

“啊,认识,我看过百兵阵的决赛,百兵阵第二位是吧?”道龙说:“原来你是精钢派的副掌门啊,这下子精钢派一直空缺的副掌门的位子就有人了吧?”

“是的。”

道龙稍微测了下身子,他看到了嬴宁背后的东西。

“那个是……”道龙看着嬴宁背后的东西问。

“啊,这个是给您的……可以放到屋里吗?”夏尼说。

“给我的?”道龙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一扇门,“就我的经验,一般情况下凡是古通那一辈人给我点东西全部是什么好东西……”

来到道龙给的房间内,嬴宁将盖在珏身上的布给拿开,道龙看到了里面的珏。

“银白色的头发?!……”从道龙那里传来了很小的声音,然后他走过去检查了一下珏。

在检查完珏后,道龙的身上有了些凝重的气氛。

夏尼将雷比翁写给道龙的信给了道龙。

道龙接过信看了一会。

夏尼能从道龙的身上感受到情感上一丝不安的波动。

“虽然很想在和你们聊聊,但是你们也知道,再过几天就是百兵阵的加封仪式,而这次加封仪式,神王和魔王等大势力的头领都会来参加,所以我没有多少时间来陪你们啊……”道龙说。

“啊,我们这边也有些事情,所以一会就走。”夏尼说,同时她还看了眼一旁的珏。

道龙从夏尼的表情中读出了什么,他说:“每天下午四点到六点,你可以来看他。”

“诶?是……可以吗?”夏尼问。

“嗯,可以的。”

“那么……”夏尼像是好不容易才攒出了勇气一样问:“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抱歉,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说实话,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人的体质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果你是他的家属或是认识他的家属的话,就请让他们做好最坏的打算……要是他就这么长眠的话,那就请他们将这尸体卖给我,我想要研究一下……”

“不会的!”夏尼大声说:“敖丽说了!他还没死!”

道龙看着夏尼。由于他戴着斗笠,所以没人能看清道龙现在的表情,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道龙现在是有着一颗惊讶的心。

“真是的,雷比翁那个女儿控在干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说吗?!”道龙小声说。“抱歉啊,夏洛特,我没有其他的意思……这个叫什么?”

“他叫珏。”夏尼说。

“什么?!”道龙的声音就像是见了鬼一样,“他,他叫珏?!”

“诶?”夏尼被道龙的离奇的反应给吓傻了。

“快回答我!他是不是叫珏?!”道龙的声音接近于疯狂。

夏尼和嬴宁都看傻了,现在的道龙与相传中的道龙完全不同。

“诶……是,他是叫珏啊……”夏尼小声说。

“真的?”道龙的语气变得瘫软无力。

他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珏。

道龙好像看到了:一头长有黑色羽翼的巨龙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在这头黑羽巨龙的身边,是一名手拿黄金缠雷枪,身穿暗黑轻甲,头戴黄金狮子面具的银发骑士。天空中的乌云喷射出耀天的闪电,闪电的光闪是骑士的眼睛映出血红的光。

“那个……道龙大人?”嬴宁见道龙呆住后有些疑惑地问。

“诶?啊,抱歉……走神了……”道龙说。他又一清嗓子,“那么,这个珏就先放在我这里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他唤醒的。”道龙又看了珏一眼,“我也有些事情要问他……”

夏尼和嬴宁离开后,道龙盯着珏看了老半天。

原来你还是会变成这样的……银白之灾……

冰千鸟一蹦一跳地进了金龙的幕府。

“我~回来了!”冰千鸟像是个小女孩一样地说。

“啊,冰将军,过年好,欢迎回来。”空见到冰千鸟说。

空是冰千鸟的幕僚,所以在百兵阵后见到他也是正常的。

“嘿?怎么第一眼见到的是你啊?”冰千鸟地脸一下子拉下来了。

“诶?”空一脸懵逼,“怎,怎么了吗?我,我又惹到您吗?”

“……也没有啦……”冰千鸟绕过做出防御姿态的空。

“诶?”空见冰千鸟没有捉弄他有些奇怪地歪了下头。

“崩呢?”冰千鸟问:“我再走前给他的少芸的信他应该看了吧?”

崩不属于冰千鸟地幕僚,所以在百兵阵结束后就回到了原来的岗位上,但是出于前上司的关怀,冰千鸟还是有些在意崩。

“啊,那家伙是巨龙,所以您给他的东西他说看不懂,于是就扔掉了。”

“这样好吗?”冰千鸟一皱眉,“少芸说这是可以治好姬芸的手的。”

“诶?是,是这样吗?”空一惊。

“坏了!忘了向崩说了!”冰千鸟说。

由于当时震庭已经获得了冰千鸟要不带护卫前往精钢派的信息,所以冰千鸟赶时间,也没和崩说太多就离开了。

“不过听崩说,道龙大人找到了消除姬芸的手的异常的办法,所以姬芸现在的手是正常的了。”

“啊,道龙那里我倒是也给了。”冰千鸟说。

“说起来,”空坏笑着,“崩那家伙的春天也来了呢。”

“哦?他和姬芸好上了吗?”冰千鸟问。

“不清楚,但是今年过年他是和姬芸一起过的。”

“两个人?孤男寡女?”冰千鸟问。

“不是,”空一摆手,“他带着姬芸到了我家,找我过的年。”

“这也是个胆量啊……你脸怎么了?”冰千鸟这时才意识到空的侧脸处有些红肿。

空稍微捂了一下那边的脸,“我对崩说:带着女朋友来见父母啊?然后就被打了。”

“你活该,谁叫你占人家便宜?”冰千鸟笑了一下。

“不过,”空的眼中流露出了对朋友得到伴侣的发自真心的喜悦,“他找到了另一半的话对我和他以及莲华来说都是好事……”

冰千鸟看了空一眼。听说空和崩以前共同追求过海莲华,好像还闹出过流血事件,最后失败的崩就一直在保持着相当远的距离的前提下跟在空和海莲华的身后。

对空和海莲华来说,有着这样关系的崩能获得新的爱情的话是最好的事情吧?

其实,冰千鸟也十分希望崩能和姬芸走到一起,因为这样的话就有了龙和人族走到一起的现例了。虽然在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实例,不过要是想要活用的话还是现例的好。

“啊,冰将军,过年好。”

“冰将军啊,过年好。”

冰千鸟进入了幕府里,里面的人员们开始向冰千鸟问好。

冰千鸟一边随意地应着周围人的问候,一边漫无目的地在幕府里寻找着什么。

“哎呀!”冰千鸟地头被人从后面敲了一下。

“你一回来就一点活都不干吗?这样的话可是会影响下属的工作心情的。”海莲华在冰千鸟的背后说。

“嗯……”冰千鸟捂着头鼓着腮闹脾气。

虽然闹着脾气,但是冰千鸟还是被海莲华按在桌子前对即将举行的加封仪式进行安排。

“啊啊啊啊!这种事情就交给烬锽就行了!不要找我啊!招待神王或是魔王之类的外交手段我是真的不太了解啊!”冰千鸟没过多久就开始抱怨。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啊?”海莲华见冰千鸟这样就有些不满,“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怎么?过了个年过傻了吗?”

冰千鸟看了下周围,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她,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谢,谢谢你,莲华姐……说起来,敢这么说我的除了家里人也就只有你了吧?”

“谁叫你是个不可靠的上司呢?”海莲华说。

“那,怎么样?今年可以叫空叫‘海空’了吗?”冰千鸟问。

海莲华苦笑一下,说:“早呢,今年又失败了。”

“是吗?”

冰千鸟知道,每年海莲华都会带空会海家,目的就是让还没有姓氏的空姓海。可惜,就算是空允许自己的孩子姓海,自己也绝不姓海。

至于这事为什么呢,据说是空当时还是中位龙的时候海家的人对空不是很好,所以空在通过百兵阵升格为上位龙后死活不愿意接受龙族的爵位加封。等到海莲华和空有了孩子后,空还是不接受海家的姓氏。

真是个有骨气的人。

“不过千鸟啊,过年的时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那么大规模的军事调动?”海莲华问。

“诶?啊,其实是出现了妖邪罢了,看起来震庭应该是把事情给闹大了吧?”冰千鸟说着事先的谎话。

像是邪天与银白之灾的事情怎么能说出去?!

“相比起这个,你不应该想一下今年过年对空的思想进攻的计划吗?”

“也是呢……”

冰千鸟借海莲华因为空的事情而犯愁的机会伸长了脖子在室内东张西望。

海莲华见冰千鸟这个样子,就坏笑着说:“怎么?找少芸啊,我可告诉你,他现在还没回来哦。”

“诶?没,没回来?!”冰千鸟听后相当的震惊。

“果然是在想少芸啊。”海莲华笑了一下。

冰千鸟没多说什么,她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

“也是啊,这不快到百兵阵的加封仪式了吗,你应该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你的心意。”

“莲华姐,能先别说了吗?”冰千鸟小声说。

海莲华停住了嘴,她看向幕府外。

周围的幕僚们听到了冰千鸟与海莲华的对话后也开始不自觉地向幕府外看去,他们也和海莲华的心情一样,祈祷着少芸的回归。

少芸啊,你一定要快点回来。海莲华想:这可关系着千鸟将来的命运……

推荐阅读:

NPC进修班火热招生中[无限] 你不知道的事 全球附身:无限进化 天生为王 苏橙姬清怡二次元最棒了 从一人开始的配角 主角升级演义 穿书成了白富美 七十年代小财女 木叶之鼬神再现 大唐:让你纳妾,你截胡观音婢? 疯批帝尊洗白后,天下皆为裙下臣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我刷的短视频通古代,古人破大防 恶魔之都 帝君的追妻日常 六道佩恩重临末世 叶雨荨季明泽季明浩金桃 星际之什么?怀孕了 武战乾坤 源数矩阵 我在北大学考古 破天傲世诀 武炼星空 我老婆居然是未来的大明星 我能看见科技树 天际女 恶总裁的致命情人:爱已成狂 重生之不甘零落身为尘 我被落到月球 持刃斩万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