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烦恼

0烦恼

有时候,麻烦的人或事情会接二连三地聚在一起。

正在冰千鸟还在因为少芸没有来而闷闷不乐的时候,又有人来了。

“哟!金毛!我来了!”娜尔和先前的冰千鸟一样一蹦一跳地进了幕府。

冰千鸟瞥了她一眼,问:“怎么了?我现在的心情可不是很好。”

“我来不是找你的,”娜尔看了看周围,“少芸呢?”

“……他还没来……”冰千鸟说:“你呢?你来找少芸干什么?”

这个时候,周围的幕僚们已经开始议论起来了,他们都对少芸这个人的深层存在感兴趣,好奇他为什么会被龙族大公的女儿以及龙族金龙将军同时关心到这种地步。

“啊,”娜尔很随意地坐到了冰千鸟的桌子上,“这不和那大家伙打的时候弓的样子不是变了吗?所以就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这样吗?”冰千鸟说。

冰千鸟知道,娜尔口中说的“大家伙”就是那个邪天。无论是邪天还是银白之灾,都是被高层所忌惮的东西,所以娜尔和精钢派的人在一结束战斗后就收到了封口令。不过要是像娜尔一样说邪天是大家伙这样的隐语的话,就不必担心了。

“那弓当时可是很吓人的!我的血差点就被吸干净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魔族。”冰千鸟无力地回答着娜尔,对她来说,与娜尔的对话只不过是为了排遣自己内心的乏闷罢了。

“可是,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少芸不回来呢?”娜尔问。

“理说在百兵阵后判别官们应该是要回来报到的,然后再参加百兵阵的最后的加封仪式,这样才算是完结了自己的任务的……不过……判别官和幕府里的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可以随时回来——只要是在加封仪式之前就可以了。”在一旁的海莲华替冰千鸟回答了。

“诶?”娜尔一歪头,“原来少芸不是你的手下啊?”

冰千鸟此时的脸一下子变了。

虽然娜尔说的是不错的,但是冰千鸟的心情还是相当的不爽。

“我说啊,你要是没有事情的话能不能从我桌子上下来?”冰千鸟说:“我很烦啊!”

“你烦归你烦。”娜尔这么说。

冰千鸟握了下拳头,但是她还是放松下了心情,她离开了座位。

“莲华姐,我还有事,先走了。”冰千鸟离开了幕府。

“什么人啊?”娜尔看了远去的冰千鸟。

“没办法啊,”海莲华说:“您是大公的千金,应该也知道冰家的事情吧?”

“……不是没听说过……”娜尔看了下冰千鸟桌子上那张写得很潦草的纸。

你这不很浮躁嘛。同为女性的娜尔看出了写字时的冰千鸟的心情。

冰千鸟气冲冲地回到了凌云家里。

“喂,你回来了?”一道声音传到了冰千鸟的耳朵里。

“是你啊。”冰千鸟抬眼看着面前的人。

是震庭。

“很担心你啊。”震庭说,“吾王突然下达了让我暂时顶替你时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我好好的。”冰千鸟没有理震庭太多,而是直接进入了家中。

震庭见冰千鸟的心情不太好,就拉住了将要从他身边走过的冰千鸟的胳膊,问:“你怎么了?看样子你的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太好?”冰千鸟给了震庭一个白眼,“对啊,在见到你的瞬间起。”

震庭阴了下脸,本为好意的关心却被冰千鸟这样说,令他内心冒火。不过,出于对冰千鸟的关照,他还是压下了怒气。

“到底怎么了?”震庭又问:“你在精钢派都经历了什么?!”

“没什么……”

震庭见冰千鸟的表情一下子阴了下来,就有些不安。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喂!千鸟,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应该说出来,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谁和你是?!你只不过是和我爹站在一起的!你和他一样!”冰千鸟怒视着震庭。

此时冰千鸟的内心也是杂乱无比,她知道震庭和自己的发怒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她还是无法阻止自己把震庭当做是出气的对象。

“我是和九重大人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是,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你是冰家的人,你应该关心冰家的将来的事情!这甚至关系到龙族的未来!”

“一个个一个个的都是这样!”冰千鸟甩开了震庭的手,“你们就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和想做的事情!而且我也有自己的意愿!为什么你们从一开始就将我的感受给无视掉?!”

“这不是无视你的感受,而是为了龙族而考虑的,你不要任性。”

“我这不是任性。”冰千鸟说,“我只是受够了你们的要求!”

说着,冰千鸟走进了家中。

“你这个态度要是与那个叫少芸的有关的话,我劝你还是快点回头吧。”震庭在外面喊。

冰千鸟的身影消失在了她的家中。

真是的!一个个的都在和我作对!冰千鸟进入自己的房间里,一下子就扑到了床上。

“金龙将军?冰家?”冰千鸟低声说,“我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她将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冰千鸟知道,这一切的起因全是因为自己心脏上的咒术刻印造成的——“攘王者”。这起初是神龙族的族长对反叛龙王的罪名的一个咒术,是一个惩罚犯罪者强迫效忠的咒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攘王者”就变成了金龙将军特有的东西了。

冰千鸟有捏了捏自己的脸,她叹了口气。

为什么是一张女性的脸呢?为什么我会是女性呢?冰千鸟不止一次这么问自己。

冰家是独苗单传的,但是唯独到了冰千鸟这一代就生出了个女孩。

冰九重倒不是很介意,但是冰千鸟的爷爷、太爷爷,甚至是以万计数的长辈们倒是十分的介怀,他们对冰千鸟的态度也是忽冷忽热的。

因此,冰千鸟尽可能的听家长的话,好让家长们认可她。

可是,即使冰千鸟这么做了,长辈们也没有要认可她的意思。不过还在,冰千鸟的父亲倒是和冰千鸟站在一起。

直到百兵阵的到来,冰九重这次与冰千鸟的长辈们有了同样的想法——冰千鸟好为冰家创造一个后人了。

冰千鸟是女性,她的孩子的血统势必会影响到冰家,甚至是龙族。

龙族的军事实力是三界前三的,而身为金龙将军的冰千鸟正是掌管着这之强大的军队的女性。她的后代,必须能扛起这份重担!

冰九重认为,这次的百兵阵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因此,对冰千鸟来说,这次的百兵阵也可以说是一次帮她选种马的比试。

冰千鸟自然不愿意,她不想和一个没有产生过羁绊的人生孩子。

可是,在她身边的人中没有一个是站在她这边的,就算是冰千鸟的母亲也选择了沉默。

“我都说了不可能啊!”冰千鸟大喊。

她看向窗外,看空中没有星星的光点,甚至连月光也没有。

已经这么晚了吗?冰千鸟从床上起来。

看来自己是睡着了……有些饿……冰千鸟虽然是刚睡醒,但是身体还是很沉。

去找点吃的吧……冰千鸟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她在走廊中走着,心情烦躁的她阴着脸,把遇到的侍从给吓到了。

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话!冰千鸟下了决心,但是在这决心的最里面还有一个必要条件——少芸的态度。

在龙城另一边的青龙寺内——

“该睡了。”

“诶!不要啊!再玩一会嘛!”敖丽缠着身边的红发女子。

“好吧……”这名有着翠绿双眸,面无表情的红发女子说。这名女子有着和冰千鸟比肩的美貌,有着和夏尼媲美的身材,如果一定要说她在身材与长相上比不过谁的话,那就只能用萍的身体来压制她了。

敖丽和这名红发女子坐在一面水晶屏前玩着游戏。

“啊!又输了!煞羽姐,你太厉害了!”敖丽将戴在手上的控制游戏的手套摘下来说。

“该睡了。”煞羽说。

敖丽见煞羽没有改变她自己的意见后就妥协了,“好吧,煞羽姐,那今天就先到这吧。对了,我今晚想在这里过夜。”

“危险。”煞羽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说。

“没事的,这里可是青龙寺啊,道龙也在啊。”敖丽回答煞羽的话。

煞羽平日的话并不是很多,一般都会以几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想说的或是情感,也因如此,很多人都听不懂煞羽要表达的意思,不过要是和煞羽呆的时间一长的话就会明白煞羽要表达的话的意思。

就像是刚才的“危险”一词,要是展开的话就是“敖丽身为龙族公主,要是不在凌云过夜的话会出现危险的。”

煞羽点了下头。

“那煞羽姐你答应了?”敖丽问。

“可以,一起。”

“太棒了!也就是说我可以住在煞羽姐的房间里了呗?”

“嗯。”煞羽用和刚才一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态度回应了敖丽。

敖丽一下子抱住煞羽,“太好了!煞羽姐!”

到了深夜,敖丽起来了。

她看了看身边团成一个团状的煞羽。

应该是睡着了吧?敖丽想。

敖丽从床上慢慢地下来,尽可能的不发声音地走出煞羽的房间。

敖丽小心地躲避着地上的东西。

呀!早知道就在睡前打扫一下了!敖丽一边步步为营地走着,一边想。

突然,她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零食包装袋,并发出了“嘶啦——”的响声。敖丽急忙看向身后的煞羽。

煞羽只是动了下身子而已。

唔,安心了……敖丽见煞羽没有醒,就继续走着。

终于,敖丽走出了煞羽的房间。

敖丽四处张望着,她要确定一下周围是否有人。

这次敖丽出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能进入位于青龙寺的藏经阁。

一会到龙城,敖丽就一直惦记着关于珏的事情,她一直觉得珏的存在有些怪异——不纯的龙气,怪异的体质甚至是诡异的思维风格。

更令敖丽在意的是珏会死灵术的事情。

敖丽走在走廊上,她可以看见青龙寺中的那藏经阁所在的座塔了。

虽然有些对不起煞羽姐,但是她会原谅我吧?敖丽想着。为了能有个可以光明正大待在青龙寺的理由,敖丽特意去找煞羽玩。

不过,敖丽在青龙寺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和珏待在一起。敖丽总觉得自己应该去照顾珏——有种这就是她的义务一样的感觉。

敖丽来到了藏经阁的门口。

她仔细看了下周围在确定没人后就溜进了藏经阁内。

小时候,敖丽也曾因为好奇而进入过藏经阁并且看到过一些书籍。

不过那件事被敖丽的叔叔敖业知道后,敖丽就被严禁进入藏经阁,还被敖业给好好训了一顿。

我不能让你的眼睛被那些肮脏的书给污染!敖业当时这么说。

可是,敖丽是不会管这么多的,她自己觉得她自己不算是那种听话的孩子。

“打扰啦~”敖丽走进了藏经阁。

藏经阁,是龙族搜集并存放文献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凡域的大部分的资料,你听说过的,你没听说过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而且,在藏经阁内,还藏有一些禁忌的书籍,像是那种记载了违背常理、伦理或是有着极强的杀戮性的技术或是法术书籍。

而小时候的敖丽所看到的禁书所记载的就是与死灵术有关的书籍。

敖丽至今也难以忘却书中的那些怪异扭曲的文字以及触目惊心的插画。

她走在藏经阁内。

周围全是书架,即便在空中也悬浮着一些书架。这里的书被分为了许多的种类并被分放在不同的地方。

敖丽快步走着,她知道藏放禁书的地方在哪里。

敖丽走到了一扇青铜制的大门前,门上刻有对称的花纹,门的两侧有着两个五米高的银制的骑士铠甲。骑士铠甲拿着一杆映着寒光的长枪。

敖丽哽咽了一下,她知道,只要不碰这扇门的话就不会有事,但是要是碰了但是没有将门打开的话,这两个银制铠甲就会向触碰大门的人攻击。

敖丽从怀中拿出了一把银制的小刀,并将小刀子自己的手上轻轻划了一下。

鲜红的血液从敖丽的手掌中渗出。敖丽将手上的血摊匀,使自己的手掌被鲜血给覆盖。

敖丽清楚,这扇门是不会拒绝龙族王室的人的,而敖丽姓敖,体内留有龙族王室的血,所以要是能让这大门认定她就是龙王家的话,就可以了。要是敖业的话,完全可以通过龙王的权限来直接打开门,敖丽虽然是龙王的第一顺位,但是现在的她还不是龙王,所以她想用自己的血来放大自己的龙王之气。

但是,敖丽还是有些不安,她的不安是出于自己的出身,她对她自己的血统有些不安。

敖丽深吸一口气,“好,来吧!”

敖丽一下子将手贴在门上。过于紧张的她紧闭着双眼。

大门将敖丽手中的血给吸了过去,门上的花纹被敖丽的血给浸润,当花纹被血给完全浸润后,只听“空——”的一声,大门打开了。

“成功了?”敖丽看着打来的门,“太好了!”

她走进了青铜门内。

敖丽清楚,在这扇门内有着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在这里,她必须要保持好自己的理智,决不能被一时的贪念所从昏了头脑,更重要的是不能怀有名为“恶”的心态。这里的知识是会吃人的,是会将人给改变的。

敖丽走到了一个用黑钢制成的书架前,她从那里拿出了一本书。

这是一本有着令人看后会不舒服的黑褐色的封面的书本,上面还沾有些许黑色的血迹。

敖丽明白,这就是她要找的东西——死灵术的其中一本,《半生生物结构简概》。

推荐阅读:

从蛮荒之地开始征伐三国 绝世仙尊 捡到一个封神榜 山野怪谈 独霸王妃 选出神灵的游戏 非主流门将居合 原来我爹是反派大佬 斗罗之兽破苍穹 荒古战天决 美剧里的大亨 混在法师世界的悠闲生活 逆反之罪 丞相不干了 会变的一只眼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唯我主宰 都市蚊神 重生无敌大帝 万界浩劫 极品狂医 我,终焉之主 布丁的江湖 宇宙第一奸商 太昊金章 道喻 这个反派能读心 乱世缝尸人 主神空间幸存者 最强废品王 悟性逆天:我能听到功法的心声 拐个美男闯江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