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百兵加封

0百兵加封

有时候,时间总是很快的,转眼间,就到了那一天。

大清早冰千鸟就起来了。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百兵阵的加封仪式。

百兵阵结束后,都会有一个给在百兵阵中榜上有名的人的册封仪式,而这仪式也是代表着被三界的强者所认可的象征。

冰千鸟来到她的化妆间,她的侍女们正在帮她化妆。

具体的规章事务冰千鸟已经听说了——这次的加封仪式中,许多国家的高层都回来,更重要的是,神族的神王和魔族的魔王也会来到这里!所以安保工作必须要做好!

“可以在眼睛这里多擦些粉吗?”冰千鸟说。

“啊,是的。”

冰千鸟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脸疲惫,还出现了淡淡的黑眼圈。不知道是被一系列的加封的后续工作给累的,还是叫自己的私人情感给闹的。

少芸一直没有来,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报到的最后期限,也没有任何的迹象,甚至在龙城中都打听不出少芸这个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古通叔推荐来的,也应该有些责任意识吧?!冰千鸟心中发着无名的火。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冰千鸟换上了一身华丽的汉服——金色丝纱的下面是一件红色的锦制长袍。她的耳朵上挂有红色的宝石耳坠,脖子上带着来自深海的黑珍珠项链,因为金发的缘故,冰千鸟戴了一个银制的发簪。

这算是接待他国政要时的装扮了。冰千鸟也深知这次的加封仪式决不能出乱子。

好了,该走了。冰千鸟向外面走去。

“早·上·好!”正在冰千鸟刚进凌云外殿的瞬间,一个超有活力的男性的声音从冰千鸟的身边响起。

冰千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震了一下身子,但是她还是快速判断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在冰千鸟的身后,是一名有着一头金发的帅气的青年。这名青年体虽然没有嬴宁那样雄壮,但是高高的身形配合上他的一身黑色的西服使得他的身上有一种气宇轩昂的氛围,而且的的长相也是可以与珏处于同一等级的,要是要形容烬锽的长相的话,也只能用形容珏的词来形容他——完美。

“烬锽啊。”冰千鸟说。

多拉格·烬锽·法芙娜,龙族的丞相,如果说冰千鸟是龙族的军权持有者的话,那么烬锽就是龙族的政权执行者。

烬锽看着冰千鸟,他吹了个口哨,“打扮的不错啊,挺漂亮的。这身衣服的松紧程度将你的身材给完美地展现了出来,不过由于是汉服的缘故,导致你的腿和你的屁屁没有与你的胸一样吸引眼球,有些可惜,要是将三者合起来看的话会很诱人的……不如你回去换一身衣服吧?换个暴露度高的,毕竟这一次可是有其他王种的要员要来,你完全可以诱惑一下他们,反正你是不会听你爸的安排吧?不如自己找一个。当然了,你要是想要让我来帮你的话……”

冰千鸟瞥了烬锽一眼,她已经习惯了烬锽的说话方式。

“我可警告你,烬锽。这一次可是有不少的大人物要来,你如果不想丢龙族的脸的话,就注意一下你的说话方式,如果我听到了有人说你向神王或是魔王,亦或是其他领国里的要员说荤段子的话,我是不会饶了你的!”冰千鸟严词警告。

烬锽略带嘲笑地一笑,说:“我好歹也是龙族辞的丞相啊,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我也是有数的。”

冰千鸟没有说什么,她转头就离开了。

其实,冰千鸟也知道烬锽是不会在仪式上失态的。龙族大大小小的各种事情都经过烬锽的处理,龙族的正常运转全靠烬锽的指挥与调节。但是,冰千鸟觉得自己需要发泄,需要一个能够释放愤怒的对象。

冰千鸟已经不好意思在去找空了。连续几天的法术对轰已经让空精疲力竭了,而且海莲华也在劝冰千鸟不要再拿空当沙包了。

下一次找谁?还是随便找处空地破坏一下?冰千鸟想。

想着想着,冰千鸟就来到了凌云的外殿内。

凌云的外殿是平日接待客人的地方,这里有着足以容纳几百人举行舞会的面积。里面的装潢也是秉承了龙族一贯的奢华。

周围发出的被冰千鸟的美丽所惊艳到的声音使冰千鸟意识到自己应该找个可以与周围人沟通一下的小集团。

现在在这里的多是领国里的人,还有一部分神族或是魔族的先来的人,他们表面上是神族和魔族执政官,但是烬锽曾说过,他们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神族和魔族的先行保镖。派保镖的原因,一是因为神族和魔族得到情报,说有上都的残党可能会暗中破坏;二是因为虽然王种们曾共同战斗过,但是历史的残留问题使他们依旧无法完全相信彼此。

冰千鸟大致看了下现在的人员构成。吾王的话还要过一会才到……冰千鸟从侍从那里得到了关于现在龙王的消息。

冰千鸟找了一个魔族的女性小集团中并加入了她们的对话。

不得不说,和魔族的女性在一起时就是不会感到无聊,她们总是会提出新的话题,而且她们对旁人的接纳能力也十分得强,冰千鸟没有遭受太大的阻碍就和她们聊到了一个频道上。

“魔王一共有七名妻子?!”冰千鸟惊讶地说。

“是啊,你不知道吗?”一名魔族的女性回答冰千鸟。

“听说过,但是当时没有信。”冰千鸟说。

“哈,那待会你就可以看一下了,吾王的妻子们。”

“她们会来吗?”

“是的,吾王的妻子们大多数情况下是会一直跟着吾王的。”那人说,“听说她们长得都很漂亮!”

“呐!说道吾王的妻子,你们还记得吗?那个扶持吾王的人。”又有一名魔族女性说。

“啊!是那件事啊,当然了!”

伴随着新的话题的引入,更多的魔族的女性聚了过来。

从她们的对话中,冰千鸟大致听出了那个故事的内容,那是在魔王认识他的妻子之前的事。好像是年幼的魔王在暂未登基时被魔族的贵族派所排斥,而这时的一个辅佐魔王的人帮助魔王扫清了不少的障碍,他凭借着自己的行政头脑和极强的战斗手段帮魔王巩固了地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魔王登基后不久就消失了。

好像是死了。

“哦!小妹妹们,你们在说什么啊?”

冰千鸟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她知道,这是烬锽的声音!

“哎呀!这不是法芙娜大人吗?”魔族的人看向烬锽。

“诸位美女们,在说什么有趣的事呢?”烬锽笑嘻嘻地说。

“啊,我们在谈论有关吾王的故事,关于他的辅佐者的故事。”

“啊,我听说过。”烬锽说,“他可以说是忠臣的典范了吧?为了魔王大人而不惜背受逆反的骂名。”

“您还真是清楚呢。”

“那是!”烬锽笑的相当的灿烂。

“那么,”冰千鸟瞥了烬锽一眼,“那人的名字是……”

这个烬锽!明明说了不会那个样子的!必须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冰千鸟想。

“这……”烬锽的表情十分的尴尬,“我记得是……好像是……什么来着?一个字的……”

“诶?那个人没有姓吗?”冰千鸟问。

要是没有姓的话就太奇怪了,明明是帮助了魔王的人,但是却没有被王赐予姓氏。

“这个……确实呢,当时我也很好奇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没有姓氏。”烬锽说,他又看向那些魔族的人,问:“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魔族的人摇摇头。

这时,有名侍从走到烬锽的耳边,他对烬锽说了些什么。

“是吗?”烬锽一边说着一边看了冰千鸟一眼。

冰千鸟好像也知道了烬锽所要表达的内容,她对魔族的人说了句失陪后就与烬锽离开了。

冰千鸟站在外殿的后面,烬锽则站在外主殿的台阶上。

人们见到这架势后也就明白了可能要发生的事情了,他们都停止了谈话,站到了外殿的一侧,将通向外殿中央的道路给空出来。

冰千鸟让侍从将消息通知给人族那里。

“诸位!”烬锽说,“有请诸国君王!”

话音刚落,外殿的一些龙族的士兵整齐地站在路旁。他们都像是由同一个模子铸出来的铜人一样。

一共十几名身着华贵衣服的人从路上走来。

他们是凡域的大领国的君主,受龙族的邀请来到这里参加加封仪式。

他们走到外殿的内,人族向他们行跪拜礼,中阶种和王种向他们深鞠躬。

“诸位大人。”烬锽向他们鞠了一躬。

“感谢您的邀请,法芙娜大人。”一个人开口了。

“那里,诸位大人能来才是我们的荣幸。”烬锽说。

冰千鸟认识那个开口的人,他是南方百越洲的大国,版南国的国君。冰千鸟对他的印象还不错,他是对龙族统治的拥护者。这次能有这么多国家的人响应这次的邀请,也拜这位国君所赐。

“离加封仪式还有一段时间,请让我带诸位浏览一下凌云吧。”烬锽说。

“早就听说凌云的气派,现在也很想见一见呢。”

“说的没错。”

“法芙娜大人,请为我们带路吧。”那些国君说。

虽然龙族是凡域的整合者和统治者,但是烬锽知道,这不是这群君王叫他叫“大人”的原因。他们叫自己大人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对龙族的尊敬。要是单论社会地位的话,他们每个人的地位都要比烬锽的高。

“那么,请跟我来。”烬锽说。

看着离开的烬锽,冰千鸟稍微打起了一点精神。

她知道要是烬锽走了的话,那面对神王和魔王的任务就交给她了。

不知道神王和魔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冰千鸟心里很是没底。神王她没有见过,但是她从神王的传说上判断,神王应该是一个残酷的人,毕竟为了获得神王的位子而不惜对自己的亲兄弟痛下杀手;魔王的话应该是一个花天酒地酒池肉林的人吧?七个妻子啊!

正在冰千鸟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些魔族人开始紧张起来了,她们自主地站在外殿的龙族士兵的间隙中。

冰千鸟知道,魔王来了。

冰千鸟能感受到外面传来的一股纯度极高的力量的波动!这种力量的强度远超冰千鸟,甚至比冰千鸟所见到的那个邪天的力量还要强!生物从面的差距使她知道了什么才是“王”级的力量!

脚步声进了,冰千鸟的精神也开始高度紧张。

魔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渐渐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远方,冰千鸟看清了来者的样子——一个青年,看上去要比少芸大一些,但是要比少芸帅气得多。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一双冰冷的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单单看这他的眼睛,就有一种砭骨的寒冷。青年的身上穿了一件黑红相间的汉服,他的腰间挂着一把*。他的身后跟着七名女性。

这些人走进了。冰千鸟这才发现这青年身后的女性都是如此的美丽,她们化妆的方式与衣着并不相同,但是这也使每个人都有一种特殊的美丽,可爱调皮、成熟柔美,凡是能有的女性的特征都能从她们中的一人中找到。

走近的脚步声让冰千鸟回过神来。

“您就是魔王,魁魇陛下吧?”冰千鸟问。真的,他那冰冷的眼神让冰千鸟背后打怵,简直就像是在和珏对视一样!

“是的,我就是。”魁魇回答了冰千鸟,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感情。

冰千鸟呆呆地站着,受到魁魇的气场压迫,她完全忘了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魁魇,你吓到人家了。”魁魇身边的一名女性说。

“就是啊,魁魇,人家还是小女孩,你的态度不能这么凶。”另一名女性说。

这时,有人握住了冰千鸟的手。

“诶?”冰千鸟看着面前的这位表情柔和且美丽的女性。

“没事的,他就是这样,不需要慌的。”

听了着女性的话后,冰千鸟稍微打起了精神。

“失态了,抱歉。”冰千鸟一鞠躬,“魁魇陛下,接下来会有人带您去与吾王会面的地方。”

完了!冰千鸟现在慌得不行!如此敷衍的安排让冰千鸟不知所措。

“明白了。”魁魇却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他又看向身后的女性们,“你们呢?你们就先别来了吧。难得来了,到龙城去逛逛吧。”

“说的是呢!”女性们没有对魁魇的安排提出异议。

就在这时,那些神族的人又开始躁动了。

冰千鸟又慌了。才来一个魔王没走,怎么又来了个神王啊?!

就在冰千鸟准备对魁魇说失陪了的时候,魁魇却轻轻按住了冰千鸟的肩。

“这家伙交给我就行了。”魁魇这么说。

正在冰千鸟还在反应着魁魇的话的时候,一个人突然闯了进来。

“我来喽!”那个人相当活跃地说。

一个有着暗金发色的青年跳到了外殿中。青年长相帅气,相较于魁魇的冷俊,这名青年的长相更加的阳光。他的眼睛闪着活力的光芒,但是又有一丝丝的狡猾从他的眼中流露出来。他穿着一身秀有金丝花纹的白袍,金丝所构成的图案透出了一种神圣的感觉。他的腰上挂着一把剑,一把散发着邪气与极强的压迫的剑。

与这把剑一样,这名青年的身上也迸发出无尽的力量。

这个,就是神王?!冰千鸟想。

“我……诶?魁魇~你也在啊!”青年一见到魁魇,就将他的胳膊搭在了魁魇的肩上。

“我怎么能不在呢?”魁魇斜着眼看着青年,“这里是公众场合,你应该注意些的,凯罗门。”

真,真是神王!冰千鸟惊呆了。面前的青年,就是神王,纳德比西·凯罗门·谱尼!

“哟,你还是带着你的老婆们呢?”凯罗门又开始看魁魇的妻子们,突然,他的目光停在了冰千鸟的身上。

“哦!可以啊!魁魇!又娶新的老婆了?!这个女的不错啊!”凯罗门走到冰千鸟身边,一边用手捏着她的脸一边对魁魇说。“不过没听说你又结婚了啊?怎么?是女朋友吗?”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冰千鸟就这么被凯罗门捏着脸。

“我靠!还是个龙?魁魇!你可以啊!怎么?要生个魔龙?”

“我说,你在干什么呢?!”魁魇用手敲了一下凯罗门的头。

“呀!好痛!好好好,我不动你女朋友了,是我不对。”凯罗门捂着头说。

“谁说这是我的人了?”魁魇这次的眼神中出现了情感——像是在看傻逼的情感。

“哼,”凯罗门一笑,他的笑,是如此的邪气,“我知道,这小妮子就是龙族的金龙将军吧?”

“说话放尊重些!”魁魇说。

“从我个人的层面上说没什么,但是这次我是代表着龙族的,”冰千鸟对凯罗门说,“凯罗门陛下,我就是龙族的金龙将军,名为冰千鸟。”

“诶~小姑娘还挺有底气的。”凯罗门说。

这时,又有人进来了。

“主……凯罗门大人!”一个女性冲了进来。

人们都看向了那名女性。

是一个有着灰色头发的冰山美人。

“很好!慌慌张张的!有我的风格!”凯罗门扶住了将要摔倒的人。

魁魇看着这女性,过了一会,他说:“介绍一下吧。”

凯罗门笑着看向魁魇,“咱也要结婚啦!”

“啥?”魁魇一懵。

凯罗门将这女性推到他的面前,说:“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眷属、女朋友,外加未婚妻——阿克西亚·提亚斯。”

“你要结婚啦?恭喜!”

“你有了新的眷属?”魁魇的妻子们和魁魇有着不同的着重点。

“你,你们好……我是,阿克西亚·提亚斯……”阿克西亚战战兢兢地说。

“那个……”冰千鸟说:“两位陛下,打扰您们的对话我很是抱歉,但是我想……”

“也是呢。”魁魇转过头来看向冰千鸟。

“阿克西亚,你就先和魁魇的老婆们一起去玩吧,这里是龙城,又很多有趣的事情的。”凯罗门说。

“明白了。”

凯罗门和魁魇又互看了一眼,然后魁魇对冰千鸟说:“请带我们去吧。”

推荐阅读:

超凡:从拥有系统开始 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 吞噬星空之战斗就变强 骆少,夫人又去收租了 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仓鼠 社死的我也要谈恋爱 师兄说得对宋印张飞玄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合欢计 诛魔九天 模拟修仙:开局全点悟性了 学霸是肿么炼成的 斗罗之攻略女神 科技修仙:我在异界当老六 神纹世界 恐怖复苏:从残破城隍庙到无极神殿 乱世谋生之三国风云 皇家团宠:财迷小祖宗靠卖符飞升 从海贼开始玩卡牌 傻子杨威 都市蚊神 开局离婚巨星前妻也重生了 舍友用我照片网恋,让我去奔现 豪门通缉令:老婆,换我追你 这个bug归我管 重生之制霸都市 这个明星有点咸鱼 我在恐怖复苏拍电影 大秦:糙米配酱,我竟篡位登基了 猛虎传说 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